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以后称呼我帝祖
    ,!

    诛心,可怕就可怕在于一旦施展出来必将诛服对方的心。

    暗夜王还没来得及反应,李飞身影飘动快如疾风,剑指上的金光十分闪耀,瞬间就没入暗夜王的身体里去了。

    “什么东西?”

    暗夜王目呲欲裂的惊恐喊道,就在刚才一刹那间有一股让他心神俱颤的能量穿过他的身体进入到心脏里。

    李飞在他面前现身,冷漠的看着他,微微说道:“诛心!”

    “诛心?”

    暗夜王闻言不由地一阵惊愕,紧接着,他脸上忽然露出痛苦的神色,心口的疼痛难忍让他表情变的狰狞,就有一种万蚁噬心的撕痛,甚至更加像被人拿着刀子一刀刀的划烂心脏,痛不欲生的难受。

    “啊啊啊。”

    暗夜王脸色苍白,骤然摔倒在地上,表情万般痛苦,心如刀割的痛让他紧咬牙关苦苦的坚持着。

    李飞负手而立,居高临下望着他,淡淡然说道:“万蚁噬心,心如刀割只是诛心的第一步,接下来你就会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痛不欲生,万念俱灰。”

    暗夜王咬破自己的嘴唇,用这种最笨拙的方式来缓解抑制心中的痛苦,愤怒怨恨的目光死死瞪着李飞。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暗夜王感觉到心脏好像被数千数万密密麻麻的针尖所扎,表情浮现一抹剧痛,随即眼神变的茫然空洞。

    李飞看到后就喃喃自语:“诛心的最可怕之处就在于心劫磨炼。”

    心劫,不管是在现今地球还是遥远的修仙界,都是宇宙天地间最让人恐慌忌惮的劫难,而李飞他本人能够魂归地球,也是渡神劫的时候心劫难解,最终导致肉身崩灭。

    暗夜王很徒然的陷入了诛心劫难之中,傻傻的站着表情呆滞,不过却没有人知道就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他经历了万般磨难。

    他一会开怀大笑,一会嚎嚎大哭,有喜有悲,有甜有苦,几分钟里暗夜王的表情变化非常快。

    李飞瞥他一眼,腾空飞起来,下一秒就落于碧波荡漾的湖面上,然后,他对自己也使用出诛心,指尖轻轻一点心口,李飞就闭上双眸瞬间便陷入心劫。和煦的风悄然吹过,吹起湖面一层层水波纹,微风轻抚李飞的脸庞,自他的双脚下一股股能量若隐若现,殊不知,湖中所有的小鱼儿感受到这股能量,好像发了疯似的成群结队游过来,都在李飞的脚下欢

    腾。

    “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闭眼的李飞嘴上小声呢喃。

    五分钟后,

    李飞睁开眼醒来,嘴角上扬露出喜悦的表情,从上一次凡心突破道心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这次经历诛心之劫,宛如鸡蛋的道心破壳蜕变,进入到了道心第二层的我心自在。

    心性的进步也让他的灵魂得到了升华。李飞低头看着脚下欢喜雀跃的鱼儿们,莞尔一笑,接着抬头深邃的目光投递到依旧还陷入诛心劫里的暗夜王,悠闲自得左脚迈出一步,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脚下的鱼儿们非常有秩序的排成一排,为

    他用自己的身子搭建出一条水路。

    李飞就踩着鱼儿们,一步又一步的从湖中央来到岸边。

    “今日本帝送于你们造化一场,希望百年后你们能够鲤鱼跃龙门,化龙翱翔九天。”

    李飞看着水中的鱼儿们含笑着说道。

    他刚才道心突破,其中有一部分的能量李飞馈赠给这些鱼儿们了。

    或许他都很难想象得到,几百年后这些鱼儿都已成了精,其中还有一条鱼儿越过龙门,化身成了一条龙,追寻着他的足迹前往星空万族。

    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再说暗夜王,他一直陷入在自己的诛心劫难之中,让他痛不欲生苦不堪言,对此李飞冷冷一笑,双手结印直接就在暗夜王的心底种下一颗奴印,接着,开口爆发洪亮的声音:“醒来!”

    正在诛心劫里苦苦挣扎的暗夜王遭受到李飞的当头棒喝一击,犹如醍醐灌顶,身躯猛然一颤,他的潜意识就从诛心劫中走了出来。

    “扑通!”

    暗夜王不由自主的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满头冒冷汗,大口大口的喘气,可想而知,他刚刚经历的诛心劫一定是异于常人,非常可怕恐怖,要不然他不会刚一醒来就变成这样。

    “诛心劫的滋味不好受吧。”

    李飞似笑非笑的蔑视鄙夷他。暗夜王艰难的抬起头颅,脸色难看嘴唇泛着白,战战兢兢的赶紧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刚才经历的种种事情仿佛都历历在目,这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了,其实,暗夜王他

    自己都不知道,他对李飞产生了敬畏。

    “我吗?”李飞脸上浮现一抹自负,傲然嚣张的对暗夜王说道:“从今以后我将会是你的主人。”暗夜王听后眼中闪过一丝冷冽,表情恼怒,从刚才的两人短暂的交手他就知道自己打不过李飞,但是那也不代表自己就要臣服屈居人下,强势反驳道:“哼,是生是杀随你,我可是杀手之王怎么可能臣服于

    你,别再白日做梦了,宁死不从。”

    暗夜王是非常有傲气的,宁可被杀也不会成为李飞的小弟。李飞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暗夜王不会答应,表情带着嘲讽,冷漠说道:“臣服不臣服,那可不是你说的算,你已经中了我的诛心奴印,如果你还想再试一试诛心劫的厉害呵呵。”说着,李飞就悄然的催动在

    暗夜王心底种下的诛心奴印。

    “啊啊!”

    还处于半信半疑状态的暗夜王蓦地发出一生痛苦哀嚎,诛心的疼痛让他躺在地上来回的打滚。

    “暗夜王,想不想在体验一下诛心劫的滋味?”

    李飞冷冷一笑,脸上浮现揶揄之色。

    暗夜王咬牙强忍着万蚁噬心的痛苦,诚惶诚恐的叫道:“我不敢了,求求你停下来吧,我……我我愿意臣服于你。”

    万蚁噬心,心如刀割,还有最可怕的诛心劫,暗夜王这一辈子都不想在体会了,简直让人生不如死,一旦疼痛起来连死的念头都湮灭了。

    这才是最可怕的一点。

    “这该是聪明人最佳的选择。”

    李飞从传道于荆天海的时候,心里就想过在地球上建立出一个超然的势力,保护自己的亲人,没有了后顾之忧他才会放心的离开地球。

    一旦暗夜王被种下诛心奴印,一辈子都不可能背叛李飞,除非李飞出现意外身亡损落,那他心底的诛心奴印自然而然就会解除。

    李飞停止催动诛心奴印,暗夜王诛心的疼痛也随之不见。

    暗夜王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枭雄级人物,脸上只闪过一丝失落,随即就赶紧调整好状态,毕恭毕敬的站在李飞身后,恭敬的称呼:“主人。”虽然心有不甘,可他也没有办法,诛心劫的痛苦他真的不愿意再次尝试,也罢了,只要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比什么都强,再者说自己臣服的主人武道通天,实力深不可测,甚至暗夜王都怀疑青花会的会长都

    不是主人的对手。李飞听后微微颔首,他丝毫不担心暗夜王会背叛他,只要被种下了诛心奴印,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倒是他对暗夜王所在的青花会比较感兴趣,看着平静的湖面,直接问道:“说说青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

    织。”

    暗夜王身子一顿,他现在的生死握在李飞手上,不敢不从,沉吟了一下就把青花会的情况告诉了李飞。“青花会成立久远,具体是在什么时候手下也不清楚,但是举世闻名应该是在二战时期,纳粹头领的死亡就是我们青花会所为的,至于青花会内部的体系,从最低级的铁牌杀手,接着是铜牌、银牌和金牌杀

    手,然后是八位执事负责青花会所在的八个分部,至于真正的权力层次就是四大长老,他们坐镇青花会的总部,统管青花会的一切运作,在然后才是青花会的会长。”

    暗夜王说的倒是和荆天海当时告诉他的有一丁点的出处,荆天海说四大长老上面是两位杀手之王,接下来才是神秘的会长,而暗夜王却对自己只字不提,寓意何在?暗夜王八面玲珑,可能也瞧出李飞心中不解,赶紧继续说道:“主人,我和黑暗王被称之为青花会的两大杀手之王,只不过就是一个虚名,为了起到在外的震慑作用,在青花会里并没有任何实权,甚至就连

    四大长老也是如此,真正掌权的是会长。”

    “你可见过青花会的会长?”

    暗夜王不敢有任何的隐瞒:“手下见过几次,不过会长从来都是蒙着面示人,而且……”

    “而且什么?”暗夜王的话语停顿让李飞有些好奇了。暗夜王回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依旧心悸的说道:“曾经黑暗王不服从他的命令,决定要反抗的时候,不出三招就被轻易打败,甚至我和黑暗王两人联手都在他手上走不过十招,所以,他才是青花会最厉害

    的人。”

    “有点意思。”李飞露出兴致盎然的微笑,震动世界的两位杀手之王,联手的情况下竟然还败了,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各国的震惊恐慌。

    李飞颇有兴趣的看一眼暗夜王,说道:“当时你和黑暗王的实力如何?”

    “我当时是术法真人一重天巅峰,几乎接近于二重天了,黑暗王要比我厉害一筹达到了二重天。”“看来这位神秘的会长在当时应该就有三重天世界级的战力,一个没有荣登世界级榜单的神秘高手,掌控着让世人恐惧的杀手组织,看来此人图谋不小啊,我突然对他的真实身份感到了好奇,呵呵。”李飞

    说着说着嘴角一撇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强者,无外乎有两种,第一种是淡薄名利之辈一生只为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这种人很少犹如凤尾麟角;还有一种就是拥有鸿鹄之志想要雄图霸业的野心家,李飞可不会相信青花会的神秘会长是一个淡薄

    名利的世外高人,要不然也不会掌控着世界第一杀手组织。

    这其中必然有不可告人的大阴谋。

    李飞淡然一笑,不管对方有着什么样的阴谋,只要不来招惹他就行,纵然对方一统地球李飞也不会妒忌干涉,始终地球的格局还是太小了,他根本放不到眼里。

    “暗夜王,既然你现在是我的人了,自然不会亏待你,现在就传授你真正的暗杀之道。”李飞将整理出来的简化版杀仙决通过意念直接传授给暗夜王。

    暗夜王脑子里接收到杀仙决,内心十分震惊,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暗杀之道会这般博大精深,自己这点微末道行在杀仙决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怪不得主人会说自己还不是一名真正合格的杀手。

    自己以前学习的暗杀在杀仙决面前简直狗屁不是。

    他表情惊喜,激动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同时他也从杀仙决中得知到了星空万族和修仙界的事情,原来,自己乃至地球只不过是宇宙星空中的沧海一粟,非常不起眼。

    “谢主人赐予仙决,暗杀原为主人上刀上下火海,万死不辞。”

    暗夜王赶紧向李飞跪拜,由衷的臣服李飞,心中满是敬畏,他不是傻子明白李飞这可是送了他一桩天大的机缘,成仙得道长老不死。

    李飞冷傲的说道:“起来吧,现在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统青花会,然后查清楚青花会的会长真正身份,还有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阴谋,可明白?”

    “手下绝对不会辜负主人的期望。”暗夜王信心十足的答道,他有了李飞传授给他的杀仙决,只要勤奋修炼用不了多久就有可能超越青花会的神秘会长,这让他兴致盎然跃跃欲试。

    这只能说是李飞对暗夜王的一个小考验,曾几何他贵为统领修仙界的无上仙帝时候,其麾下没有一个废物,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精英都是他亲自调教培养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他要建立出一支能够同他一起杀回修仙界的可怕势力。“从今以后称呼我帝祖,而你就是我帝祖座下的第一战将。”李飞剑眉星目睥睨苍天,身上突允的散发出一股天地都要臣服在他脚下的气势,震动的暗夜王心悸惊骇,仿佛在他的眼中,李飞就是统领万物高高在上的帝王,让他提不起半分反抗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