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隔壁老王绿了
    ,!

    原本吵杂的豪华vip包间,就在李飞话语落下的顷刻间变的安静下来,唯有火爆的音乐继续响着。

    他们难以置信地瞪着李飞。

    王翔的父亲他们都知道是谁,在汴京大名鼎鼎的军爷,著名的民营企业家,身家过亿的富豪。

    你刚才说什么?

    要杀了人家,开什么玩笑,现如今可是法制社会,谁敢动不动随便轻易的杀人,再者说人家好歹也是人人敬仰的一方大佬,岂能容你信口开河,说杀就杀了。

    王翔听到李飞的狂妄之语,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眼神充满了鄙夷不屑看着李飞,在他的眼中李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说大话的疯子。

    “哈哈哈哈,你真是够可笑的了,杀我爸?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敢说出这种傻逼的话来,跳梁小丑还敢大放厥词,哼哼。”

    “看来你是不相信了,很好,那么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敬仰如神明般的老子,是如何跪在我面前,接受死亡的宣判。”李飞表情平静,冷漠的说道。

    “小子我劝你别再装腔作势了,马上放了我,不然等会有你好看的。”王翔鼻息不屑一哼,他被李飞掐住脖子举着,脸色涨红,说话每用劲一次就会痛苦一分,怒视着李飞出言警告。

    他根本不相信一个比自己岁数还要小的小屁孩,能轻易扳倒他的父亲,这就跟股民们整天做着白日梦买彩票一下中数千万是一个道理,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啪!”

    他的警告换来的只是一巴掌,李飞力道掌握的还好,王翔的半边脸瞬间通红传来一阵阵的炙热疼痛。

    “草泥马的,你竟敢打我。”

    反应过来的王翔不由暴怒,面孔狰狞的冲着李飞咆哮,随后,他又赶紧对经常在一起耍的狐朋狗友们骂道:“你们傻逼了,光知道看,动手给本少打他啊。”

    “上!”

    “干死他丫的。”

    把李飞包围起来的剩下四名男子,得到王翔的肯定后,也就不管不顾了,反正出了什么事情有王翔他扛着,一个个凶神恶煞,横眉怒目,手上拎着啤酒瓶就朝李飞的脑袋上砸去。

    “滚!”

    面对突如其来的四人攻击,李飞表现的不慌不忙,嘴角啄起一抹嗤笑,张嘴不徐不疾的说出一个滚字来。

    言出法随。

    滚字脱口而出,直接震动冲击整个包间。

    “砰!”

    “砰!”

    “啊!”

    桌子上的啤酒、杯子全部应声而炸开。

    公主们吓得抱头尖叫。

    围攻过来的四人还没来得及就被掀飞出去,身体重重的撞到墙壁上。

    唯独王翔被李飞右手提着,平安无事,不过就是他的脑子遭受了强烈的刺激,让他疯狂的用双手使劲揪抓脑袋,痛不欲生。

    仅仅一个字就搞的他们狼狈不堪,真要李飞动起手,估计他们很难见到明早的太阳了,李飞站在中央睥睨天下的目光扫视那四人和公主们,身上带着一股举世卓然的气度,眉宇间透露出一股霸气,不由地

    彰显出一代雄主的绝代风华。

    “四个废物。”

    李飞霸道狂放的嘴上吐道。

    而后单手提着还处于对‘滚’字影响中的王翔走出包间,一路走来吸引不少人侧目,尤其是当刚才的那名服务生,嘴巴大张,表情吃惊的望着李飞提着死狗一样的王翔,从他眼前走过。

    “帝祖!”

    李飞一走出暮色酒吧,站在门口无数道笔挺的身躯微微弯腰,表情恭敬的齐声喊道。

    声势震云霄,惊吓的周围看官们瞠目结舌。

    帝祖,万帝的老祖宗,现如今竟然还有人敢起这样的外号,这不是嫌自己死的慢吗?

    李飞随手将王翔扔到杜楠脚下,冷冷说道:“交给你了,随便处置,记住给我留一口气在。”

    杜楠凶残阴笑:“知道了。”

    笑靥如花的宋婉儿侧身亲自为李飞打开车门。

    豪华气派装逼劲十足的车队悍然离开,带起一连串的滚滚尘土,震惊到不夜城的眺望的诸人们,他们发挥起无限想象,要是自己能有一天也这么牛逼,就一天死了也值得。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箭簇满天金戈寒,一将功成骨如山。

    美人浅笑阴霾散,修罗血战意阑珊。

    这是多少个男儿们只能在夜梦中意淫的快哉生活。

    坐落在桥北路的芙蓉茶社里,芙蓉是这里的老板,一个年过三十五的寡妇,男人死的早留下这点小家业,无奈于少妇芙蓉长的肤白貌美,从她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汴京不少成功的商人、道上

    大佬垂涎三尺。

    王志军的情妇,光这一个名号谁敢打她主意。

    久旱逢甘露的王志军,憋了几天的火,终于对床上的美少妇驰骋了一番,来以解上火之痛苦,过后在点燃一根香烟,啧啧,生活赛过神仙乐无边。

    突然,放在一旁的手机‘嗡嗡’作响。

    王志军面带笑容的接起电话。

    “你儿子在我手上,不想让他死,马上来清明上河,提醒你一下,随你带多少人来都行。”

    听到电话里的内容,让王志军有点措手不及,整个汴京有谁不知道他,敢绑架他的儿子,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活的不耐烦了,面上一沉赶紧问道:“你是谁?”

    “死神!”

    对方说完果断挂掉。

    王志军顿时恼羞成怒,眼神愈发的冰冷阴沉,额头上青筋一根根暴起,一把推开躺在怀里的芙蓉少妇,惹的这位少妇娇嗔一声,麻溜的船上衣服,一言不发火急火燎的离开了芙蓉茶社。

    卧榻在床上的芙蓉,紧蹙娥眉来表示她心中的不满,紧接着拿起镶嵌满满钻石的奢华手机,拨通一个没有留名的空白号码,幽幽的说道:“不中用的老家伙终于走了,搞得我很不舒服,你快过来。”

    “嘿嘿,小宝贝等着我,马上到,我带了点好东西咱们一起玩。”电话那头传出坏笑的男人声音。

    芙蓉少妇撒娇起来:“你坏死了。”

    如果王志军去而复返,听到芙蓉少妇说的,一定会气的目呲欲裂火冒三丈,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女人真敢给他戴绿帽。

    只可惜,此时此刻的王志军心系宝贝儿子的生命安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