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妈妈的骄傲
    ,!

    只可惜李飞并未拨通安娜的电话,手机里传出阵阵忙音。

    李飞犹豫片刻,又立即给黄立龙打过去,让对方马上准备专机,他要火速赶回花都市。

    从飞龙山庄出来,李飞开着过千万的布加迪威龙一路上沉闷寡言,脸色冰冷阴沉,如果了解熟悉他的人都会知道,这一刻的李飞他强忍着心中怒火没有爆发,可当他一旦爆发宛如沉寂数百年的火山,将

    会一发不可收拾。

    亲人,是李飞心底最在乎的逆鳞。

    野兽般嘶吼的引擎轰鸣声音频频吸引路上行人驻足眺望,紧接着隐隐约就瞧见一道白色闪电从眼前掠过。

    “我日他大爷的,开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啊。”被李飞开车超过的一辆价值百万的法拉利里,车窗探出头颅,一位桀骜不驯的青年猛地对白色布加迪威龙竖起中指,愤愤不平的大声骂道。

    李飞仅仅只用了十五分钟就从飞龙山庄赶到了首都机场,黄立龙带着尹浩还有机场的主管在起飞坪上翘首以盼,等待着李飞的到来。

    在他们的身后是一架专用小型客机,其价值在五千万靠上,上面配备有专业的空乘服务人员。

    李飞驾驶着白色的布加迪威龙缓缓驶来,就在即将逼近他们的瞬间猛地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李飞从布加迪威龙车上走下来,不怒自威的看着黄立龙。

    黄立龙闻言赶紧说道:“我们在您母亲发生车祸后的第一时间就赶过去收集了情报,资料我已经让尹浩给放到飞机上了。”

    李飞听见后微微颔首,一言不发的直接登机。

    “呼!”黄立龙和尹浩这才松口气,绕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一言不合就敢杀人的主,而且这一次事态严重,上面对此事非常看重。

    客机缓缓起飞,飞入云层中,从大到一点点的变小,黄立龙这时候扭头表情凝重的对尹浩说道:“你立即带人坐下一班飞机赶到花都市,帮助李少将处理不必要的麻烦,记住一点,千万不要触怒了他,明

    白吗?”

    尹浩吓得嘴角一阵抽搐,哭笑不得:“老大你就放心吧,这位爷我可不敢招惹。”

    “嗯,万事要小心。”黄立龙拍拍尹浩的肩膀。

    首都距离花都市也就三个多小时的行程,声音甜美的空姐给李飞端上来一杯手工磨成粉的蓝山咖啡,经过修为的突破,这让李飞身上的气质更加超凡,不由地一时间迷住了空姐。

    李飞此时此刻哪还有心情关注空姐的一举一动,母亲发生车祸正在住院,他怒不可遏,隐忍着不发,低眉凝视着手上拿着的资料。

    待他看完资料上的内容,不屑一哼,嘴角泛起冷笑,果然和他预料的相差无几,母亲发生车祸并非是一个意外,而是背后有人刻意为之的,黄立龙身为国特局的领导,着手紧抓这件事情,前因后果调查的

    非常清查。

    刚开始李飞还以为是自己的敌人所为,事实并非如此,通过国特局的详细调查,母亲遇险,这场车祸的幕后凶手是一个叫王志军的家伙,他是汴京人开有一家规模不大不小的房地产公司,因为政府出售的

    一块地皮发生了不愉快,最后这块地皮被母亲拍下来,王志军愤恨不已实施报复。

    李飞又看了看王志军的个人资料,黄立龙把此人从小到大的一切都调查的非常清楚,看完后,李飞嗤之以鼻,直接撕碎王志军的个人资料,眼底浮现一抹嗜血。

    触及逆鳞,必须死。

    李飞已经对这个叫王志军的暴发户打上了死亡的标记。

    专用客机平稳的落在花都市机场,坐上早已经等待多时的专车,来到花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六楼特殊病房外屹立着一道曼妙婀娜的身影,女子时不时观望前方拐角处的电梯,娇美的容颜上流露出耐人寻味

    的焦急。

    当电梯门打开,李飞跨步走出,女子柳叶眉一挑,眼前一亮,惊喜的喊道:“小飞。”

    李飞看着眼前的丽人,正是安娜,走过去急切的询问道:“安娜姐,我妈现在怎么样了?”

    “干妈命大,左手臂轻微的骨折,身上多处擦伤,住院观察的这几天医生说恢复的很好。”

    从京城赶回来的李飞,在听到安娜姐说的,一直紧绷的心情这才缓缓平复下来,长长的舒口气,只是轻微的骨折,他只需动用混沌真元就能给彻底修复如初,再次打量安娜,发现对方神情有些憔悴,李飞

    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又问:“你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我妈?”

    安娜点点头,笑着说道:“干妈从小就疼我,我从心里把你们一家人视为亲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能不在身边吗?再说干爹这几天在公司忙的不可开交,雨萱还要上学不能整天陪伴在这里,给你打电话怎

    么也打不通,所以我就留下来陪着干妈。”

    “哎,安娜姐这几天辛苦你了。”

    “你可别这么说,我是干妈的女儿,自然也要尽一尽孝道,你要是在说一些感谢的话,那你就没把我当亲人对待,我会不高兴的。”安娜知道李飞想说什么,赶紧制止,噘着嘴佯装不乐意。

    李飞无言以对唯有微笑。

    他又岂会不明白安娜的心思,只可惜,花落有意流水无情啊。

    只要他一日不渡过心魔劫,他就一日不能接受女人的爱意。

    两人为了不打扰母亲的休息,两人在走廊闲聊,夜幕悄然降临,李飞的母亲何丽华才悠悠醒来,李飞看着卧榻在病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病恹恹的样子,心中很不是滋味,这可是生他养育他的母亲,以

    自己现如今的光辉成就,被世人吹捧为当世第一强者却连家人都保护不了,李飞痛恨自己真他妈的无能。

    “妈,是儿子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何丽华看着一脸愧疚的儿子,眼泪婆裟的赶紧说道:“乖儿子,说什么胡话那,你妈我就是轻微的骨折,并不算太严重,正好借此机会还能休息一段时间,还有,你是妈妈心中的骄傲。”

    何丽华目光中透着对李飞的满满溺爱,微笑起来,不管什么时候,儿子在她的心中是永远的骄傲,每每想起老爷子过大寿,帮助大伯摆平姚家,考上华夏最神圣的燕京大学,何丽华就洋洋得意,心中欣喜

    。

    她想告诉全世界,她的儿子非常优秀,让她骄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