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斩草除根
    ,!

    剑气纵横九万里,一剑光寒照九州。

    李飞面对强势咄咄逼人的白驼山主,使出五行中金系的毁灭一剑,惊为天人,剑光掠过的瞬间白驼山主灰飞烟灭。

    风暴过后,万籁俱寂。

    四周十分静悄悄,风吹叶落的动静清脆悦耳,甚至连空气都变的凝重,让沈老爷子他们在场的每个人的呼吸都变的低沉急促。

    “山主死了?”

    平日里照顾白驼山主饮食起居的奴仆,睁大眼睛死死瞪着无头之身的白驼山主,心中震撼,不敢相信的嘴上惊呼。

    “咕咚!”沈老爷子艰难的咽下口水,在武道界大名鼎鼎的白驼山主就这样死了,总觉着有些不太现实了,在他的认知里两人不得大战个三天三夜,仅仅几个呼吸间,两人胜负就已分晓,沈老爷子哪会知道高手之间

    过招,往往都是一招定胜负,决定生死。

    “欧阳兄……是我害了你啊。”沈老爷子悲伤的摇头微微叹息,然后,惊恐的眼神紧紧打量傲然屹立的李飞,皱起眉头,眼底浮现一抹复杂之色,他想不到连白驼山主欧阳锋都败了,落个惨死的下场。

    沈家诸人没有一个是开心喜悦的,他们的心情非常沉重,李飞的强大就像一座五行大山压的他们快喘不过气来,表露出深深的无力感。

    “你是术法真人?”

    沈老爷子见多识广,自然清楚武道界的辛秘,表情凝重的小心翼翼问道。

    李飞嘴角上扬跋扈一笑,故弄玄虚的说道:“是也不是。”

    李飞的回答模棱两可一下子让沈老爷子等人捉摸不透。

    “你杀了山主,白驼山众弟子一定会找你报仇的。”白驼山主的奴仆不知死活的冲李飞叫嚣挑衅。李飞闻言扫视一眼此人,不屑冷笑,嘲讽道:“真是一只忠心护主的狗,看来你在白驼山主身边待太久了,也学会狗仗人势的那一套,既然如此,我就发发善心送你去找你主子,这样,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

    奴仆听后顿时被吓的心慌意乱,表情惊恐起来,一改先前的嚣张跋扈,双腿一弯赶紧给李飞跪下拼命求饶:“大人,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吧。”

    李飞不听谗言,冷冷一笑,抬起手对着虚空一抓一握,沈老爷子孟伟雄罗烈他们就看到离奇的一幕,奴仆还没明白过来,他的脑袋就瞬间爆炸开来,血花四溅。

    “嘶!”

    “吸!”

    在场每个人无不震惊连连。

    尤其是沈家人看向李飞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恐惧。

    沈天阳从来没有想过李飞会如此厉害,爷爷请来的高人顷刻间就被杀了,一想起刚才自己放出的狠话,要将人家大卸八块,禁不住的心底发憷,浑身上下毛骨悚然。

    “老天爷保佑,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一定千万要保佑我,我还年轻还没有活够不想死。”沈天阳异想天开的寻求满天神佛庇护,可惜,他太渺小了,大神们正忙着打麻将听不到他的罗里吧嗦。

    “现在,最大的麻烦已经解决,该轮到你们了。”李飞响起残酷的靡靡之音,宛如从地狱爬上来的勾魂使者前来索命,吓得沈家众人浑身一颤惊慌失色。“阁下,你和我沈家并没有多大的仇恨,不如这样,老夫愿意用沈家一半的资产换取沈家上下的性命,怎么样?”沈老爷子犹豫再三终于决定用金钱来换性命,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是性命只有一条,没了

    就真的没了。

    人在世上不外乎地位和金钱,沈老爷子不相信李飞听后不心动。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果然,他的话起到了作用,就看到李飞紧锁眉头沉思起来,直到这一刻,沈老爷子悬在嗓子眼的心才放松下来。“沈老头,你这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啊,沈家一半的资产,啧啧,最起码有几十亿吧,你说的让我有点心动了。”李飞突然抬头和沈老爷子的目光相对,脸上露出揶揄之色,沈家的正阳集团现在已经是他的了

    ,除这个之外,在加上零零散散的产业,李飞估摸着应该会有个一百五六十亿,一半可不就是几十亿。

    沈老爷子讪讪一笑,继续说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冤家宜解不宜结,八十亿买我沈家所有人的性命如何?”

    李飞摇摇头,冷笑拒绝:“不行,最少一百亿买他们的命。”李飞凌厉的目光扫视沈建国等人,脸上浮现讥笑。

    “一百亿?”

    沈老爷子心中一惊,敢怒不敢言,现在自己这些人的小命在人家手上,是生是死就是一念之间,不能轻易得罪,可是,一百亿对他来说已经伤筋动骨了,八十亿是他辗转发侧想了好久又合理的价格。

    “好,一百亿就一百亿。”

    还是那句话命都没有了,留着那么多钱还干啥,沈老爷子把心一狠咬咬牙同意了,花一百亿向一位术法真人赔罪,十分值得。

    宗师不可辱,术法不敢惹。

    这句话完美的解释了武道界的孰强孰弱,宗师不可侮辱但是还敢招惹,术法真人那就是彻彻底底的不能招惹了,谁惹谁死。

    “不不不,你好像没有听明白,我说的意思是一百亿只能买你们其中一个人的性命,而不是全部。”

    “什么?”

    “你……是在耍我们了。”

    李飞的话刚说完,沈老爷子和他的三个儿子都暴怒而起,阴沉着脸,怒视着李飞,活了半辈子在听不出李飞是在玩他们,那就真是傻子了。

    “呵呵,废话少说,一百亿只能买你们其中一人的性命,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快点决定。”李飞放荡不羁的坏笑,来回打量脸色异常难看的沈家人,心中积攒了上万年的怨恨这才得到安慰。就在这时,跪在地上的沈天阳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连滚带爬的去到沈老爷子跟前,双手抱着老爷子的腿,苦苦哀求:“爷爷,我还不想死,你们都已经活了这么久了,我才二十出头,孙儿还没有活够,求求

    爷爷用一百亿买我。”

    “孽子你胆敢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气煞我也。”

    沈建国夫妇不敢置信的瞅着沈天阳,这还是那个平日里听话乖巧的儿子吗?

    至于其他的沈家人,听到沈天阳说的,纷纷露出鄙视的神色。

    李飞清澈的眼眸饶有兴致的瞅着如狗一样恬不知耻的沈天阳,嘴角上扬勾嘞出一抹嘲弄,心中无比快哉,犹记得上一世的他为了家人,跪下磕头扮猪扮狗祈求沈天阳宽恕。

    世事难料,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能亲眼看着上世的仇人如此滑稽卑微。

    沈老爷子低头眼中带着泪花,突然对沈天阳露出慈祥的笑容,泪珠从眼角流淌划过堆满层叠的褶子脸,沈家第三代子女很多,唯独老爷子偏偏就喜欢疼爱沈天阳。

    “一百亿保我大孙儿的性命。”

    当他说出这番话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甚至不敢去看沈建国沈云飞他们,心中满满的是愧疚。

    除了心中暗喜的沈天阳以外,剩下的沈家人顿时觉着心灰意冷,神色黯然。

    “一分钟到了,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做好决定了?”

    李飞先瞄一眼沈天阳,见对方欣喜若狂无语又鄙视,犹豫一下,再次肯定的问出。

    这一刻,沈家所有人屏佐吸,紧张注视着沈老爷子,局促不安。

    沈老爷子深深吸口气,露出无奈的笑意,点点头,说道:“是的决定了,一百亿保我大孙子一条命。”当他说完的瞬间整个人仿佛一下变的苍老不堪。

    他的决定是无情的自私的,凉了很多沈家人的心。

    “除了他,还有妇女幼儿不杀,剩下的男人全部杀了吧。”李飞尊重沈老爷子的最后决定,蔑视一眼沈天阳,直接向孟伟雄罗烈两人发号施令。

    “是!”

    两人领命,接下来,只要是沈家男人都避免不了死亡的召唤。

    沈天阳刚开始还能坚持的住,可是当轮到自己父亲和爷爷的时候,他不敢看,战战兢兢的强忍着害怕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不闻不见他才不会心慌。

    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彻响整个沈家大院,有几个妇女抱着自己男人的尸体放声痛哭,李飞冰冷的看着,没有一丝的怜悯,只有见过成千上万的死亡,才能够做到如他这样,心如磐石。

    “接下来轮到你了。”

    李飞突然戏虐的看着沈天阳。

    沈天阳先是一愣,紧接着诚惶诚恐,不敢相信的失声喊叫:“你要杀我?不,这不可能,你已经答应我爷爷一百亿买我的命,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出尔反尔。”

    “呵呵,我只答应你爷爷不杀你。”

    “你你想干什么?”

    李飞狂傲的笑起来,斜视狼狈胆怯的沈天阳,开口道出实情:“你知道吗?其实我决意要覆灭你沈家这其中跟你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永远忘不掉你是如何残杀折磨我的亲人。”

    “这不可能,我根本不认识你,怎么可能会杀了你的亲人。”沈天阳压根就不明白李飞到底在说什么,赶紧疯狂的摇头为自己辩解。

    李飞对沈天阳的辩解置之不理,只要一想起心底最痛苦的画面,他就变的愤怒暴戾,冲沈天阳露出狰狞的冷笑,凶残的说道:“打断他的四肢然后扔到垃圾站。”

    “不要!”

    沈天阳听后惊恐万状,使劲给李飞磕头求饶,只可惜,李飞理都不理他,转身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他一生最大最恨的人就是沈天阳了,打断他四肢,从此要让他生不如死苟延残喘的活着。这便是李飞对他最残酷的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