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妄言和猜测
    ,!

    李飞之名,也因此从一个默默无闻到名声显赫,威震世界各大武道界。

    紫金山庄坐落于京城的内二环,房价一平方米十几万,整栋山庄要想买下来动辄需要上千万的雄厚资金。

    从省城过来的梁家主,把梁家的未来全部压到木剑风的身上,更是舍得花钱,单单为了能够让木剑风应对十几天后的大战,不惜重金购置这里的山庄,奢华程度简直让人不可置信。

    羊毛出在羊身上,精明的梁家主无疑不是在赌博,赌李飞不是木剑风对手会被当橱杀,以此来向武道界还有各大显赫家族证明他的强大可怕。

    一旦这样,依附木剑风的梁家自然也会水涨船高了,到那个时候现在这点微末的投资根本算得不上什么。

    想要更多更大的回报,前期你不得付出一些。

    世上无傻子,天下更没有白吃的午餐,有失不由得,梁家主这笔账还是会算的。

    紫金山庄依山旁水而建立,四周的景色美不胜收,山庄的中心有一片绿茵茵的草地,紧挨着草地的旁边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湖泊,清澈见底的湖水,各种各色的鱼儿在水中欢快的嬉戏。

    紫金山庄昂贵除了地域一方面外,然后,就是这个天然湖泊的缘故了,山庄为了不破坏大自然的神奇,山庄沿着湖泊而立。

    京城阴雨天,天空洒落靡靡细雨,湖泊的岸边,一位头戴斗笠身披草衣的老者稳坐在岸边,手上持有一个鱼竿子,最让人不理解的是鱼竿竟然没有鱼钩,只有细长的鱼线在水中。

    老者在这里已经待有一段日子了,住在山庄的居民,都对这个穿着怪异的老者很是疑惑。就在这时,一位头发梳的油光蹭亮,浑身上下名牌的中年男子,挺着大腹便便,怀里搂着貌美如花的年轻姑娘,从自家刚做完活塞运动出来悠闲的散步,正巧经过湖泊,怀里的女孩美眸瞟一眼钓鱼老者,

    轻蹙峨眉,不由地好奇向中年男子问道:“干爹,这人打扮好奇怪啊,而且,你发现没有他钓鱼的鱼竿下头竟然没有鱼钩。”

    中年男子扫视一眼老者的鱼竿,果然浸透在湖中的鱼线上没有鱼钩子,微微一笑,随后便嚣张的说道:“估计这人脑子不好使,钓鱼的鱼竿上没有鱼钩,就是给他一百年都不可能钓到鱼。”

    中年男子声音很大的嘲笑老者,老者听见后依旧置之不理无动于衷,深邃的目光一直盯着湖中鱼儿。

    突然。

    水花溅起,老者轻轻一挥手臂,很随意的拉起鱼竿,一条红衫鲤鱼就被他钓了出来,鲤鱼瞬间摔落到中年男子脚下前面。

    “呃!”

    中年男子和女孩双双震惊的瞠目结舌,心中很是诧异,没有鱼钩的鱼竿都能钓上鱼儿来,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中年男子能够住得起紫金山庄,非富即贵,自然了解一些普通人介绍不到的事情,他回过神后,心里十分笃定老者一定是位得道高人,曾经他在南方看到一位气功大师隔着木板用气功让铁盆变形。

    斗笠、草衣、粗布衣衫,我滴乖乖,中年男子暗自惊呼,老者活脱脱世外高人的装扮,继而心中赶紧打起小算盘:“不行,遇到这样的高人机会难得,我得给自己算算命相。”

    中年男子想罢,推开怀里的女孩,脸上堆着笑容,脚步很快的朝老者走过去。

    “滴滴!”

    忽然就在这一刻,不远处传过来吵杂的车子喇叭声响,中年男子听见后止步,他知道紫金山庄有规定不允许车辆在山庄内鸣笛,嘴上就不由的鄙视道:“这是哪个傻逼不懂规矩敢按喇叭。”

    气焰嚣张的骂完后,中年男子就扭头望过去,当他定眼一瞧表情大变,骤然惊愕起来,他就看到长龙般的车队缓缓驶了过来,最次的车子都需要五百万以上,这样的车队无疑不显赫出身份的象征。

    车队的到来吸引不少住在山庄里的居民,对此都用惊讶的目光打量。

    长龙豪车队在湖泊十几米外停了下来,车门依次打开,一名名黑衣大汉从车里下来,最中间的三辆车子里,下来一群男男女女,有老有小。

    “吸!”

    中年男子认出其中一个人,惊讶的嘴巴大张:“周周周巨富。”

    京城排名前十的百亿富豪,实业集团的董事长周大虎,又被圈子里人的亲切称之为‘周巨富’,寓意非常富有的意思。

    “那个老头看着好面熟,是不是曾经连续三次荣登亚洲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刘汉生。”

    “没错就是他,还有你看那个女的,她可了不得是船王方敏道的大女儿。”

    “华夏船王的女儿,我的天,听说船王旗下产业很多,整合到一起估计应该能有上千亿。”

    下来的这群人有不少都被认出,无不是名震一方的人物,只是让周围人很奇怪搞不懂的是,这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拿们聚集到一起过来干什么?

    走在最面前的是梁家主,一身唐装面容红润,精神抖擞,笑吟吟的带着众人朝钓鱼老者走去。

    “难道是来找我的不成?”

    中年男子见到梁家主等人的举动,不由心头大震杵在那里发呆发愣,就连周围的人都有很多认为是找中年男子。

    至于钓鱼的老者,穿的破破烂烂,根本不可能是去找他的。

    在他们的认知中真正的大人物哪个不是锦衣玉食。

    “真的朝我走过来了,呼呼。”梁家主等人距离中年男子越来越接近,这让他激动的心潮澎湃,气血沸腾,兴奋的呼吸都变的急促。“我王大宝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这么多的大人物另眼相看,哈哈哈,我就说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一定是我的聪明才智深深折服了他们,一定是的,看来我计划十年内霸占福布斯榜首的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

    ,嘻嘻。”

    中年男子欢呼雀跃欣喜至极,赶紧整理一下衣襟,笑眯眯的看着走过来的梁家主十几人。没成想,就在他洋洋得意正要伸出手臂去和梁家主握手的时候,梁家主直接从他身旁擦肩而过,中年男子身子一颤举起来的手顿在半空中,接着,一个个大人物从他身旁走过去,他嘴角不住的抽搐,尴尬

    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搞来半天原来不是找他的啊。”

    “我知道他叫王大宝,开有一家小公司,拥有个上千万的资产。”

    梁家主一行人在众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直接走到钓鱼老者身后,梁家主他们面对老者恭恭敬敬的喊道:“木真人。”

    “有事?”

    钓鱼老者正是约战李飞的木剑风,华夏武道界十二执法者之一,不过自从他突破到术法真人境,身份自然而然有所提高,不在担任执法者,而是直接成为武道界四大真人。

    一位在香山,一位在长城,一位在京城最深处,接着就是他了。

    梁家主他们也因此要改口了,木宗师叫木真人。梁家主不再言语,反而是站在他身旁的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直接开口对老者说道:“木真人,刚刚得到国际上传来的消息,海外洪门六大天王之一的寇天王死在港岛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杀死他的人是一名

    叫李飞的男子,我怀疑会不会是和……”

    中年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闭口恭敬的凝望木剑风。

    “你怀疑杀死寇天王的人和本真人要约战的人是同一人,对吗?”

    木剑风淡淡一笑,忽然浑浊的目光变的十分凌厉,看着中年。

    中年对上这道目光,心神一颤,赶紧低头,诚惶诚恐起来,生怕木剑风一个恼怒覆灭他的家族。

    “我交待你们办的事情处理怎么样了?”

    木剑风目光转移到梁家主身上,不怒自威的问道。

    梁家主立即说道:“按照真人吩咐,武道界已经有三家选择了臣服,分别是风云门,落霞派,最后还有山城的胡家。”梁家主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瞥一眼身旁的中年,因为此人就是胡家的大长老。“太少了。”木剑风神色不悦的摇摇头,而后继续说道:“武道界总共有十大门派,八大古武家族,至于那些小门小派更是多不胜数,过去了这么多天,你才说服了三家,呵呵,梁龙涛你可真是让我失望啊。

    ”

    梁家主听后惊慌失色,心中惶惶不安,紧张的心情提到嗓子眼上,战战兢兢,心里有苦说不出啊,武道那些家族门派岂会听从他一个世俗家族的命令,那还不被贻笑大方。

    “行了,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你们离开吧。”

    木剑风决定在决战来临之前,他要彻底整合华夏武道界,十大门派八大家族都要臣服在他脚下。

    梁家主和中年等人相视一眼,随后听话的乖乖离开。

    木剑风手持鱼竿对着即将缺少水分死亡的鲤鱼一挑,鲤鱼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摆动着身躯落入湖中。

    这神乎其神的一幕再次震撼到周围无数人。木剑风看着那条鲤鱼,思绪纷飞,嘴上喃喃自语:“洪门寇天王是成名已久的老牌真人高手,就算闭关不问世事十几年,也不是一个毛头小子所杀就能杀死的,事情蹊跷,一定另有其人,或者说是知道老夫约战你,你就借此幌子用来恐吓我吗?呵呵,还是太年轻太嫩稚了,我木剑风纵横江湖数十载岂能被一个谣言所震慑,可笑至极,可笑至极啊,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