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撕破脸
    ,!

    李飞双眸冰冷如斯,瞳孔中闪烁着丝丝精芒。

    而他说出的话就好像是来自地狱死亡的靡靡之音,将臧二爷笼罩在其中,吓得他魂飞魄散,壮硕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颤发抖。

    臧二爷脸色苍白难看,艰难的咽下口水,对于眼前一言不合就敢杀人的主,他敬畏有加,眼神中流露出惊慌畏惧。

    “卧槽,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敢这样和臧二爷说话,现在立即跪下磕头认错,不然偌大的京城没有你的藏身之处。”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王子栋王大少看不下去了,半路杀出来抬起手指着李飞的鼻子,嘴脸嚣张肆无忌惮的怒骂挑衅李飞。

    其实在他的心中压根是瞧不起像李飞这种衣着寒酸饭都吃不饱的乡巴佬,从小出生在优越的家庭,长辈们更是对他溺爱有加,久而久之,王子栋就养成了高人一等,狗眼看人低的心理畸形。

    穷苦人,那在他的眼中就是随意踩死的蟑螂。

    外界流传的京城四少,那可不是浪得虚名,自身坐拥几个亿的资产不说,就连背后的家世都非常显赫。

    京城王家的家主,也就是王子栋的爷爷,现任京城主抓经济开发的市长之一。

    或许在普通人的眼中,首都市的一个市长已经很了不得了,可在像傅家傅军那样的顶尖大少眼里,京城王家不过尔尔,甚至王子栋的爷爷还要卑躬屈膝的巴结傅军。

    王子栋也是想通过臧二爷这条线攀附上太子党的太子傅军。

    这样,他爷爷说不定还会有高升的机会。

    他正惆怅着没有机会无从下手,李飞的忽然杀出让他脑子里灵光一闪,这小子不就是专门过来送脸挨打的靶子,顿时心里一喜,根本就没注意到臧二爷的神色不自然,立马跳出来找李飞的麻烦。臧二爷听到王子栋说的,吓得差点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想掐死王子栋的心都有了,这位爷可是连傅少都敢虐的牛逼存在,你一个小喽罗这时候上去送一血首杀,真是个二百五大白痴,臧二爷心底发出一

    声叹息:“王子栋,你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你又是什么身份敢这样跟我说话?”李飞语气冷漠到了极点,蔑视的瞥一眼王子栋,像这种仗着长辈余荫的花花公子,自认为天老大他们就是老二,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整天过着奢靡的酒肉生活,视生命为草芥无恶不作,让大众憎恨

    唾弃,就这种货色饶是来一火车皮都不够李飞虐的。

    所以,从一开始不管是臧二爷还是王子栋,李飞只要想翻手覆雨间就能轻松抹杀几百遍,蝼蚁尔尔。

    此话一出震惊四野,大家都非常惊讶,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他。

    就是从小到大最熟悉李飞的安娜紧锁着眉头,忽然在这一刻,她恍惚迷茫,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懦弱内向的邻家小男孩吗?王子栋惊愕的望着李飞,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瞧不上的废物乡巴佬,竟然比他还拽,心中怒雷直接爆炸开来,宛如一只发狂的狮子,表情变的狰狞凶残,暴戾地说道:“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我说话

    ,乡巴佬,你知不知道得罪我的严重下翅是什么吗?”

    李飞不屑一笑,嘴中骂道:“傻逼!”

    顿时众人又是一惊,从一开始都看李飞不顺眼的朱莉,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坏笑,心中得意起来:“外地来的脑残货,竟然在京城连王少都敢招惹,等着挨打吧。”

    “哟呵,挺带种的,看来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小瘪三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王子栋会有多么的悲惨。”

    王子栋怒极反笑,脸上闪过一抹阴鸷,直接扭头对旁边的两个小跟班使下眼色,两小跟班心领神会,冲着李飞狰狞一笑,抄起桌面上的酒瓶瞬间攻击李飞。

    “啊!”

    胆小的女孩子看到后就恐慌的大声尖叫起来。

    王子栋嚣张的瞅着马上就会被他的人打趴下的李飞,阴笑连连。

    “小心。”安娜神色紧张焦急喊道。

    李飞眼睛微微一眯眼,神闲气定的看着朝自己攻击过来的两人,丝毫没有任何的慌乱。

    “住手!”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直沉默不语的臧二爷行动了,他一步跨出来到中间顺势阻挡住两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讶到房间里的众人,纷纷都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臧二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子栋紧锁着眉头,神色很不悦的冷冷说出。

    臧二爷有苦难言,他总不能直言不讳告诉王子栋,这位爷就是杀了自己亲哥哥,打残傅大少还让傅家不敢放屁的恐怖存在吧,他想了一下就开口说道:“王子栋,今天有我在这里,你们就不能动他。”

    “嘶!”

    王子栋、朱莉、糖糖他们听到臧二爷说的,神情惊愕,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注视着似笑非笑的李飞。

    他们实在是搞不懂臧二爷,前一秒还信誓旦旦扬言饶不了李飞,这下一秒就变卦了,你说你变卦就变卦吧,站在一旁看戏也成,可是现在又闹这么一出,是嘛个意思嘞?

    竟然站出来保护刚才得罪你的人?

    尼玛,戏耍我们是不,王子栋欲哭无泪,感觉到十分的憋屈。

    “臧二爷,请你把话最好说清楚了,你这么做可是在打兄弟的脸面啊。”王子栋压抑着内心的愤怒,眯着眼睛对臧二爷问道。臧二爷别看是以江湖起家的草莽,但是众所周知他背后可是有傅军庇佑的,一般没人敢轻易得罪,自然不怵王子栋了,面色严肃的说道:“王子栋带着你的人快点离开吧,奉劝你一句有些人不是你能够得罪

    得起的。”

    “臧老二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威胁我还有我背后的王家吗?”输人不输阵,臧二爷这么说就是打他的脸,王子栋岂能就这样认怂夹着尾巴离去,反正有家族背后为他撑腰,难道还真怕了一个江湖草莽。

    臧二爷听到王子栋的叫嚣,心里反而觉着好笑起来,真是个傻逼难道看不出我是在帮你吗?一旦这位爷生气了,你还有你背后的王家算个屁啊,根本不够人家收拾的,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活该你倒霉。“呵呵,好大的口气,竟然还搬出你背后的王家,如果你非的想把你的家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那你请继续,不过,提前声明一点,这位是我尊贵的客人,打扰到我的客人就是得罪了我,王子栋你最好掂量

    掂量,哼哼。”既然两人已经撕破脸了,臧二爷也就不再需要废话了,嘴角挂着冷笑,怒怼王子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