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再续前缘
    ,!

    走出广化寺的李飞,回到先前自己看到的一家卖布衣的店里,出钱让老师傅给他做一件布衣长袍和帆布。

    约莫过了四十多分钟后,穿着一袭白衣长袍,右手上持着帆布的老者,从布衣店走出来,李飞左手捋一下长胡须,微微一笑。

    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算命的老头,加上浑然天成的气势,活脱脱一个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

    “搞定开工。”

    李飞嘴上笑道,双腿迈开没入茫茫人海之中。

    女孩和朋友们一起走出广化寺,身旁的闺蜜双手挽着她,笑嘻嘻的说道:“凌萱,我们京城不错吧,就那当时邀请你来玩你还故意给我推脱。”

    凌萱听到闺蜜的埋怨,绝美的容颜上流露出一丝苦笑,朱唇微张:“当时我真有事情走不开,你也知道我妈的公司最近出点状况。”“凌萱,你妈公司的情况我也听乐乐给我说了,我愿意出资帮助你妈的公司,度过这个难关。”这时对女孩说话的青年,身上穿着手工缝制的服装,手腕上戴着过百万的百达翡丽名表,容貌俊俏,风度翩翩

    。

    凌萱一听到青年说的,露出十分难为情的样子,想了一下,还是对青年说道:“丁勇,先谢谢你的好意,对于你的帮助我想就算了,我妈是不会同意的。”

    “哎呀,凌萱你个笨丫头,有丁少帮助你妈的公司还不瞬间就起死回生了。”闺蜜用胳膊肘轻轻碰一下女孩,帮助青年说话,这样的大好机会可不容错过啊。凌萱在闺蜜的怂恿下,轻蹙峨眉,公司是她母亲一辈子的心血,这段时间她看到母亲为了公司身子越来越憔悴了,身为女儿能不着急,可是一个亿的损失不是那么好补上,现在乐乐的哥们丁勇说要帮助她

    ,凌萱为了不让母亲受罪说不动心那是假话,可是,两人初次见面不熟悉就要对方钱,还不是一笔小数目,她总感觉这个叫丁勇的动机不纯。

    她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丁勇的帮助:“不用了。”

    丁勇心中失望,不过表面上依旧平静,淡然的笑笑,说道:“没关系的,你是乐乐的朋友那就是我丁勇的朋友,如果有困难尽管来找我。”

    “谢谢你。”

    凌萱微微颔首就对丁勇道谢。

    “行了,咱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凌萱前面就是著名的恭王府,我带你看看。”闺蜜乐乐赶紧拉着凌萱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就去参观恭王府。

    站在丁勇旁边的男子,深邃的目光看了看三女,然后开口说道:“丁少,你想要拿下这种极品,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啊。”

    “放心吧,没有我丁勇拿不下的女人,如此美人岂会让她白白溜走,呵呵。”丁勇眯眼笑着盯着凌萱的背影,高傲嚣张的说道。

    “那我就在这里提前预祝丁少旗开得胜,抱得美人归了。”

    丁勇听后欣喜的哈哈大笑起来,心中暗自得意:“凌萱,像你这种人间极品就应该是属于我的。”

    凌萱的美丽只能用倾国倾城,国色天香来形容了。

    不管走到哪里,她的回头率百分之百,一时间吸引很多异性的注意,闺蜜乐乐和另外一个女孩容貌也不差,但是三女在一起,相互一比较她们跟凌萱的落差就有些大了。

    此女只应天上有,或许只能这样来形容凌萱了。三女穿梭在人群拥挤的道路上,正当凌萱与坐在大榕树下的李飞擦过的时候,李飞捋一下长长的白胡须,老气横秋的叫喊起来:“来来来,算一算,指引迷途世人,提醒久困英雄;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

    不准不要钱。”

    什刹海一直以来都没有算命老仙的出现,加上这里是旅游风景区,管理人员更是不允许江湖术士进入,李飞这一嗓子开口,吹嘘的很大,知晓上下一千年的事情,一下子就吸引很多路过人注意。

    李飞故意的专门对凌萱一人动用了真元靡音,宛如惊雷一般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凌萱不由一愣就立即停下脚步。

    “凌萱你怎么不走了?”

    闺蜜乐乐和丁勇他们都用不解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我刚听到有人在算命。”

    “算命的在哪里?”

    闺蜜、丁勇四人扭头四下打量,果然,他们就发现大榕树下的李飞,闺蜜乐乐更是奇怪的嘴上嘀咕:“我来过这里好几次了,一直都没有发现这里有算命的,真是奇怪啊。”

    凌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的她从来都不相信这些,可是现在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双脚就好像是不听使唤的走向李飞。

    “走,我们跟过去看看。”

    丁勇深深看一眼李飞就对闺蜜乐乐说道。

    四人赶紧跟了过去。

    “姑娘,你要算命吗?”

    李飞看到走过来的凌萱,不动声色故作神秘的问道。

    凌萱还未开口,闺蜜乐乐就迫不及待的问李飞:“算命的,你幡子上写的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是什么意思呀?”

    李飞轻轻一笑,解释道:“袖里乾坤大是知晓过去未来,包罗万象的意思。”

    “那壶中日月长?”

    “壶中日月长则是修炼长生不死之术。”

    听完李飞说的,凌萱的闺蜜还有丁勇他们都哄然大笑起来:“算命的,一听你说的就知道是骗子,你这口气可不小啊,还知晓未来和过去,长生不老。”

    “信则有,不信则无,老朽算命只看缘分。”

    李飞深邃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凌萱,悠然说道。

    在场的估计也只有凌萱没有笑了,她神色不解的打量李飞,心中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个算命的老神仙不是骗子。

    “缘分?那我们过来找你算命,岂不是就应对你说的缘分了,那你帮我算一算吧,正好检验你到底是不是骗子喽。”闺蜜乐乐笑嘻嘻的说着。

    李飞却对她摇摇头,抬手一指站在旁边的凌萱,说道:“是这位姑娘第一个过来的,这就是相信缘分,我只给她一个人算。”

    “我?”凌萱听后有些小惊讶。

    闺蜜乐乐撇了撇嘴:“那你给她算一算。”说完,双手轻轻一推凌萱,凌萱就上前一步来到李飞的身前。

    “姑娘你要算什么?”

    李飞捋一下长白胡须,故作深沉的问她。

    凌萱听后摇了摇头,回答:“我也不知道。”

    “你信命运吗?”李飞平静的看着她问道。

    凌萱心中奇怪这个算命的为何会突然问起这个,很是疑惑,不过嘴上还是很诚实的说道:“相信。”

    “那你相信前世今生真的存在吗?”

    李飞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她。

    凌萱对于这个问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甚至还很好奇的疑问:“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命运都有了,自然也是有前世今生的,我的本领就是通晓人的前世今生。”李飞微微一笑,高深莫测的说道。

    “算命的你就吹吧,你要能有这么大的本领,还会在街边上摆摊啊。”丁勇他们都用不信的眼神看着李飞,闺蜜乐乐更是打趣道。

    “小姑娘,可否伸出你的右手。”

    李飞没有理会旁人的无理取闹,而是一味的把注意力放在凌萱身上,凌萱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自己的右手。

    “只要我握住你的手,你马上就会知道你的前世今生了。”李飞给凌萱讲解,然后,伸出左手直接抓住凌萱的右手,闭上眼睛。

    凌萱看到李飞闭眼了,也跟着学闭上美眸,但是,当她闭上双眸的那一霎那间,忽然就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画面。

    某一座绝峰上,一位红衣飘然的美丽仙子屹立,凌萱并不能看到这个仙子的面容,但是她心里十分肯定这就是仙子,而且长的还非常漂亮。

    红衣仙子动了,她以玉指代笔,以天代纸,苍劲有力的在天上写出一段话。

    “绝情峰上孤断情,斩断情根难相忘;我已疯魔为谁舞,踏入命轮终不悔。”

    红衣仙子以伐天之力在苍穹上写出这些,纵身一跃从绝峰上跳入了万丈深渊,凌萱就在这个时候注意到红衣仙子脸庞划过的血泪,牵动的她的心,让她非常难受。

    “为什么我的心好痛。”

    凌萱看到红衣仙子跳下万丈深渊的一刹那,她的心隐隐作痛,呼吸就变的急促。

    突然,画面再次变化。

    在一座云雾缭绕的天上宫殿,一位身披金甲的男子正在大杀四方,鲜血染红了天,嘶吼震碎了地。

    “你们把葬天还给我。”

    金甲男子怒不可遏的吼道,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凌萱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男子的脸。

    “这个人……”

    凌萱心中震动,画面里的男子竟然就是她今天撞到的那个人。

    “怎么会是他?”

    “飞龙仙王,日月宫岂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还不束手就擒等待正法。”

    “一群老匹夫们,交出葬天,我要带她离开这里。”

    “哼,冥顽不灵,动手杀了他。”

    瞬间,男子的四面八方就冲上来很多敌人,男子张扬一笑,挥舞手中的大刀湮灭周围的敌人,一路打到宫殿的最深处,他满身是血可是依旧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你不该来的。”

    凌萱又看到了红衣仙子,她长发飘飘一身红衣,背对着金甲男子。

    “葬天!”

    身披金甲的男子看到葬天的那一刻很开心很激动。

    “你不该来的。”

    红衣仙子又是冷冷的说道。

    “葬天,跟我走吧,做我的新娘。”

    红衣仙子听到男子的表白,娇躯微微一颤,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徒然从她身上爆发出来,直接震动的整个天上宫殿摇椅晃。

    “我不会做你的新娘,你走吧。”

    红衣仙子冰冷无情的回绝了男子的表白,这让男子很惊讶很意外,不敢相信的紧紧瞪着红衣仙子。

    “为什么?”

    男子不甘心的问道。

    “不为什么,马上离开日月宫,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红衣仙子语气冰冷到极点,不掺杂任何的情绪,她就好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男子摇头毅然决然的说道:“不,我一定要带你走。”说完,他就朝红衣仙子飞过去,可就在这时,红衣仙子身上一缕彩带飘出来,凶猛凌厉的轰击到男子身上,男子不敌直接被轰飞出去。

    “葬天你……”

    男子不明白红衣仙子为何变的如此绝情。

    他奋力从地上爬起来,不管不顾的又一次冲向红衣仙子,还未触碰到红衣仙子,他就被打的张嘴吐血。

    “好无情的女人。”

    凌萱替男子感到不值,愤愤不平的怒骂红衣仙子。

    男子手捂着胸口,神情萎靡不振,脸色苍白,嘴角溢着血渍,他痛苦的望着红衣仙子,失声呢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想死就滚。”

    红衣仙子又挥舞着彩带打到男子身上,男子瞬间倒飞出去,遭受仙帝的攻击他一个仙王根本抵抗不住,幸好两道身影掠来接住了他。

    “葬天,他是这么的爱你,你为何如此无情无义。”

    红衣仙子冷冷吐到:“滚。”

    两人带着重伤昏迷过去的男子离开了,帝王台上的红衣仙子,就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眼角湿润,一滴血泪从眼角划过脸庞,低落在地面上。

    凌萱看到红衣仙子的容貌,她彻底呆住了。

    她和红衣仙子长的非常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她心中万分惊骇。

    “醒来!”

    一道洪亮的声音在脑海里炸开,凌萱当即就清醒了过来。

    “凌萱你怎么哭了?”

    闺蜜乐乐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凌萱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眼角的泪痕,美眸凝视她正面的李飞,赶紧问道:“老先生,我刚才看到……”

    李飞把手放到嘴上,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凌萱看到后闭口不再言语。

    “现在,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凌萱认真的点点头:“嗯。”“你的前世是天上的仙子,名唤葬天仙帝,天纵奇才冠绝星空,但是直到一个人的出现,他屡次打破你留下的神话,这个人就是日后的飞龙仙帝,他来自一个卑微没落的小星球,因此,你们两个产生了命运

    的交集,直至相爱到最后的分离,这就是命运。”

    “那他们到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凌萱很想知道就着急的问道。

    李飞眼神闪过一丝伤感,他通过盗取凌萱脑海里的前世记忆,终于知道葬天去哪里了,怪不得上一世他一直找不到葬天,原来是跳入命运双轮里转世投胎去了。

    “没有,葬天仙帝修炼神功出错,把自己修炼的半疯半癫,更是斩断情根,日月宫一战打伤飞龙后,直接跳入了命运双轮转世重生了。”

    “转世重生?难道我就是……”凌萱芳心大震。

    李飞看出凌萱的疑惑,当即就说道:“而你就是葬天仙帝的今生。”

    “轰!”

    李飞说出的话对凌萱来说犹如当头一棒,心情突然变的很沉重。

    “那飞龙仙帝现在怎么样了?”“飞龙仙帝并不知道葬天仙帝已经转世,伤势痊愈后用了不到千年成就仙帝,再次去找葬天仙帝对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飞龙仙帝在沉寂一段时日后,开启了征战之途,带领手下争霸一个又一个星球,为的

    就是寻找葬天仙帝,只可惜,万年之后他遭遇红颜挚爱和兄弟的无情背叛,死在了神劫之下。”

    凌萱听到这里,忽然心中一痛,喃喃自语:“飞龙仙帝也死了。”

    “不,飞龙仙帝并没有死,他在至宝的保护下重生到了地球上。”

    “真的吗?”凌萱眼睛一亮,惊喜起来。

    李飞微微颔首,说道:“当然是真的。”

    “凌萱,你不会傻到真相信这算命讲的吧,又是葬天又是飞龙,还有仙帝,任谁一听就知道他是在胡编乱造。”身边闺蜜乐乐嗤之以鼻,听了半天敢情就是玄幻小说中的桥段啊。

    “就是啊,一定就是骗人的。”

    “凌萱,在路边摆摊算命的十有**都是江湖骗子,轻易不要相信。”丁勇仗着自己留过学,自认博学多才,还有他从来不相信鬼神论,更加不会相信李飞说的了。李飞就从身上拿出一枚碧绿剔透的玉佩,递交给凌萱,然后,严肃的语气对她说道:“这是护身玉佩,能够帮助你抵灾挡祸三次,一旦三次过后玉佩就会作废了,葬天仙帝转世者,老朽刚才掐指一算,你和

    飞龙仙帝的缘分未见,在地球上你们还会再续前缘。”

    “胡说八道的骗子,凌萱你可千万不要相信啊。”丁勇恼羞成怒,凌萱可是他看上的女子,现在李飞说出这般话来,岂能让他不怒不恨。

    凌萱低头美眸十分认真的注视着手里的玉佩,她隐隐觉着李飞说的都是真的,或许在场诸多人,也只有她一人相信这个带着神话色彩又凄美的爱情故事。

    李飞深深看一眼凌萱,手持着幡子起身离开了。

    “凌萱这就是一个骗子,你可千万不要当真啊。”闺蜜乐乐见到凌萱低头沉默不语的盯着玉佩,微微皱眉,心中大惊赶紧好心好意的提醒。“乐乐说的对,凌萱你可一定要小心,前段时间就发生过一个江湖术士骗人钱财的事情,送人古玉然后趁人不注意给掉包,接着进行敲诈,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说不定他就是其中之一,你还是把玉佩趁早

    扔了吧。”丁勇看了看凌萱手上的玉佩,心中很不爽,不由地的编谎话吓唬凌萱。

    “啊?”

    凌萱还真被他编的谎话给吓到了,想扔掉手上的玉佩,可是又不忍心,总感觉算命老仙说的都是真的。

    “喂,你们快看有个算命老头要从断桥上跳下去了。”

    周围不知是谁高声喊了一句,纷纷吸引大家侧目注意。

    凌萱她也跟着扭头望过去,就看到在拱形的断桥上,刚才给她算命的老人,拄着幡子一步一步走到断桥的最高处。

    这座断桥主要是让人参观的,断桥下面就是川流不息的河水。

    断桥和河水的高度应该有二十几米,人要从上面掉下去,不死也得落个残疾,不少人张嘴呼唤算命老仙赶紧停下,小心掉下去。

    可是算命老仙依旧不闻不顾,直接站立到断桥的最高点,他扭头深邃的目光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凌萱,然后,纵身一跃跳下断桥。

    “别跳!”

    “啊!”

    不少女性害怕的尖叫。

    可是,接下来众人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算命老仙从断桥上跳下去竟然没有跌入到河水里,反而双脚踩着水面,一步步如履平地一般行走在江河水上。

    他单手负背,踏浪乘风,宛如仙人,迎着夕阳消失在远方的天际中。

    “仙人吗?”

    “妈呀,我竟然看到了神仙。”

    李飞刚一离开,群人哗然,无不激动的语无伦次。

    “刚才那个算命老仙真的是神仙不成?”

    闺蜜乐乐不敢置信的惊呼。

    丁勇他们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凌萱低头看着紧紧攥在手上的玉佩,心里乱如麻,难道真如这个老神仙说的,自己真的是葬天仙帝的转世今生?飞龙仙帝你会来找我再续前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