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成仙路上
    ,!

    肖家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这里发生的矛盾,在加上沈天阳身边几个狗腿子的大声喧哗,让不少人听见,都露出奇怪的神色,纷纷被吸引过来。

    经过一番打听才了解到情况,原来是一个不开眼的小子诅咒怒骂沈天阳的父亲,这才惹得沈天阳暴怒不已。

    沈天阳父亲那可是花都市的第一把手,市委书记沈建国。

    沈家在花都市可谓是一手遮天,白黑两道上都没人敢去招惹,围绕过来的众人议论纷纷,盯着李飞的表情充满幸灾乐祸。

    “这人是谁啊?连沈家都敢招惹真是不知死活。”

    “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看着吧,沈少一定不会轻饶他的,不死也残废。”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突然,有一个穿着浅灰色西装的青年走过来,在场的客人认出青年后脸色微变,李飞看到青年眼底浮现一抹阴冷,此人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肖静雅的哥哥,要说上一世最不想肖静雅和他结婚的就是此人

    了。

    肖军,混世公子,静雅的哥哥。

    肖家来自京城,肖军从小在军营长大练就一身本事,平常三五个大汉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杜楠以前的主子。

    “沈天阳你给我说说这里怎么了?”

    肖军目光不善的看着沈天阳,沉声问道。

    沈天阳知道肖军看他不爽,因为两家一直在暗中较劲,自然也不会在乎肖军对他的态度,反而瞥一眼李飞,冷笑着把先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两分钟后。

    肖军还有周围的客人听完沈天阳添油加醋说的,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李飞打量。“肖军,此子在你的地盘上胆大妄为侮辱我父亲,狂言厥词,完全没有把你们肖家放在眼里啊,更加得罪我沈家,此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说法?”沈天阳这是打算借刀杀人了,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谁听不

    出他的用意何在。

    肖军心中恼怒,被沈天阳当着众人面将他一军,实在不爽,可惜没有办法,谁叫在他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一股怨恨滋生,怒视着表情淡然镇定无比的李飞。

    该死的小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你,要不然岂会让沈天阳抓住把柄为难我,该死。

    “跪下!”

    肖军带着满肚子的怨气,目光凶残,愤怒的冲李飞咆哮。

    有好戏看了。

    沈天阳,他的狗腿子还有周围客人,看着李飞表情戏虐,冷笑连连。

    李飞平静的看着肖军,突然冷漠开口,说道:“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叫我跪下?”

    “嘶!”

    所有人呲牙咧嘴倒吸一口凉气,惊愕的望着李飞。

    “我算什么东西,很好,看来你真是够嚣张猖狂的了,我叫肖军是此地的主人,得罪了我的客人,你说身为主人有没有权利处置你。”肖军怒极而笑,面上一沉,双眼绽放精芒充斥着无边无际的杀意。

    “噗嗤!”

    李飞听后竟然发出一声嗤笑,然后,调侃的问肖军:“这里难道不是肖正恩是主人吗?什么时候换主人了我都不知道,呵呵。”

    **裸的蔑视讽刺。

    众人震惊不已,此子先是招惹沈天阳,现在又叫板肖军,本市两位重量级的大少都被他得罪了,自找苦吃必死无疑。

    “哼,巧舌如簧伶牙俐齿,臭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找死。”

    肖军彻底被李飞激怒了,脸色黑如锅底,一个箭步来到李飞跟前,抬起沙包大的拳头朝着李飞的脸上打去。

    他非常自信这一拳李飞躲不掉,还会被他教训的很惨。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拳,李飞摇头晃脑的低语,抬起右手臂缓缓伸出食指抵挡住肖军的拳头。

    “不是吧?”

    “我靠,我看到了什么,圣母玛利亚这不是真的。”

    眼前的一幕震撼众人。

    李飞竟然只用了一根手指头挡下肖军的拳头,任凭肖军如何使劲都无济于事,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根手指头而是一座屹立万年不倒的大山,悍然不动。

    “怎么可能的,他他他……”

    肖军惊恐的语无伦次,自己的身手自己最清楚,二百斤的重物随手就能提起来,可是,就这小小一根手指,他知道自己是遇上真正的高手了。

    “你到底是谁?”肖军目光畏惧李飞。

    李飞面色一冷训斥:“滚!”

    “蹬蹬!”

    肖军直接被一个滚字震的连连倒退,甚至身体不稳一个趔趄摔倒。

    “好厉害。”

    这是众人心中一致的想法。“这件事情跟你肖家没有关系,我今天来的目的是他,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自讨苦吃。”李飞对肖军嚣张的说道,随后,鹰隼般的眼神紧紧盯着沈天阳,后者见识到他的身手,顿时心中一惊吓得诚惶诚恐

    起来。

    “小子,警告你我可是沈家……”

    沈天阳话都没有说完,李飞脸上浮现不屑笑意,反手一巴掌就将他扇飞。

    “啊!”

    沈天阳身体呈弧线完美落地。

    “你你……你到底是谁?我沈家有得罪你吗?”沈天阳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怒气冲冲的大声质问道。

    “当然。”

    “得罪我将是你沈家永远的噩梦,跟我走。”

    李飞坏坏一笑,伸出手要去抓沈天阳,吓得沈天阳浑身一哆嗦,连忙后退欲要躲开李飞的魔爪。

    “滚开,不要以为你会武功,我沈家就会怕你,我父亲可是书委书记,你在厉害能刀枪不入吗?”沈天阳咆哮怒吼着警告李飞,然后,战战兢兢的掏出手机要打电话给他的父亲。“小子,我承认你功夫了得,可现在是法制社会,沈家更是你不能招惹的,马上离开我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如若不然我便报警了。”肖军肯定不会让李飞在肖家抓走沈天阳,一边对李飞说着的同时一边联

    系保安,他不信一个人武功在高能抵挡十几人二十多人的围攻。

    两位大少的警告让李飞深深的不屑,依旧面无表情的向沈天阳走去,今天,此人他是抓定了,这将是明天送给宋家最好的礼物。

    “你别过来。”

    沈天阳转身就要逃跑。

    可他根本没有李飞动作快,一脚就被踹倒,狗吃屎的囧样实在是搞笑滑稽。

    “你死定了,我沈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把你大卸八块扔进海里喂鱼,你完蛋了。”沈天阳何时遭受过这般欺辱,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啪!”

    李飞直接一巴掌扇过去。

    “草泥马的。”

    “啪!”

    又一巴掌。

    “小子,有种你打死我啊,我死你也活不了多久。”

    “啪!”

    “你还敢打?”

    就这样,李飞的巴掌一声接着一声,渐渐地,沈天阳就被打的鼻青脸肿,从一开始的倔强不屈到现在李飞刚要抬手,就吓得犹如惊弓之鸟毛骨悚然。

    “不要打我了,求求你,在打我真要死了,我错了放过我吧。”“真是贱骨头,不打你不老实。”李飞冷声一哼,嚣张的说道,接着,单手抓住沈天阳的衣领将他提起来,而后,凌冽的眼神扫视四周众人,肖军他们就感觉到被死神盯上了一样,心上一颤,畏惧惊恐起来

    。

    “这猪头我带走了,如果沈家来问,你们就实话实说,哼哼。”

    “小飞。”

    李飞刚要离开,忽然从另外一边传过来惊喜的女人声音。

    李飞心里苦笑,安娜的声音岂会听不出,这几天事态紧急他想着等过后在联系安娜,没想到弄巧成拙,会以这样的诚两人相见。

    安娜跑过来直接扑进李飞的怀里,放声大哭:“呜呜呜,我以为在也见不到你了,听那些警察说你被抓进看守所了。”

    “好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没事了。”李飞放下半死不活的沈天阳,抱着安娜拍打后背轻声细语的安慰。

    “你真的没事了?”安娜半信半疑的赶紧问道。

    李飞微微颔首,轻笑着说:“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要还不相信晚点我一五一十都告诉你。”

    “好吧。”安娜美眸看看四周,知道今天这诚不适合说这些,点头答应了。

    安娜忽然发现李飞脚下的沈天阳,看到他满脸带血,吓得惊呼:“这人是谁怎么脸上都是血?”

    李飞笑着解释:“一个猪头刚才走路没看撞墙上了。”

    沈天阳听见后欲哭无泪,心中暗暗诅咒李飞不得好死,恨不得当即扒他皮喝他血。

    “李飞,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安娜担心你的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都瘦了一圈,我看着都很心疼。”作为好闺蜜,这个时候肖静雅挺身而出替安娜打抱不平,谁知刚说完就惹来安娜眼神的警告。

    李飞深邃的眼眸看着上一世的爱人,平静如水的心中突然产生一丝涟漪。

    静雅,我想弥补上一世对你的亏欠。

    静雅,我想牵着你让你穿上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纱,一起步入神圣的婚礼殿堂。可惜这一切都是李飞的心扉之声,但是,他会把对肖静雅的这份爱永远的埋藏在心里,如果李飞只是一个普通人,那行,他会不顾所有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可是现在他不能,他身为重生的修仙者,他身上

    背负着血海深仇。

    “我还要离开地球前往修仙界找姜姬月和绝灭天报仇,儿女情长会影响我的修炼。”李飞眼神变的越来越坚定,心智如磐石愈发的坚不可摧。

    李飞很快掩饰对肖静雅的爱意,抿嘴轻轻一笑,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静雅,生日快乐,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肖静雅露出甜美可人的笑容,伸手接过礼物:“谢谢。”

    “安娜姐晚点我会去找你。”

    李飞再见肖静雅,感触很大,如果说上一世没有修仙的时候,让他最爱也最遗憾的女人就是肖静雅。

    成仙路上阻碍多,披荆斩棘方为雄,白骨皑皑堆成山,不蹬巅峰誓不休。

    李飞脑海中想起修仙界的大道歌,突然跌宕起伏的心情平静下来,不理会众人异样的眼神,直接提起沈天阳,临走前深情看肖静雅一眼,消失而去。

    肖静雅浑然一愣,不明白李飞为何会用那样的眼神看她,心中忽然荡漾有所触动。

    离开肖家的李飞,心归始然,然后低头冲提在手上的沈天阳冷笑一声,嚣张说道:“明天过后,你将会眼睁睁看着你的亲人死去,沈家也会不复存在,哼哼。”

    以施彼道还施彼身。沈天阳上一世你如何对我的,这一世统统偿还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