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初露峥嵘
    ,!

    突然踹门进来的傅霖吓坏除了李飞以外的七人。

    柔小芸看到来人是傅霖,眼神一凝,眉宇间轻轻皱起,表现出很不耐烦厌恶的神色,依旧我行我素亲自为李飞夹菜,对于勃然大怒的傅霖丝毫不在乎,仿佛在她的眼中心里唯有李飞一个人仅此而已。

    柔小芸的举动态度更加让傅霖怒不可遏了。竟然敢无视他的到来,接着,愤怒的目光瞪向脸色平淡的李飞,双手攥着拳头,心情无法平静下来:“草泥马的,哪里跑出来的土老帽何德何能还让我的女人亲自给你夹菜,他妈的,你是不是残疾生活不能

    自理了,咋不让喂饭呐,瞧给你能的,嚣张的,怒,我怒啊。”

    傅霖不得不怒,整个京城谁人不知道柔小芸是他的女人,可是现在眼前这啥情况,傅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多了,产生了幻觉,我的女人在和另外一个男人亲亲密密。

    “该死,该死,我傅霖发誓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了。”傅霖生气愤怒的胸中憋火,宛如鼓风机一般起伏,脸色一会铁青一会黑紫。也许房间里在座的也只有李飞谢晓波四人不知道傅霖是谁?杜江正跟谢晓波喝的尽兴却被无缘无故打搅,让他十分不爽,随手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面对傅霖等人的虎视眈眈一点也不发憷,酒瓶指着傅霖

    ,大大咧咧嚣张的呵斥:“你们想干什么?”

    威武的草原汉子巴特紧随着杜江站起身来,面无表情,敌视着傅霖和他的手下们,只要他们敢动手,他不介意废掉这群人。

    傅霖瞥一眼想要跟他扳手腕动粗的杜江和巴特,嘴角绽放一丝冷嘲,个性张扬傲气的他丝毫不放在眼里。

    “傅二少你怎么来了?”

    就在火药味正浓烈的关键时刻,安琪琪眼前一亮有些小激动的冲傅霖喊道。

    傅二少?

    世界上怎么还有人叫这般奇怪的名字。杜江和巴特都用一种不能理解的眼神打量意气风发的傅霖,他们来自外地自然不清楚傅二少这三个字代表的底蕴,可是谢晓波非常清楚,立即脸色大变,非常震惊的瞪着傅霖,心里突突:“这可是传说中的

    混世魔王傅二少,他怎么会来这里,难道跟安琪琪认识不成?”

    谢晓波的神情变化正好被李飞发现,然后,扭头看看脸色异常难看的柔小芸,抿嘴轻轻一笑,他心知肚明了。

    “杜江你知道他是谁吗?赶紧收起酒瓶子,不然真的惹恼了傅二少,你们几个都吃不了兜着走。”安琪琪顺着傅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拎着啤酒瓶想要干架的杜江,不悦的皱皱眉,冰冷的语气训斥杜江。

    “你。”杜江堂堂七尺男儿却被一介女流教训,脸上无光啊,刚想要开口顶撞反驳安琪琪,却被谢晓波横插一脚挡下,然后谢晓波又在他耳边窃窃私语一阵,杜江浓眉一挑,有些不可置信的重新打量傅霖,眼底浮

    现一抹忌惮,乖乖的把啤酒瓶又放回桌上。

    “哼!”

    傅霖讥笑蔑视杜江一眼,随后,他的目光再次凝聚到李飞身上,从头到脚的打量一番,嗤笑起来:“就你这寒酸样子还敢泡我的傅霖的女人?不想死的话马上滚过来跪下,或许我会网开一面饶你不死。”

    敢泡自己的女人傅霖肯定不会让李飞死的那么痛快,他要狠狠折磨的李飞痛不欲生,这就是敢碰我傅霖女人的严重代价。

    “傅霖我警告你,请注意你自己说话的分寸,我不喜欢你更加不是你的女人,我想认识谁喜欢谁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现在你也看到了我要和我的男朋友吃饭了,请你离开吧。”柔小芸从见到傅霖的第一面起,她就很不喜欢傅霖甚至有些反感,因为傅霖就是一个善于伪装自己的小人,表面上谦谦君子深受很多女孩子的喜欢,实则背地里无恶不作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胡作非

    为杀人放火。“芸芸,你怎么能这样说傅二少的,傅二少是一个多么专情的人啊,追你追求了两年,一往情深人又帅气又好,这样的男人打的灯笼都找不来,哪个女的不喜欢?你真是傻啊,为了他这样一个穷吊丝放弃傅

    二少这种金丝雀值得吗?别在犯傻了。”安琪琪听到柔小芸出言侮辱傅二少,她心中有气赶紧替傅霖辩解,其实她一直都非常羡慕甚至妒忌柔小芸,家世显赫人又长的漂亮,还有傅霖喜欢,她多么想倒贴给傅霖,很可惜,对于她这样的胭脂俗粉

    根本看不上。“琪琪,我明白你的心思,请你不要说了,我是我你是你,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爱情,而不是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柔小芸心思缜密她早早就看出安琪琪钟情于傅霖,只是,大家

    都同为好朋友,为了这份友谊柔小芸心慈手软了。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傅霖来这里并不是偶然,很有可能就是安琪琪告的密,在看向安琪琪露出非常的失望的表情。

    “胆小鬼,懦夫,你就只会躲在女人身后吗?”突然,傅霖把矛头直接指向李飞,面色冷峻,语气冰冷的说道,不屑的瞅着依旧镇定自若坐在那的李飞,他见李飞半天都不敢开口,认为是被自己吓住了,心中更加鄙夷李飞中看不中用,不知给柔小芸灌

    了什么**汤,让她如此喜欢。傅霖的一句话很巧妙的就将全部的过错强加到李飞身上,直接吸引大家的注意,李飞瞬间暴露在外,尤其那句你只会躲在女人身后吗?只要是有血腥的男儿听后都会恼羞大怒,可是在看李飞若无其事,好

    像傅霖说的不是他,这让同住一个寝室的杜江巴特谢晓波三人脸色难看。

    “呵呵,芸芸我就说了,现在你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吧,没有一点的男儿担当,这种不折不扣的人渣你还那么喜欢他干什么,他给傅二少提鞋都不配。”

    安琪琪抓会狠狠的恶心贬低李飞,好让柔小芸看清楚这个人渣的真面目。

    柔小芸看了一眼淡笑的李飞,美眸中带着坚毅神色,银牙咬唇倔强的说道:“不,你们根本不明白,他不是这种人的。”

    “都到现在了你还为他辩解。”安琪琪冷眼相待李飞,打心眼里鄙视李飞真不是男人,毫不客气的挖苦说道:“李飞,柔小芸那么喜欢你,可你现在是怎么做的?遇到麻烦就会退缩躲到人后,真是丢男人的脸面,这么没用的男人就是给我

    ,我都不要嫌丢人,哼。”

    “安琪琪你闭嘴不允许你这么说他。”

    柔小芸脸色涨红怒斥安琪琪。

    他们根本不了解李飞的优秀,只有她自己知道李飞就好像是一颗被尘土遮掩住光芒的宝石,当他闪耀出光芒时就会照亮整个世界。

    李飞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柔小芸的心中如此重要,无奈叹口气,自从经历了神劫事件,他暗暗发誓这一世只为修仙报仇,儿女情长他想都没有想过。

    “哎,真是一个傻丫头。”

    李飞收起感伤,原本平淡的神色骤然间变的凌冽,纸巾擦一擦自己的双手,然后,剑眉一挑睥睨的眼神看着傅霖,冷漠说道:“你应该是京城傅家的人吧?说一说得罪了我你想怎么死。”

    京城八大家李飞还是知道的。

    只是以他今时今日的成就,除了国家这些小家族完全都不放在眼里,只要不来招惹他,他是不会赶尽杀绝的。

    既然麻烦找来,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你,你刚才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傅霖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的瞪着李飞。“看来一味的低调就会遭受欺辱,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招惹我,说出一个死法我成全你。”这一刻,李飞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整个

    天地都要向他臣服低头,这般霸道实在是秒天秒地秒空气。

    “啊!”

    所有人都被震慑到了,一个个瞠目结舌,安琪琪美眸睁得最大死死盯着李飞,心中惊呼这还是刚才那个胆小怕事的李飞吗?

    怪只怪李飞喜怒无常变化太快让他们捉摸不透,要不然也不会让星空万族惧怕战战兢兢数万年了。

    “找死。”

    傅霖暴怒,剑眉倒竖,狰狞的冲着李飞咆哮:“你们上给我往死里打。”

    “是。”

    站在傅霖身后的手下领命,凶神恶煞的向李飞走去,吓得安琪琪、韦小彤几个女孩害怕的尖叫起来。

    “蝼蚁一般的废物还敢来惹我,全部跪下。”

    李飞不怒自威,脸色寒冷,直接催动体内真元,一股狂暴的力量瞬间冲击傅霖的手下,他们都还没有明白过来,就感觉身抗万斤重力,双腿一软纷纷跪倒一片。

    李飞专门只针对这群人,所以,柔小芸谢晓波他们根本感觉不到,都是大眼瞪小眼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恍惚,好端端的一群人怎么说跪下就跪下。最惊讶的自然是傅霖了,他最清楚这些手下的厉害,特种兵都不一定会是对手,傅霖先是一愣,然后扫视跪倒一片的手下瞬间心头大震,惊惶不安的畏惧李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