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四爷的老大
    ,!

    史柱子脸上带着怒色,他早年响应党的号召成为第一批下海商人,在南方沿海地带混迹了一些年头,然后,又凭借手上的积蓄和人脉关系来到京城,一晃三十年头过去了,也落地成京城人,家大业大,摇

    身一变成为京城有名的大老板,钢材大王这个称号可不是自封的,而是他彻底垄断了整个京城乃至周边的钢材生意。

    除了在京城底蕴深厚的八大家族,还有像覆灭的王家这些上得了台面的一些家族以外,剩下的二三流家族他史柱子根本不惧。

    今天举办个人展,他请来厉害的角色也就柔四爷一位,其余的宾客们大多都是一些富商名流,还有京城小家族的家主们,也就柔四爷敢说出这样的狂妄之语,可是,当他看到竟然是一位身材婀娜,倾国倾

    城的女子在口无遮拦,猛然地一惊。

    史柱子皱皱眉头,心中纳闷奇怪:“这么好看的女孩怎么说话就那么难听,动不动要灭人家族,可惜了,哎。”

    此时,比他还要惊讶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柔四爷了,不可思议的使劲眨巴眼睛瞪着柔小芸,瞅了又瞅,这还是他那可爱贤惠又懂事的侄女吗?

    柔小芸也看到了柔四爷,心生惊讶小叔,在回想刚才自己的一举一动,哎呀丢死人了,顿时面红耳赤起来,恨不得当场寻找个地缝钻进去。

    史振祥看到父亲过来了,脸上露出喜色,要不然他还真不知该怎么办?

    他没有想到柔小芸会如此在乎眼前这个十恶不赦的臭小子。

    这份在乎深深伤害到了他,心里仿佛遭受了百万暴击,自己坚持不懈的追求柔小芸三年,到头来喜欢的女人却为别的男人警告羞辱自己,尼玛,我堂堂富二代竟然过的如此悲催,史振祥瞄一眼李飞,**

    裸的羡慕妒忌恨啊,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振祥你告诉我。”

    史柱子身为东道主,自然而然要首先开口,莫不能让邀请来的宾客枪了他的风头,不怒自威,严肃的表情注视着儿子史振祥。

    史振祥听后,抬手指着李飞,眼神嗜血怨恨地说道:“爸,他就是我的仇人。”

    仇人?

    宾客中不少人眼前一亮,刚才还在疑惑到底两人怎么就发生矛盾了,原来是早些结有仇啊。

    史柱子对自己儿子说的心知肚明,表情转眼间就变的阴沉愤怒,冰冷的语气质问道:“我儿子说的可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李飞双手负背,神色傲然,目光桀骜的看着史柱子,嘴角啄起一抹不屑。

    史柱子还未开口,他儿子史振祥听见李飞的回答,顿时气的暴跳如雷,不顾颜面不知羞辱的把自己挨打的事情兜了出来:“小子,明明就是你动手打的我,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不敢承认了,哼哼。”

    谁知史振祥刚说出原由,旁边不少人都捂嘴偷笑起来,史柱子脸色铁青,脑仁发麻,心如刀绞,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坑爹的玩意来了,勃然大怒,立即训斥:“你个蠢货给我闭嘴。”

    “啊?”史振祥吓一跳,不明白他老子为何会生气训他,觉着十分委屈。

    李飞突然开口:“噢,原来你问的就是这个啊,那我承认,前几天你儿子不开眼被我教训了一顿。”

    “年轻人你可知打了我儿子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史柱子听到李飞承认,眼神微微眯,满脸阴鸷的盯着李飞,打了自己儿子还敢如此肆无忌惮,这样拥有一腔热血的蠢货他见过不少,可惜到最后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打了就打了,像这种蝼蚁,我没有当时杀了他,只是略微的惩戒一番,已经算轻得了,能有什么样的下场,呵呵。”李飞桀骜不驯的说道,嘴角上扬带着嗤笑。

    “吸!”

    “呼!”

    周围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表情惊讶、难以置信的看着李飞。

    打了小的,还敢在人家老子面前说话这么嚣张狂妄,尤其对方还是钢材大王史柱子,真是不知死活。

    史柱子不由一愣,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般轻狂目中无人的年轻人,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忤逆反驳他,什么叫打你儿子一顿已经算轻的了,没有杀了他就不错了,嚣张真是太嚣张了。

    这可是法治社会难道你还敢杀人不成。

    史柱子怒火心中烧,眉毛一扬,怒不可遏的喝道:“你可知道我是谁?就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马上喊你长辈过来,这里可不是你能乱撒野的地方。”

    在他想来,李飞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既然能够进来他举办的个人展,那肯定是有长辈带着,小小年纪不知所谓,口无遮拦,以他这种身份去欺负李飞,难免会被有心人落下话柄,说他以大欺小,这要传出

    去以后他还在京城混了。

    所以,他就叫李飞喊来他的长辈,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教训对方了。

    自己的儿子从小到大自己都不舍得打一下,这可倒好,反而先叫外人打了,史柱子这口气咽不下去,必须报仇。

    “史家主,李飞也是为了我才会动手打史振祥的,你要怪罪或者找麻烦不用找他,找我吧。”柔小芸还是很有担当的,如果不是史振祥追求自己也不会与李飞发生矛盾,总归来说,她占绝大部分原因,再者

    说,她也不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受到侮辱,索性,她就毅然决然的站了出来。

    “因为你?”

    史柱子面色不悦的瞅着半路横插一杠的柔小芸,皱下眉头。

    他在京城可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士,总不能找人家小女孩的麻烦,就在这时,史振祥看到柔小芸出面了,满脸焦急的开口:“小芸,虽说是因为你,但是动手打我的人是他,而不是你,你就别跟着瞎掺和添

    乱了。”

    “我儿子说的对,就算你们之间再有任何矛盾,也不能出手伤人,小姑娘你退后吧。”史柱子想赶紧把柔小芸撇开。

    没想到柔小芸压根不听,直接跑到李飞身前,张开双手将他护在身后,临危不乱的对史家父子,冷冷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今天你们不能伤害他,否则后果自负。”

    “哼,后果自负,小姑娘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我史某人在京城混迹多年,什么样的三教九流没有遇见过,看在你是女孩子的份上才不给你一般见识,没想到你这般不可理喻,胡搅蛮缠。”史柱子可不会

    为此就心慈手软了,既然是柔小芸自己不知好歹,众人也都看着,怪不得他了,鼻息一哼,黑着脸不满的说道,然后扭头就吩咐手下:“姜队长,带两个人过去先把这位小姑娘请到一边去。”

    “你要敢动她一下,我屠你史家满门。”

    “史柱子,你敢。”

    史柱子话音刚落下,就有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来,第一个是李飞说的,他上前一步把柔小芸拽到自己身边,眼神嗜血闪烁着精芒,冰冷说道。

    另外一个就是让大家乃至史柱子都想不到的柔四爷,他眼瞳一缩,一双虎目气势汹汹的瞪着史柱子。

    “呃?”

    两人一前一后站出来替柔小芸说话,前者还好点,倒是柔四爷也帮着柔小芸,这可把史柱子搞懵逼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使劲眨巴眼睛,茫然不解的神色看着柔四爷,赶紧小心翼翼的问道:“四爷,你

    这是……”

    柔四爷震怒的瞪着史柱子,咆哮:“她是老子的侄女,你碰一下试试。”

    侄女?

    轰,史柱子好似遭受到了万雷袭身,浑身一颤,不由地目呲欲裂,惊愕起来。

    柔四爷的侄女,那可不就是……柔家千金了。

    我的天,我刚才说了什么,史柱子惊慌失措,苦不堪言。

    “四爷,我真不知道她是您侄女,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史柱子在别人面前趾高气昂,装逼劲十足,可是他却不敢在柔老四面前装,柔家都知道那可是巨擘般的存在,随便吹吹气,就能顷刻间让史柱子家

    破人亡。

    “哼!”柔老四不屑一顾。

    “老四你过来。”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李飞对着柔老四招招手,喊他过来。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史柱子面前霸道的柔老四,立即来个大转变,满脸堆笑的朝着李飞小跑过去,一边跑着还一边献媚的说道:“老大,你叫我啥事?”

    老大?

    还在一个劲苦苦求饶的史柱子,听到这里,瞬间变得目瞪口呆,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周围众人无不嘴角抽搐,惊愕的望着小跑到李飞跟前,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柔老四。

    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大名鼎鼎的柔四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