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王志军的震惊
    ,!

    王志军脸色阴沉的走出芙蓉茶社,微微一想,再次拿起手机就给花钱养的马仔们打过去:“汹,你在哪里?马上带几个敢玩命的好手,在清明上河大门口等着我。”

    “明白,军爷。”那头传过来汹沙哑的嗓音。

    王志军挂断后,嘴角上扬阴阴一笑,嚣张地自言自语:“竟敢在汴京城绑架我的儿子,惹恼了老子全部扔进海里喂鱼,哼哼。”

    王志军并非夸大其词,在偌大的汴京城里,除了宋家这种名门望族以外,真还没有能够让他忌惮的大人物。

    “呸!”

    王志军愤愤不平的扭头朝地上吐口痰,开着自己的座驾路虎揽胜扬长而去。

    月黑风高,今夜注定了不会太平。

    晚上街道上车辆行人颇少,加上王志军爱子心切一路上猛轰油门,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赶到了清明上河外。

    “军爷!”

    身穿黑色风衣,皮肤黝黑,国字脸的男子,带着七八个凶神恶煞的汉子迎接王志军。

    王志军凌冽的眼神一一扫过他们,然后,微微颔首。

    “军爷,为了以防万一,我带了一把火器。”黑色风衣,国字脸的男子正是汹,王志军的头马,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威慑汴京道上兄弟们,他凑近王志军,左右瞧瞧后小心翼翼的掀开风衣,王志军低眉瞄

    见汹腰身暴露出来的枪口,狂傲一笑,大手一挥就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杀进去。

    火器,这是他们惯用的道上黑话,实际上就是枪械。

    国家对个人私藏或者携带枪械都会判以重刑。

    所以汹才会这般谨慎。

    清明上河作为国家5a级名胜古迹风景区,上面对此非常重视,而且汴京城每年一大半的收入都是来自旅游业。

    在这里最出名的景点当属清明三大宝:大汴河、胜古牌坊、百阁。

    时至深秋,李飞负手傲立在大汴河的拱桥上,深邃的目光欣赏着桥下川流不息的江河,放眼望去在汴河的两旁,无数的阁楼拥挤在一起,层叠不穷。

    “鼓乐喧天歌盛世,旌旗处处相招,汴河两岸客如潮;游人宫殿上,橹在画中遥。”李飞看着眼前波澜壮阔的景色,顿时诗兴大发,幽幽地吟诵出来。

    这首诗并不是他著作的,而是古代一位先贤把当时处于鼎盛时期王朝都城的繁荣昌盛只用了简短的几句话描述下来。

    只可惜,眨眼间距离鼎盛王朝已过千年,曾经的辉煌不复存在。

    繁华非似梦。

    晚上秋风瑟瑟,轻抚起宛如画中仙的佳人长发,在风中凌乱,婀娜多姿的宋婉儿站在李飞身后,消瘦的身形仿佛风一吹就能刮走,让人心疼至极,恨不得马上为美人披上绒衣。

    黑夜拱桥上,桀骜不驯的少年,风姿绰约的佳人,相互辉映,彰显出犹如书画般的唯美意境来。

    风华正茂的佳人,一双透彻心扉的美眸,目光如炬地注视着少年,伟岸的背影突兀的让她看得痴迷。

    宋婉儿哪里会明白,自从李飞经过混沌紫气的改造,身上莫名的流露出一种空灵气质,在加上他原本就有的绝世霸气,彰显一代仙帝的雄韬伟略。

    “帝祖,王志军人到了。”

    罗烈的到来开口,突然打破这份短暂又美好的宁静。

    使得李飞皱了皱眉头,望着眼前景色,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花非花,雾非雾,是非成败转头空。”

    不管是宋婉儿还是罗烈都不会明白李飞所说的真正意思。

    “走吧,让我们去看一看不可一世的‘军爷’到底有多三头六臂,呵呵。”李飞转身,双手负背,昂首挺胸,表情淡然的下了拱桥,宋婉儿和罗烈相视一眼赶紧跟上。

    威风凛凛的王志军,带着汹一干人等大步凌然的走进清明上河,穿过长百米的主干道,刚一拐角突然停了下来。

    “嗯?”

    王志军突然看到了绑架他儿子的凶手,准确地说是一群凶手,全部都是一身黑色西装,表情冷酷,并排站立,就好像是在迎接他。

    这让王志军皱下眉头,眼前这样的阵仗,看来绑架走自己儿子的人绝非善茬,必须要小心谨慎点了。

    “王志军跟我来吧。”

    这时候杜楠从另外一头走了过来,冲王志军蔑视一笑,招招手嚣张的说道。

    “卧槽,你他妈谁啊,敢这样跟我们军爷说话。”一直以王志军马首是瞻的汹瞬间不乐意了,目露凶光瞪着杜楠,叫嚣。

    杜楠乐了,他在怎么说也是威震一方的江湖大佬,尤其是这几月豫西联盟已经接连拿下了好几个豫东的城市,势头正盛,杜楠久居高位身上无形中就带有上位者的威严,他对汹嗤笑一声,骂道:“傻逼!

    ”

    “找死。”汹暴怒,跟着汹的打手们纷纷抽刀。

    这番举动就更加让杜楠看不起他们了,满脸流露出不屑鄙夷。

    王志军一直没有开口就是在偷偷观察杜楠,见对方嗤之以鼻,他心中也怒,但是又从另外一个方面应验了人家根本自己。

    “你们到底是谁?”

    王志军沉吟片刻,不得不问道。

    “等会你就会知道了,难道你不想看看你的宝贝儿子现在的情况吗?”杜楠戏虐的调侃王志军,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王志军见杜楠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气的咬牙切齿,可心中又十分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危,毫不犹豫的喝道:“走。”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王志军自诩他在汴京城这一亩三分地混的很开,黑白两道都要让他三分薄面,乍眼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外来者,眼前阵仗是挺唬人的,却吓不住他。

    真谈不拢,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再者,他胸有成竹只要振臂一呼,对方甭管多少人都别想完好无损的走出汴京城。

    李飞和王志军终于在拱桥下碰面了。

    “帝祖,人带来了。”

    杜楠来到李飞身前神态恭敬的赶紧说道。

    这一幕震惊到了王志军和汹等人。

    他们不可思议的凝视穿着平庸的俊俏少年郎,尤其是杜楠那一声帝祖让他们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