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尘埃落定
    ,!

    王国忠说的,直接让王子栋父母,小姑等人纷纷眼前一亮,继而露出欣喜的表情。

    紧接着,就从门外传出整齐有序的脚步声音,他们看到身穿军绿色军衣的士兵,面容冷峻,手持枪械,井然有序的冲进来。

    最后走进来的中年军官,神情威武,英姿飒爽,铜铃大的眼睛里闪烁着丝丝锐利。

    “老二,你终于来了。”

    王子栋的父亲欣喜欣然的喊道。

    中年军官听到后微微点头,然后,凌冽的眼神瞅向李飞。

    他是王国忠的二儿子,现在担任北京军区一个团的团长,接到老爷子的口谕后,带着一个加强排的士兵火速赶回来。

    面对无数士兵的威胁,李飞没有吭声,嘴角含笑看着正上方的王国忠。

    严峻的形势可以说是一触即发。

    王国忠知道李飞是一位实力高强的武者,依旧不怵的原因就在于他二儿子带回来的整编部队撑腰,从改革开放以来华夏发展的很迅猛,科技的威胁远远超过武者,王国忠不信一个加强排解决不掉李飞。

    这就应验了那句话,武功在搞也怕菜刀砍。

    面对几十人持着机枪,饶是谁见到了心里会不发憷。

    “你现在能离开了吧?”

    王国忠眯眼冷笑的对李飞说道。

    一位术法真人对于华夏国的重要性,他还是略有所知的,所以,在老二带着部队包围的情况下,依旧没有撕破皮。

    李飞闻言,丝毫不在乎包围他的部队士兵,依旧我行我素的说道:“王家覆灭我就会离开的。”

    “小子好嚣张啊,就凭你一个人还想覆灭我王家,哈哈哈哈。”中年军官也是王国忠的二儿子,嘴脸嚣张的大笑起来,只因他没有看到李飞轻描淡写的就秒杀王尧那一幕,所以才会不把李飞放在眼里。

    在他的认知里,你一个黄毛小子下面都没有长齐的,敢在我王家面前嚣张狂妄,简直是不知死活了。

    枪杆子下面出政权,伟人这句话说的没错,王老二从小到大都这么认为的,没有什么问题是一枪解决不了的。

    李飞扫视一眼表情冷酷的士兵们,只要他想一个念头就能抹杀他们,可是,他不能这样子,同为华夏龙魂,都是有血有肉的男儿,总不能为了一己私欲酿造祸端。

    “你带这些人对我来说只是徒添不知芸芸的冤魂,但是,王家我是灭定了。”李飞冰冷无情的诉说着。

    只可惜,军人以服从天职为第一,没有首长发话他们不会退缩一步。

    中年军官也就是王国忠的二儿子,不信邪的冷冷一笑,掏出佩戴的军官手枪,恶狠狠瞪一眼李飞,直接上膛漆黑的枪口对着他。

    “再敢多废话一句老子就崩了你。”

    形势严峻,所有人屏佐吸紧张起来。

    王子栋看到中年军官的举动,顿时就感觉到非常解气,挥舞拳头,脸上兴奋的叫道:“二叔好样的,你可要替我报仇啊。”

    中年军官听到后扭头瞄一眼双腿残疾的王子栋,眼底浮现一抹痛苦,再次面对李飞表情更加的凌厉阴狠。

    王子栋可是王家的继承人,不管是老爷子还是他都非常溺爱的小辈,竟然会落得这样的悲惨下场,中年军官孰不可忍。

    王老二带来的士兵又不姓王,李飞承诺过今天只杀王家人,所以,李飞定然不会对这群可爱又倔强的士兵动手。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无关人等全部离开。”李飞声音冰冷萧杀的警告周围的士兵们,他自己都感觉到好笑,自己可是堂堂仙帝,众生蝼蚁,从什么时候开始把这些蝼蚁放在心里了,要是在以前,他随便打个喷嚏都能顷刻间覆灭一个高等星球,至于

    众生的死活他根本不在乎。

    “哼,他们都是我带出来的兵,你以为就凭借你三言两句就能将他们忽悠住了,呵呵。”中年军官嗤之以鼻,他带来的兵都是他自己培养出来的心腹,不是轻易能够动摇的。

    李飞听后,再看周围士兵坚定不移的表情,他嘴角撇起傲然一笑,目光凌厉的看一眼沾沾自喜的王家人,随后直接催动体内丹田里的真元力。

    真元力狂暴的在体内相互交织,发出‘碰碰’的霹雳声音。

    不管是王家人还是中年军官带来的士兵,他们忽然间就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席卷而来,震动每个人的心房。

    王国忠这时候嘴角浮现一抹奸计得逞的阴笑,一旦李飞敢击杀这群士兵,那就会被以袭击国家部队扰乱国家治安的罪名判决,到那个时候,上面就会派出比李飞还要厉害的强者缉拿他。

    至始至终,王国忠就打的这个如意算盘。

    “焚天!”

    李飞不在心慈手软,真元力的催动下双手燃烧起来熊熊烈火,诡异的画面震惊到不少士兵,只因他们从来都没有接触过武者。

    “武者?”中年军官见到李飞的举动心里微微惊奇。

    李飞施展出来的是仙术·焚天决。

    焚烧之下万物全灭寸草不生,低级仙术焚天决在修仙界不算什么,可是在地球上那就是让武者们羡慕敬仰的神通。

    “全部死去吧。”

    就在李飞即将打出焚天决的刹那间,从门外走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人看到后脸色惊恐,赶紧拦下李飞:“李少万万不可啊。”

    突然出现的两人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正要动手的李飞看到进来的老刀,嘴角不屑一笑,双手缓慢的放下来。

    王国忠看到来人表情惊讶的喊道:“张秘书你怎么来了?”

    站在老刀身旁的儒雅中年也就是王国忠口中的张秘书,可以说是华夏第一秘书长,他只服从主席的命令。

    身穿黑色西装,头发梳的锃亮,张秘书长用手抬一抬金丝眼镜,看都不看王国忠,直接对王老二带队的士兵们说道:“上级命令尖刀排立即离开。”

    站在中年军官身后的排长是认识这位张秘书的,赶紧萧然敬礼,然后领命二话不说带着手下撤退。

    “你们?”

    中年军官还有王家人顿时慌乱起来。

    王国忠脸色不悦的质问张秘书:“这是什么意思?”

    张秘书冷傲的说道:“王市长,我也是听从上面的安排,至于什么情况无可奉告,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将不在是京城市的市长了。”

    “什么?”

    王国忠一听到张秘书说的,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表情不敢相信惊愕的瞪着他。

    在场的王家人都是心惊胆战。

    这时候站在张秘书身旁的老刀,惋惜的看一眼王国忠,叹息说道:“王国忠,只能说你惹到了不该招惹的大人物。”

    王国忠认出老刀就是柔老的警卫员,心中震动,然后难以置信的看着淡笑自如的李飞,仿佛是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打击,身体摇摇颤颤。

    “李少,柔老来之前让我提醒你,都是华夏人,能得饶人处且饶人。”老刀说完后,不在理会王家众人就和张秘书连同士兵们离开了。

    当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事情转变的实在是太快了。

    让王家人根本预料不到。

    王家前一秒还占得先机,面对李飞信誓旦旦丝毫不惧,下一秒就成了光杆司令,苦不堪言啊。

    “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王国忠压抑着内心的惊慌,怒不可遏的咆哮李飞。

    他在朝为官多年,熟知其中的猫腻,自然知道自己落这个下场,一切都是李飞在捣鬼作祟,心生怨恨。李飞倒是对于上面的处理方式非常满意,如果不是张秘书和老刀及时赶到,这里将会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面对王国忠的强势质问,李飞耸耸肩,冷淡的开口:“能有现在,都是你王家咎由自取,还有遗言

    留着到下面说去吧。”

    十几分钟后。

    当李飞走出王家,嘴角啄起一抹饶有深意的笑容,随手弹弹衣角的灰尘。李飞离开后,负责善后的走进王家就被眼前血淋淋的一幕吓坏了,王家主厅横七竖八躺着诸多尸体,血水浸泡着尸骨,让人觉着瘆得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