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轮暗杀我是你祖宗
    ,!

    与此同时,在梅家做客的柔老还有梅老,第一时间就收到王家人覆灭的消息,两位站在华夏权力巅峰的大佬,听完老刀汇报的情况,波澜不惊的脸上流露出些许的震惊。

    “此子虽说实力高强,但是杀心太重,惹到他动不动就是灭人家满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一身长白褂的梅老,站在院子里不徐不疾的打完一套太极拳,站立收势,随后皱着眉对坐在湖心亭里品茶的柔老,表情严肃的诉说道。柔老抿了一口从武夷山那株仅存的母树上采摘下来的大红袍,吧唧吧唧嘴,悠闲自得的说出:“李小子的为人我还是非常了解的,性格孤傲自负,但是为人正直,绝对不会滥杀无辜轻易招惹事端,王家覆灭的原因你我都非常清楚,要不是王国忠的孙子仗着有王家庇护,天天在外面胡作非为,这次更是看上人家的女人,还有王家拥兵自重,随意调动国家纪律部队,已经算是违反了规定,造成现在的悲惨下场

    ,完全是咎由自取。”

    王家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被权力蒙蔽了双眼。梅老常年锻炼身体,加上年轻那会师承太极门,身体还算硬朗,走起路来健步如飞,直接来到柔老对面抬屁股坐下,依旧略有不快的沉声批评李飞今日的所作所为:“王家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人非圣贤孰

    能无过,他也不能说杀就杀了吧,王家上上下下十几条人命,其中还包括一位常委市长,军区团长,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这个窟窿你叫我该怎么补上。”柔老深邃的看着相交几十年的老哥们,吟吟一笑心知肚明,王家不管怎么说都是梅家的附庸之一,王国忠当年还是梅老手底下的兵,打狗还要看主人那,梅老气愤就气愤在李飞没把他当回事,直接绕过他

    对王家进行了覆灭的制裁。

    “呵呵,行了,下一次换届我柔家甘愿让出一个名额来,这样你也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吧。”

    怒不可遏的梅老,听到柔老说的,收敛愤怒突然绽放笑容,煞有介事的赶紧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就知道你个老狐狸没安好心,还假惺惺的替王家鸣不平,丢不丢人。”即将开始四年一次的换届,八大家族的手上都掌握有十个名额,也可以说是每一次的换届就是他们八家的明争暗斗,这就是华夏不到

    百年便能脱颖而出的诀窍,八家暗中扶持培养人才,然后让他们私底下争斗不休,只要谁能为国家利益最大化,那就是最后的赢家。

    自古以来帝王之家就是这样抑制百官的,谋略贵在权衡上面。

    一个城市市委书记的名额,柔老要说不心疼那是假话,但是为了能够给李飞捆绑在一起,心疼也要舍弃。

    柔老是在拿柔家的未来赌博,他十分欣赏看重李飞,小小年纪便拥有不亚于世界级的可怕战力,那要是再过二三十年,一旦李飞进入传说中的那个境界,柔家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老狐狸,那王家的空缺你准备拿谁来填?”

    柔老又抿一口茶水好奇的打听。

    梅老低眉沉思了一下,抬眼就对他,说道:“庞玉泽庞家吧。”

    “津沽市的庞家。”柔老不由地一愣。

    梅老笑眯眯的点点头。

    几分钟后,一道命令就从华夏最大的权力中心传到了津沽市庞家,庞玉泽得知让他下个月走马上任代替王国忠的位子,激动的欣喜若狂。

    京城八大家族在外都有各自扶植的对方,譬如李飞帮过忙的潮州徐家。

    ……李飞从王家离开后,答应过安娜不管多晚都要给她回话,掏出手机拨通安娜的号码,一直心神不安担忧李飞安危的安娜,接到李飞的电话先是一惊随后喜悦起来,李飞告诉她不用担心事情已经处理了,安

    娜怕他有意骗自己,非要让李飞现在就过去见她,李飞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暗中还有一只大老鼠该处理了。”

    李飞临走之前还有最重要的事情要办,嘴角上扬勾嘞起一抹诡笑,就带着紧紧跟着他的大老鼠朝着僻静的地方引去。

    “停车!”

    李飞看到左方不远处有一湖泊公园,人烟稀少,就让开车的臧二爷停下来,臧二爷看了看四周这鬼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难道这位爷是想杀人灭口吗?

    臧二爷顿时就惊慌失措起来。

    “你走吧。”

    “啊?”臧二爷不由一愣,我是不是听错了,这位爷是说让我离开,难道不是杀人灭口,不可能啊。

    臧二爷心里郁闷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李飞的用意。

    “还不走,难道你想留下来找死不成?”李飞目光锐利的瞪着他。

    臧二爷吓一跳:“走走,大人我这就离开。”

    谁不走谁是小狗,臧二爷心里委屈的想着,随即猛踩油门一溜烟的闪了。

    李飞双手负背,昂首挺胸的来到湖泊公园里,站在岸边,欣赏着碧绿清澈的湖水,心情似水般平静。

    “跟了这么久你不累吗?”

    李飞突然开口冷笑的说道,如果有人在的话听到他说的会想这个人是不是傻子啊,对着空气在胡说什么。

    隐藏在暗处的暗夜王,听到李飞说的,心中大惊:“难道说他发现了我?”

    紧接着,暗夜王摇摇头解除心中疑惑:“他绝不可能发现我的,我的藏匿身法只要在不动的情况下,就是会长都很难轻易察觉,就凭他更加不可能,一定是在诈我,哼哼。”果然,暗夜王依旧藏着不出,对此李飞不屑一笑,再次开口嚣张的说道:“还不出来吗?从一开始就跟着我,你真以为你的藏匿本领超凡,呵呵,可笑至极,轮玩暗杀我可以当你祖宗了,暗夜王难道你打算

    让我请你出来吗?”

    暗夜王闻言不由心头一震,目眦欲裂彻底被雷到了,万分惊讶。

    “他是如何发现我的?”

    暗夜王心中惊骇,这不科学啊。有史以来第一次暗夜王动摇了,对自己的隐匿功夫产生了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