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仙帝的承诺
    ,!

    尼坤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李飞,眉宇间流露出复杂神色。

    如果换成别人要是敢这样跟他说话,尼坤不介意让对方尝一尝降头术的痛苦,到现在他再看不出李飞的非凡,四十多年当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恐怖如斯的血蛟都被人家一剑斩杀。

    自己甚至连血蛟都打不过,更加别说轻松自如杀了血蛟的李飞了。尼坤忽然一想起刚才嘲笑讽刺李飞,就感觉到后背冷飕飕的,让他毛骨悚然,不由自主的咽吐沫,面对深不可测的李飞,放低姿态摒弃先前的傲慢,表情愈发的恭敬,僵硬的身子微微弯曲,拱手低眉就说

    道:“多谢大人出手相救,尼坤感激不尽,在下心悦诚服。”

    尼坤所言句句发自内心,本来以为自己就要被血蛟吞吃掉,命丧黄泉,谁成想李飞大展神威,一招焚天之剑斩杀了血蛟。

    御空飞行,凌空踏步,一剑斩杀血蛟。

    李飞展现出来的实力深深震撼到了在场每个人,尼坤心中断定他已经踏入了那个境界,那个让他乃至很多人仰望的境界。整个亚洲各国林立,自然各自对武道的认识各不相同,不过大部分都会效仿依照华夏武道界的实力等级来划分,但是,其中也有一些个别国家会有自己的划分,就比如在港岛先天宗师又叫玄术大师,在南

    洋以降头出名,所以又叫降头大师。

    但是不管在先天宗师,还是玄术大师亦或者降头大师,这个等级之上的存在,亚洲地区统一尊称‘术法真人’。

    到了术法真人境宛如仙人一般,各种法术随心而来,是每个修炼人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境界。

    尼坤大师的认怂服软,更加让旁人感到无比的震撼。左永邦父子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和不敢相信,他们是南洋人最清楚不过尼坤的名气在南洋有多厉害,光信服他的教徒就有上万人,其中不乏会有一些各界名流,就是他们左家想要请

    尼坤大师帮忙三顾茅庐,花下重金尼坤大师才肯出山远走血龙岛。

    可是现在看尼坤大师对少年恭敬的样子,一时间左氏父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怀疑是不是看错了。

    这要传到南洋会引起多大的轰动,两人无法想象。其实这群人里面要说最震惊的应该就是荆宝宝了,她根本没有想到李飞会如此厉害,比巨蟒还要大上许多倍的妖怪都能被他轻易斩杀,脑海里再次浮现李飞亲手击杀血蛟的画面,荆宝宝忽然间诧异,这还

    是她认识的那个自私自大,傲慢无礼,动不动就爱说大话的臭流氓吗?

    荆宝宝柔情似水的美眸里充满了不可思议,鲜红柔嫩的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雪白皓齿,表情吃惊的看着李飞。

    她实在想不明白李飞为何会这般厉害?众人之中唯一还算淡定的自然就是荆天海了,李飞能够传授般若普渡神功给他,那就说明李飞的神秘不凡,尤其在李飞爆发出焚天一剑的瞬间,荆天海又惊又喜,惊的是对自己这位师尊的了解认识还太浅

    薄了,喜的是自己以后也能成为像师尊这样的高手。

    荆天海自从知道宇宙的神奇浩瀚,宁可放弃或者拱手相让整个荆家,他都会在所不惜。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唯有长生大道才是永垂不朽。

    李飞看到尼坤对他是真正的心悦诚服,身为仙帝大能怎能没有肚量,自然不会再去刻意为难尼坤,吩咐他做事:“你过去取出血蛟的心脏。”

    尼坤不敢不从,连忙点头,放下身段小跑到血蛟身前,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匕首去划破血蛟的肉身,怎奈血蛟浑身上下的鳞片坚硬不可摧,尼坤手上刚用劲匕首就发出一声脆响,应声断裂成两半。

    “吸!”

    众人瞧见都不免倒吸一口凉气,十分惊讶血蛟的表皮坚硬程度。

    尼坤扔掉手上断裂的匕首,扭头颇为尴尬的瞅着李飞,血蛟鳞片如此坚硬以他的实力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破开。

    “血蛟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算是半个真龙了,自然肉身防御无双,普通的尖锐兵器根本对它造不成伤害,你起开吧。”

    李飞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说教尼坤,尼坤愣是不敢有半点脾气,连连点头很是恭敬,这喜剧性的一幕让荆老左家父子看到后心中惊讶的同时哭笑不得。

    如果是两人的身份调换一下他们还能接受。李飞让尼坤退下,看着眼前的血蛟,深有感触的喃喃自语:“纵然你有多么厉害多么位高权重,到死了也不过是一抔黄土,人也好妖魔也罢,归根结底终究逃脱不过死亡的噩耗,长生又能如何,依旧做不到

    不死不灭,只有勘破天道,与天同齐方能永生不灭。”

    “你要好端端的答应做本帝的聚灵阵守护者,岂会命丧黄泉,罢了,本帝念你修行不易就送你一桩造化,收!”

    李飞直接使出摄魂之术拘禁了血蛟的灵魂,只有他一人能够看得到从血蛟的庞大身躯里跑出一个灵魂状态的血蛟,模样狰狞凶残的正冲着李飞怒吼。

    李飞对此不屑一顾,嘲笑灵魂血蛟:“生前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死后你就更加不行了,还是乖乖跟着我,保准有肉吃,呵呵。”

    “摄!”

    嘴上冷冷一吐,一个摄字出现镇压灵魂血蛟,血蛟发出痛苦的哀嚎瞬间就被吸入摄字中去了,摄又重新回到李飞体内。

    摄魂之术的关键就在于拘禁。

    这一幕尼坤他们用肉眼是看不到的,只是听见李飞对已经死去的血蛟说出一个摄字,李飞的举动让他们茫然不解。

    然后,李飞蹲下来利用金系毁灭剑气切割开血蛟的肉身,左手五指变换成爪,对着血蛟肉身隔空猛然一吸,大家亲眼瞧见一枚血红色的心脏就从血蛟肉身里飞出来落到他手里。

    “扑通!”

    “扑通!”

    血蛟的心脏还未停止,李飞低头看一眼,嘴角绽放满意的笑容,血蛟之心对他现阶段来说绝对是大补品,还差几味副药找到后,他就能炼制出削弱版的圣龙丹,修为自然就会更上一层楼。

    他这次来到血龙岛,最大的目的就是龙之心脏,其次才是血精。

    没成想遇到的不是真龙,而是一直半龙血蛟,惊喜之余也有些许的失望。

    “如果真的是龙,就能炼制出完整的圣龙丹,瞬间晋升到金丹期都不在话下,可惜啊可惜,贪心不足蛇吞象,有此蛟心也算是没有白忙活一场了。”

    李飞收起血蛟心脏,喊过来荆天海让他装一些血蛟的精血,那可比血精石头更加珍贵管用,荆天海高兴的喜出望外忙碌的收集血蛟精血。

    “大人。”

    就在此时,左永邦犹豫再三终于走了过来,抱拳战战兢兢的对李飞说道。

    “说!”

    李飞撇他一眼冷漠吭声。

    左永邦的表情尴尬,很难为情,吞吞吐吐的说出来意:“我想请大人割爱,能否将妖物的心脏卖给我,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李飞早已经猜出左永邦的心思,父爱如山情大于天,他为了救活自己女儿宁可不惜一切代价,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让李飞深深佩服,谁家孩子不渴望拥有这样的父母,突然李飞就想到了自己的爸妈。

    李飞就好心提醒左永邦:“我说了血蛟的心脏根本不能救治好你的女儿,甚至还会让你女儿提前死亡,再说,你女儿根本没有病,只是被人下了降头,尼坤,我说的可对?”

    “啊!”

    尼坤不由的一阵惊愕,目光畏惧的看着李飞,紧接着承认的点点头:“是的,左先生令千金是被降头师下了降头。”

    左永邦听后怒不可遏的瞪着尼坤,神情激动的咆哮:“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说,还让我们跑来这里,尼坤你是何意思?”

    “哎,左先生对不住了,一切都是我的私心在作祟,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有关血龙岛的记载,就想炼制出一个天下无敌的尸妖,只是……”

    “只是哪会想到你口中的妖物非常厉害,你万万可不是对手,甚至还差点为此丢掉小命,呵呵。”李飞接住尼坤的话,讽刺嘲笑尼坤的不自量力。

    尼坤脸上一红,心生愧疚,看向左永邦露出歉意:“是在下对不住左先生,这次回去后一定尽心尽力帮助令千金驱除降头。”

    左永邦冷哼一声不再言语,不过神色缓和了许多,如果不是还需要依靠尼坤来救女儿的命,他早就不干给尼坤翻脸了。

    “大人收集好了。”

    这时候荆天海笑眯眯的过来。

    李飞微微颔首,然后说道:“你们先走。”

    “这次多谢大人出手相救,尼坤铭记于心无以回报,待尼坤回到南洋安排好一切事情后,发誓永远追随在大人左右,还请大人不要嫌弃拒绝。”尼坤发自肺腑的说道,只可惜李飞压根都不当回事。

    尼坤心里的小九九李飞岂会不知,抿嘴一笑,冷冷说道:“随你!”

    尼坤听后心里欣喜若狂。

    他是见识到李飞的厉害,心中就有了决定,只有跟随李飞他才能变的更加强大。

    所有人都离开了,唯独留下李飞一个人,他低头看了看血蛟尸体,使用真元力隔空抓起血蛟,将之扔进泥潭里,然后又用无上神通封印了此处。

    “只要你尽心尽力为我所用,日后还阳化龙不是问题。”李飞双眸中闪过一丝炙热,看着深不见底的泥潭承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