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军训
    ,!

    “军军,你弟弟还没有回来吗?”

    正站在院子里思考问题的傅军听到屋内传出来的女人声音,飞快转身,傅军看到从屋里走出来的母亲皱着眉头,很是担忧的时不时望向大门外,心中无奈又伤感。傅军傅霖的母亲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温柔贤惠知书达理,自从生下两兄弟就安心在家中相夫教子,对于外面发生的大事小事从不过问,傅军走到母亲身边拍拍肩膀安慰说道:“妈,傅霖你又不是不知道

    贪玩,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很快就会有他的消息了,你大病初愈医生叮嘱不宜外出走动,我扶你进去。”女子通情达理的微微点头,然后什么也不说转身走进屋里,傅军突然发觉到母亲以往平滑光洁的额头上竟然出现了水波痕一样的皱纹,清晰可见瞬间触动傅军的心弦,他马上就要三十岁了,父亲母亲也在

    一点点逐渐的变老。

    晌午的时候,正在家中陪伴母亲吃午餐的傅军突然裤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皱下眉头面色不悦的放下筷子,掏出手机,不过并没有当着母亲的面接电话,而是起身来到院子里。

    “找到傅霖了没有?”

    “军少,通过公安部的监控上显示,霖少爷最后一次出现过的地方是大学城的全聚德烤鸭分店,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霖少爷的踪迹了。”

    傅军闻言眼神中浮现一抹疑惑,喃喃自语:“他从来都不喜欢吃烤鸭,为何会在那天还专门跑到大学城的烤鸭店。”

    傅霖不喜欢吃烤鸭这是全家人都众所周知的,而且,就算是为了一时新鲜想吃烤鸭了,也不用跑到大学城那么远的地方吃烤鸭吧,全聚德烤鸭店在京城分号很多,这里边一定有事。“行了,继续派人加大力度,我在给你们一白天的时间,务必给我找到傅霖,不然的话你们全部都不要回来了。”傅军冷冰冰的说完直接挂掉电话,他心情很烦躁,就在刚才恍惚间,他甚至怀疑弟弟会不会

    已经。

    傅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摇头失笑:“偌大的京城又有谁敢动傅家子弟,看来是我多想了。”

    确实不是傅军夸大其词,从改革开放到现在这几十年里,傅家的实力蒸蒸日上,现在俨然已经发到了一个可怕的趋势,傅家老爷子跺一跺脚整个华夏都会颤三颤,如此,谁敢不顾忌惮杀害傅家子嗣。

    时光荏苒,白昼交替。

    傅军整整一天哪里都没去,一直在家里陪伴母亲,父亲常年在外担任重职一年都回不来几次家里,又加上弟弟无缘无故玩失踪,恐怕母亲再生事端,考虑很久还是决定留下来。

    “你弟弟还是没有消息吗?”

    傅军的母亲紧蹙娥眉的向他问道。

    “铃铃……”

    正要开口回答的傅军,手机忽然响起,傅军接通电话朝院子里走去。

    没过一会,去而复返的傅军回来了,他笑着对自己母亲说道:“妈,派出去的人说已经找到傅霖了,我现在就过去给他带回来。”

    “嗯,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傅军告别了母亲,刚走出家门口脸色骤然阴沉下来,直接坐上挂着军牌的东风猛士前往目的地大学城的全聚德烤鸭分店。

    从长安街出发半个小时后他赶赴到大学城。

    “少爷!”

    傅军从车上跳下来,早早守候在全德聚烤鸭分店的黑衣人纷纷低头恭敬的喊道。

    “傅一,你确定我弟弟已经被人杀害了吗?”

    傅军脸色铁青的凝视着这群黑衣人中的首领,是个中年男子,表情冷酷,眉宇间更是透露出一股淡淡的杀气,他叫傅一是傅家暗中培养的人才,统领傅家所有的手下。

    傅家二少爷被人杀害,事态非常严重,傅一不敢怠慢就将自己这两天调查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了傅军。

    傅军越听下去心中就越发的愤怒,黑着脸走进烤鸭店,这家分店的经理见到傅军诚惶诚恐,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傅大少。”

    傅军目光犀利的瞪着他,不咸不淡的说道:“说吧,把你当天亲眼看到的都说出来,如果敢有一丝隐瞒或者欺骗,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分店经理额头狂冒冷汗,战战兢兢的,听到傅军的警告差点吓得休克过去,连连点头,赶紧说道:“当时傅二少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进来直接就上二楼走进天香阁了,可是过了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见到傅二少下来,最奇怪的是原本在天香阁里吃饭的几个人都结账离开了,我见傅二少迟迟不出来就心生怀疑,走进天香阁一看根本没有傅二少的人影,我当时就想着会不会是傅二少办完事情从后门离开了,就没多

    在意。”

    “当时在天香阁吃饭的几个人你认识吗?”傅军面无表情斜视着分店经理,冷酷的询问道。

    分店经理不敢有任何隐瞒的说道:“他们总共有八个人四男四女,其中有一位女子长的非常漂亮,对了傅大少,他们吃完过来结账的是个胖子,听他们的谈话好像是燕京大学的学生。”

    燕京大学的学生?

    傅军听到这里忽然一愣,然后,脑子里不经意的想到柔家那位好像就是燕京大学的大三学生,而且分店经理刚刚还说八人中有个女子很漂亮。

    “女子应该就是柔小芸,也只有她在这里才会吸引弟弟前来。”傅军皱眉凝神心中若有所思,他推测的**不离十,整个京城上流社会都知道他弟弟傅霖喜欢柔小芸,甚至傅霖多次向家里提议去柔家提亲。

    傅军原本还奇怪一向不喜欢吃烤鸭的弟弟,为什么会跑到大学城来吃烤鸭,现在水落石出他终于明白了。“看来傅霖失踪跟她有撇不开的关系了。”傅军忽然表情变得严肃深沉,他也从分店经理这里问到自己该知道的事情了,接下来,他就上到二楼来到天香阁,这时候一直紧随其后的傅一就对他说:“经过手下

    的调查,傅霖少爷还有傅九他们的车子停在这里有两天了。”

    “查出那天在天香阁吃饭的八人都是谁了吗?”傅军锐利的眼神环顾四周,心思缜密不放走任何的蛛丝马迹,他很想知道傅霖进来后房间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傅一说话:“已经调查出来了,当天晚上在这里吃饭的八人,其中四个女的是柔家那位和她室友们,四个男的都是今年燕京大学的新生,他们分别叫杜江东北人,巴特内蒙古人,谢晓波本地人和最后一个叫

    李飞的豫州狮都市人。”

    “李飞?豫州狮都市人?豫州柔家。”

    傅军脑子不笨一下子就道出奇怪的关键所在,京城八大家在暗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大本营,豫州省就是柔家的,曾经柔老总理在位时候就把一些的重心放在豫州省,现在柔小芸的父亲更是在豫州担任省长。

    “柔家,我弟弟的失踪最好和你们没关系,要不然的话……哼哼。”傅军暗自心语,冰冷的眼眸里绽放出嗜血的精芒。

    傅军凝眉头,辗转反侧思前想后,他决定先暗中对李飞四人进行调查和审问,至于柔小芸因为柔家的关系,先按兵不动。

    通过傅家的调查,傅军知道了李飞四个人这个时候正在京郊的铁拳团参加军训,他独自一人开着车前往京郊。

    京郊一处荒凉的地段,大名鼎鼎的铁拳团就驻扎在这里,夜幕才降临,燕京大学的大一新生们如火如荼的被士兵操练。历史考古系的方阵列队中,一身肥肉横膘的谢晓波脸色异常难看,从吃过晚饭到现在他们就静静的站队,将近半个小时一动不能动,折磨的他欲哭无泪,想死的心情都有了,偷偷瞄一眼身旁的李飞,嘴巴

    蠕动:“这是我第一次军训也是我最后一次,哪里是人能受得了的,哎哟,我的老腰都僵硬住了,等会可能需要兄弟们给我抬回去了。”

    “死胖子,你就作妖吧,刚才在餐厅吃饭我见你可是比谁都吃的多,说你是猪头一点都不假,我们可不管,有能耐你等会自己爬着回去。”

    “杜江,算小爷看错你了,赶紧把吃了我的红烧肉给吐出来。”

    杜江嘿嘿咧嘴一笑:“吃进我嘴里的还想叫我吐出来,门都没有。”

    “靠,你丫真不要脸,下次红烧肉绝逼没有你的份了,哎哟哟,我的小腿开始麻了。”谢晓波说着说着突然双脚小腿酥麻起来,他难以忍耐就想活动一下双脚,谁知他的小动作意外的被教官看到了。

    “你站出来。”

    黑脸铁面教官冷冷的呵斥谢晓波,谢晓波脸色一白吓得心惊胆战,服从教官的命令乖乖的来到教官跟前。

    “我是不是说过站军姿的时候不能动?”

    教官凌厉的目光瞪着谢晓波。

    “是的。”

    “你没吃饭吗?大声点。”

    “是,报告教官我吃饭了,吃了三个馒头喝了一碗汤还有一盘菜。”谢晓波义正言辞铿锵有力的喊道。

    可是,在教官还有其他同学们看来,他这种语气还有说的话是在挑衅教官的权威。

    教官脸色一沉,表情严肃,直接吼道:“现在马上做一百个俯卧撑,你没有做完你们班就不能回去休息,还有你们都要看着他做完。”同学们一听到教官说的,都纷纷表现出痛苦的神色,叫苦连连,更有一部分的同学怨恨的目光死死瞪着谢晓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