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老人和孙女
    ,!

    木剑风微微抬起下巴,表情很高傲,好像在他的眼中对付李飞就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至于这个生死战帖,木剑风他是怕李飞怕死跑了,只能用激将法比他现身,到时候以自己术法真人的实力,轻松碾压李飞,杀了他夺取古代传承。

    阴谋歹毒环环相扣。“幸得上天眷恋,让我突破了术法真人,不突破不知道,原来先天宗师和术法真人差距如此巨大,从而眼界无限的放大,怪不得不成真人依旧是凡人。”木剑风心中得意洋洋,当他突破术法真人那一刹那,

    天地间的自然元素都对自己产生了亲和力,术法只要心想信手拈来。

    重要的是在真气的操作运用上要比先天宗师的时候,更加娴熟。

    为何挑战要放到一个月后,木剑风是想在这些天里巩固一下境界,真正做到真气抽丝剥离般的神奇手法。

    先天宗师和术法真人的差距就在于,前者只是体内衍生真气并不能达到气由心发,可是术法真人就不一样,由简化繁,真气随心而用,只要你心念一动就能千变万化。

    御气,化气。

    饶是柔老在面对木剑风的时候,心悸不已,恐怕对方一个不高兴就灭杀了他,这就是武者的可怕,世俗的一切根本约束不到他们。

    外功或者内劲的武者还会对国家很是忌惮,可是一旦成为术法真人,天地之大无拘无束,想要限制或者约束他们,太难太难了。

    “你可听清楚了?”

    木剑风直接绽放出一丝丝气势就朝柔老压迫过去。柔老顿时身体一震,他不是武者自然承受不住术法真人的气势威压,瞬间脸色苍白,风浊残年的身躯颤颤巍巍,纵然遭受奇耻大辱,柔老依旧不卑不亢的,抿嘴笑呵呵的说道:“放心,我会把战帖亲自交到

    他手上的。”

    “哼!”

    木剑风脸色浮现不悦,明白柔老只是一介凡人,赶忙收起气势,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挥袖袍,趾高气昂的走出会客厅,梁建兴这时候冲柔老露出幸灾乐祸的阴笑,快步跟上木剑风。

    “哎……”

    柔老目送木剑风梁建兴两人离开,旋即愁眉不展的叹息一声:“外有四国虎视眈眈,内有这群武者为非作歹,何时是个头啊,难道真的要提前开始那项计划吗?”柔老身为前任总理,自然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国家机密,这次认识到武者的霸道嚣张,让他愤怒的同时有感而发,坐在那沉寂了许久,微微抬头目光集中到战帖上面,略显沙哑沧桑的语气,喃喃自语:“李

    小子,你挺对老头我的胃口,希望你能躲过去这一劫。”

    “来人,马上调查出李飞现在人在何处。”

    木剑风这种在武道界的大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武道界的各方势力关注,他现身京城然后直接找上柔家,这一幕根本瞒不住那些有心人,没有多久,武道界各方势力都纷纷得到消息。

    “木剑风出关了?”

    “木剑风他去京城柔家想要干什么?”

    木剑风刚离开柔家,不带考虑的直接前往香山登上鬼见愁峰,可是并没有发现邋遢道人的身影,这让他非常失望,接着,他又来到八达岭一处禁止观光的烽火台上,烽火台中盘坐着一位老妇人。

    “你突破了?”

    老妇人一双慧眼紧紧盯着木剑风,脸色动容,惊讶的说道。

    “恳请真人一战!”

    木剑风先是对老妇人深深一作揖,然后,锋芒毕露,自体内爆发出无数的真气,有刀有剑有弓有棍,浮空在他身前。

    “杀破狼!”

    “唰唰唰……”

    这些真气化形的各式各样兵器,就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犹如机关枪一般轰炸老妇人。

    半个小时后,

    木剑风脸色略微苍白的离开了烽火台。

    两个小时后。

    他从国家权力中心走出来,喉头一甜张嘴就喷出血箭,神情顿时变的萎靡不振。“还是太嫩了,争取在这一个月里彻底巩固境界,演化出属于自己的形意。”木剑风心中若有所思,然后,他扭头对梁建兴吩咐道:“把我约战李飞的事情散播出去吧,我要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杀了他,扬我神

    威。”

    “明白。”

    当天晚上消息刚一发出,整个华夏武道界仿佛掀起了地震海啸,各大势力无不纷纷震动。

    “李飞是谁?快快,马上派人去调查这个叫李飞的,他何德何能让木剑风下战帖生死战。”

    “木疯子是不是真的疯了,竟然要约战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木剑风到底在玩什么幺蛾子,他不是闭关冲击术法真人境吗?难道他成功了,不行,马上派人看看他是否突破。”

    “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给我查出李飞的身份,记住,是他的全部,他穿的内裤多大尺码什么颜色我都要知道,哼哼。”

    还有一些常年闭关隐世不出的老怪物们决定在国庆大典之日出关前往京城,都想一窥究竟木剑风是否真的突破到了术法真人。

    至于被约战的李飞,很少有人问津。

    柔老第一时间得知后,负手而立仰望璀璨星空,长吁短叹:“天下要乱了。”

    整个华夏都在紧锣密鼓的想要打探出李飞的身份,而此时此刻的李飞,老僧入定稳稳的盘坐在一颗槐树下,全身毛孔打开,四周的灵气都被他用霸道的手段硬生生撕扯过来,通过毛孔全部吸收到体内。

    在李飞的头顶上,金光紫霞同辉,将他沐浴在其中,似神似魔。

    “嗯哼……”

    李飞修炼结束,睁开眼睛,伸着懒腰站起来,嘴里发出舒服的声音:“不愧是金光紫霞同辉的宝地,一个下午的修炼就让我的修为有了一丝的松动,这栋山庄我一定要买下来。”

    当时李飞开天眼发现到金光紫霞同辉的对方,非常兴奋,迫不及待的跑过来一看竟然是栋富丽山庄。

    他见山庄黑灯瞎火空无一人,进来后就在槐树下入定修炼,等待山庄的主人归来,谈一谈能否从对方手中买下这里。

    金光紫霞同辉绝对是摆聚灵阵的最佳宝地。

    “你是谁为何会在我家里?”

    突然,就在这时李飞听到有人说话,难道是这栋山庄的主人回来了,心中一喜,刚要转过身去,灵敏的六识让他感觉到有危险袭来。

    “小贼看脚。”

    一个矫健的身影冲过来,李飞抿嘴冷冷一笑,看都不看伸出右手直接抓住对方踢过来的脚。

    “哎哟,疼疼疼,小贼快点放开本姑娘,不然我爷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原来是个女的。”

    李飞转身戏虐神色看着偷袭他的女子,黑色皮衣衣裤将女子的身材紧紧包裹,婀娜多姿玲珑有致,女子的容貌也让李飞微微吃惊,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好像会说话似的非常有灵性。

    魔鬼的身材天使的脸蛋,李飞自诩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可眼前这个女子能够被他打分九十五,甚至比安娜、柔小芸更加的惊艳。

    “小贼快放开我。”荆宝宝心里委屈死了,又气又怒,丹凤眼瞪得比铜铃还大,自己的玉足被一个陌生男子紧抓着不放,还有些疼痛,从小到大长辈们都是疼着她溺爱她,你个小贼眼瞎啊没看到我可是大美女,懂不懂怜香惜

    玉,真是没点绅士风度,哼。

    “放了你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准在动手了。”“我不要,凭什么本姑娘要听你的,你个小贼偷偷溜进我家里是不是想偷东西,幸亏被我抓个正着,我爷爷马上就会过来,你不想挨打就赶紧放开我。”荆宝宝娇嗔的噘着嘴巴,宛如一只高傲的小孔雀,耀

    武扬威。

    “这么说你爷爷很厉害了?”

    “哼,当然了,我爷爷可是武林高手,一只手就能打趴你,识相点缴械投降吧。”

    李飞直接被荆宝宝给逗笑了,右手一甩松开她,调侃的问道:“丫头你是不是警匪片看过了,我手上又没有兵器缴械投降什么。”

    “不许笑给我严肃点,小贼真可耻,爷爷快来,我抓住个偷东西的贼。”荆宝宝说不过李飞,气的脸颊羞红直跺脚。

    “我的宝贝孙女,爷爷老了腿脚不灵活,你就别催了,来了来了。”荆宝宝的话得到了爷爷的回应,她变得很兴奋,便对李飞挥舞粉拳。

    她爷爷来了,一身朴素的装束,双手负背,微微弯着腰,李飞见到老人突然眼中闪烁一丝精芒,接着嘴角上扬勾嘞起一抹诡笑。

    “爷爷,快点把这个小贼抓起来。”

    荆宝宝抓住老人的手臂撒娇的说道。

    “贼?”

    老人先是一愣,然后眯眼深邃的打量李飞,李飞笑而不语看着他。

    “年轻人真的向我孙女说的那样,你是跑进来偷东西的?”老人并没有发现李飞的神秘,沧桑的语气开口问道。

    “不。”李飞轻笑摇摇头:“我不是来偷东西,而是来给你做庄交易的。”

    “什么交易?”老人听到交易这两个字,神情一紧眼底浮现阴冷杀机,根本逃不出李飞的眼神。

    不过李飞并未放在心上,而是环顾一下山庄四周,笑吟吟的对老人和女子说道:“我想买下你的山庄,多少钱你出个价。”

    “什么?”老人和荆宝宝闻言都是一阵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