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打虎不死在下药
    ,!

    当天晚上凌晨,公安市局的局长范喜福在自己办公室,眉头紧锁尽显无奈和恐惧,烟不离手,一根接着一根续上,脚下地上满满的烟蒂。派出去押送李飞的四名警察狼狈不堪的回来,把当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凭借一人的力量强行拦下高速行驶的警车?弹指一瞬间四人持在手上的枪械全部打掉?范喜福听完后心中犹如翻江倒海

    一般震惊。

    “救走犯人的会是那群人吗?”

    范喜福身为市局高官,自然知道一些普通人不为人知的辛秘,武者的事情在华夏高层并不是很隐秘的事情,也只有武者才能够做到这一切,范喜福没有想到犯人还跟武者有牵连,这让他犯起愁来。“哎,算了,这样的存在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够招惹的,至于抓人也是我的职责,他的敌人应该是余家,要不要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余副市长呢?”范喜福愁眉不展的沉思,犹豫再三,最终拿起办公桌上的电

    话,打给余刚。

    五分钟过去了。

    范喜福放下电话,不在提心吊胆,轻松的舒口气,笑着喃喃自语:“神仙打架,我这凡人就别跟着掺和了,到时候恐怕一个不小心殃及到我就完蛋了,所以,两不相帮坐山观虎斗,嘿嘿。”

    余家在花都市的势力不容小觑,虽说比不上第一家族沈家,可是,依旧是范喜福这种人高攀仰望的存在。

    余刚的父亲,余老爷子年轻的时候那可是沈家那位的警卫员,余刚也就是凭借着这层关系才能步步高升。凌晨时分的余家,二楼书房灯火通明,原本睡下的余刚就在刚才突然接到范喜福打来的电话,了解到情况后,他的睡意全无,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袅袅青烟升空散开,气味弥漫整个书房,眯眼皱着眉头

    ,眉宇间透露出事情的复杂和严重。“小子,这就是你不怵我余家的底牌,你的仰仗吗?竟然能够跟武者搭上关系,真是厉害啊。”余刚语气感慨的自言自语,怪不得下午在公安局审问室里,此子能够那般镇定丝毫不慌张,还敢威胁警告他,

    原来人家背后有武者撑腰,余刚想到这里无奈苦笑。

    武者的强大可怕深入他的心,让余刚发愁的是李飞背后的武者拥有多强的实力,只要不是先天宗师余刚都不惧,再怎么着他们家是跟着沈家混的,余刚知道沈家暗中跟一个武者势力有联系。

    “为了防止此子狗急跳墙,看来,我有必要前往沈家一趟了,只要得到沈家的帮助,臭小子,就算你背后真的有先天宗师撑腰也要给我儿子偿命,哼哼。”

    ……

    翌日,余刚当他踏进沈家的时候,消息就已经传进李飞的耳中。

    “大人,余刚已经上钩,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行动了?”豫西联盟大楼的顶层,属于李飞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杜楠、罗烈还有孟伟雄炽热的目光望着落地窗前李飞的背影。李飞俯视芸芸众生,嘴角上扬带起弧度,轻笑着说道:“不着急,在等等,沈家得知后一定会和白驼山联系的,抓住这次大好的机会,仰仗着白驼山上的那位威名,沈家会以花都市当翘板大肆发展,只要是

    人他都有野心的。”说完,李飞胸有成竹,自信的笑笑。

    杜楠三人闻言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如果是他们也会像李飞口中说的那样,利用机会进军周围的城市,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人不想辉煌腾达。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沈家一定会答应余家,联系上白驼山,然后趁机疯狂发展。“对了,正阳集团的股份收购的如何了?”李飞所指的正阳集团就是沈家老三沈勇军打理的沈家产业,这也是沈家迄今为止最大的一个吸金产,每年几个亿的盈利供沈家人上下的花销,李飞吩咐杜楠联合手

    中所有的资产疯狂的收购正阳集团的股份,要想让敌人家破人亡,那就要先从毁掉敌人的根基开始。

    正阳集团眼下就是沈家最大的根基。

    只要收购了正阳集团,沈家必然伤筋动骨,不死也要扒层皮。现实中的一切都是由杜楠负责的,他听见李飞问的,向前一步站出来,赶紧将自己手上现有的情报说出来:“大人,豫西联盟可动用的资金总共有一百六十五亿,经过找来的专家评估正阳集团市值也就七十

    三亿,而且,这其中有一大半的资金是不动产,计算以后,咱们想要让正阳集团易主需要收购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大概需要二十亿到三十亿之间。”李飞一身只为了修仙,对于现实中的事物根本不在乎,富可敌国又如何,百年一过依旧是一抔黄土,唯有得道修仙长生不老,与天比肩寿与天齐,至于世俗的金钱,李飞只要想,分分钟就能搞来百亿、千

    亿、数万亿。

    “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同时,这也是我对你的考验,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了。”李飞看都没看杜楠,幽幽说道。

    杜楠身子一怔,显得紧张又拘谨,拍着胸脯向李飞保证道:“杜楠一定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很好,你出去吧。”

    “是。”

    杜楠应声转身离开,还剩下罗烈和孟伟雄两人,恭敬的面对李飞。“重补需猛药激,沈家那位做事一向犹豫寡断,只怕答应余刚也会犹豫不决,我必须在开学之前把潜在的危险全部消灭了。”李飞想了又想,终于决定双管齐下狠狠的刺激沈家,把一切的掌控主导权把握

    在自己手里。“罗烈,拿上这些东西前往沈家,沈家问什么你都承认是自己做的,然后,在他们面前使出你横练大师的修为,明白吗?”李飞将当时在碧海山庄拍到的照片交给罗烈,沈家看到后一定会气的炸毛,接着,

    展现出横练大师的修为来迷糊他们,迫使沈家赶紧联系白驼山。

    余家或许会让沈家同意,但是也会很磨磨唧唧,只有关乎自己的利益得失,沈家才会尽心尽力。

    这些照片就是刺激沈家愤怒的猛药。

    罗烈拿着照片拜别李飞前往沈家,李飞深邃的目光闪耀着璀璨,看向孟伟雄,疑惑的问道:“白驼山的实力你知道吗?”

    孟伟雄:“知道。”

    “说说吧。”

    孟伟雄比罗烈混迹武道界的时间长久,对于各门各派都非常了解,李飞就知道白驼山有一位先天宗师巅峰境的高手,至于白驼山的具体实力情况一概不知。

    “白驼山在武道界比较特殊,它所在西域之地,门中具体有多少人不太清楚,众所周知的就是白驼山的山主欧阳锋是个内劲圆满的高手,还有……”

    余刚前脚离开沈家,沈老爷子就和三个儿子商议起来。

    “你们都是怎么想的,说说吧。”

    正襟危坐在高位上的沈老爷子,扫视一眼他的三个儿子,苍老雄厚的语气说道。“父亲,余刚那不成器的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吃喝嫖赌什么坏事都干尽了,这次竟然还敢用下药毁人家女孩清白,因此招惹上武者,这事我的建议是不去理会,放置不管。”沈天阳的父亲沈建国一脸愤怒

    的说道,他身为花都市的书记就要以身作则,对于发生这种丑陋事件,必须要扼制。

    主要是余亮这小子给他没有任何的好印象。他话音刚落下,老三沈勇军就提出不同的意见:“大哥,我觉着你说的不对,余家从一开始就是咱们的附属,余刚他爸还和老爷子有战友之情,如果咱们真的按照你说的不去理会,花都市人会怎么看咱们沈

    家。”“老三你傻啊,为了余家得罪上一名武者,不值得的,你也清楚武者是多么可怕,先天宗师一人就能覆灭咱们沈家偌大的基业,如果余家不开眼招惹的是一位先天宗师,怎么办?难道你想把咱们沈家带入万

    劫不复吗?”沈建国恨铁不成钢的振振有词。沈勇军脸上浮现不悦的神色,撇下嘴狡辩道:“大哥你都说了如果可能,你也知道先天宗师多么稀缺,那不是菜市场的大萝卜随处可见,再者,你忘记咱爸跟白驼山那位的关系了,可你要是不救余家,那咱

    们沈家将会背负上一世的骂名,以后,谁还敢跟咱们沈家打交道。”

    “老三你。”

    沈建国被说的哑口无言又气又怒。

    沈老爷子听着两儿子的争吵,微微摇头,露出失望的神色,然后深邃的目光转移到一直沉默不语的老二身上,笑呵呵的问道:“云飞,三兄弟中就你脑子灵活,说说你的看法吧。”

    听到老爷子说的,沈建国和沈勇军纷纷闭口注视着沈云飞。

    沈云飞从小喜欢研究古代皇帝的中庸之道,深有心得,另外沈家能够拥有今时今日的辉煌,除了老爷子的威名外还和他有很大的关系,没有他出谋献策沈家不可能崛起的如此之快。“父亲,大哥老三,真要我说,这件事情也可以帮也可以不帮,这就是帮亦不帮。”沈云飞嘴角微微一抬,笑着神秘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