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做客
    ,!

    傅军目呲欲裂,心中十分震惊的打量双手负背,神色傲然不可一世的李飞,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冷静下来的傅军,深深吸口气,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复杂,皱眉凝视李飞,敢当着他的面前贬低傅家比喻的不堪一击,傅军心里很愤怒,可是在看李飞表情淡然无比的镇定,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或者说是

    不把整个傅家放在眼里,嘴角啄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嘲弄,自大又嚣张。

    傅军不得不谨慎起来,认真对待,不惧怕京城八大家的疯子,要不是他背后拥有可怕的底蕴仰仗,要不他就是真的疯了。

    两者之间傅军更加倾向于前一个,心中笃定李飞的背后有媲美他傅家的神秘势力支撑,所以,他才会这般有恃无恐,并且还敢亲口承认就是他杀了弟弟傅霖。

    李飞心知肚明傅军是想套出他的身份,越是这样就越不让傅军得逞,平静的脸上浮现一抹揶揄之色,冷冷一哼嚣张的说出:“我是什么人你不配知道。”

    “你真的不怕和我傅家为敌?”傅军压抑着怒火,眼睛一眯,脸色阴沉语气冰冷的警告李飞,他的可怕要比傅霖强上不知多少倍,不管是谁一旦招惹上他,不死也得掉层皮,如果说傅霖是让人畏惧的混世魔王,那么傅军就是让人又敬又

    怕的君主。

    他在傅家的地位仅次于手握重权的爷爷,傅家更是有意想要把他培养成傅家下一任的家主。

    傅军有勇有谋能文能武,同为京城八大家的叶家老爷子,曾亲自开口称赞傅军‘生孙当如傅军’。可见傅军在老一辈的眼中的分量。

    只是很可惜,傅军的显赫家世还有他的辉煌成就,能威慑到所有人就是吓不到李飞,仙人岂能让凡人给威胁恐吓?

    李飞所拥有的超凡手段,在傅军他们的眼中不就是仙术神术。

    手可摘星辰,一眼看断山河,一念间翻江倒海。

    这些不正是神仙才会有的本领。

    面对咄咄逼人的傅军,李飞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直接冷漠说道:“莫说你傅家,就是和京城八大家同时开战,吾都不惧。”

    吾,古代帝王对自己的称呼。

    上一世的李飞那可是九天星辰上的仙帝至尊,手中统领有成千上万的仙兵仙将,只要有重大事情做决定的时候,李飞他都会用‘吾’代替。

    李飞心高气傲,重回地球,不管是武道界还是各大家族,他都不放在眼里,京城八大家很厉害是吧?没人敢招惹是吧?那行,我就偏偏要去招惹。

    傅军惊讶,又再一次的认识到李飞的嚣张跋扈。“你是第一个让我惊讶的人,不管你有多么强悍的背景,别忘记了这是京城,我们八大家的京城,你杀了我弟弟,那么就要血债血偿,我给你三天时间到傅家负荆请罪,千万别想着逃跑,如果被抓到会有什

    么样的后果你很清楚。”

    傅军满脸萧杀,声音冰冷的给李飞下达最后的通牒,他之所以给李飞三天时间,是为了让李飞向自己背后的势力求救,傅军倒要看看国内是哪方势力敢这般嚣张,目中无人,连京城八大家都不放在眼里。

    三天?

    亲自上门负荆请罪。

    李飞心中冷笑连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李飞撇撇嘴自嘲刚到京城就招惹上傅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原本只想低调的上学然后修炼,没有想到命运弄人,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这话一点都不假,傅家希望你们能扛得住本帝的怒火,哼哼。”

    世俗界一个小小家族,要是按照李飞以前的性子,不带废话翻手间镇压,他现在真的很忙,忙着寻找灵药灵物突破修为,奈何总是有麻烦接连不断的找上门来。

    “看来要加快收集聚灵阵的材料了。”

    李飞右手摸下鼻尖笑着自言自语。地球上灵气太过稀薄,李飞突破到凝气期都实属不易了,想要更上一层楼达到融合期,这点灵气远远不够,除非依靠外物来帮助,李飞就想到了聚灵阵,只要寻找一处最佳地方在摆出聚灵阵,李飞有信心

    五年内必然突破融合期。

    只要达到了融合期,李飞才有傲世天下的资本,才会不惧国家重型武器的威胁,何为融合期,那就是肉身和心神相融相洽,就算是肉身已毁,只要心神不灭就能再次复活。

    军训为期将近一个月,李飞感觉有点实在浪费时间,第二天心中就有了决定,打电话给柔老,让他出面帮忙向学校请假,柔老同意了并且满怀欣喜的邀请李飞到柔家做客。

    “酗子去哪里?”

    李飞刚坐上一辆出租车,开车的大叔笑呵呵的看着他。

    “长安街的部队大院。”

    李飞直接说出柔家地址,京城八大家的老宅子都聚集在长安街那一片,开出租车的大叔闻言表情一愣,目光惊讶的仔细打量李飞,赶紧问道:“你是部队大院的高干弟子吧。”

    李飞听后笑而不语,他这种做派就更加让大叔好奇了,在开车的途中狐疑的眼神时不时透过后车镜观察李飞。

    长安街自盛唐时期就有了,时隔数百年到现在至今依旧繁华,长安街毗邻**的左侧,街道全长3。8公里,连贯北京城的东西两城区,坐落于长安街上的各家门店客人络绎不绝。

    华夏国的权力中心也坐落于此。

    出租车在距离部队大院百米外停了下来,大叔笑了笑扭头就向坐在后面位上的李飞解释:“前面就是部队大院的警示区,不准外来车辆踏入,你只能在这里下车了。”

    李飞理解的微微颔首,然后,他问下大叔车费多少,付过钱后推开车门向有着士兵把守的部队大院走过去。

    “站住,这里是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

    身穿军装手持枪械的士兵,直接将李飞给拦了下来,表情刚毅,冰冷的说道。

    “小友你可终于来了。”

    李飞刚掏出手机就要给柔老打过去的时候,柔老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李飞抬头眺望就见精神矍铄的柔老在警卫员的陪同下走来。

    “首长好!”

    先前拦下李飞的士兵见到柔老神情一振,旋即赶紧敬礼。

    “柔老头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李飞有些惊讶柔老亲自出来迎接他。

    柔老丝毫不在乎李飞对他的称呼,反而心里高兴,眯眼笑着胡诌起来:“人老了身体就不行了,时不时出来活动活动健康,正好知道你要过来,说来也巧不知怎么的就溜达到了这里。”

    李飞知道柔老是在撒谎,不过也没有去刻意的揭穿,像柔老拥有显赫的身份还亲自放下身段跑出来接他,说明自己在人家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眼眸瞅着眼前对他微笑的老者,心里感觉到暖洋洋的。

    “这个老者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原来是开出租车的大叔还没有走,一直坐在车上暗中观察李飞,想验证自己的猜测到底对不对,当他注意到柔老就小声嘀咕。

    “啊,我想起来了,他……他他是柔老总理。”

    大叔突然想到柔老的身份,震惊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看着李飞柔老走进部队大院,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李飞跟着柔老来到柔家大院,他环顾一下四周,绿茵茵的爬山虎铺满眼前整栋小楼,君子兰、绿梦萝、紫兰山开满一处又一处,美不胜收让人应接不暇,加上柔老不忘根在左侧墙角下开垦了一块田地种有

    白菜西红柿这些蔬菜。

    整体来看颇有一种田园风格的意境美。

    “你请假的事情已经办理好了,一个月够不够?”

    柔老带李飞来到后院的闲庭下,石凳毗邻石台,石台上面放着茶具,柔老开口说话的同时专心煮茶。

    “一个月应该是够了。”

    李飞从来不把话说的太满,想了一下回答,他想在军训的一个月里抓紧时间收集聚灵阵的材料,然后就是选择一处天地灵气最为浓郁的宝地。

    “柔老头给我说说傅家的情况吧。”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李飞虽说不把傅家放在眼里,可是也有必要的打听了解一下傅家的情况。

    “傅家?”柔老听到李飞说的,深邃的眼眸闪过疑惑,着手放下清洗干净的茶杯,抬眼看着李飞,柔老知道李飞不会无缘无故向他打听傅家,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接着,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苍劲浑然的问

    道:“说说吧,傅家又怎么招惹上你了。”

    李飞表现出一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样子,笑意渐浓,在加上这件事情本身就和柔家有牵连,索性开口就把当天晚上在全德聚烤鸭分店发生的事情叙述给柔老。

    “这么说你真的杀了傅霖?”

    柔老刚开始还想着只要事情不太严重,他愿意出面当和事佬化干戈为玉帛,只是没有让他想到李飞竟敢一怒之下杀了傅老头的亲孙子,表情瞬间变的凝重。

    李飞向柔老点点头,丝毫不避讳的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惹到我的人,必须以死谢罪。”

    柔老听后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皱皱眉,觉着李飞在他面上说出这种话来,是不是有些过了,不过转念一想到李飞神乎其神的本领,心中很快也就释然了。

    “你杀了傅霖国内肯定是待不下去了,这样吧,我安排你马上出国到我一位老朋友那里躲一躲,等过个三年五载事情淡了,你可以再回来。”李飞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柔老绝对不会让李飞落入傅家手中的,那样李飞会死的很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