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黄泉路上走一遭
    ,!

    “可能是老朽想多了,此子从根骨上来看不到二十岁,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般年轻的术法真人,估计就是一个普通人,呵呵。”

    白驼山主笑了笑,然后,目光转移到罗烈和孟伟雄的身上,至于李飞他的猜测就是两人的后背而已。

    二十岁不到的术法真人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的。

    “父亲爷爷,我是天阳啊,快点救我。”突然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沈天阳看到家人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兴奋的大声喊道。

    “你是我的孙儿?”

    沈老爷子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盯着被李飞打成猪头的沈天阳。“是啊是啊,爷爷,我是你的孙子,呜呜呜……我被他们打的好惨,你要为孙儿报仇啊。”沈天阳哭丧着脸蛋,对李飞等人的恨意绵绵,一晚上都没有让他睡个安稳觉,派人不停的鞭打折磨他,自己细皮嫩肉

    哪里经得住这般酷刑,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唯有咬紧牙关硬生生扛过去。

    猪头脸,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李飞他们简直太丧心病狂了,怎么能这样折磨他的孙子,沈老爷子听后震怒,气的浑身颤抖,上气不接下气。

    “乖孙,你放心爷爷会给你报仇的。”沈老爷子火冒三丈怒视李飞三人,恶狠狠发誓,然后瞅向身边的白驼山主:“欧阳兄,能否救救我的孙子?”

    “小事一桩。”

    白驼山主表现出胸有成竹的样子,表情傲然,一步跨出瞬间从体内爆发出强大的气势,以他的实力轻松镇压孟伟雄和罗烈两人。

    果不其然,孟伟雄罗烈在这股气势下,脸色唰的一下发白,身体颤颤巍巍,心中同时惊讶这就是巅峰宗师强者的可怕吗?

    “两个小家伙,你们突破内劲还未有两个月,自然承受不住本山主的气势威压了,哼哼,连白驼山庇护的人都敢抓,摆明不把本山主放在眼里,你们两人各断一臂吧,算是对本山主不敬的小小惩戒。”

    白驼山主盛气凌人,仗着实力深厚强势的欺压罗烈和孟伟雄。

    沈老爷子等人看着脸色难看的罗烈,相视一眼得意洋洋的狂笑起来。

    “怎么,本山主的话你们都敢违背吗?”

    白驼山主欧阳锋瞅见两人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反而脸色阴沉的瞪着他,于是剑眉一挑勃然大怒,不屑一哼,再次提升压迫在两人身上的气势。

    “咔嚓!”

    罗烈双腿一弯就要跪下,他一直咬牙苦苦坚持,额头上布满汗水。

    孟伟雄比他稍微略强一些,不过也不好受,一双眼睛愤怒的盯着白驼山主。

    “这么大年纪了还为老不尊欺负小辈,不嫌害臊吗?”突然在这个紧要关头,李飞的声音响起,他表情淡然,藐视的看着白驼山主,冷声很不屑的讽刺道。

    欧阳锋一听凌厉的眼神瞪着李飞,在有涵养也肺气炸了,被个小自己几十岁的毛头小子讽刺批评,孰不可忍,愤愤不平的一哼,呵斥起来:“小小年纪不学无术,大放厥词,目无尊长小儿该罚。”

    “唰!”

    一道真气攻击李飞。

    沈天阳看到后心中狂喜:“小子去死吧,嘎嘎嘎。”

    在场除了孟伟雄还有罗烈对李飞非常有信心,其他的人都是表情冰冷,无情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呼!”

    李飞连动手都没有,仅仅吹出一口气碰上这道真气,瞬间将其化解。

    “什么?”

    白驼山主心头大震不可思议的凝视李飞。

    自己的真气就是内劲后期的先天宗师都很难轻易破解,这个小子一口气湮灭,他还是人吗?

    “你到底是谁?”能够轻松自如的接下他的真气,白驼山主不敢掉以轻心,紧锁着眉头谨慎的神色从上到下打量李飞。

    李飞随手一挥驱散罗烈两人身上的气势威压,这一手更加震撼白驼山主。

    “白驼山主,其实你不该来掺和这件事情的,也罢,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既然你来了就陪着沈家人一起去黄泉路上走一遭吧,彼此相伴也不寂寞。”

    李飞摇头晃脑的叹息说道,很为白驼山主感到不值,千里迢迢跑过来专门送死,这种精神可歌可泣值得他敬佩,可惜,他对待敌人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李飞小试牛刀一番展现出来的手段让白驼山主忌惮,可也仅仅只是忌惮,并没有害怕胆怯到束手就擒任凭李飞处治,继而又听到李飞口出狂言大放厥词,气焰十分嚣张跋扈,这般猖狂让白驼山主怒不可遏

    ,眼瞳中燃烧着无边无际的怒火。

    “口齿伶俐的小子装神弄鬼,本山主岂是你能随意羞辱的,今天,你们谁都走不掉,全部都要死。”白驼山主怒发冲冠,金刚怒目李飞,身上绽放出浓烈的杀气。

    许久未出手的白驼山主欧阳锋这是要大开杀戒了。

    “想杀我,糟老头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哈哈。”

    李飞语言犀利的强势反击。“哼,将死之人何必猖狂,倒是老朽眼拙了没想到真正的高手是你,不过,依旧要死。”白驼山主的褶子脸上露出残忍笑意,眼底浮现一抹嗜血,想不到李飞会是一位绝世天骄,小小年纪就能拥有先天宗师

    的实力。

    白驼山主心中认为李飞应该是内劲后期或者圆满,比他稍微弱上一分,可就如此还是十分震惊,只因李飞的容貌实在是太年轻了,感觉很不现实仿佛在做梦。

    什么时候武道界出现如此年轻的先天宗师了?

    惊讶归惊讶,白驼山主已经对李飞起了杀心,所以,纵然你在如何的天骄都要死。

    “死吧!”

    不在和李飞废话,他口中爆喝,忽然他的身影化作一道残影掠向十几米外的李飞,紧接着下一秒,在场之人都看到白驼山主眨眼间出现到李飞身前,阴险坏笑探出手一招五毒掌拍出。

    “年轻人,老朽这就送你赴黄泉,记住下辈子学聪明点,喋喋。”

    “那可未必,死的应该是你。”

    李飞淡漠开口,伸出左手一掌对上去。

    “哈哈哈,还敢对招真是不知死活。”

    白驼山主看到李飞不躲反而出手硬接他的五毒掌,心中大喜,要知道在先天宗师之中没有任何一人敢与他硬撼,只因为他苦练二十年的五毒掌太过恐怖可怕,一掌打出必死人。

    五毒掌可怕就在于毒上面,白驼山主每天都要用五毒来修炼,长期下来他的右手上的经络皮肤纤维沾满了剧毒,一掌打向敌人沾毒上身,毒发身亡。

    也只有术法真人不惧他的五毒掌,要说在先天宗师境界,毫不夸张的说白驼山主敢自居第一。

    “小子真傻,还敢硬碰硬,老朽的五毒掌可不是吃素的。”

    “砰!”

    两人手掌相碰,白驼山主凶猛的催动真气,激发他手掌上的毒素,打出的整个右手掌瞬间变的漆黑如墨。

    黑色是五毒身上的毒素。

    赤蛇,壁虎,蜂蛛,癞蛤蟆,蜈蚣故名五毒。

    可是,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白驼山主手上的毒素一直攻击不成李飞,就好像在两掌之间有一层透明的隔膜抵挡住五毒。

    “咦?”白驼山主诧异,第一次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他偏偏不信邪再次发功,依旧徒劳无功,黑色五毒根本不敢向李飞的手掌上侵蚀。

    “不可能……”

    白驼山主双目欲裂,不敢置信的惊愕大叫,猛地抬头,就发现李飞正抿嘴冲他冷笑连连。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怪物?呵呵,百毒不侵在你眼中就是怪物了,可笑至极。”

    白驼山主闻言惊慌失色:“百毒不侵!”

    他怎么也想不到只要是地球上的毒都对李飞没有任何的用处,突破凝气期会操控天地元素,这在普通人的眼中就是高高在上的神和仙。

    凡间的毒能伤到神仙吗?答案自然是不可能了。

    “哼,我不信你百毒不侵。”白驼山主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愤愤不平的怒吼,爆发体内全部的真气,凝聚出来一个一米高的黑色拳头。

    “五毒神功第九层毒王拳!”

    “给我死吧。”

    白驼山主怒极癫狂起来,这个充满毒素的黑色拳头,隔空攻击李飞。

    这一刻,观战的沈家人和罗烈他们都屏佐吸,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生怕一个眨眼间错过精彩的画面。

    “罢了,看在你如此年迈的份上,就不在陪你玩下去了。”

    李飞面对白驼山主打出的毒王拳,突然开口,霸气无双的说出这番话来,白驼山主一听气的翻白眼不屑冷哼,杀气更甚从前。

    “那么就用至刚至阳的一剑结束你的生命吧。”

    李飞低了低头,深邃的眼眸看着缓缓抬起的左手,剑指杀伐,指尖处爆发出金色耀眼的光芒,双目似剑绽放嗜血杀机。

    他杀气凌然的看向白驼山主。

    体内丹田里围绕剑胚的金色圆球,嗡嗡颤抖起来,散发出一缕缕的能量。

    金光乍现、锋芒毕露。

    “毁灭一剑!”

    金代表坚硬、锋利。

    所以,李飞将金色剑气取名为‘毁灭一剑’。

    它的出现能够毁灭世间的一切。

    “唰!”金光闪耀的毁灭剑气从他的剑指里射出,光辉照耀沐浴这方天地,所有的事物黯然失色,众人变的目瞪口呆,金光宛如划破天际的流星,快到至极,打破毒王拳割掉白驼山主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