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你老子也要死
    ,!

    “小飞,看你脸色不对,是不是你爸出什么事情了?”

    躺在病床上和安娜聊天的何丽华,不经意的撇眼,注意到李飞微微动怒的表情,心中一惊,赶紧开口问道。

    李飞听到后赶紧收敛起怒色,为了不让母亲担心,表情温和轻轻一笑,撒个善意的谎言:“妈,您就别瞎想了,我爸好着那,得知您痊愈了非常兴奋,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没事就好。”何丽华这才安心。

    李飞以解手为由让安娜陪母亲聊天,他就从病房走出来,原本的微笑瞬间被阴冷取而代之,先是制造车祸伤害到母亲,现在又高空投物砸伤父亲,王志军的行径卑鄙龌蹉,实在是让人不耻。

    可以说他是地地道道的一个阴险小人。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王志军……你该死。”李飞双眼微微眯起,眸中闪烁着精芒,身上爆发出阵阵杀气。

    父亲来了,李飞看到他额头上、还有嘴角都擦破了点皮,心中更加的愤怒,李继国看到儿子在门口迎接他,不由一愣,随后笑呵呵的问道:“怎么不在里面陪着你妈?”

    李飞似笑非笑的说起来:“有娜姐在陪老妈,没事的,对了爸你脸上的伤势是怎么弄成的?”

    “哦,这个是我不小心碰住了,小伤而已没事的,走走咱们进去吧,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你妈的骨折好了,不会是你小子故意逗我开心吧?”李继国不想让家人担忧,故意编织了谎言,一边拉着李飞进病房一

    边说着。

    李飞深深的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这种举动愈加的让他愤怒、过意不去了。

    翌日,母亲出院,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酒店吃了顿饭。

    在前往汴京的高速公路上,六辆黑色凯迪拉克伯爵,车型四四方方,车身全长5。8米,属于硬派类型的suv,每辆其价值在二百八十万以上,并列成排,带着一股撞死人不偿命的嚣张气焰通过汴京高速

    收费口,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驶入繁华的城市中去。

    早在京城的路口,宋家现如今的掌舵人宋婉儿,亭亭玉立在车前,身上穿着有着百年历史老字号的‘金裁纺’纯手工缝制的靓丽旗袍,旗袍穿在身上将她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站在她身后的二十多名黑衣人,全部都是宋家培养出来的精英,戴着墨镜,健硕的体魄加上吞狼灭虎的气势,惊吓的路人纷纷躲避。

    “终于来了。”宋婉儿一双丹凤眼凝视缓缓驶来的六辆黑色伯爵,芳心不由自主的激动颤栗起来。

    “吱!”

    “吱!”

    六辆气势逼人的黑色伯爵在她身前几米外停下来,车门连续作响,杜楠、罗烈、高德胜、孟伟雄四大悍将依次下来,接着才是正角,李飞穿着随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中间的那辆车上下来。

    宋婉儿看到李飞的那一刻,睫毛眨动,目光灼人,紧紧注视着向她走来的李飞。

    “人在哪里?”

    李飞上下打量宋婉儿一眼后,语气淡然的问道。

    宋婉儿目含秋水地望着李飞,回话道:“王志军的儿子此刻正在一家‘暮色’酒吧和朋友们开party。”

    “兴致还挺高涨啊,呵呵。”李飞眼眸中闪烁一丝不屑,嘲讽道。

    接下来众人全部上车,由宋家的车队在前面开路,路虎、霸道样式品牌不一,然后才是清一色的凯迪拉克伯爵。

    这样的豪华车队刚一驶进繁华的街道就吸引无数行人的目光,宋婉儿所说的暮色酒吧就在汴京城最有名的不夜街上,只因这一条街上娱乐场所比比皆是,每次都开到早上,所以才会叫不夜街。

    车队缓缓进入人来人往的不夜街,顿时就吸引很多年轻人的注意。

    “这是哪位大佬来了?”

    “前面是一百多万的路虎、悍马、霸道带头,后面则是清一色的伯爵,车上的这位大佬地位不凡啊。”

    “咦,你们快看前方这几辆车的车标,好像是宋家的车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不夜街也有社团的存在,最主要的是这些社团全部都属宋家管理统治,这时候,其中一个小头目眼尖就认出宋家的标志

    ,不由地一声惊呼。

    宋家,只要是汴京人就不会不知道的名门望族。

    有人暗中说真正统治汴京城的则是宋家,那些整天上电视的大人物只不过是宋家扶持的傀儡罢了。

    不夜街各个社团都非常疑惑宋家搞出这番大阵营意义何在?

    车队在暮色酒吧门口停下来,所有人下车,宋婉儿和李飞也从车上一前一后下来,李飞抬头打量一眼酒吧的名字,冷冷一笑,然后不回头对宋婉儿杜楠他们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

    “是!”

    包括宋婉儿在内不敢不从。

    李飞抿嘴笑起,昂首挺胸的走进暮色酒吧,突如其来的就是震耳欲聋的火爆音乐,中央的大舞池里绿女红男们搔首弄姿,群魔乱舞。

    这时候一位穿着工装的服务生走过来问道:“先生几位?”

    “我找人王翔在哪里?”

    “哦,原来你是找王少的,他在二楼的豪华vip包厢,请跟我来。”王志军的儿子是个花花富少,整天过着纸醉金迷的奢靡日子,而且还是这里的常客,出手又大方,李飞只要随便找人一打听就知道。

    服务生想着李飞是王翔的朋友,亲自带他来到二楼的豪华vip包然后转身离开,李飞站在门外就听到里面传出的音乐声中掺杂着女人的惊叫。

    他不动声色的推门进去,看到里面五个男的正被一群穿着暴露的公主包围,画面淫秽不堪入目。

    “帅哥快过来玩啊。”

    有公主看到长相俊俏的李飞,眼前一亮,带着妩媚的笑意来到李飞跟前做出各种诱惑人的妖娆姿势勾引他。

    李飞依旧不为所动,双眼扫视一圈,终于发现了王翔,跋扈一笑,大步凌然的走了过去,王翔左拥右抱两公主双手上下抚摸,时不时发出畅快的笑声,突然一道人影挡住他的视线。

    “你是谁啊,别挡着劳资欣赏美女们跳舞,赶紧滚开。”王翔定然一瞧李飞,可能是酒精上头,总感觉似熟非熟,不过也不管那么多,依旧肆无忌惮的指着李飞破口大骂,气焰嚣张到了极点。

    李飞听后不怒不燥,冲着王翔坏坏一笑,说道:“我是你爷爷。”

    “卧槽,臭小子敢占我便宜,你想死是不是?”王翔一听骤然大怒,推开怀抱的两公主,墓地站起来,凶神恶煞的瞪着李飞,就好像他要一口生吞了李飞似的。

    李飞没有给他废话,迅猛的伸出右手,王翔眼前一花,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脖子被人掐住了,呼吸也变的越来越急促,他竟然被眼前不知哪里跑来的臭小子掐住脖子单手提了起来。

    “你他妈的快点放开我,我爸可是王志军。”王翔每每遇到危险给人提及他父亲,对方都会十分忌惮,他老子是汴京的著名企业家,是社会上名气不小的大哥。

    李飞闻言对王翔嗤之以鼻,嘲讽:“你爸就是李刚也不行。”

    “你到底是谁?”王翔没有想到他这次报出老子的名讳,竟然没有一点用,对方根本不怵,心里不禁惊慌失措。

    王翔的一帮狐朋狗友,这才发现王翔有危险,一个个五官狰狞,手上抄起酒瓶,将李飞瞬间包围起来,怒斥:“小逼崽子快点放了王少。”

    李飞置若未闻,说直白点这群被酒色掏空的废柴,他只有蔑视。

    “你可知道我爸在汴京的地位,你今天打了我也别想走出汴京,哼,我不信你真敢动手。”王翔仰仗着背后有他老子,狐假虎威地吓唬李飞。

    李飞冷冷一笑,睥睨的看着王翔,傲然嚣张的说道:“今天不光你要死,连你引以为傲的老子也要死。”

    此话一出瞬间震惊到了王翔和他的朋友们。

    一个个惊讶的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