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你让我失望了
    ,!

    木剑风白发苍苍,剑眉星目,衣决飘飘,傲然屹立于天上,宛如一尊御空的仙人般风采出尘。

    凌萱这些小辈们看到后触目惊心,不由地的心中万分惊愕。

    少女的爷爷,还有印度来的高手瓦龙,西伯利亚的苍鹰,阁楼台上的剑凌云,他们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反而眼神充满了炙热渴望紧紧盯着天上的木剑风。

    御空飞行,就是成为术法真人会的技能之一。

    是人都幻想自己能够长出一双翅膀像鸟儿般翱翔于天际。

    术法真人体内的真气要比先天宗师更加的庞大凝聚,引动这股真气就能自由自在的飞行了。

    反而先天宗师也只是借助真气在天上施行短时间的飞行。

    “凌萱凌萱,你快掐我一下,他怎么能站在天上掉不下来?”凌萱身旁的闺蜜,抬头一脸迷惘的注视着木剑风,然后就向她伸出玉葱雪白的手臂。

    凌萱收回惊讶的神色,不带犹豫的纤纤玉指掐了闺蜜一下。

    “哎哟,痛痛痛。”

    手臂上传出的剧痛宛如电流一般袭遍全身,闺蜜乐乐不由自主的打个激灵,这才清醒过来,赶紧低头一看被掐的地方红彤彤的,白了凌萱一眼,欲哭无泪的嘴上嘟囔着:“蛇蝎心肠的毒妇。”

    “我的大小姐,掐也是你让我掐的,现在疼了就是我的不是了,你可真难伺候,哪个男人敢娶你啊。”

    “想娶本小姐的男人多了去了,能从**排到五环以外去,你信不信,哼。”

    凌萱微微一笑,不在继续与闺蜜拌嘴,一双秋水含情的美眸再次眺望天空上的木剑风,心底的震撼短时间依旧无法磨灭。

    人怎么可能在天上像鸟儿那样自由翱翔?

    少女的爷爷魏宗师,阅人无数,自然看出凌萱心中的疑惑,笑呵呵的开口说道:“是不是感觉很不可思议。”

    凌萱听到后愣了一下,随即微微点头。

    魏宗师笑着继续说道:“这就是武道的魅力所在,记住我的话,武道可通神。”

    “武道通神?”

    凌萱轻声念着这四个字,芳心一震,让她又惊又奇。

    木剑风本领超凡,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巅峰的那一拨人其中之一,自然不会把圣坛里的众先天宗师放在眼里,放眼望去,现今这个世上能让他重视的也就术法真人了。

    他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直接就从天上降下来,落到中间的祭天台的顶端上,盘腿而坐,目空一切傲视群雄。

    省城的梁家主,满脸堆笑,意气风发的领着人走了进来,跟随在他身后的无不是威震一方的枭雄诸侯,此刻,他们全部臣服于木剑风。

    这一幕让八位老人看到后,神色不悦皱眉。

    “难道真的就由他胡作非为吗?”

    脾气暴躁的黄家主声音非常低沉的说道。

    站在柔老身旁的开国功勋叶老爷子对他说道:“术法真人的可怕不用我多说你也清楚,除非那些人出面,不然的话,世俗中谁又能撼动他。”

    “我听说他在突破术法真人后,前后找过三位护龙真人,皇城里的那位老祖对他的评价很高。”

    南宫家主的话让另外七位老人表情动容。

    柔老沉吟了一下,直接开口:“木剑风确实了得,不过,他跟李飞那小子相比还差很多,不到二十岁的年龄就能杀了洪门寇天王,当时根据得到的情报,寇天王可是有术法真人二重天的实力。”

    “小小年纪冠绝天下,当之无愧的国士无双,国之栋梁啊。”梅家主眼前一亮,笑眯眯的夸奖李飞。

    “李无敌的强大母须质疑,只是他的身份来历依旧是个谜,让我们捉摸不透,再加上他是少年得志,恐怕会自持傲慢,是一匹很难驯服的烈马,我担心生出祸端。”徐家老者皱下眉头开口说道。柔老轻笑着接话:“不管他是不是烈马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要他身上依旧还流淌着炎黄血液,只要他还是华夏龙的传人,这些就已经足够了,实力无限于接近三重天的世界级高手,他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左

    右的了。”

    另外七个老人听完他说的,觉着非常在理,认同的微微颔首。皇乾殿里,魏宗师的孙女,十分活泼的叫道:“我的偶像李无敌怎么还不出现啊,以我估计他一定长的非常好看,嘻嘻。”短短一会时间,李飞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虏获某个少女的芳心,也有了自己的小

    粉丝。

    “我可是听人家说李无敌长的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

    魏宗师含笑着打趣兴致勃勃的小孙女。

    “呸呸,爷爷你乱说不准你诋毁我的偶像,丫丫不开心了不理你了,哼。”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睛愤怒的瞪一眼魏宗师,撅嘴娇嗔。“还别说,我也很想见到这个李无敌,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不到二十岁就能闯出这么大的名气,实在是让人惊叹。”通过魏宗师的口中得知这个风头正旺的少年宗师李无敌,名声震四海,国家都对他很

    重视。

    可是在一想到她们二十岁还在学校当着乖乖女读着,忽然心底就生出一种自卑感,这人跟人之间的差距咋就那么大。

    饶是丁勇想到李无敌的成就,羡慕嫉妒恨。

    日上三竿,骄阳似火烘烤着大地万物,圣坛里的老一辈们都耐着性子,盘腿打坐修炼,唯有跟着他们的小辈们,一个个心浮气躁都在议论李无敌什么时候来啊。

    “都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个李无敌还来不来了?”

    “我想他肯定是被木真人吓的不敢来了。”

    “你说的很有可能,想他李无敌年纪还没有咱们大,怎么可能会是木真人的对手,除非他自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但是想一想也不可能。”

    “哼,什么狗屁少年宗师,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多厉害,我都已经三十了还在横练大师迟迟不能突破先天宗师,他可能吗?”一个自诩自己是天之骄子的青年桀骜不驯的说道,语气鄙夷不屑的贬低李无敌。

    少女坐在台阶上,漫般无聊的椅着两条**,郁闷的自言自语:“我的偶像怎么……”

    “他来了!”

    身旁的老者魏宗师,猛地睁开双眼,遥望苍穹,突然说道。

    就在这一刻,圣坛内老一辈的高手们都快速睁开眼睛,表情凝重的看向远方,小辈们注意到后,一个一个收敛起笑容,屏气凝神也跟着望过去。

    平静的圣坛瞬间如同炸开了锅一般。

    “我偶像来了吗?”

    少女激动的跳起来。

    凌萱快步来到楼台外,明亮动人的丹凤眼紧紧盯着。

    在她的身边跟着闺蜜乐乐和丁勇。

    “臭小子终于来了。”

    柔老脸上带着喜色,心中笑骂。

    祭天台的顶端上,原本一直闭目养神的木剑风骤然睁眼,眼中绽放出两道精芒,表情萧杀的看向正前方。

    “咯吱吱……”

    众人都看到圣坛的正门缓缓地的一点点打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的少年,他双手插在裤袋里,表情镇定的望着祭天台顶端的木剑风。

    跟在他身后的是从港岛赶过来的荆天海和荆宝宝。

    师尊今日巅峰一战,荆天海身为座下奴仆岂有不来的道理。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聚集到李飞的身上。

    “他就是少年宗师李无敌吗?实在是太年轻了。”

    “哇塞,我的偶像长的好帅好帅啊。”

    “确实挺帅的,完爆日韩那些小鲜肉,而且还有很大的名气,老娘就应该找这样的男人当老公,凌萱你说是不是。”

    凌萱早在看到李飞,脑子瞬间断路直接呆愣起来,心里十分震撼:“他不就是我在广化寺不小心撞到的那个人吗?难道他就是李无敌?”

    他长的和飞龙仙帝好像啊。

    他会不会就是飞龙仙帝的转世?

    “你就是杀我弟子的狂徒?”

    木剑风也没有见过李飞真容,现在看到如此年轻,微微惊讶。

    “我杀的人太多了,已经记不住哪个是你弟子了。”李飞不屑的看着木剑风,冷漠说道。

    李飞的猖狂嚣张顿时震惊不少人。

    “果然是少年宗师,年少气盛狂傲的很啊。”

    “你没看到木真人已经生气了,他该倒霉了。”

    木剑风没有想到李飞他会这么说,真是够嚣张的,瞬间就将他惹恼,表情狰狞,怒不可遏的叫道:“小儿休得猖狂,我今天就要拿你的人头祭奠我徒的在天之灵。”

    “你还不配。”

    李飞依旧十分嚣张,冷冰冰的反击。

    “该杀!”

    木剑风猛然爆喝,身上迸发出凶猛无比的凌厉气势,宛如滔天巨浪瞬间扑向李飞,圣坛里的诸多高手都清晰的感受到这股气势,纷纷震惊的赶紧后退。

    “不好快退啊。”

    术法真人的气势岂是他们能够阻挡的,魏宗师大手一挥就带着少女和凌萱四人连连后退。

    “这就是术法真人的可怕,仅仅凭借一道气势就能将我们震退,那要真是动起手里还得了。”

    面对木剑风爆发出来的气势,李飞不屑一笑,抬起右手很轻松的一挥就将这股可怕气势给瓦解了。

    木剑风看到后目光一凝,看来他是过于轻视李飞了。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

    “可是你却让我失望了,难道你就这点水平吗?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杀了你,早点结束这个荒唐的玩笑。”

    李飞负手傲立,睥睨着木剑风,冷漠的说道。

    他说的话就像一颗炸弹,直接在众人心里瞬间爆开,炸的他们瞠目结舌,迷迷糊糊。

    李飞的蔑视嘲讽深深刺激到了木剑风,让他勃然大怒,双瞳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心中的怒气如火山爆发似的瞬间喷射出来。

    “口出狂言的小子,我这就让你领略一下术法真人的可怕。”

    木剑风说着,凶猛的催动体内的真气,一道道真气从他体内喷射出来,围绕着他的周身流动旋转,他就犹如悬挂在天上的骄阳,炽热又火爆。

    术法真人亲和天地自然,对真气的掌控更加娴熟。

    “金阳耀火!”木剑风冷冷一喝,在他周身流动的那些真气骤然间就在他头顶上凝聚出一个大大的金色火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