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开学
    ,!

    众人无数道目光纷纷集中在唐装老者的身上,无不心中大震露出惊愕的表情。

    “那老头可是姚家的家主姚正龙?”聚集的人群里一位商业精英凝望老者,不敢相信的嘴巴大张,吃惊喊道。

    他的声音刚落下旁边一位中年男子不屑的对他冷笑,开口说道:“我在一次慈善晚会上见过姚正龙的本人,没错就是他。”

    “吸!”

    顿时诸人听后倒吸一口凉气,继而赶紧将目光转移到李飞身上,这个看年龄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真的叫来了姚正龙,他没有吹牛逼说大话,同时,大家重新认识了李飞,对他的身份透露出一股好奇。

    “怎么可能?”

    姚国栋不会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认识,见到老者的瞬间脑子突然断路了,脑子里就一直发出嗡嗡作响,他彻底蒙圈了。

    在瞅面带冷笑的李飞,眼神中浮现忌惮神色,心中宛如翻江倒海一般震撼。更加惊讶的当属李飞的亲戚们,不管是自己父母还是大伯等人,表现出第一次认识李飞的惊讶样子,姚正龙姚家的当代家主,就算是老爷子也不见得认识人家,可就这样的巨擎,却被李飞一个电话叫来了

    ,而且,看姚正龙的脸色很是惊慌失措,或者说是惧怕。

    “我的天,儿子你快掐掐我,大名鼎鼎的姚正龙竟然害怕小飞,开什么玩笑!”李飞的小叔不可置信的让身旁的儿子李卓然掐他。

    “老公,这还是咱们的儿子吗?”李飞的母亲何丽华紧紧抓住老公的手,脸上出现迷茫的表情。

    李继国紧蹙眉头凝视李飞,不清楚的微微摇头。

    杜楠一行十几人风风火火的走进酒店,强大的气场压迫的在场的每个人屏佐吸,大气不敢多喘,甚至还有胆小者身躯颤颤巍巍。

    “爸你怎么来了?”

    姚国栋赶紧开口向姚正龙问道。

    让人惊讶的是姚正龙愤怒的瞪一眼姚国栋,什么话都没说,从他身旁绕过去紧随杜楠孟伟雄四人来到李飞跟前。

    这一幕深深震动威慑到包括姚国栋在内每个人的心神。

    “大人!”

    十几人来到李飞身前,微微低头,齐声叫道声音洪亮震九霄。

    “嗯。”

    李飞先是点点头,风轻云淡的鼻息一嗯,这般傲慢嚣张的态度再次吓到所有人,很多女人都表情吃惊的双手捂嘴。

    “大人按照你的吩咐姚正龙已经来了。”杜楠瞥一眼姚正龙,后者面对李飞竟然表现的唯唯诺诺,赶紧双手抱拳,献媚讨好的笑着说道:“姚家家主姚正龙见过大人。”

    “想必事情不用我多说你应该知道了吧?”

    李飞负手而立,不可一世的斜视姚正龙,语气颇为冷漠的问道。

    “知道知道。”

    姚正龙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连忙点头。

    “偶买嘎的,我是不是眼花了。”

    “我比你还严重,仿佛产生了幻觉,姚正龙那可是姚家的家主,姚家在花都市除了沈家和肖家除外,简直就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一手遮天的存在,竟然会惧怕甚至讨好眼前这个少年。”

    “大新闻啊,堂堂的姚正龙却对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阿谀奉承,一旦说出去谁会相信。”此时此刻的姚国栋难以置信的瞪着自己父亲,从小到大他何时见过父亲低三下四过,而且,这个人就是威胁自己的小子,惊慌失色,诧异的情绪涌上头,快速来到姚正龙身边,赶紧大叫起来:“爸,你这是

    干什么,他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至于让你这般害怕畏惧吗?”

    “啪!”

    “孽子。”

    姚正龙听到自己儿子对眼前这位大人口出狂言,吓得宛如惊恐之鸟,脸色骤变,抬起手一巴掌扇到姚国栋脸上,怒不可遏的大骂呵斥。

    姚国栋直接被父亲这巴掌给打懵了。

    同时也震动到周围众人。

    “混账东西给我跪下向大人认错。”姚正龙心疼儿子,可他不敢表现出来,生怕对方这位爷一怒之下灭他满门。

    豫西联盟的真正主人,覆灭沈家的凶手,这种恐怖深不可测的大人物,吹口气整个花都市都会颤三颤,姚正龙自知姚家的底蕴,沈家牛逼不牛逼,自己都不敢去招惹,结果还不是被眼前这位抹杀了。

    在他来的路上得知儿子招惹上这位,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完蛋了,诚惶诚恐的跑过来低声下气,就是为了祈求儿子还有姚家全部人的性命。

    谁知道不争气的儿子又火上浇油,姚正龙欲哭无泪心生悲凉,当真是马失前蹄大意失荆州啊,愤怒懊恼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个废物来了,哎。

    “我不跪,凭什么要让我跪,一个小家族爸咱们何必惧怕,大不了灭了就是。”姚国栋到现在还不明白他老子的良苦用心,脸色阴沉怒视李飞,倔强的反驳姚正龙。

    姚正龙一听吓得身体颤抖,顿时间心灰意冷,眼神带着浓浓的寒意,冲着姚国栋咆哮道:“你个不孝子,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才让我姚家惹上大麻烦,马上给我跪下,如诺不然我就把你逐出家门,哼。”

    姚国栋心中宛如遭受了百万暴击,尤其是听见父亲说要将他逐出姚家,吓得心惊胆战慌张起来,若丧考妣,脸色苍白无血色,不敢相信的失声怒吼:“为什么?”

    “孩子,因为他不是我们姚家能够招惹起的存在。”

    看着儿子痛苦姚正龙也很伤心,可是,他不敢在大庭广众表白李飞的身份,心中无奈的叹息说道。

    姚正龙正言厉色的对姚国栋说道:“我再说一次,不跪下向大人道歉认错,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将不再是姚家人了。”

    “我跪。”

    姚国栋真的怕了,怕被逐出姚家,咬咬牙脸色铁青的双膝一弯给李飞跪下了,他的举动让众人吃惊不已。

    “对不起,是姚国栋有眼不识泰山惹怒了大人,我错了,认打认罚任凭处置。”姚国栋垂头丧气的向李飞认错。

    李飞俯视姚国栋,嘴角挂着嘲笑,冰冷的说道:“你应该道歉的人是我大伯。”

    “我?”大伯突然被点名,茫然不知所措,心中惊讶。

    姚国栋强忍着满肚子的怒火,跪着挪动身子,然后向大伯磕一个头:“我错了。”

    “啊!”

    大伯还有堂哥等人都非常震惊。

    他们想不到刚才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姚家大少,转眼间就跟狗一样跪下祈求他们的原谅,人生的大喜大悲真是比翻书还快。

    “大伯你可满意,如果不满意就让他继续给你道歉,直到你满意为止。”李飞转过身突然对李爱国说道。

    李爱国不是不知趣的人,听见后连忙点头,心中的不甘委屈一扫而光,笑着说道:“满意满意。”

    他能不满意吗?姚家大少给他跪下了,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在花都市掀起很大的风暴。李飞点了下头,然后,不屑看姚国栋,直接语气嚣张的对姚正龙说:“这次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不过,你要记专都市并不是你姚家人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如果让我知道你们敢背地里针对我的亲人,你

    应该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吧?”

    “是是,知道,大人尽管放心,我保证绝对不会发生像你说的这些事情。”姚正龙如释重负的松口气,不过听到李飞的警告,不敢有半分马虎,满脸严肃的拍胸保证。

    李飞闻言露出揶揄的嘲讽,淡漠的开口:“你们可以走了。”

    姚正龙面对能够一夜之间覆灭沈家的李飞,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现在一听可以离开了,紧绷的神情顿时松懈下来,心中欣喜,赶紧拽着魂不守舍的姚国栋溜之大吉。

    姚正龙来去匆匆,尤其是面对李飞拘谨唯唯诺诺的样子,深深的震动在场每个人,他们目不转睛的凝视李飞,心中恍惚,不少人都疑惑此子真实的身份?竟然能把姚家当代家主吓成这样。

    李飞解决完麻烦,就对已经呆愣住的大堂经理问道:“现在这个包间我们能用了吧?”

    大堂经理猛地清醒过来,对于能够吓走姚家主的猛人,他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连连点头。

    “爸妈,大伯小叔,事情解决了咱们进去用餐吧。”李飞扭头笑呵呵的对父母亲戚们说道。

    一家人面面相觑,总感觉刚才发生的事情是假的,恍如大罗梦境般镜花水月不太现实,至于杜楠几人则被李飞给打发走了。

    好戏散场结束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们也都纷纷离去,不过嘴上依旧讨论着刚才事情的种种。

    李飞知道家人都有满肚子的疑惑想要问他,当晚回到家中就被父母齐上阵逼问,李雨萱在一旁看到哥哥吃瘪的样子,捂嘴偷笑。

    一个小时后,父母两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吃惊模样,李飞说出的信息量震撼到了他们。李飞不能说出他是仙帝重生,反而编造出他遇到一位老者,老者看他天资聪慧是个练武的奇才决定收他为徒,至于老者的身份吹的很大,各大领导人的座上客等等,其中他还有几个师兄,不是军中大佬就

    是商业大鳄。

    怪不得他的父母会震惊到哑口无言,心中的波澜久久无法平静下来。翌日,整个花都市的上流社会都得知华清园酒店发生的事情,李飞他的出现顿时引起轩然大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各界名流都在暗中秘密打探李飞的真实身份,甚至一些家族长辈告诫自己的子孙,千万

    一定不要惹到这位爷,否则家破人亡。殊不知我们的主人公一大早就坐上前往京城的高铁,每年的九月一日则是华夏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全国各地学校开学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