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恶少还需恶人惩
    ,!

    “你你你要干什么?”

    李飞踩过地上趴着的两保镖身体,然后,面带冷笑的逼近史振祥,史振祥心头打个咯噔,吓得大惊失色,诚惶诚恐起来。自己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大少,仗着家里有钱有势,身后还有一大堆的保镖跟着,谁见了谁不怕,这些年来他的身体早已经被酒色给掏空了,没有了保镖的庇护宛如失去翅膀的鸟儿,面对只手就能打

    趴他保镖的李飞,自然而然害怕恐慌,心生畏惧了。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瞧见秒变怂包的史振祥,不由一愣,接着心中暗暗鄙视史振祥这也太怂了吧。

    他们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换位思考,恐怕到那个时候其中不少人甚至还不如史振祥。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

    “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打了我,我爸知道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识相点最好让我离开,咱两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史振祥语气不在像开始那般强势,结结巴巴的说着,甚至乎还让人觉着他是在求饶。

    李飞嗤之以鼻,心里想不管是在修仙界还是地球上,这坑爹的套路一模一样。

    史振祥瞧见李飞蔑视不屑他说的,心里还是有些微微愤怒,只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保镖在就能让他耀武扬威,保镖败了他就认怂,当真是狐假虎威的高手。

    “不想死可以,跪下跪舔然后高声大喊三句我是一只爱吃屎的狗,你就能活命了。”李飞嘴角绽放一丝邪笑,不怀好意的盯着他。

    像史振祥这种废物,李飞都已经懒得杀了,索性捉弄捉弄他。

    周围很多人闻言都纷纷眼前一亮,表情十分精彩的看着史振祥。

    史振祥此时此刻表情非常难看,这个好像应该是他惩罚李飞的,没成想人家原封不动的奉还回来,心里委屈泛痛楚,比误吃了一只死苍蝇还要恶心。

    “既然不愿意那就去死吧。”

    李飞看到愁眉苦脸的史振祥,不屑一笑,朝他猛地踏去一步,缓缓的抬起右手,史振祥见到瞬间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双手抱着头求饶:“我做我做。”

    “啪!”

    李飞就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置若未闻的照样出手打了他一巴掌,史振祥彻底被打的懵了,眼冒金星东倒西歪。

    “真是废物。”

    李飞冷喝训斥,他都没有使劲就把史振祥打成这样,看来整天的奢靡生活败坏了他的身子。

    史振祥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边脸蛋传来火辣辣的炙热疼痛,心中也就对李飞更加恐惧,悄悄的退后一步拉开他和李飞的距离,生怕再给右脸来一下。

    他郁闷搞不懂自己都已经说愿意接受惩罚了,李飞为什么还要打他。

    “跪舔吧。”

    就在他皱眉不解的时候,李飞冷漠的声音响起来。

    史振祥就浑身一哆嗦,心里想到:“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要不跪舔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算了,等一旦逃出他的魔爪,我就让父亲派更多更厉害的人报仇雪恨,哼哼。”

    众目睽睽之下。

    史振祥备受关注,他不敢直视李飞,低着头咬牙,表情痛苦又愤怒的给李飞跪了,而且还双手抱着李飞的左脚伸出舌头舔起来。

    “不可思议,他真的跪了。”

    “堂堂钢材大王的儿子竟然给人跪舔,一旦传出去该有多么劲爆。”

    “哎,他这么做真给史家丢人,太没骨气了。”

    站在一旁的柔小芸毕竟是女孩子,心地善良,实在不忍心去看史振祥就把头扭到一边,暗暗想到也怪他自己活该,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李飞,自作孽不可活。

    史振祥跪舔完了学狗叫:“汪汪,我是一只爱吃屎的狗。”

    “忍住忍住,我史振祥发誓一定要杀了你,今日之耻辱让你十倍百倍偿还,啊啊啊啊。”史振祥忍辱负重,学了三遍狗叫,脸色比死了爹妈还要难看,站起来沉默不语。

    “滚吧。”

    “随时欢迎你来报仇。”

    李飞脸上闪过一丝轻蔑,随后,冷淡说道。

    史振祥能想出跪舔狗叫这种阴毒惩罚,这就证明他没少对他人使用,今天李飞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让史振祥体会体会曾经被他玩弄摧残的那些人,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如果他不知悔改想要报仇,李飞会毫不留情的宰了他。

    这种只会仗着显赫家世胡作非为的废物,留在世上也是多余的。

    史振祥带着两保镖临走前,眼底浮现一抹不甘的愤怒,他攥着双手,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史振祥怨恨的表情一闪而逝,掩饰的非常好,可还是被眼尖的李飞瞧见了,对此不屑一顾,不怕敌人惦记就怕敌人不敢来报复。

    热闹落幕了,饭店里不少人都对李飞刮目相看,不过还要一部分人并不看好他,窃窃私语,认为李飞打了史振祥,钢材大王可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肯定过不了多久就会替儿子报仇。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给你带来了麻烦,要不你也不会跟史振祥结仇了。”

    柔小芸一脸愧疚的对李飞说道。

    李飞莞尔一笑,说道:“道歉就不用了,你今天让我体验了一把当护花使者的瘾,也蛮好玩的。”

    柔小芸闻言松了口气,脸上就浮现轻松的表情,冲李飞风情一笑,骤然间整个饭店的男人们一阵失神。

    饶是定力颇强的李飞也是微微一惊。

    柔小芸的美出尘脱俗,不知几凡,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女。

    突然李飞的脑子里就想到要是让柔小芸修仙了,经历过脱凡的蜕变,仙气洗涤,恐怕完爆那些高傲冰冷的仙女圣女。月色迷人,两人走在回学校的路途上,柔小芸情窦初开喜欢李飞,可是女孩子脸面薄不敢大胆表白,感受着身旁李飞散发出来的男子气概,扰的她心痒痒犹如小鹿在撞,害羞的脸颊微红,怕李飞发现微微

    低着头。

    也正因为她低头没看路,越走越偏,不料一脚踩到了台阶上,身子就变的不协调一个踉跄,整个人重心不稳瞬间就朝花丛摔过去。

    “啊!”柔小芸美艳动人的脸蛋上流露出惊慌的表情,心神不宁:“呜呜呜好丢人,这次糗大了,柔小芸啊柔小芸,叫我怎么说你还行不行啊,竟然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出这么一个丑,该死的破台阶绊的真不是时候

    ,回头我就叫四叔给你铲平了。”

    就在柔小芸即将摔倒的那一刻,李飞赶紧伸出手揽着她的芊芊细腰,柔小芸不明所以的微微一愣,紧接着她就感受到腰身传过来一股强大的力道,下一秒她整个人就扑进李飞的怀里。

    一阵芳香刺鼻,李飞心中很无语,自己手劲过于大了些,不曾料想佳人投怀,弄巧成拙了。

    李飞抿嘴苦笑。

    幸好他比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还要耐力超强,要换作谢大胖遇到这样的大好机会乐的合不拢嘴,一个饿狼扑食抢占先机拿下一血。

    柔小芸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撞个满怀,整个人被心爱的男人搂着,那种异样的感觉凶猛的刺激着体内荷尔蒙,紧接着产生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脸发烫红的像苹果,面红耳赤一直红到耳后根,心里酥酥麻麻的。

    “他的胸膛好温暖。”

    柔小芸宛如羞答答的玫瑰,在这一瞬间绽放了。

    也可以说是她彻底被李飞降服了,沉沦在自己的爱情海里荡漾。

    “嗯,这种感觉好奇妙,好像让时间停止,一直这样下去。”

    “你没事吧?”

    忽然耳边响起李飞关心的声音,吓得她娇躯一颤,赶紧不舍的离开李飞的怀抱,羞涩的低着头,扭扭捏捏的说道:“没没事。”

    “噢,没扭到脚就行,赶紧走吧在不回去,咱两就要沦落街头了。”李飞含笑温柔的说道。

    史家,

    钢材大王史柱子此刻正在书房,美滋滋的欣赏着花一千多万拍卖来的古代唐皇最宠幸的那位贵妃御用喝酒的三彩杯。

    唐代三彩杯可是唐皇专门为这位贵妃打造的御杯,分一公一母两个,流传至今单个也就几百万,但是两个凑成一对可就值钱了。

    “哎,真是可惜啊,我拍卖的只是一个公的三彩杯,要是一对该多好。”

    史柱子无奈叹息。

    他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同时也是出了名的收藏大家,这几年来他从拍卖会或者黑市购买的古董不计其数,甚至都可以举办一个古董展览了。

    “砰!”

    正当他小心翼翼收起三彩杯,书房的门从外面被史振祥很大力的推开,史振祥冲进来跪下,满脸委屈眼泪婆婆的赶紧说道:“爸,你可要给我报仇啊。”

    史柱子不由一愣,随即心里就明白了,自己儿子肯定在外面受欺负了,放下装着三彩杯的锦盒,表情严肃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史振祥添油加醋的把在饭店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怎么惨怎么来,什么跪舔都是毛毛雨,甚至李飞还逼着他叫爸爸吃屎,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十分精彩,表情还很丰富,一会愤怒一会苦涩。

    “啪!”

    史柱子越听下去脸色就越变的阴沉,横眉倒立,怒火心中烧,额头上暴起一根又一根青筋,怒不可遏的用手重重一拍身边的桌子。

    “此子敢如此羞辱我史柱子的儿子,该死,该死,真该死。”跪倒在地上,低着头的史振祥偷偷咧嘴奸笑,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心里欣喜若狂:“等着吧臭小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天天活在惊慌恐惧之中,嘎嘎嘎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