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登岛
    ,!

    翌日。

    荆家大庄园。肤白貌美的荆宝宝紧蹙娥眉,不解的眼神望向在院子打坐冥想的爷爷,无奈的撇撇嘴,然后突然想到一夜未归来的李飞,攥着粉拳银牙咬唇,佯装愤怒的嘴上嘀咕道:“小贼实在是太可恶了,连那么清纯可

    爱的妹子都不放过,竟然……折腾了一晚上都不舍得回来,哼,禽兽不如。”

    “老爷。”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子走到正在修炼的荆天海身前。

    荆天海依旧闭着眼睛,威严说道:“什么事情?”

    “特首还有四大家族求见。”

    荆天海闻言处事不惊,睁开浑浊的双眸,表情淡然的问道:“他们是一起来的?”

    “是的。”燕尾服中年男子不敢撒谎,实话实说。

    “无利不起早啊,看来一定是发生大事情了,带他们到会客厅等我。”荆天海不假思索的悠悠说道,爬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睿智的笑容。

    他说完再次闭上双眼,抛开杂念六根清净,继续冥想,李飞传授给他的般若普渡神功可是修仙界佛宗的三大不秘之传,佛家修行忌讳颇多,讲究心慈善念四大皆空。

    佛陀们修炼第一课就是修心。

    相由心生,修心就在于修身,这是佛宗对修行的独特理解。

    所以一般来说佛修们都很艰难辛苦,这也是没有多少人喜欢加入佛宗的缘故。

    又过了一个小时,特首和四位家主在会客厅翘首以盼终于等来了荆天海,不管他们在外面有多么的厉害多么的呼风唤雨,可是一见到荆天海,纷纷从椅子上起身,恭恭敬敬的喊一声:“荆老!”

    荆天海不怒自威的微微颔首下,坐到正位上,深邃锐利的眼神扫视五人,然后不咸不淡的开口:“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们五个同时一起过来。”

    四大家主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在特首一人身上。

    特首抬起手擦下额头上的汗水,顶着莫大的压力,就把昨天晚上在向家发生的事件详细的叙述出来。

    荆天海和四大家主在听的时候无不脸色凝重,紧锁着眉头。

    “恐怖份子袭击,哼,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这恐怕是你们抓不到凶手,随意编造出来欺骗大众的说法吧。”

    特首郑重其辞的刚一说完,四大家主冷笑连连,其中李家主和霍家主更是出言肆无忌惮的羞辱特首和港岛政府办事能力。

    特首羞愧难当,满脸憋得通红,想要反驳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最后,脸上带着委屈,痛心疾首的高声说道:“我警部可是死了九十七人。”

    此话一出呛的四大家主脸色古怪,纷纷很识趣的闭口不提。

    荆天海见他们不在争执,这才徐徐开口:“小曾啊,咱们港岛百年来都没有发生恐怖袭击,你真的能够断定是恐怖份子所为吗?”

    “这个,我也是当时听警务处长万长雄说的,至于真假不敢评论。”特首想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道。

    “呵呵,那也就是说你也不敢确定了。”荆天海笑容可掬的又说道。

    特首听到后表情尴尬强颜欢笑一声。

    荆天海知道从特首这里是问不出什么来了,然后目光转移到四大家主身上,冷漠开口:“你们可有线索?”

    “我们去的时候晚了一步被人捷足先登了。”

    郑家主红着脸首先说道。

    另外三大家主听后都露出窘迫的表情,无地自容,港岛可是他们四大家族的大本营,此事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世人贻笑大方。

    荆天海冷冷一笑。

    “老爷,神勇来了。”荆家的管家,也就是先前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而在他的身后跟着容光焕发的神爷。

    特首,四大家主,神爷,港岛呼风唤雨地位崇高的六人全部到齐。

    “坐!”荆天海见到变年轻的神爷并不吃惊,淡然的让神爷坐下来,这个举动深深震惊他们六人。

    他们岂会知道荆家坐镇港岛数百年,只要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会知道。

    荆天海不难猜测出延年益寿丸就是师尊炼制的。

    “神勇,你手上是不是有向家别墅的视频?”

    神爷见荆老问他,不敢隐瞒,点了点头承认道:“是的荆老。”说着就从怀里取出视频资料呈给荆天海,只因视频里的内容让他太过震撼,一时间就做不了主赶紧来找荆天海。

    荆天海从神爷的神态举止中看出不同,低眉沉吟片刻,随后就含笑的对他说道:“你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无需隐瞒。”

    神爷心里想了又想,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他这般做作墨迹可急坏了颇为好奇竖耳聆听的四大家主和特首,一个个抓耳挠腮,要不是怕在荆老面前失礼,他们早就催促神爷有屁快放有话快说。

    过了半天,神爷抬头凝视着荆老,语气十分严肃的说道:“荆老,杀死向子强的凶手就是昨天晚上和荆宝宝小姐一起参加慈善晚会的男子。”

    “嗯?”

    饶是一直镇定自若不露声色的荆天海,忽然听到神爷说的,脸色大变,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

    四大家主和特首也是面面相觑,敢情这件事情还和荆家有关系啊。

    “你说可是真的?”荆天海不淡定了,冷着脸向神爷急忙问道。

    事态严重并且还关乎到他的师尊,荆天海能不关心。

    神爷微微颔首,斩钉截铁的说道:“荆老,神勇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不信您老可以看视频。”

    “杀死向子强的真要是师尊,这下事情可就难办了。”荆天海表面上平静,其实内心烦躁不堪,十分的忧愁,一方面是自己的师尊,另外一方面是自己的手下。

    总不能让他们去抓师尊,再者说,他们也没有那个本事。

    “可是……师尊为何要去向家杀了向子强?”李飞杀人的动机让荆天海捉摸不透,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会客厅出奇的安静,落针可闻。

    荆老没有开口,他们一个个都不敢吭声,悄悄察言观色打量荆老,各怀鬼胎,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一晃眼过去十几分钟。荆天海想罢深吸一口气,作出决定,深邃的目光看着在座六人,严谨说道:“这件事情不要再追查下去了,就此结束,小曾对外你就宣称是恐怖份子袭击吧,切忌,如果谁敢不听我的,暗中继续调查,就是

    与荆家为敌,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吧?”

    四大家主,特首,还有神爷无不心中惊愕,赶紧诚惶诚恐的快速点头。

    和荆家为敌?开什么玩笑,他们可不敢。

    “师尊,弟子只能做到如此了。”荆天海心里老气横秋的低语,其实,他也是为神爷他们好,一旦追查不休惹恼师尊,以师尊的手段顷刻间就能覆灭他们。

    六人全部都是心事重重的离开了荆家。

    荆天海见他们走后马上派出人手全港岛的寻找李飞,不出半个小时,他就得知到李飞的准确地址,一家四星级大酒店。

    “呼,既然师尊没事就好。”

    荆天海知道李飞没事松了口气,然后,让手下全部回来,自己也没有去打扰李飞。

    李飞在酒店待两天,修炼了两天,第四天台风终于过去了,他退房离开酒店荆天海派来的车子早早就在门外候着。

    “师尊!”

    荆天海见到李飞,满怀欣喜的激动喊道。

    得亏四下无人,要不然一声‘师尊’又要引起轩然大波。

    李飞微微颔首,算是默认荆天海对他的称呼,接着冷漠问道:“船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准备齐全了。”荆天海恭敬的说道。

    李飞又说道:“这次去血龙岛不需要带那么多的人,就你和我足以。”

    “知道了。”

    师尊的命令荆天海不敢不听,将原本的计划全部取消,车队出发驶向维多利亚港口。“爷爷你不叫我去,我就偏偏要去,嘿嘿,现在还不是比你们先到船上,我先藏起来等船离开港口,你们想赶我走都不可能了。”荆宝宝刚才在逛街购物,突然接到爷爷的电话,让她安心在家里待着,荆宝

    宝可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岂会乐意,瞒着爷爷先行一步藏到船上守株待兔。

    车队来到港口码头,李飞就和荆天海两人登船,船上有专门驾驶员,血龙岛在维多利亚港的东南方向,相距八十四千米,开船的话需要将近两个小时。

    船舱里,李飞就突然的开口:“出来吧!”

    “嗯?”荆天海表情迷茫,不明白师尊是何意思。

    “荆宝宝,船已经开动了,你还不出来打算一直藏到血龙岛吗?”李飞坚毅的目光看向船舱里的其中一个柜子,声音洪亮又威严的说道。

    荆天海闻言大惊失色,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柜子。

    柜子从里面被推开,荆宝宝出现在两人跟前,尤其她看到爷爷脸色不悦,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羞怯,低头不语,纤纤玉手紧紧抓着衣角。

    “说吧,你是怎么跑上来的?”

    荆天海板着脸训斥荆宝宝。

    荆宝宝调皮可爱的吐下香舍,向荆天海撒起娇:“爷爷,孙女错了,是孙女刚陪伴在爷爷的身边,你就别生气了,来,孙女给你捶捶背,嘿嘿。”

    “留不留你我说的不算。”

    荆天海扭头向李飞投射过去询问的目光。

    荆宝宝也是一脸紧张的瞪着李飞。

    李飞瞅一眼荆宝宝,轻描淡写的说道:“血龙岛宝物众多,正好身边缺一个抱物丫鬟,就她了。”

    荆天海点点头答应了:“好吧!”

    “我呸,我呸呸,你才是丫鬟,你全家都是丫鬟,哼,还想让本小姐当你丫鬟白日做梦,去死吧死小贼,一肚子坏心眼。”

    荆宝宝表面上依旧高兴的笑着,心里暗暗发狠诅咒李飞,恨不得扒皮抽筋喝血啃骨头,才能以解心头只恨。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映入三人眼帘的前方是一座血色岛屿。血龙岛终于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