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家宴风波
    ,!

    这个穿着邋里邋遢好吃懒惰猥琐的老道士,就是华夏武道界三大术法真人之一。

    道号清风,清风道人又喜欢别人叫他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常年久居香山,偶尔一时兴趣会下山游历尘世间,距离上一次游尘已经有十六年了,这次,他决定吃完这一顿丰盛的午餐,决定就此下山。

    酒足饭饱之后,邋遢道人嘴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双手使劲揉搓脚丫子,简直跟先前判若两人,怎么看都像一个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

    “嗝!”邋遢道人打个饱嗝,抬头凝望日头伸起懒腰,随后,便对守候在一旁的小道童坏笑着说道:“小鱼儿,师傅刚才掐指一算尘世间要有浩劫了,睡个午觉后就打算下山除魔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至于你嘛,就

    在家里好生待着,过几日为师自然会回来的。”

    “哎,师傅你又要出去骗吃骗喝祸害人了。”

    小道童洁白无瑕的脸上透露出悲悯神色,感慨怜悯世人,好像在他的眼中师傅就是害虫,一旦走到哪里,那里就如蝗虫入境一般寸草不生。

    邋遢道人气的嘴角抽搐心中很是无语。夕阳西下,天边突然喷射出一道又一道霞光,晚霞来临黑夜将至,树下打盹的邋遢道人悠悠醒来,发现天已经黑了,在一瞧周围哪里还有小道童的身影,邋遢道人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一边起身一边破口大骂:“好你个小兔崽子,师傅我还没走那就翻脸比翻书还快,不管师傅我了,呜呜呜……你个小没良心的,难道你忘记了,在2002年的大约是冬季,师傅捡到当时还是婴儿的你,这些年,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茹苦养育到现在,操碎了心累坏了身,哼,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师傅的,难道你不知道师傅相当于半个父亲吗?有你这样对你老子的吗?哎,长大了不听师傅的话了,心好痛,就让老道我独自一人

    在寒风中忍受痛苦吧。”

    “苍天啊,大地啊,让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些吧。”

    邋遢道人走一步身子晃三晃,嘴上叫骂着,就这样他下山去了。山巅的一角小道童偷偷注视着离去的邋遢道人,如释重负的松口气,开口自言自语:“我呸,不要脸的老头,要不是趁着我当年年幼不懂事,被你一根棒棒糖收买骗走,我会成现在这般悲惨,跟个老妈子似

    的,每天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哼,你终于走了,我也可以清净一段时间了,容我想想去哪里玩?”

    一小一老相互叫骂,可是,纵然是天涯海角两人的心都彼此牵挂这对方。

    刚到山脚下的邋遢道人,忽然鼻子一酸连打两下喷嚏,用手揉着鼻头就说道:“臭小子又在背后骂我,嘿嘿,第一站先去司徒家,让司徒老儿给老道士我做一顿大餐,顿顿吃素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

    邋遢道人说出这话让小道童听见肯定会怒怼骂他为老不尊,什么叫顿顿吃素,你丫天天大鱼大肉大酒这些都是素的吗?邋遢道人不以为然的猥琐一笑,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李飞覆灭了沈家,了却了数万年来的最大心病,刹那间念头通达道心终于有了一丝的松动,修为很自然的水到渠成,直接进入凝气中期。

    修仙九大境界,从凝气期到渡劫期分前期、中期、后期。

    就连李飞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如此意外的突破了一个小境界,按照计划,聚灵阵加上丹药两样辅助需要最少三年的时间。

    “世事无常难预料,轻而易举的就突破到了凝气中期,当真是意外之喜啊。”

    李飞颇有感触的小声呢喃。距离开学的日子还剩下一天,李飞在安娜家待了一个下午,刚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父亲李继国先是对他一笑,而后沉稳的说道:“小飞,你大伯三叔知道你考上了燕京大学,非要给你庆祝一番,我

    和你妈劝都劝不住,只能答应了。”

    “什么时间?”李飞坐下来散漫的问道。

    “今天晚上七点,华清园酒店。”父亲说着低头看下手腕上的手表,然后,接着说道:“现在已经六点半了,你妈和你妹妹都在屋里精心挑选衣服打扮那,等她们出来就出发。”

    “行。”李飞微微颔首。“乖儿子,看看老妈今晚上是不是很漂亮啊。”父子两刚说完话,卧室的房门打开,李飞的母亲何丽华上身穿着女士迷你小西装下身配搭短裙,黑丝袜裹着一双**,尤其母亲今天还专门去理发店烫了一个

    大波浪卷,一下就让李飞和父亲看入迷了。

    “老婆,你可真漂亮。”父亲痴痴的注视着母亲,赞美的话发自内心的脱口而出。

    母亲闻言美眸白他一眼,笑骂道:“都老夫老妻了,还学的油嘴滑舌。”嘴上虽然在埋怨,其实心里听后美滋滋的。

    李飞对母亲竖起骄傲的大拇指,笑着说道:“老妈,你美的让儿子我都不敢相认了,美貌赛过古代那什么四大美女,简直能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一点都不未过。”

    “停停停,打住,你在吹捧一会,妈会幸福的晕过去。”

    李飞挠挠头露出憨态可掬的笑容,谁敢想象的到,那个在修仙界威震八方动不动伏尸百万的飞龙仙帝竟然会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也许,只有在自己家人面前,李飞他才会这般。

    心归淳朴,道法自然。

    很快妹妹李雨萱也从她自己的屋子里走出来,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略施粉黛的容貌倾国倾城,娇小可爱的样子楚楚动人。

    在前往华清园酒店的路上,车里坐在副驾驶的母亲何丽华,突然说道:“等等停车,叫我找找小飞的录取通知书带了没有?”

    父亲无奈的撇撇嘴,只好打右转向靠边停车,李飞不理解的疑问:“老妈,你要用我的录取通知书干什么?”

    “你妈除了拿着在他们面前显摆还能干什么。”父亲一开口就戳破母亲的小把戏,夫妻两人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脾气性格自然都知根知底。母亲终于从lv手包里翻出燕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眉开眼笑,然后埋怨的瞪一眼父亲,不乐意的数落道:“你大哥还有你弟弟从小都不待见小飞,动不动故意贬低小飞,这次在爸的大寿上更是说话难听,说咱家小飞撑死也就是一个上三流野鸡大学的命。”母亲说到这时,扬扬手上的录取通知书:“瞧见这个没有,这东西就是打他们脸最好的证明,谁又能想到,我儿子不鸣则已一鸣就惊人,华夏最好的学府燕

    京大学的通知书,哈哈,儿子真给你妈争气。”

    “老妈只要你开心,就是国际上顶尖的大学儿子都能考上。”李飞神色傲然胸有成竹的说道,这点他不带吹嘘的,过目不忘倒背如流这些只能说是修仙者的基本功底。

    母亲闻言感动的直接哭了出来。

    当一家人来到华清园酒店,正好就看到堂哥李天正在和人发生争吵,父母对视一眼赶紧匆匆赶过去。

    “大哥,发生什么事请了?”

    父亲看了一眼对方向站在堂哥李天身边的大伯询问起来。“老二你们可算来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先到的正好赶上酒店还剩下最后一个包间,可是他们不管青红皂白非要霸占咱们定好的包间,小天气不过就和他们评理。”大伯把事情的始末详细的说了一遍,父

    母明白的微微颔首,李飞这时扭头不动声色的观察对方人。六男四女,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应该都是不差钱的主,要不然也不会蛮横不讲理的要霸占大伯订好的房间了,其中正和李天争吵的是个身高不超过一米七的光头,手臂中间夹着限量版的爱马仕钱包,脾气很

    冲没说一会就破口大骂。

    大伯护子心切生怕李天吃亏,挡在李天身前,看着光头说道:“朋友,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吃饭都要有个先来后到,房间是我们先预订好的,凭什么要让给你们。”“你他娘的算哪根葱,你说这间包房你们提前预订好了是不?”光头气焰嚣张的怒骂大伯,大伯怎么说也是李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平日里颐指气使习惯了,不是训斥这个就是开除那个,现在光头当着无数

    人不给他面子,顿时恼羞成怒,脸色骤然变的铁青,声音冷冷说道:“我叫李爱国是李氏集团的董事长。”

    “李氏?”光头和他的朋友们先是对视一眼,然后纷纷露出鄙夷神色,光头更是抬手指着大伯的鼻子狠狠骂到:“老东西,你是不是感觉你是李氏集团的董事长就很牛逼了,我呸,在本少家族面前小小的李氏算什么玩

    意,哼,你们竖起耳朵可听清楚了,我叫姚国栋。”

    姚国栋?

    周围看热闹的吃客们听见光头报出自己的名字,大部分都是一脸的茫然,只要一少部分的惊讶的嘴巴大张,不敢相信的瞅着光头。

    “你是金鼎大少姚国栋。”

    金鼎是一个花都市非常有名的会所,据说会所的幕后老板是姚家大少,很显然,在光头报出名号的那一刹那,大伯小叔还有李飞的父母都是脸色大变,眼神中带着惊恐。

    姚家的人力财力都不是李家能够相提并论的,远远不及对方的十分之一。

    一个三流世家能跟二流世家去比较吗?

    大伯的脸色非常难看,心中十分懊悔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一个不小心竟然得罪了姚家这种庞然大物,如果对方想要搞垮李家易如反掌分分钟搞定的事情。

    “呵,现在知道怕了?”

    光头也就是姚国栋,趾高气昂的蔑视大伯,嘴里发出一阵嗤笑。

    “那个姚少真是对不住,我不知道是你,包间你们使用吧,权当赔礼道歉了。”大伯毕竟在商海里摸爬滚打许多年,会做人识时务,姚家太强大了他惹不起,唯有向姚国栋示弱赔不是。

    这样的举动让在场的李家人敢怒不敢言。姚国栋飞扬跋扈的冷冷一笑,狂妄的用手拍打大伯的脸蛋,完全目中无人,嚣张的说道:“你妈的,刚才那股狂劲去哪里了,李家呵呵土狗瓦鸡,让那小子滚过来给本少磕头认错,这件事情就算了,如若不然……我灭掉你李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