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执掌生死
    ,!

    傅军直接被李飞那股气吞山河,杀伐果断的气势吓坏了,双脚灵活的赶紧后退躲到中年军官的身后,紧接着,表情狰狞愤怒的下令让他们开枪快点射杀了李飞。

    对于武者的厉害他也略知一二,但是出生在高科技产物的世界里,他从来都不相信鬼神之说,更加不相信眼前的李飞真的不惧怕子弹,傅军心如磐石,坚信在一个连的包围下,李飞会被彻底打成筛子。

    傅家权力滔天,中年军官为了自己以后的仕途考虑,不得不从,听命于傅军,再者李飞刚才展现出来的手段让他很是忌惮,表情严肃的瞅着李飞,当即就对保护傅军的两名士兵下令:“准备开枪射杀!”

    两名士兵领命,手臂微微一抬,双手持着95式自动步枪瞄准李飞,只要中年军官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对李飞开枪。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李飞看着傅军到死了,还这般能折腾,不由地的嘴角绽放一丝冷笑,无惧两名手持枪械的士兵,脸上对傅军流露出不屑一顾,漠然的开口说道:“垂死挣扎,冥顽不灵。”

    傅军闻言恼羞大怒,自己可是京城第一少,自己的爷爷和父亲都身居高位,他不管走到哪里去到哪里,谁人不是对他敬如上宾小心翼翼的招待,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他丢掉前程仕途。

    傅军一向颐指气使习惯了,哪里承受得了李飞对他的不屑和耻笑,心里对李飞的惧怕突然间转变成愤怒,手指着李飞,宛如一只脾气暴躁的雄狮,怒不可遏的呵斥:“快,给我开枪杀了他。”

    “傅少,没有军部下达的指令,我们不能随意射杀普通公民。”中年军官皱了一下眉头,十分为难的对傅军说道。

    傅军听后怒火心中烧,眼神犀利的瞪着中年军官,咆哮:“现在我的命令就是军部的指令,我以傅家继承人的身份命令你们快点开枪杀了他,如果你们不执行全部都要给我上军事法庭。”

    “可是……”

    傅军强势的打断中年军官的话:“没有可是,现在我命令你马上立即开枪。”

    中年军官心中无奈至极,他只是一个小官,根本斗不过傅家这棵参天大树,心中一沉只好听令于傅军,随后,扭头就对两名手下发号施令:“开枪!”

    傅军继而狂喜,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愤恨的死死盯着李飞,他脑海里只要一想到接下来李飞就会被机枪打成筛子,忘乎所以惊喜欲狂。

    “这就是得罪我傅军的下场,嘎嘎。”

    两名士兵接收到上级的命令,不得已只能昧着良心向李飞开枪了,扣动扳机,枪口闪耀火花,一颗颗冰冷的子弹喷射而出。

    机枪的威力要比刚才傅军的手枪大很多,犹如火蛇袭杀李飞。

    “你们身为军人就是要保家卫国,而不是为了他人一己私欲助纣为虐,你们太让我失望了。”面对密集的子弹,李飞展现出泰山崩于前我自悍然不动的气势,冷漠的看着中年军官和开枪射杀他的两名士兵,心中非常失望,不过还是飞快的催动体内真元力,紧接着,双手如花一般捏决,瞬间一道真

    元力形成的气墙屏障出现,只要有了这个真元护盾保护,激射过来的子弹都会被抵挡下来。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

    房间里枪声连绵不断络绎不绝,密集的子弹刹那间就接近李飞,傅军和臧爷看到后脸上浮现激动的喜色,心里恶狠狠的诅咒李飞快去死吧。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又一次震惊到了他们,就在无数子弹即将打到李飞身上的时候,突然子弹好像冷不丁的撞击上了类似于钢筋铁板的物质,发出叮叮当当的响亮脆声音。

    “啊?”

    “这不可能?”

    无数子弹全部被真元护盾抵挡下来,根本伤及不到李飞的衣角,这般如此诡异可怕的画面震撼到了傅军等人。

    他们吃惊的哑口无言,瞠目结舌。

    很快,一梭子的子弹消耗完了,两名士兵惊愕的望着李飞,早把填充子弹忘记抛之九霄云外,在场的诸人都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子弹打不死的人,这也太不科学了吧,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怪物。

    “你到底是不是人?”

    中年军官战战兢兢的注视着李飞,冷不丁的开口。

    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已经完全超出他们对现实的认知了。

    所以心中就怀疑李飞还是人类吗?

    “呵呵。”

    回答中年军官的只是李飞淡淡一笑,然后,眼神一凝,傅军臧爷他们几人徒然就感觉到一股寒冷至极的杀气袭来,他们都是心神一颤,害怕的身体瑟瑟发抖。

    这一刻李飞在他们眼中,就好像是从死人坑爬出来的死神,杀气浓烈澎湃嗜血,深深威慑着几个人的心神。

    让他们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李飞负手而立,神色傲然的冷视中年军官和两名士兵三人,淡淡地说道:“念在你们日后保家卫国的份上,饶你们一次,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领惩罚吧。”说完,李飞大手一挥,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

    就感觉到身前出现一道无形可怕的冲击力,瞬间就将三人轰飞。

    “轰隆!”

    三人的身躯直接撞到后面坚硬的墙壁上,硬生生的被砸出三个大坑来,三人都是胸口发闷,喉头一甜,张嘴喷出猩红血液。

    李飞只是对他们三人小小惩戒了一番,打出去的力道不过十分之二,真要是想杀了他们,一念之间便可。

    “接下来该你了。”

    李飞嘴上说着,冷漠的目光转移到臧爷身上,后者刚一触碰上李飞的目光,就被惊吓的噤若寒蝉,诚惶诚恐起来。

    “我答应过你,要当着你主子的面前杀了你,我会说到做到的。”

    李飞直接走到臧爷身前,居高临下的盯着惴惴不安的臧爷,嘴角挂着诡笑,抬起右手一点点不徐不疾的放到臧爷的脑袋上。

    “啊!”

    臧爷惊慌失措的大叫一声,随后,赶紧向李飞哭着求饶:“呜呜呜,求求你不要杀了我,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当牛做马我都愿意,呜呜……我真的不想死。”

    “咔嚓!”

    李飞脸色冰冷,对臧爷没有任何的怜悯,右手抓住他的脑袋就那么轻轻的一扭,脖子瞬间扭断,臧爷惊恐的脸上双眼无神充血,紧接着断气倒地。

    在一旁的傅军看到死不瞑目的臧爷,大少的骄傲瞬间荡然无存,脸上挂满了对李飞的畏惧。

    李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冷冷说道:“是时候你也该下去陪他们了,你的弟弟,你的手下,你最衷心的狗,你们四人在黄泉路上一定不会寂寞的。”

    “不要!”

    栗栗危惧的傅军,终于在死亡面前妥协了,放低姿态惊恐的哀求李飞。

    李飞置之不理,右手缓慢的从傅军的头顶上落下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房间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传进来深沉又浑厚的苍老声音:“小友且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