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李飞的暴怒
    ,!

    自己的母亲越是这样,李飞就越觉着难受不舒服。

    “妈,是我不好,没能在您发生意外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回来,我向您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了,一定。”

    李飞斩钉截铁的说道。

    “傻儿子,妈这个就是一次小意外,你就别担心了,放心吧,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何丽华根本不明白李飞真正的含义,为了不让儿子担心,笑呵呵的打趣。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安娜突然开口:“干妈,这都晚上了你饿不饿,我下去给您买点吃的?”

    何丽华闻言微微颔首,抿嘴带着笑意,慈眉善目直勾勾的盯着安娜,越看越顺心越喜欢,甚至她的心中出现了想要撮合两人在一起的想法。

    李飞就和安娜两人一起下去为母亲买点晚饭。

    接下来的几天里,李飞什么都不干就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期间父亲和妹妹也跑过来几次。

    至于王志军这个罪魁祸首,李飞想要收拾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眼下最重要的是守护在母亲身边,每天夜里他都趁母亲熟睡的过程中,偷偷的用混沌真元帮助修复骨折的手臂。

    时光荏苒,犹如白驹过隙。

    一眨眼五天匆匆而过,一大早上起来的何丽华,下意识的活动一下骨折的左手臂,竟然神奇般的随心而动,不由地发出一声惊呼,吓坏了李飞和安娜。

    “儿子,娜娜,我的手臂竟然能动了,而且一丝疼痛感都没有。”

    母亲迫不及待的分享心中的喜悦之情。

    “真的?”李飞佯装出很吃惊的样子。

    安娜则是跑出病房喊来主治医生,当这位医生看到在病床上抡起左臂旋转的何丽华,大惊失色,然后细心的检查一遍,得出的结论让人难以置信。

    “奇怪了,伤筋动骨最少一百天,你竟然只用了五天的时间骨折处的骨头就长到一起了,太不可思议了,这简直就是医学界的奇观啊。”主治医生叹为观止,心有余悸的滔滔不绝的说着。

    “那医生我能出院了吧?”母亲在病床上趟了五天,饶是正常人也会受不了的,在加上心中担忧公司的生意,既然病养好了,所以她就决定提前出院。

    主治医生还在纠结中,听到母亲说的,清醒过来,想了一下说道:“出院是可以出院,这样吧,今天在观察一天如果没有不良的效果反应,明天就能办理出院手续了。”

    母亲听见后顿时笑逐颜开,接着便让李飞打给父亲打电话,把这喜讯告诉他,李飞微笑着点头,他重生回来所希望看到的就是一家人和睦。  随着改革的开发,花都市作为历史文化发源地之一,诸多朝代的都城,颇受国家的关注和重视,经过几十年的飞速发展,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作为花都市的商业区,cbd数值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

    ,李氏企业就坐落于此。

    李家在花都市只能算得上是一个二流家族,拥有十几亿的资产,在真正的望族面前确实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李继国,紧锁着眉头,表情忧愁的看着桌上的资料,市政府的老城区改造计划无疑是众多人梦寐以求的香饽饽,被拿下来让李家开心了很长时间,只可惜在开工的过程中,遭遇了诸多

    阻拦,从而就会影响市政府制定的完工期,这让他心烦意乱。

    “请问你们见总经理有提前预约吗?等一下,你们不能擅自进去,你们……”突然,李继国听到外面秘书和人吵吵起来,脸上闪过不悦,没一会,自己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身材中庸尖嘴猴腮

    的男子大摇大摆的走进来,正一脸戏虐的瞅着他。

    “怎么是你?”

    李继国好像认识来者,脸色骤然间变的阴沉冰冷。

    “哈哈哈哈,李总,虽说咱们为了竞争三号地闹的不可开交,但是生意就是如此,只为利益没有敌人朋友只说,何不一笑解恩仇。”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正是王志军,前段时间双方为了争夺老城区也就是三

    号地闹的不可开交,李继国见到他上门能不惊讶。

    “王志军,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出你的来意吧。”都是久经商场的高手,李继国一眼就看出对方来者不善,板着脸沉声问道。

    王志军就像在自己家一样,直接一屁股坐下来,身旁的黑衣保镖赶紧拿出一根雪茄,为其点上,王志军手夹住雪茄,深深吸一口,模样十分嚣张的笑道:“呵呵,无事不登三宝殿,首先恭喜李总成功拍下

    三号地,老城改造肯定会日进斗金赚个盆满钵溢,我这次过来是想和李总一起合伙开发这块地,不知李总意下如何?”

    “合伙开发?”

    李继国冷冷一笑:“王志军你在说什么胡话。”

    “李总,我这可不是胡话,有钱大家一起赚嘛,这样吧,我出十个亿占这次总效益的百分之五十,一人一半何乐而不为,哈哈哈。”

    “十亿,王志军你应该知道光拍卖下这块地我们就花了三个多亿,一旦动工没有二三十亿不可能竣工,你可倒好十亿就想拿走一半,异想天开,恕我不能答应。”李继国黑着脸怒不可遏的说道。

    王志军好像早就知道李继国不会答应他的要求,不怒不气,嘴角上扬勾嘞起一抹诡笑,从沙发上站起来,挑衅的目光瞪着李继国,阴阳怪气的说道:“李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吧,先别着急拒

    绝,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一定要想清楚,莫要一时糊涂葬送了李氏的前途,喋喋。”

    怒视着已经走出办公室的王志军,李继国双手重重一拍桌面,咆哮:“欺人太甚。”

    当他平复压抑心中的怒火,突然李飞就打来电话告诉他母亲骨折已经好了,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李继国听后立刻惊喜起来,撂下电话就兴冲冲的赶往医院。

    李继国先让司机开车到公司大楼下等待,他乘坐电梯下去,走出公司大门司机为他拉开车门,就在他俯身钻进车里的时候,财务部总监突然有事叫住了他,李继国直起身子扭头,徒然,高空坠落下一袋水

    泥,不偏不倚正好砸到车子后座位的中间。

    “砰!”

    李继国猝不及防的吓一大跳,司机及时将他扑倒在地。

    这才免于灾祸。

    在医院的李飞得知父亲差点遇险,只是脸上擦破了点皮,勃然大怒,握住的手机瞬间变形,满脸的阴鸷,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是谁干的。

    直至这一刻李飞真的愤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