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各方云动
    ,!

    花都市旧城区改造老街。

    这里聚集了成千上万名衣不裹身浑身脏兮兮的流浪汉。

    旧城区老街又叫收容街,顾名思义,要饭的、流浪汉、收破烂的,齐聚一堂姹紫千红,分外妖娆。

    “吱!”

    突然,从远处驶来一辆黑色宝马轿车,车门打开,许久未见的高德胜从车里走下来,跟随在他身后的还有四名黑衣壮汉。高德胜容光焕发,嘴角洋溢着灿烂笑容,身上散发出一股股磅礴的真气波动,李飞这次回来让杜楠收集来炼制破体丹的药材,短短几天时间,罗烈和高德胜两人先后依次突破内劲,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先

    天宗师。

    李飞对他们有再造之恩,这辈子两人发誓永远效忠于李飞,如有背叛天打雷劈。

    如果说以前两人是被迫的,心中对李飞多的是惧怕,那么现在,他二人心悦诚服愿意誓死追随李飞。

    李飞曾经统治无数的大小世界,久而久之自然也就学会了御人之道,一张一弛一松一紧才是御人的根本。

    “把人带出来。”

    高德胜冷漠的说道。黑衣壮汉领命后打开车子后备箱,将昏迷过去的沈天阳宛如拎小鸡一样带到高德胜跟前,沈天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先是打量一眼四周,当他看清楚一群群破烂不堪的流浪汉乞丐的时候,脑子里嗡的一

    声炸开。

    “你们想干什么?”

    沈天阳脸上带着害怕的表情瞅向高德胜,浑身战战兢兢。

    “干什么,哼哼,从今开始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你要在这里生活到终老,没有我们的允许你连死的权利都没有。”高德胜鄙视沈天阳,不屑一哼,讥笑起来。

    “不,我不要待在这里,我是沈家大少,我要回沈家,我不想待在这种鬼地方。”沈天阳在沈家的时候已经被罗烈废掉了双手双腿,此刻他趴在地上就像一条虫一样蠕动身躯,想要向高德胜爬过求饶。

    高德胜冷冷一笑:“胆敢得罪大人,死不足惜,如果不是大人吩咐了,我恨不得现在就一掌击毙你,废物不如的狗东西,去,把他扔进去。”

    “我不要……我要离开这里,我是沈天阳,我是沈家大名鼎鼎的大少爷,爷爷父亲他们都死了,我要回去当家主主持大局,这种鬼地方谁爱待谁待。”

    “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沈家已经被大人覆灭,不复存在了,沈家大少从今天开始这里将是你的新家,哈哈哈哈。”

    高德胜表情戏虐,哈哈大笑的嘲讽道,沈天阳犹如当头遭一棒击,沈家覆灭了?沈家覆灭了吗?他语无伦次变的疯疯癫癫起来,就在这时候,周围的乞丐纷纷动起来,一点点向沈天阳靠拢聚集。

    “这就是得罪大人的下场,哼,我们走。”

    高德胜带人驾着车离开了,忽然,一声凄惨痛苦的叫声彻响这片天空。

    在普通老百姓眼中高不可攀的沈家竟然在一天之间覆灭完蛋了,顿时震惊整个花都市各个层次,到处都是流言蜚语,有人说沈家不小心招惹到京城的权贵,对方一怒之下灭了门。

    还有谣言传出,根据前段时间沈家制作毒品的事件,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最终得出一个答案沈家是被国家派出军队镇压了。

    唯有真正的上层人物,譬如肖家、汴京宋家、省城柔家等等,他们最清楚幕后黑手是谁?市政府大楼里市长办公室,肖正恩眉头紧锁暗自揣摩:“柔家为何要对沈家下手呢?”前两天针对沈家的麻烦,虽说是他亲自下令,可是他一个市长敢去触碰书记的霉头吗?答案当然是不敢了,不到万不得

    已市长和书记谁都不愿拿对方开刀,他也是在接到柔省长亲自打来的电话,他才敢对沈家产业进行一系列的打击。

    “市长,沈家事情有最新情况。”

    忽然就在这时,他的秘书火急火燎的跑进来,几分钟后,肖正恩低眉沉吟,狐疑的语气喃喃自语:“柔家和豫西联盟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通过两天紧锣密鼓的调查取证,终于发现蛛丝马迹,当天真正覆灭沈家的凶手是最近正在风口浪尖上的豫西联盟,让肖正恩搞不懂的是柔家在这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还有,豫西联盟的幕后推手

    会不会就是柔家。

    这一切一切都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疑惑重重。

    汴京宋家。当沈家覆灭,宋婉儿就回到宋家面见了宋老,得知后的老爷子,身体微微一颤非常的震惊,半晌后,他开口对宋婉儿说道:“马上停止针对他的计划,哎,井底之蛙如何能了解到苍鹰的强大雄伟,婉儿,爷

    爷老了,从今天开始你代替我主持宋家吧,一定要记淄大人搞好关系,或许宋家还能更上一层楼。”

    “爷爷放心,婉儿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宋婉儿压抑心中的喜悦,美眸闪耀着惊异,表情坚定认真的保证道。

    宋老爷子不得不如此这样做,连在宗师榜上前三的白驼山主都败北被杀,试问整个天下还有谁会是李飞的对手,除非术法真人出手,甚至宋老爷子心中怀疑,就是真有术法真人出手也不一定能奈何了。

    省城柔家。

    被李飞用九玄金针术救活的柔老总理,舒坦的躺在葡萄架下的藤椅上,每次晃动藤椅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异响。“爸,这次闹的动静太大已经引起上面的怀疑了,过几天就会派黄立龙下来调查,咱们是不是……”在外官威十足的柔省长,在家里柔老总理面前却显得有些拘谨,沈家被李飞那小子彻底给抹杀了,当他得知

    后震惊李飞的心狠手辣,更是惊动了上面,黄家那位不日就要赶到,事件的影响已经发展到他还有他背后的柔家都控制不住了。柔老总理倒是悠然自得,起身喝口刚沏好的西湖龙井,吧唧嘴巴发出美滋滋的声响,然后扭头,那双浑浊的眼睛透露出睿智的锋芒,眉头一皱,咧嘴笑吟吟的说道:“老大啊,你都已经四十多的人了,怎么还这般不沉稳,从小我就教育你们成大事者一定要谨记遇事莫慌,一旦你的心慌了,那么,你就会露出马脚来,只有沉着冷静的人注定以后必成大器,老头子我就觉着李飞那小子正是这种人,遇事不惊沉

    稳的简直让我吃惊,甚至有时候我都怀疑他会不会是哪个老怪物附身了,简直冷静的可怕。”

    柔省长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点头表示认同老头子的话,想起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对他这个封疆大吏,冷静霸道没有一丝的慌张,每次自己面对他就感觉像是面对古代的帝王。

    “可是爸,黄家那位是……”“行了,一个国特局的副局长就把你吓成这样,等黄小子来了你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让他去找李飞那小子的麻烦就行了。”柔老总理脸上不悦直接打断柔省长的话,同时,他也是想试试李飞面对国家

    会展现出何种态度。

    柔省长顿时无语起来,瞅了瞅一副高深莫测的老爹,无奈叹气:“好吧,就按照您说的办。”

    “哈哈哈,放心吧,这小子滑的很,也有可能黄家小子这次下来并不是找他麻烦,反而褒奖他也说不定哟。”

    柔老总理的话柔省长听后撇撇嘴,打死他也不相信,黄立龙这个棒槌会褒奖李飞,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柔老总理瞧见大儿子露出不相信的表情,眯眼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捧腹暗笑:“几个老家伙,人家帮你们解决了西域危机,老头子我偏偏不信,你们会为了一个世俗家族招惹上术法真人,哼哼。”

    白驼山主欧阳锋的死,依旧没有多少人知道,只因当时在场的只有沈家和李飞双方,不过,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

    香山红叶满十里,芳香四溢似长龙。鬼见愁是香山的主峰,又名香炉峰,海拔557米,因山势陡峭,攀登困难被众人称之为鬼见愁,今天,主峰下一辆挂着军牌的红旗轿车停下,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身后跟着两名士官都抬头仰望如剑一般挺拔

    陡峭的山峰。

    “传师傅口谕请三位上山一见。”

    突然,一道悠长清脆的声音传过来,三人就跟着道童上山。

    山巅之上,一位身穿破烂道袍的老头子,手中持拂尘,盘腿打坐在万年苍松树下,道童带着三人上来,老道士就开口:“无量天尊!”

    “黄立龙见过真人!”

    中年男子正是京城黄家的黄立龙,隶属于国家特殊部门,专门处理一些比较棘手特殊的案件。

    老道士依旧闭着双眼,看都没看黄立龙三人,直接问道:“找我所为何事?”

    “真人,西域宗师,宗师榜第三的白驼山主就在昨天死了。”

    “欧阳锋怎么死的?”老道士悠悠开口,还是没有睁眼,显然是根本不把这位白驼山主放在眼里,黄立龙赶紧把沈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老道士听完后神情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波澜不惊的开口:“这件事情我会派人去调查的,至于你到豫州省走个过场吧。”

    黄立龙闻言微微颔首,然后他们离开了。

    他们刚走,稳坐万年苍松树下的老道士,刹那间猛的睁开双眼,飞快起身,手拍拍破烂道袍上的灰尘,咧嘴笑起来:“妈蛋,快憋死本老道了,乖徒儿快快去给为师取来美酒佳肴,嘿嘿。”

    小道童白了老道士一眼,转身走进屋里取来一壶酒一盘牛肉,顿时就感觉到眼前一花,再次打量酒和牛肉不翼而飞。

    “啧啧,牛肉应该是留香家的,至于酒嘛马马虎虎,还算凑合。”老道士一口牛肉一酒,吃的津津有味,时不时在吧唧一下嘴巴,回味无穷。“能够灭掉欧阳锋这个老毒物,此人了不得,难道是那些久不出世的老怪物们?”老道士咀嚼着大块牛肉满不在乎的自言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