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王家覆灭(下)
    ,!

    王子栋的父亲和小姑,看到父亲态度如此强硬坚决,也都纷纷闭口不在言语,其实,在两人的心中也不认为着除了国家以外,会有人凭借自己力量来灭掉一个蒸蒸日上的大家族。

    除非此子不是人而是神,才能轻而易举的办得到。

    只可惜,这个世间无神的存在。

    “王尧,马上带着家族精英守护在四周,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不需要请命,直接格杀勿论。”王国忠老爷子不怒自威的对身旁候着的管家说道,褶皱的脸上流露出铁伐萧杀,王家在他父亲那一代还都龟缩在小山村里,靠着牧牛打猎为生,一辈子辛勤劳作从来不为世事,无奈国战突然爆发,弹丸之地的番邦国发动了侵略,战争下来搞的是怨声载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成为孤儿的王国忠流落他乡小小年纪就参加了革命,可以说,王家能够拥有今天的光辉成就,都是通过他在战场上九死一生换来的

    。

    他决不允许有任何一人践踏他打造出来的王家。

    如果有的话绝不姑息。王尧也就是管家,跟随王国忠十几年了特例享受王家赐名,这种无上的光荣在很多大家族中都屡见不鲜了,他点点头,匆匆走出主厅,在宽敞的院子里迅速集结起一个百人护卫队,这些面容冷峻身强体魄

    的汉子们,可都是从部队退伍下来的一等一好手,然后再由王家秘密暗中培训,成为家族护卫精英。

    “一队长,三队长,带着你们的人分别左右散开,二队长你派人守到大门口,允许队长们配枪携带,你们要记住,家主的性命高于一切,明白吗?”王尧表情严肃,目光凌厉的扫视众人。

    “明白!”

    这一百人的王家精锐听到后,异口同声爆发出洪亮的声啸,震耳欲聋。

    王尧随即露出满意的神色,微微颔首。

    安排布置完后,他就再次回到王国忠的身边,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亲自贴身保护家主安危,王国忠有他在身边保护,任何牛鬼蛇神他都不惧。

    一时间王家进入了全面戒备的紧张状态。

    墙壁上悬挂着的钟表,在这般静谧的情况下发出‘嘀嗒嘀嗒’的诡异声响。

    正位上王国忠一脸的肃穆,身侧王尧贴身而立,然后下方则是王子栋的父母还有他的小姑,谁都没有说话,反而表情紧张凝重的频频望向大门外。

    “王管家,有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越野车驶过来了。”

    通过王尧手上的对讲机,在主厅的王家人洞悉外面的一切事情,这是二队长的声音,他被王尧派去守在大门口,赶紧把自己看见的情况通过对讲机传递汇报过来。

    王子栋父母还有小姑闻言赶紧看向老爷子,只见老爷子依旧面不改色,淡定自若,搞得他们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王家大门外,臧二爷开着自己的座驾载着李飞和王子栋停下。

    “大人到了。”

    他恭恭敬敬的对坐在后位上的李飞说道。

    在开车的过程中,他是如坐针毡,整个背部都被汗水沁透,生怕喜怒无常的李飞会杀了他,心里都在期盼着把这位杀神送到王家,自己好赶紧溜之大吉。

    “滚下去。”

    李飞没有理会臧二爷,应该是不屑,直接一脚就将蜷缩在身旁的王子栋踹下车去。

    “啊!”

    王子栋立即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就像皮球似的从车上滚落摔到地上。

    负责守护大门的二队长,当车子过来的时候,吩咐手下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容不得半分的马虎,接着车子停在门口,过了好一会都没有见有人从车上下来,他就微微皱眉,心里十分的疑惑。

    “小田,告诉兄弟们车内恐怕有诈,千万要小心谨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

    他的副手小田点头领命赶紧离开。

    待他一一传令过后再次回到二队长的身边,突然就在这时,门口一直没动静的凯迪拉克越野车,一道黑色皮球就从车里弹射出来。

    “敌袭!”

    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二队长顿时吓一大跳,扯着嗓子嘶吼出来。

    “队长来命令了。”

    “快,队长要让动手了,兄弟们冲啊。”

    接着,呼啦啦一群人手持着军刺从大门口的四面八方如潮水一般冲出来,瞬间就将凯迪拉克给包围了。

    臧二爷看到后倒吸一口凉气,直接懵逼了。

    车子周身黑压压一片全都是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瞪着他,他就好像是那待宰的羔羊,正被一群饥饿的饿狼垂涎。

    羊入虎口终难逃。

    在看李飞依旧平静的坐着,这种阵仗岂能吓到他这个仙帝,反观被他一脚踹下去的王子栋,大脸先着地痛的王子栋哼哼唧唧。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吗?”

    他一抬头环顾四周全是黑压压的人头,认出是自家的保镖后,彻底暴怒,表情狰狞的咆哮。

    这群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前这个鼻青脸肿像猪头似的人到底是谁啊?

    就在这时二队长和小田跑了过来,趴在地上眯着眼睛的王子栋一眼就认出二队长,冷冷的呵斥:“二队长,你们这是干什么是想要杀了我吗?”

    “你是谁?”二队长皱下眉头疑惑地看着王子栋。

    “你麻痹的,连本少都认不出来了。”王子栋气的差点吐血,自家手下都不认识他这个主子了,那还得了,愤怒的破口大骂。

    二队长又不是圣人能够容忍王子栋的谩骂,顿时恼羞成怒,额头上青筋暴起,犀利的眼神死死瞪着猪头一样的王子栋,喝道:“小子你是谁啊,再敢骂老子一句,信不信打的你吃翔。”

    “卧槽!”

    王子栋心里又怒又悲催,欲哭无泪。

    “他叫王子栋,哦对了,好像是你们的主子。”李飞不慌不忙从车上走下来,蔑视一眼趴在地上的王子栋,脸上浮现揶揄之色。

    “王……啊,是少爷。”

    二队长和他的手下们直接被李飞说出的话震呆了。

    李飞冷冷一笑,随手毫不费力的提起如死狗般的王子栋,睥睨的扫视一眼目光不善的二队长等人,冷喝出来:“滚!”

    声音之大夹带着磅礴的真元力,一个滚字脱口宛如海啸扑向二队长众人,刹那间人仰马翻,以李飞站着的地方为中心倒地铺展开来,好似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突然盛开,美不胜收。

    这就是法随言出。

    修仙者的可怕不仅于此。

    “好,好厉害。”二队长摔倒在地上,惊讶不已的望着闲庭信步走进王家的李飞背影,心中非常震撼,仅仅凭借一个滚字就把他们这些经过特殊训练的精英全灭,这已经超出他对现实的认知了。

    难道他是跟王管家一样的存在吗?

    接着,二队长艰难的拿起对讲机,有气无力的说道:“王管家,对方太强大了,二小队全部覆灭。”

    主厅内的王家人听到后表情无比惊愕。

    李飞并没有下狠手,只不过震退了二队长他们,休息一段时间就行了,他拎着王子栋一边欣赏王家一边朝主厅走去。

    “我劝你最好现在把我放了,要不然等会见到我爷爷,你死定了。”

    到了自己家,王子栋不在畏惧李飞,瞬间硬气了起来,阴笑着威胁起来。

    “啪!”

    回答他的却是一击响亮的巴掌。

    “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你。”

    王子栋瞳孔欲裂,爆发无边无际的愤怒。

    李飞依旧置若未闻,提着他现身主厅,紧接着,主厅内的王家人一道道冰冷的目光集中过来。

    王国忠深邃萧杀的眼眸望着李飞,心里微微吃惊:“此子好年轻。”

    “儿子!”

    王子栋的母亲穿着打扮很富态,从李飞刚一进门,她就认出被揍的鼻青脸肿的王子栋,心情瞬间揪在了一起,很是心疼的赶紧喊出。

    李飞看了看王子栋母亲,随之就将王子栋扔到她脚下,随后,冷漠说道:“他现在没用了。”

    “年轻人,你与我孙儿有何仇怨,竟然下这么重的手,更是大放厥词说要灭掉我王家,真当我王家好欺负吗?”

    王国忠双眸闪烁精芒,压抑心中的愤怒,阴沉的说道。

    李飞不屑一顾,嚣张的说道:“帝威不容侵犯,你孙子得罪了我,所以,你们王家就一定要覆灭。”“哼,小小年纪好大的口气,你以为现在还是封建社会,一人犯错帝王株连九族,就凭你一人还想灭掉我王家,简直是痴人说梦,老夫不管你来自哪里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势力庇佑,今天你将走不出王家大门

    半步,来人拿下。”在王国忠的眼中李飞就是一个狂妄到不知边际没有分寸的小子,胆敢打伤他孙子,然后又对王家出言不敬,他决定要将此子囚禁在王家用一生来忏悔他的过错。

    家主一声令下,手下们莫敢不从,早早埋伏在两侧的一队长和三队长带人包围了李飞,两位队长手上更是拿着五四手枪,漆黑冰冷的枪口对向他,只要李飞敢妄动一下,立即枪杀。

    面对这点人,李飞依旧不怵,表情镇定无比,环顾一眼他们,冷漠的说道:“我今天要覆灭的是王家人,闲杂人等趁早离开。”

    可是,李飞说完他们没有一个人动容,都冷峻的注视着他。

    “顽冥不灵。”

    李飞冷冷一哼,徒然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来,席卷将他包围的几十个人,一直守候在王国忠身旁的王尧感受到李飞的这股气势,原本波澜不惊的表情骤然惊讶起来。

    “全部躺下!”

    李飞呵斥一声出来。

    “扑通!”

    “扑通!”

    包围他的几十人全部昏迷过去。

    “啊?”

    “怎么可能?”

    王家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全部目瞪口呆大吃一惊。

    震惊过后的王国忠,不可思议的打量李飞,有些忌惮的开口:“你是一名武者?”

    李飞闻言笑而不语。

    “年轻人,你的长辈没有告诫你身为一名武者不可对世俗的普通人动手吗?”就在这时,一动不动的王尧向前一步,深邃的眼眸盯着李飞,以一个长辈的姿态训斥李飞。

    李飞淡淡说道:“我说过了,今天来此只为覆灭王家,杀的都是王家人,如果你不是劝你最好少管闲事,小心命不保已。”

    从李飞来到王家,他就发现竟然还有一位先天宗师巅峰境的武者,倒是没有太多的惊奇,京城藏龙卧虎之辈众多。“看你这般年纪能够成就一尊先天宗师,实属不易,只可惜秉性太过暴戾,杀心过重,如果你现在及时收手,我便饶你一命,但你若一意孤行错下去,本宗师有理由将你击毙,维护武道界秩序,还世俗一个

    朗朗乾坤,本宗师责无旁贷。”王尧直接一下子就把李飞架到道德制高点,表现的大义凛然。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来管本帝。”

    李飞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反驳王尧。

    王尧听后脸色骤变,当即训斥:“目不尊长的小儿,既然你的师门长辈没有好好教育你,那本宗师就替他们教育教育你。”

    “呱噪!”

    李飞彻底震怒了,直接就朝王尧轻描淡写的打出一掌,金色掌印从他手上飞出,在王家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下,金色掌印越来越大,大到将整个王家主厅给笼罩进去。

    王尧眼神欲裂,心中惊骇,眼底浮现一抹恐惧,赶紧大喊道:“你不是先天宗师?”

    先天宗师只会御气,可不会化形。

    也只有术法真人才能够做得到。

    金色掌印就像如来佛的五指山,携带着可怕的威势从天而降,王尧到死都难以置信李飞竟然会是术法真人境的强者。

    “王管家死了?”

    不管王国忠,还是在座的其他王家人,诧异的目光紧紧盯着被李飞一掌轰成肉泥的王尧,望而畏惧不寒而栗。

    一直以来他们多少都知道点王管家身手了得,可也不能死的这么快吧,被人家一招秒杀了。王国忠好在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王管家的死虽然让他惊讶难过,但是眼前还有敌人未解决,再次重拾信心,不怒自威的看着李飞,出言警告:“你可知道身为武者肆意妄为的杀害国家官员,那样是会遭受

    到国家有关部门制裁的,你走吧,我王家也不会再去追究你的责任。”

    王国忠对武道界多少有些了解,术法真人那可是国家都要小心应付的大人物,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孙子怎么会招惹这种存在。

    不死不休?

    报仇雪恨?

    别开玩笑了,王国忠自知在普通人眼中高高在上的王家,根本就不是术法真人的对手。

    所以,他现在不求为孙子还有王管家报仇,只求李飞赶紧离开。

    王子栋顿时懵逼了,这跟自己想到的剧情不一样了,妈妈的,难道我被亲生爷爷套路了,怎么能放他离开,那自己岂不是白白遭罪受了。

    “爷爷,不能放他走啊,孙儿双腿都被他打断了,你一定给我做主报仇啊。”王子栋满脸委屈嚎嚎大哭。

    “闭嘴。”

    王国忠赶紧瞪一眼王子栋。

    可这时候,李飞开口说道:“我说过,今天来这里只为覆灭王家。”

    李飞说的够直接了,意思就是王家不灭他是不会走的。

    “你真的非要赶尽杀绝吗?”王国忠脸色阴沉下来,愤愤不平的说道。

    李飞点点头,冷漠吐出:“是!”王国忠闻言深深吸一口气,接着,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精芒,萧杀严肃的说道:“不要以为我王家真的怕你了,武者在厉害也有忌惮的东西,既然你是如此不知好歹,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哼,老二,带人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