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收网
    ,!

    沈老爷子和另外两儿子对视一眼,接着,有些好奇的询问沈云飞:“老二,说说你这个帮亦不帮是什么意思。”

    沈云飞听后神情自得笑了笑,铿锵有力的说出两个字:“利益!”

    利益?

    沈老爷子皱下眉头露出疑惑茫然的表情。

    沈建国和沈勇军听后看对方一眼,都很不理解,帮不帮余家怎么又跟利益牵扯上关系了。“父亲,余家老爷子当年是你身边的警卫,一直跟随在你左右,余家能有今天的成就跟你有分割不开的关系,同样,余家也心甘情愿的当小弟为咱们全心全意的办事,就从这一点上,咱们不能不管,这关乎你老的名声,但是刚刚大哥说的也不是全错没有道理,武者这群人在我的眼中就是疯子怪物,世俗的法律根本制裁不了他们。现在唯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清楚余家招惹上的武者实力多强。如果是先天宗师,咱们沈家总不能为了小小的余家白白用掉白驼山的关系,这样不值得对沈家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可是,对方仅仅是一名外功武者,凭借咱们沈家的威望就能轻松压制,这样解决了余家的麻烦,让余家

    更加死心塌地的卖命,同时,又不浪费白驼山这层关系,两全其美的事情,这就是我说的帮亦不帮的意思了。”

    沈云飞见智见仁,他的一番分析见解独到,一下子就让沈老爷子他们茅塞顿开,忽然间明悟了什么一样。

    “二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见机行事呗。”老三沈勇军大大咧咧的笑着说道。

    沈云飞点点头:“不错,就是这个意思。”

    “嗯。”沈老爷子满意的说道:“老二的办法不错,可以一试,那么,就按照老二说的来办吧,此事全权交给你负责了。”

    “行,我这就派出人调查。”沈云飞胸有成竹的笑起来。

    “啪!”

    “啪!”

    “啪!”

    突然左边传过来鼓掌的清脆声音,顿时吸引四人注意。

    “如此完美精妙的计划真是听的我热血澎湃啊,只可惜……你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罗烈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凌冽的眼神不屑的看着沈老爷子四人。

    “你是谁?”

    “你是怎么进来的?”

    沈建国三子瞧见罗烈,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忌惮的打量他。

    “我?”罗烈反手一指自己,回答他们的问题:“我是罗烈,就是你们刚才口中讨论到的武者,至于我是怎么进来的?你这里又不是龙潭虎穴,我有何进不得,自然是大摇大摆走着进来的,嘿嘿。”

    余家招惹的武者?

    沈老爷子四人相互看一眼,表情骤然间变的紧张,眼中对罗烈充满了忌惮。

    “敢问阁下来自哪里?”

    “无敌宫。”李飞在罗浮宫一时兴趣就创立个无敌宫,罗烈属于他的人,自然也就是无敌宫的人了。

    沈老爷子眯眼皱下眉头,武道界好像没有这个门派势力,难道此人是故意在骗他,想了半天想不明白,索性,沈老爷子不再多想,再次张嘴询问:“不知来自无敌宫的阁下深夜拜访沈某家里,寓意何在?”

    罗烈冷冷一笑,拿出碧海山庄的照片,真气力道把握精妙不偏不倚的扔进沈老爷子手上,这一招让四人惊讶,深深震撼到他们。

    “这是?”

    沈老爷子低头仔细打量每一张照片,看着看着脸色忽然阴沉下来,沈家三子察觉到父亲的愤怒,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原来是你干的。”

    沈老爷子浑浊的眼睛绽放出一丝精芒,怒不可遏的看着罗烈。

    碧海山庄的事情让沈家受损严重,无奈一直抓不到凶手,真是没有想到,今天还有个意外之喜,凶手自己送上门来。

    沈建国他们依次看过照片非常震怒。

    “你到底想干什么?”沈老爷子沉声说道。

    罗烈负手而立,摆出高傲的姿态,对他们冷冷一笑:“从此以后沈家效忠于我,如果不答应,别怪我心狠手辣灭掉你们。”

    他按照李飞的吩咐今天就是过来找事的,咋狠咋嚣张咋样来。

    “不可能。”沈老爷子眼底闪过一丝杀意,脸色冰冷的摇头回绝罗烈提出的要求,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拱手让人,沈家决不允许。

    “哦……是吗,那看来只能杀了你们。”

    罗烈阴笑着吓唬道。

    “哼,好大的口气,想要灭掉我沈家,那得先问问白驼山主答应不答应吧,既然碧海山庄的事情是你干的,那么,杀死白驼山弟子的那个鬼脸也是你吧?”

    罗烈微微颔首:“不错,那种废物杀了就杀了,怎么你们想为他报仇?”

    “你就不怕白驼山找你报仇吗?”

    沈老爷子眯起眼睛紧紧盯着罗烈,语气森冷强势说道。“白驼山在西域,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远,就算他们过来恐怕那个时候你们已经是一堆骨灰,哈哈哈。”罗烈说着身上爆发出寒冷刺骨的杀气,包括沈老爷子他们四人顿时心头一震,惊恐不已,畏惧的神色

    瞅着罗烈,害怕真会杀了他们。

    罗烈将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轻蔑笑笑,满脸的鄙夷,然后,嚣张跋扈的说道:“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还不答应,那你们就每人准备一副棺材吧。”

    “记住,你们只有三天时间。”

    罗烈手臂一甩袖子,鼻息发出怒哼,直接离开沈家。

    “父亲,这下怎么办?如果我们三天后不答应他的要求,恐怕性命不保啊。”沈勇军急不可耐的快速说道。

    沈老爷子愤怒的一拍桌子,随后,无奈的叹口气:“哎,这次我们沈家和余家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谁都跑不了。”

    “父亲,事情还没威胁到性命的严重地步。”沈云飞足智多谋,顷刻之间就想到破解制敌的办法,这让沈老爷子三人眼前一亮,赶紧催促沈云飞说出他的妙计。“很简单,此人狂妄自大竟然给咱们三天的时间,西域虽说很远,可是三天的时间正好够一个来回,只要父亲出面请到白驼山主,三天后的危机自然而然就会迎刃而解,至于此人的实力,他在厉害也不会是

    那位的对手,呵呵。”

    沈云飞傲然一笑,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的异样感觉。

    沈老爷子和沈云飞两人当即连夜匆匆离开花都市,前脚刚走李飞就得到消息了,他就是要让沈家人去请白驼山主,这样,他才能将麻烦一次性彻底解决。

    以他现如今的修为和实力,白驼山主就是一剑斩杀的事儿。

    “沈老鬼,等你们回来一定会喜欢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千万不要大吃一惊,哈哈哈哈。”李飞狂笑的声音彻响整个天地,震动九霄。

    第一天。

    李飞联系上省城的柔省长,让他在暗中推波助澜小小帮忙一下。

    下午,一群身穿制服的工商在领导的带领下来到正阳集团,秘书瞧见这个阵势心中暗呼要坏事,赶紧拿出手机偷偷打给沈勇军。

    “喂董事长,工商局的人来了,是程局长亲自带队,是是,我知道了董事长。”沈勇军带着满脸的疑惑赶到公司,没想到秘书早早在电梯口守着,表情焦急的来回渡步,看到沈勇军从电梯里走出,心急如焚的说道:“董事长不好了,税务局的人也来了,要彻查咱们这几年的交税情况。

    ”

    “嗯?”

    沈勇军能管理这么大的一家公司,自然不傻,如果只是工商局他还不会怀疑,可是现在工商和税务都过来,那么,这其中一定有诈。

    “会不会是那个人的手段吗?”

    在这个节骨眼上沈勇军就想到罗烈,父亲和二哥刚走没一天,公司就发生这种事情,不是故意整他们沈家是什么。

    可是,沈勇军转念一想,罗烈就是个武者,能有这般大的能力调动政府部门?

    事态严重,他只好赶紧给大哥沈建国打电话。

    市政委大楼,书委书记办公室的沈建国接到沈勇军打来的电话,皱下眉头,就联系上税务局的一把手:“老李,你派人去正阳集团了?”

    “是的书记。”

    “正阳集团可是咱们市的企业大户,每年都评上先进,怎么可能会有漏税的嫌疑,还有,是谁给你的权利,私自去调查正阳集团的?”

    “书记,我也不想啊,可是就在今天上午我突然接到肖市长的电话,他说是上级专门下达指令彻查正阳集团,我只能依法办事了。”

    沈建国顿时一愣。

    肖正恩,上级指令难道是省里领导下达的?

    他挂掉电话,一脸忧愁的沉思,这里面怎么又跟肖正恩牵扯上关系了,还有省部,太奇怪了,疑云密布疑惑重重,一时间让沈建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说姓罗的武者是肖正恩派来的?

    第二天。

    杜楠告诉李飞,分别用几个账号大肆收购正阳集团的股票,已经收购了百分之十六,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源源不断的资金疯狂的收购股份。

    正阳集团沈勇军的办公室。

    前一天工商和税务一起过来查出他有漏税,要对他进行巨额处罚,大哥又告诉他,这背后还有肖市长那个家伙和省部的人捣乱,越来越多的麻烦让他忙的不可开交,心烦意乱。

    “董事长,董事长,大事不好了。”

    他的秘书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刚才专门负责股票的张部长跑过来汇报,说咱们的股票这两天损失特别大,正在被几个来历不明的神秘势力大肆收购。”

    “什么?”

    沈勇军愤怒的从老板椅站起来,脸色狰狞,额头上暴起一根根青筋,吓得秘书大气都不敢喘。

    上市公司最怕的就是股票从自己的掌控中流失,沈勇军立即命令张部长反击,赶紧把损失的股份抢回来。

    只可惜,他的对手太可怕了,就算他坐地起价抬高股票的价格,依旧还是挡不住杜楠他们的收购速度,一天时间就损失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第三天悄然的来临了。

    李飞来到正阳集团对面的大楼上,站在天台的边缘,风儿吹动衣衫发出鼓打的声响,清澈的眼眸中闪耀着璀璨光芒,嘴角上翘露出兴奋的笑意。“客人就要到了是时候该收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