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京城第一少
    ,!

    李飞只是说了说话,傅霖的手下们都纷纷跪倒在地上,而且看他们的表情非常痛苦,紧咬着钢牙,脸上布满了汗珠。

    谢晓波等人都露出茫然不解的表情,这个简直实在是太违反常理了。

    他们都是普通人怎么会知道修仙者的可怕,李飞仅仅凭借一个气势威压就搞的这群人狼狈不堪苟延残喘,李飞和他们那就是云泥之别。

    “你到底是什么人?”

    傅家身为京城八大家,傅霖自然知道一些普通人不清楚的辛秘了,能够不动手轻而易举的解决他的手下,这种神秘莫测的超凡手段他曾经在福伯那里见到过。

    此子应该和福伯是一样的人了。

    福伯是他傅家的大管家,权力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爷爷没人敢不敬重,傅霖此时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怎么就傻啦吧唧的招惹上这种大人物,心中突突十分畏惧的瞅着李飞。

    李飞没有去理会傅霖,反而扭头目光放到柔小芸几人身上,眼神一凝瞳孔就射出精芒慑人夺魄,紧接着不管是柔小芸还是杜江只要注意到李飞的眼睛,都纷纷昏睡过去。

    傅霖和他的手下们看到后震惊的嘴巴大张。

    李飞使用精神类的催眠术让柔小芸他们都昏睡过去,就是怕等一下血腥的场面会吓到他们。

    傅霖不知死活敢来招惹他,在李飞的心中他早已经是个死人了。

    李飞抬头鹰隼一般的森冷眼神盯着傅霖,傅霖自己就感觉好像被野兽给盯上了,一个不小心就会把他给吞吃掉,身体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心生恐惧害怕起来。

    “我……我我可是傅家的人,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傅家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傅霖强装镇定想要用自己显赫的家世唬住李飞。

    李飞闻言露出揶揄神色,讥笑讽刺傅霖:“主意打的不错,用傅家来威胁我,可惜啊可惜,你引以为傲的傅家,在本帝眼中蝼蚁的存在弹指间就可覆灭。”傅霖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忍不住的猖狂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敢说出这般大言不惭的话来,我傅家拥有百年底蕴,就是国家都不敢夸下海口说灭就灭,难道说你比国家还厉

    害,哼哼?”

    李飞深邃的眼眸中蕴含天地星辰,一股唯吾独尊的气势爆发出来,仿佛在傅霖的眼睛里李飞就是一尊从天上而来的神邸,光芒四射异常耀眼。

    “我的可怕又岂是你能了解的,莫说你傅家我想灭就灭,纵然就是那些欧美霸主我李飞只要想,翻手覆雨就可毁灭。”傅霖冷冷一笑暗道李飞吹牛不打草稿,就是你身手在厉害能扛得住飞机大炮的狂轰乱炸,还大言不惭的不把欧美霸主放在眼里,你也就敢在我面前吹吹牛逼,等真到那个时候,一颗炮弹你就被炸的死无全

    尸了。

    不过傅霖眼下不是计较李飞吹牛不吹牛,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手上,紧缩眉头,没有了先前的恐慌,他坚信不敢把他怎么着,除非他不想活着离开京城。

    “你放了我,我就当今天的一切事情没有发生过,如何?”

    傅霖阴笑看着李飞。

    “看来是吃定了我了,认为我不敢杀了你是吗?”

    李飞目光锐利如鹰似的盯着傅霖,萧杀说道。

    “你敢杀我吗?你知道我的身份,而且这里还是京城,如果你真敢杀了我,那么,你将会被傅家无休止的追杀,天涯海角没有你能够容身之处,别怀疑我说的,你应该清楚傅家有这个能力不是吗?”

    傅霖自以为拿捏住了李飞,想着在自家地盘上谁敢动他,偌大的京城在普通人的眼中它很广阔无垠,可是在整个傅家的眼中,想要在京城找到一个人如履平地般轻而易举。

    这就是京城八大家的底蕴。“所以,你为了一个女人杀了我,然后亡命天涯过着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生活,除非你是个傻子,呵呵。”傅霖神情傲然,自大的给李飞叙述杀了他之后的种种麻烦,好让李飞忌惮不敢对他下手,试问,谁

    人不怕死,同样他也怕。

    可他傅霖的命要比许许多多的人金贵,因为他叫傅霖,是京城八大家之一傅家的种。

    “京城八大家?傅家二少?哈哈哈。”李飞桀骜不驯的笑道:“傅霖这就是你心中认为我不敢杀你的最大仰仗吗?”

    “没错。”傅霖得意洋洋的说道。“抱歉,看来要让你失望了,在你口中引以为傲的显赫家世,不管是你傅家还是另外的京城八大家,我都没放在眼里,或许京城八大家的身份让你有恃无恐,甚至还有少许的沾沾自喜,但我李飞想要杀一个

    人,京城八大家还不够资格来管,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李飞昂首挺胸,傲然屹立在傅霖身前,嘴角上扬绽放出一丝嘲弄,目光冷漠的看着傅霖,身为修仙界的至尊,李飞岂能被世俗的蝼蚁威胁,如果传到修仙界简直就是对他的一种讽刺侮辱。

    一介蝼蚁,他李飞说杀就杀了,根本不需要去顾及那么多,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

    傅霖惊愕,睁大眼睛,他不敢置信李飞会说出这般嚣张狂妄的大话,感受到李飞眼眸中绽放出的阵阵杀意,原本临危不乱的他突然心慌意乱起来,身体禁不止的颤颤抖抖。

    “你真的不怕傅家……”

    傅霖话说到一半艰难的咽下口水,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傅家只不过是土鸡瓦狗,先杀了你,到时候自然会让他们下去陪你的。”李飞盛气凌人,胸中有百纳海川,至于傅家这样的世俗界小家族,丝毫不惧。

    李飞不在废话,抬起左手在自己胸前面一划,傅霖还有他的手下就看到浮空出现一团团手掌大小的火球。

    “啊!”

    傅霖脸色骤变惊慌失色起来,被眼前的火球给吓到脚下不稳一个趔趄摔倒。

    “我是傅家二少爷,你不能杀……”

    “有遗言带到地下在慢慢说吧。”

    李飞手对虚空一弹,眼前漂浮的火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刺激的发怒了,化作一道道火流星吞噬傅霖和他的手下们。

    傅霖惊恐万状,凄惨的叫声都没来得及,直接被李飞打出的火球吞噬殆尽,一缕缕灰烬飘荡在半空中。

    眨眼片刻的功夫,傅霖和他带来的手下全部灰飞烟灭,幸亏柔小云几人都被李飞催眠睡着了,要不然看到定会大吃一惊,认为李飞不是人。

    自从李飞突破到凝气期,像火球术、风刃术、雷电术、浮空术这种简单低级的仙术手到擒来。

    火球术杀人必备,不留污垢不留痕迹,业界好口碑。

    李飞自认不怕傅家的报复,可就担心傅家心狠手辣祸及身边的朋友们,他就走到谢晓波几人跟前,依次抹掉他们这段记忆,这对李飞来说小菜一碟。

    “啪!”

    李飞突然打个响指。

    “这是在哪里?”

    “哎哟我的头好痛,我是怎么了?”

    柔小芸、杜江、巴特、谢晓波他们都纷纷睁开眼睛醒过来,猛然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非常痛。

    “你们喝酒喝的太多了。”

    李飞笑着对他们说道。

    “我怎么好像记得我没有喝酒啊。”柔小芸用羊脂如玉般的纤纤玉手揉了揉太阳穴,紧蹙娥眉疑惑的喃喃自语。李飞不再解释,而是手一指柔小芸的杯子,柔小芸顺着手指望过去,她就看到自己杯子里溢着满满的啤酒,不由的撇撇嘴,心里责怪自己没酒量还喝酒,还在喜欢的人面前丢脸,想到这里,脸颊微红偷偷

    瞄眼李飞。

    杜江神色古怪,他最清楚自己的酒量,就这五六瓶啤酒还不足以让他喝晕,绞尽脑汁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他是如何晕的。

    “胖子,时间不早了,你去结账咱们该回学校了。”

    李飞忽然对谢晓波说道。

    谢晓波先是一愣,随即赶紧点了点头:“行,我这就去结账。”这顿饭吃了谢晓波二千多块,对于他这种富二代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大家说说笑笑回到燕京大学,柔小芸扭扭捏捏的要到李飞的手机号码,满脸通红的转身跑走了,只留下一抹余香残留在空气中,李飞神

    色尴尬无奈苦笑。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就是新生入伍军训,李飞和巴特听到后还好点没有多大的抗拒和不满,反倒是杜江和谢晓波两人在寝室哭天喊地,谢晓波将近二百斤的体形去军训还不给他累个半死脱层皮,谢晓波脸色

    难看拼命摇头,他说打死都不参加军训。

    第三天军训正式开始。

    一辆接着一辆的军车装满学生,驶出燕京大学开往京郊的军营。

    燕京大学不同于其他大学,每一年的军训新生都会被带到军营里接收正规化的军事训练。

    坐落于京城最为繁华的长安街上的傅家大院,一位穿着军装的青年从屋子里走出来,凝视眺望几米外的大门,忧心忡忡。

    “都已经两天了,小弟怎么还没有回来?”青年自言自语,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威风凛凛的英气,刚毅的面容上尽显冷酷严峻,刀削过般的脸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眼眸深邃又透亮。

    青年姓傅,全名叫傅军,大院子弟都喜欢亲切的称呼他军子哥,四九城的大大小小人物都要称呼他军少,他从小喜欢待在部队,这一待就是二十多年,他的本事都是从部队学来的。

    京城八大家里除了最为神秘的司徒和南宫两家,另外六家中的第三代都没有傅军出众。傅军和傅霖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傅霖两天两夜没有回来,不管以前玩到多晚傅霖都会乖乖回家,这次直接失踪了两天,手机打不通,人更是找不到,整个傅家顿时炸开锅乱成一团,派出人手走街串巷的寻找傅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