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没有我不敢杀的人
    ,!

    一百个俯卧撑?

    我的老天还让不让我活了。

    谢晓波并没有注意到周围同学的表情,他早在教官惩罚他一百个俯卧撑的时候,仿佛就好像大脑被雷电劈住了,顿时脑仁炸开发出嗡嗡的作响,空白一片。

    想要让一个大胖子做一百个俯卧撑,无疑是困难重重难于上青天,谢晓波哭丧着脸向教官求情:“教官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你看我这种体形别说一百个就是二十个都很艰难。”

    “你要是做不完你们班就不能回去睡觉。”

    教官板着脸冷笑说道。

    军训第一天教官都会找出每个班级的刺头,严格训练管教他们,这是对其他同学起到一个威慑的作用,很遗憾的是这个教官选择了谢晓波优先当这个反面教材。谢晓波无奈的撇撇嘴,就在教官跟前蹲下身子趴到地上,刚俯卧撑第一个谢晓波就累的粗气大喘,他紧咬牙关一口气连做了五个,每次身体剧烈的运动都会吃不消,从第六个开始他的速度放慢下来,额头

    狂冒虚汗,支撑身体的双臂颤颤巍巍,这一幕让方队中不少女同学心痛不已,不忍直视。

    “胖子加油!”

    突然杜江高声呐喊给谢晓宇助威。

    谁知道他这么一喊,身边的同学们都跟着纷纷为谢晓波加油打气。

    “加油!”

    “加油!”李飞微笑的看着依旧苦苦坚持的谢晓波,通过这一次的受罚或许会让他明白懂得一些道理,这对他日后在社会上做事很有帮助,不过,李飞身为修仙者异于常人,眼眸突然变得深邃起来,紧紧盯着谢晓波

    一番观察,按照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谢晓波撑死还能在做十个差不多,恐怕到时候还的需要他出手。

    李飞判断的十分准确,在一片片连绵不绝的加油打气的呐喊声中,谢晓波汗流浃背竟然做到了二十八个,就在第二十九个起身的瞬间,体内仅存的最后一丝力量消耗殆尽。

    “我实在是不行了。”

    谢晓波翻过身躺在地上,仰望璀璨星空,大口大口的喘气。

    “还有七十二个没有做完,马上起来。”教官铁面无私,可不在乎你能不能行,说是一百个就必须要完成,非常愤怒的训斥谢晓波。

    “教官我累的浑身没劲,真的不行了。”

    “很好,那你意思是要放弃了,如果你说声你放弃了,那么,他们将会因为你而被罚站两个小时。”教官不屑一哼,抬手指向同学们,拿同学们来威胁谢晓波,让他明白到其中的利害关系。

    这一招在军队百分百管用屡试不爽。

    除了李飞,剩下所有的同学们都心中有些懊恼,愤愤不平的瞅着教官,满脸的不服气。

    谢晓波敢怒不敢言,唯有坦然面对承受,咬牙切齿的咆哮起来:“我继续。”

    为了不连累同学们,他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就要再次做俯卧撑,当他刚弯下腰的一刻,李飞穿过同学们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拽住他。

    “你不能在做了,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李飞看出谢晓波体内的气血浮躁狂暴,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供血不足或者气血倒流的生命危险,所以,李飞不得不站出来劝阻谢晓波。

    “这里没你的事,站一边去,不遵守纪律是不是也想挨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教官脸上很没面子,怒目而睁气势汹汹的责骂李飞。“就算是体罚是不是也要因人而异,他的体质根本不行,想要做一百个俯卧撑就是在要他的性命,难道部队训练你们这些士兵都是这样不近人情吗?”李飞面无表色,一点都没有把教官口中的惩罚放在心上

    ,反而替谢晓波打抱不平,表情严峻。

    同学们都对李飞露出很惊讶的表情。

    谢晓波呆愣的盯着李飞,心中很感动,鼻头一酸差点哭出来,关键时刻还是兄弟靠得住啊,李飞我爱死你了。

    教官剑眉一挑,脸上浮现怒色,这才军训的第一天就有不服从他管教的刺头站出来,怒不可遏:“好,很好,既然你这么仗义,那你就替他把剩下的七十二个俯卧撑全部完成了吧。”

    他浓眉大眼上下打量消瘦的李飞,心中冷笑。

    “呵。”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命令我?”

    李飞表情高傲,桀骜不驯的戏虐一笑,公然叫板顶撞教官。

    “吸!”

    “嘶!”

    包括403寝室谢晓波三人,还有在场的所有同学都睁大眼睛,心中大震,看向李飞的目光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找死。”

    教官暴怒心情烦躁,原本冰冷的脸色瞬间变的阴沉,紧握拳头关节发出‘咯咯’作响,实在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扬起拳头一个箭步就朝李飞脸上打去。

    这一幕发生太快让同学们都是一愣。

    “住手。”

    教官的拳头就要砸到李飞脸上的刹那间,一道雄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制止住教官的行为,接着,众人就看到一个中年和一个青年走过来。中年男子身上穿着军装,表情威严,走过来就对教官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王小刚,你想干啥子,啊,你说你想干啥子嘛,我问你这里是哪里?这里是部队并不是你家山小村,还敢动手打学生了,翻了你的

    天了,哼。”

    “首长,是我错了,请求首长责罚。”

    “先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中年男子军官看着他问道,教官点点头就把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

    教官说完,中年男子军官瞪他一眼,然后,目光转移到李飞身上,操着方言问道:“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李飞表情淡然的看了看中年男子,不慌不忙的说道:“李飞。”

    “嗯?”

    李飞的名字突然引起中年男子身边青年的注意,他自然就是从京城赶过来的傅军了,因为家里的关系,铁拳团的团长都要亲自相迎,傅军真没有想到误打误撞的都能找到李飞。

    李飞是修仙者神经多敏感了,四周只要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当他刚报出自己的名字,突然就感受到傅军对他的敌意。

    李飞不由得皱下眉头,心想此人难道是傅家人?

    “你就是李飞。”

    傅军向前一步站到李飞的对立位置上,犀利的眼神紧紧盯着他。

    “我姓傅,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了吧?”

    李飞先是一愣,旋即抿嘴傲笑起来,他杀了傅霖自然不会害怕傅家来找他报仇,只是有些惊讶傅家的行动力,仅仅用了两天就能找上他。

    “你们傅家不愧是京城八大家之一,就用了两天时间找上我,呵呵,厉害厉害。”

    李飞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恭维傅家,傅军不傻能听得出来,只是李飞现在对待他的态度,让他心中有些惊讶。

    李飞眼眸寒冷,看一眼心中不解的傅军,讪笑着说道:“这里人多眼杂想要知道傅二少的事情跟我来。”

    他不想让傅军注意到杜江巴特谢晓波三人,一人做事一人当,再者说李飞非常自信能够轻而易举解决傅家的麻烦。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僻静的阴暗处。

    傅军还没来得及开口,李飞不带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傅霖是你什么人他已经被我杀了,如果你傅家想要找我报仇,随时欢迎。”

    “什么?”

    傅军闻言大惊失色,自己还没有问,杀死自己弟弟的凶手就很自觉的主动承认了,并且还叫嚣着随时欢迎找他报仇。

    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你真的杀了我弟弟?”傅军不敢相信的审视着李飞问道。

    李飞微微颔首:“没错。”

    “你知道杀了我弟弟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吗?”

    傅军脸色铁青,语气更是变得冰冷,看着李飞的双眼里闪耀着无边无际的杀意,敢杀傅家子弟不管是谁都要血债血偿。

    “哈哈哈哈。”李飞就好像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一个大笑话,跋扈的放声大笑,然后很不屑的嗤笑傅军:“蝼蚁般的傅家人我杀了就杀了,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哼哼,真是可笑至极,说句狂妄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李飞不敢杀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