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心理扭曲的史振祥
    ,!

    华夏万里之外的青花会总部,庄严雄伟的黑暗城堡格外的宁静,清脆的脚步声音忽然在城堡里响起来,无不给城堡徒添一些阴冷恐怖的气氛。

    暗夜王接到神秘会长的传召,心中一沉:“难道他是发现了我和帝祖的秘密了?”

    可是想了又想,暗夜王总感觉不太可能,帝祖的超凡本领他可是亲身领教过的,在加上这些天他勤奋修炼杀仙决,杀仙决的诡异玄奥让他陷入其中无法自拔,废寝忘食的没日没夜修炼,依旧还是没有触摸

    到第一层的门槛,也就是这样让他从中愈发的更加了解到帝祖的强大可怕。

    “或许帝祖大人来自那里。”

    暗夜王突然就在这时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只因李飞传授给他一部杀仙决,从而就让他误认为李飞应该是来自那个地方。

    那个神秘又深不可测的地方。

    它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的领导人心中是禁忌。

    甚至连提都不敢去提。

    暗夜王眼看马上就要走进大殿,赶紧摒弃脑海中的杂念,站在大殿外整理一下仪容,心里担忧希望不会被神秘会长看出蛛丝马迹,而后,表情冷峻的走入殿内。

    “暗夜你来了。”

    大殿里,坐在宝座上的披着黑袍戴着面具的神秘会长,一双幽暗冰冷的眼神看着暗夜王,透过眼神就给暗夜王一种深不可测的异样感。

    暗夜王故作镇定,神秘会长到底有多强,他和黑暗王都不知道,见过神秘会长出手的人很少,二十年前他和黑暗王联手都没能走过十招,现在又过去了二十年,只怕神秘会长越来越强了。

    帝祖会是他的对手吗?

    徒然,暗夜王就想到了手段玄妙的李飞,然后把两人放在一起作比较。

    “会长,不知你找我来所为何事?”暗夜王赶紧开口问道,然后,他就注意到宝座上的神秘会长眼神闪过一丝哀伤。

    “三魔的任务失败了。”

    暗夜王心中不由一震,面上惊讶:“失败了?”

    神秘会长微微颔首,漠然说道:“对,无一生还全部死在李无敌的手上。”

    “不愧是帝祖,竟然连杀手三魔都不是对手。”暗夜王又一次刷新了对李飞的认识,杀手三魔盛名在外,早在几十年前就轰动世界,而他那个时候还是初出茅庐的小辈,就是现在,闭关数十载的三魔也不是

    他和黑暗王能够相提并论的。

    可是现在却全部都在华夏帝祖的手上,暗夜王心底庆幸早先一步效忠帝祖大人,要不然此刻他的尸首也会冷冰冰的躺在太平间里。

    暗夜王表现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赶紧问道:“会长,杀手三魔的厉害我们都是知道的,而且这次任务还是由他们三人联手,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刚崛起的小子,难不成那个李无敌已经进入到那个境界了?”

    神秘会长闻言,沉思了片刻,说道:“三魔这一次闭关,实力都有大幅度的提高,恶魔的战力甚至于已经超越了世界级,在地球上想要打败他们三人联手,几乎可以说没有。”

    “那这个李无敌……”

    暗夜王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直接被神秘会长打断了:“你马上让东南亚分部调查李无敌的背景资料,记住,我要的是非常详细的资料,他的亲人父母,还有他在哪家医院出生等等,从小到大的一些都不能遗

    漏。”

    暗夜王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大殿。

    偌大的大殿里只剩下神秘会长一人,正襟危坐在宝座上,手指非常有节奏感的轻轻敲打着宝座扶手。

    “难不成这个李无敌和我一样,是那里偷跑出来的弃徒,懂得压制自身修为,不免遭受到他们的窥觊,看来等稳定了那件东西后,需要亲自前往华夏一趟了。”

    神秘会长双眸闪烁着精芒,喃喃自语。

    ……

    华夏京城,在飞龙山庄稍作休息的李飞,眼看夕阳西下,夜幕悄然来临,李飞张开双臂伸个懒腰,嘴角上翘说道:“是时候该出发了。”

    今天晚上,在京城有‘史打眼’称呼的钢材大王史柱子,临时起意就决定举办了一场个人展览,把他这十几年里收藏的古董全部拿了出来。

    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古董就有几十件,让前来观赏的客人们看的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这几十件的古董,完全就可以开一个博物馆了。

    “史总!”

    “张总你可算来了,快快请里面进。”

    史柱子作为今夜展览的东道主,打扮的衣冠楚楚,迎接一位又一位在京城来头不小的人物。

    “史老板,你可真是让林某人刮目相看啊,深藏不露,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古董,而且,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厉害厉害。”就在这时,长期和史柱子公司有战略合作的一位地产大亨,看着展厅里摆放着的各式

    各样古董,心中充满了震惊。

    史柱子含蓄一笑说道:“林董,咱两认识这么多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古董。”

    “哈哈哈,是啊,史打眼这个名号在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站在林董事长身旁的又一位商业大鳄赶紧见缝插针,开起史柱子的玩笑。

    此话一出引起不少同行爆发出洪亮的笑声。

    史柱子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当着众人的面被揭短了能不生气,不过,这位商业大鳄说的也是实情,他钟爱古董收藏近乎于已经达到疯狂痴迷的地步了,在加上他事业做的风生水起,自然有时候为了买到一

    件珍品,不惜消耗巨资,而且最要紧的是他对古董鉴定是个门外汉,往往买东西都会带有鉴宝大师,可就这样,一年下来还是会被坑上几次,久而久之,他‘史打眼’的外号就越来越响亮了。

    私底下都在讨论他赚钱挺厉害,可惜玩古董是真蠢,要不然一年能打眼好几回,从而被封号史打眼。

    史柱子笑了笑,赶紧手指着四周的藏品,认真严肃的说道:“林董,安总,我今天展览出来的这些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真宝贝,你们看这一件月壶,那可是唐代开国皇帝御用的,咱先撇开价格不提,光收藏的

    意义就非同小可,两位看这里……”

    史柱子指着开国唐皇御用十几年的月壶,笑呵呵的为两人介绍讲解,两人一听顿时大惊,真没有想到毫不起眼的月壶来头会如此大。

    展厅外,两辆拉风炫丽的跑车缓缓驶过来,史振祥从车上走下来,看到身姿婀娜亭亭玉立的柔小芸,眼底浮现一抹炙热,随后,露出绅士一笑,说道:“小芸,我爸举办的展览就是这里了,基本上京城一

    大半的上层名流都来了。”

    “史少你爸可真厉害,举办这个展览得花不少钱吧?”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安琪琪,听完史振祥说的,微微惊讶,美眸环顾一眼,她就认出不少登上时代周刊的商业大拿,今天晚上她打扮一番,穿着暴露又性

    感,专门过来就是来猎物的。

    “我们史少的父亲那可是京城有名的钢材大王。”

    史振祥的朋友身兼小弟,抓会就吹捧起来,这让史振祥听的飘飘然,给予对方一个算你识相的目光。

    “也没有花多少钱,也就小几百万吧,像这样的展览分分钟就能摆上个几百次,跟我进去吧,等会介绍我爸给你们认识。”史振祥得意洋洋的说着,然后,目光转移到柔小芸身上,温柔说道:“小芸,等会介

    绍我爸给你认识。”

    柔小芸岂会听不出史振祥的意思,直接摇摇头回绝了:“不了。”

    这几天因为李飞的关系,柔小芸可以说过的浑浑噩噩,整个人完全没有了精神寄托似的,今天下午史振祥到学校去找她,邀请她们宿舍女生参加他爸举办的个人展,她刚要回绝却被安琪琪给拦截下来,说

    很想见识见识上层社会的聚会是什么样子,拗不过她这个小辣椒,柔小芸心想出来散散心忘掉不开心的事情也好。

    史振祥遭拒,不由地一阵尴尬,愤怒可又不敢表现出来,想我一个堂堂富二代,家财万贯,小明星、名模倒贴,就是校花也玩过几个,可就搞不定柔小芸这个冰山女神。

    “妈的,好白菜都叫猪拱了,这般绝色佳人就应该让本少享用,真是便宜了那个穷逼乡巴佬,哼哼。”

    史振祥看着柔小芸,突然就想到李飞对他的侮辱,心中怒火就不打一出来,他老子这几天为了举办古董个人展比较忙,就先让事情缓一缓,可是这个耻辱史振祥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臭小子,到时候我会亲眼让你看着本少玩弄你的女人,哈哈哈哈。”史振祥心里阴险着说道,眼中闪烁一抹阴冷。

    史振祥经过挨打事件后,心理变的畸形阴暗,如果是在以前他根本不敢使用歹毒的手段得到柔小芸,可现在他不管不顾了,心里只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当着李飞的面玩柔小芸,来一个生米成熟饭,到那

    个时候自己还不就成为柔家的女婿了。

    尤其是像柔家这种大家族,最在乎的就是名誉了,自己略施小计上了柔小芸,搞大她的肚子,就算柔家知道震怒也无计可施,为了家族的名声,很有可能会让柔小芸下嫁给他。

    史振祥越想越兴奋,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柔小芸的玲珑背影,躁动的那颗心忽然不安分起来,口干舌燥的舌头舔一下皱巴巴的嘴唇,嘴角微微上翘,露出阴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