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杀人取宝
    ,!

    铁师兄把青锋剑放下,脸色狰狞的怒斥李飞。

    他眼中绽放嗜血杀意,敢垂涎惦记上青锋剑,李飞已经上了铁师兄的必杀名单,不杀死他难泄心头之恨。

    “年轻人,惹我的话你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可你偏偏不知死活招惹我这位师兄,呵呵,你会死的很惨啊。”

    在一旁的向爷表情戏虐的瞅着李飞,冷笑调侃道。

    李飞听后不屑一顾,依旧我行我素,神色坦然,冷漠的语气对铁师兄说道:“把剑交给我,我就放过你们。”

    “放过我们?”

    向爷和铁师兄先是面面相觑,随后都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李飞,爆发出无情的嘲笑:“哈哈哈哈,这是我向某人多少年来听到最搞笑又最愚蠢的笑话了。”

    铁师兄冷冷一笑,满脸的鄙夷,嚣张说道:“臭小子屁大一点,毛都没有长齐,还学大人出来打家劫舍,以卵击石不自量力,哼哼!”

    李飞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实在是让铁师兄想不到会是和自己师傅一个级别的超级高手,杀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有时候李飞自己也很苦恼,仅仅凭借嫩稚的脸蛋,骗的很多敌人大意败北。

    如果现在是一位满头白发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者向铁师兄索要青锋剑,铁师兄万万不会这般托大,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很好笑吗?”

    “把剑给我,你们活命。”李飞眼神凌厉,语气冰冷的说道,青锋剑对他至关重要,虽说是一件破损的灵器,但是在末法时代的地球上,破损的灵器威力依旧深不可测,只要被他得到通过一些炼器手段就能很轻松的将青锋剑修复,

    重现昔日的锋芒。

    李飞两次大言不惭的藐视向爷和铁师兄,这让两人非常震怒。

    “来人,给我打断他的双腿。”

    向爷真的生气了,小小顽童三翻四次挑衅他的权威,如此不知死活该打,一声令下,就从门外进来两名手下,凶神恶煞的冲向李飞。

    “小心!”

    杨小颖害怕的赶紧提醒李飞。

    眼看仇人就要死翘翘了,向天问心里别提有多爽多痛快,脸上挂着阴笑。

    铁师兄一脸冷笑。

    就在这时,表情淡然的李飞不慌不忙的动了起来,抬起手臂朝着冲他而来的两名手下挥出拳头,接着,两声惨叫响起,向爷就看到他的手下倒飞出去,身体重重的砸到墙壁上。

    “这不是真的?”

    原本胜券在握的向爷一阵惊愕,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飞。

    杨小颖大吃一惊。

    向天问惊慌失措起来。

    就连沉着冷静的铁师兄,见识到李飞的身手后,眼底浮现一抹惊异,小有意外的说道:“想不到你竟然是一名武修?”

    武者在港岛上的称呼和大陆完全不同,一种是纯粹修炼力量的武修,还有一种是修炼精神的玄士。

    这就是跟外功和内劲是一模一样的,武修就是外功,内劲就是玄士,玄士在港岛又叫风水师,玄学大师等等。

    李飞没使用半点真元,仅仅依靠肉身的力量轰飞向爷的两名手下,所以才会让铁师兄误认为他是修炼力量的武修。

    “武修?”

    铁师兄说的让李飞心中微微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嘴角上扬不屑冷笑,负手而立,睥睨的眼神看向铁师兄,霸气说道:“交出剑来。”“小子,警告你别不识好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能看出你是一名武修,就说明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这样吧,你自废修为可以保住小命一条。”铁师兄一脸自傲的说教李飞,他可是港岛当代为数不多鼎

    鼎有名的玄术大师。

    让他亲自出手惩戒武修小辈,这要是一不小心传出去,他会被同辈中人看不起甚至调侃数落。

    “既然你不愿意给,那我就过去拿了。”李飞无视他的警告,冷漠的开口,说完龙行虎步的朝铁师兄走过去。

    铁师兄反被李飞的嚣张给刺激到了,恼羞成怒,剑眉倒竖,张嘴破口大骂:“冥顽不灵的小辈,胆敢冒犯本大师,去死吧。”

    铁师兄一个箭步过去,抬起右手暗暗催动体内的真气,凶猛的一掌朝着李飞的胸口袭击,嘴角上扬泛起一抹阴笑:“死有余辜!”

    向爷父子、杨小颖屏佐吸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李飞竟然不躲不闪任由铁师兄一掌打到他的身上,内劲先天宗师的一拳换成外功武者或者普通人,早就被打的一命呜呼,铁师兄见李飞如此托大,心中冷笑鄙夷:“夜郎自大,井底之蛙,还敢硬接小子死了

    活该。”

    铁师兄狞笑,脑海里突然出现李飞会被他一掌震断心脉吐血身亡的画面,禁不止的兴奋,开怀大笑。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震惊每个人,其中也包括动手的铁师兄。

    当他凌厉的一掌打到李飞胸口的时候,脑海里幻想的画面并没有实现,反而李飞表情平静,身形稳如泰山,嘴角泛起不屑的冷嘲,戏虐的表情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马戏团杂耍的小丑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

    铁师兄表情震惊的大声叫道。

    “我想请问,你是在打我?还是要给我按摩啊,没点力量能不能多使点劲。”李飞满脸尽显揶揄之色的讽刺铁师兄打出的这一掌。

    “蹬蹬!”

    铁师兄收手连连倒退两步,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怎么会没事的?我可是当代玄术大师,你才不过区区一名武修,根本接不住我的一掌,你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这不科学。”

    不科学?

    李飞蔑视嚣张的说出:“那是因为你太垃圾了。”

    “嗯?”铁师兄恍然间突然想到了什么,变得惊慌失色,赶紧开口:“难道你的实力……不止是武修?”

    铁师兄就想如果对方真是一名武修,自己携带真气的一掌打过去就算不死也是重伤,哪会像李飞这般轻松没事,事实更加说明李飞恐怕不是武修。

    “嘁!”

    “我什么时候承认我是一名武修了,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的猜测,哼哼。”李飞虎躯一震就把铁师兄刚才那一掌的真气给驱散,然后锋锐的目光瞪着铁师兄,伸出手语气颇为霸道的向他索要青锋剑。

    “拿来!”李飞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态度让铁师兄很受不了,他现在已经知道李飞可能跟他一样是位修炼出真气的玄术大师,纵然如此他也不怕,要知道在他的背后有师父撑腰,他的师父那可是当世真正的高手,久

    不出世的老神仙。

    只要有师父这尊大佛庇佑,他就是当橱杀了李飞也无后顾之忧。

    “阁下身为一名大师,就应该知道咱们这行的规矩,宝物随缘先到先得,都像你这般看到自己喜欢的上手去抢,那跟土匪有何区别,我劝阁下不要好高骛远,为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宝物招惹上杀身之祸。”

    铁师兄有着属于他自己的骄傲,面对霸道的李飞,依旧强势无比,口口声声叫嚣着让李飞别自误,当心为了宝物丢掉小命就不值得了。

    “这件宝物你不配拥有它,还是交给我吧。”

    仙帝李飞霸气一开,整个天地都会为之颤抖,当初在修仙界只要是他看上的宝贝,哪个不是恭恭敬敬双手奉送,谁要敢说一个不字,灭门诛族。

    这就是仙帝的霸道。

    虽然现在他重生地球,可他身为修仙者只信奉拳头大就是硬的真理,国家规定的法律在他的面前就是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只要他想随时都能捅破。

    破损的青锋剑可是一件真正的灵器,只有在他的手上才更加如虎添翼,以他凝气中期的修为,层次不穷的仙术,还有灵器青锋剑,李飞他非常有自信敢跟融合期强者一较高低。

    “既然你执意要抢夺我的宝物,那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这里太小,你可敢跟我外面淋漓一战?”铁师兄怒视着李飞,威严十足的说道,他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他。

    李飞冷冷一笑,说道:“可以。”

    他根本不怕铁师兄耍阴谋诡计,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枉然。

    铁师兄闻言嗜血阴笑,转身隔空一拳轰碎落地窗,身影一闪跳出窗外,李飞不屑的摇摇头,然后紧随其后。

    “爸,他们两个还是人吗?这可是三层楼高他们都敢跳下去。”向天问早被铁师兄的神奇手段震慑,忘记双腿的疼痛,战战兢兢的问自己父亲。向爷复杂的神色瞅一眼儿子,张嘴欲言又止,然后就吩咐管家:“马上带少爷赶紧去治腿,至于这个女孩你们给我好好看住她,要是放跑了,我打断你们的腿,哼。”说完,快步跑出房间,他迫不及待的去

    观战。

    别墅外的广阔草地上,李飞和铁师兄两人相互而立,遥望对方。

    “你师出何门,我铁江天从来不杀无名之辈。”

    铁师兄鄙夷讥笑李飞。

    “交出剑来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李飞没有回答,是不想是不屑回答,像铁师兄这种小角色他已经杀了许多,冷漠的索要青锋剑。

    “找死!”

    铁师兄见李飞丝毫不给他面子,气的脸色一沉,不在废话凌厉出手,双手的手腕微微一旋转,接着,他满脸杀气的轰拳。

    “虎狼杀!”

    突然,铁师兄御气打出的两拳竟然神奇般的发出虎啸狼嚎,气贯长虹凶猛的震动空间气流,从而影响气流转变成气劲。

    “御气化形的简易版,只化出声音没有拟出形状,看来你的实力距离术法真人很接近了,你是我回到地球上来杀的第一个无限接近于术法真人的高手,可惜了可惜。”

    李飞看到铁师兄的身手,嘴上不由失望的呢喃着,依旧冷漠出手,直接打出弑仙三十六式的第二式怒涛掌。

    “砰!”

    怒涛掌一出强劲的力道震碎铁师兄的虎狼杀。

    “什么?”

    铁师兄见自己引以为傲的虎狼杀被破,大吃一惊,铁青着脸色咬牙刚要使出第二招,耳边突然传来李飞冷漠的声音:“毁灭一剑!”

    “唰!”

    “这是什么……”

    铁师兄惊愕的看到从李飞手指上爆射出一道金光,速度快如闪电掠空而来,他刚张嘴失声大叫,金光冲向他的脖颈一闪而逝。刚好这一幕被匆匆赶来的向爷看到,一直在他心中似神人的铁二师兄,脑袋一歪从脖子上掉落到地上,震惊的他倒吸口凉气,表情惊愕呆滞,张大嘴巴足足可以塞下一枚鸡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