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你想怎么死
    ,!

    王子栋顿时心中一震,目光惊讶的望了望淡然自若的李飞。

    不光是他一人,除了明白事情真相的前台经理形,以至于安娜、糖糖、朱莉还有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片刻功夫,事情竟然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

    一道道锐利的目光投射集中到李飞的身上,他们疑惑不解,李飞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臧二爷尊贵的客人,臧二爷甚至为了保他不惜和王子栋撕破脸,反目成仇。

    王子栋凝视着一脸邪笑的臧二爷,对方的言行举止让他搞不懂捉摸不透,心里就很想知道臧二爷这番话的深意。“臧老二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家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难道你想为了他动用背后的关系吗?”王子栋口中说的关系,顾名思义指的就是傅家那位,京城太子党的太子,恐怕在整个京城也只有他能够撼动覆

    灭一个家族了,所以王子栋误认为臧二爷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穷逼小子,不惜请傅军动手。

    臧二爷嘴角啄起一抹冷嘲,嚣张的回答:“随你怎么想,如果不想王家彻底覆灭就此停手这场闹剧,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吧。”

    王子栋听后表情变的颇为凝重,阴沉着脸,低头沉吟。“莉莉,你不是说王少家在京城很有地位吗?怎么会害怕这个臧二爷的?”整个房间里也许就安娜和糖糖初来京城,不清楚臧二爷的底蕴可怕,糖糖看到王子栋表情非常难看,露出惊讶好奇的表情,偷偷用

    粉嫩的玉手戳一戳朱莉的腰身,悄悄问道。

    朱莉强忍着内心的震撼,扭头附耳小声对糖糖解释:“王少的家族在京城是很厉害,王少的爷爷可是市长,你们说厉害不厉害;不过就这样王少也不敢轻易得罪臧家兄弟。”

    糖糖美眸睁大表现出很吃惊的样子,这可是首都市的市长,岂会跟其他城市的市长相提并论,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很大的官了,为什么还要忌惮臧二爷,赶紧追问:“为什么?”

    “那是因为臧家兄弟的背后靠山太大了,大到王少的家族就算是倾尽全力也不可能撼动的大人物。”朱莉一说到那位,打满硅胶的脸上带着一片兴奋和炙热。

    “那这个大人物到底是谁?”

    站在朱莉身旁的安娜因为距离太近也听到两女的交谈,加入了进来,好奇的赶紧打听起来。朱莉扫视一眼两女,见她们满脸的紧张和期待,抿嘴风情一笑,随后偷偷瞥一眼王子栋和臧二爷,稍微低低头,悄声说出:“这位大人物的爷爷是咱们华夏的开国功勋,父亲更是下一届大选最有力的候选人

    ,苗正根红的红色子弟,京城太子党的太子,京城八大家族的傅家大少,他就是臧家兄弟的靠山。”

    “吸!”

    两女瞬间发懵了,惊讶的朱唇微微张着,表情充满了不可思议。

    朱莉嘿嘿一笑道:“你们说这样的存在是王少他敢招惹的吗?”

    安娜和糖糖动作一致的摇了摇头。

    这种大人物那可是屹立在华夏金字塔尖上的巨擘,并不是一般普通家族能够媲美的,也难怪臧二爷挺身力保李飞,让王子栋非常忌惮。

    房间里寂静的让人感觉到恐怖,急促的呼吸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就在这一刻王子栋猛地抬头,安娜她们屏佐吸目光随之注视过去。

    “臧老二我是给你一个面子才不去跟他计较,如果他下次胆敢惹到我,就不会像今天这般简单了,哼。”

    臧二爷听后心笑你要找死那是你的事情,可千万别拉着我趟水,只要不是在似水年华,随便你们大小便折腾。

    他害怕王子栋在这里动手会殃及到他了。

    这位爷出手残暴狠辣,重辄小命不保,轻辄落个残疾。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与我无关,但是在似水年华我还是老板。”

    臧二爷把话说的如此透明了,王子栋也不明白那就真是个傻逼了,他犀利的眼神瞪一下李飞,阴阴冷笑:“我们走。”

    只要走出似水年华,不在臧二爷的地盘,王子栋都想好怎么报复李飞了。

    臧二爷这时候悬着的心也放松下来。

    李飞平安无事安娜欣喜若狂,洋溢出灿烂笑容。

    “该死的家伙这么命好,让他躲过去了一劫。”朱莉撇撇嘴心中懊恼的埋怨。

    “我说……让你们走了吗?”

    正当王子栋几人迈步就要离开,李飞冷不丁地开口说道。

    “嗯?”

    王子栋就停下来,一脸不屑的瞅着李飞,阴阳怪气的说道:“还敢阻拦?乡巴佬要不是有臧老二庇护你,本少保证让你躺在床上渡过下半辈子,嘎嘎。”

    李飞没有去理会王子栋,反而看着臧二爷,抬起左手扇过去,众人就感觉到眼前一花,紧接着他们就听到从臧二爷的口中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悲惨叫声。

    “啊!”

    臧二爷在半空中旋转了几圈应声倒地。

    “呃……”众人无不惊愕失色目瞪口呆。

    臧二爷疼痛的根本站不起来,表情惊恐的看着李飞,想起已死的哥哥,浑身一颤心中莫名的紧张起来。

    李飞双手插在裤袋,冷漠的神情,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霸道说出:“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替我做主,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你,让你好和亲人团聚。”

    亲人指的就是臧磊,他的哥哥。

    臧二爷闻言吓得诚惶诚恐,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跪着给李飞不停的磕头,求饶:“大人,求求您千万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

    他还有大好时光潇洒,他不想现在就死了。

    “当狗就要有狗的觉悟,这次饶你一命,滚一边去。”

    “是是。”

    臧二爷不敢不从,能够保住小命一条,就是李飞让他吃屎喝尿都不带皱眉犹豫的,还真的听话身子滚着到旁边。

    众人看到后骇目惊心,甚至不敢想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可能?”王子栋的心里宛如遭遇了晴天大霹雳,掀起翻天巨浪,一时间很难平静下来。李飞解决了不听话的狗,然后,凌厉的眼神看着王子栋,目空睥睨一切,冷淡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