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被抓
    ,!

    安娜经历了一场大难,心神都非常的疲惫,李飞送她回到家中没一会就睡着了。

    “如果不是自己修为突破了,恐怕……”

    冥冥中自有天意,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李飞突然间发现他的重生回归干扰了命运的轨迹,有点类似于蝴蝶效应,发生的事物有了大的转变,就好像幕后有一个无形的大手在暗暗操控着。

    “该死,难道是自己的重生让这方小世界的天道发现了?”李飞紧蹙眉头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语,尊为仙帝,他更加了解天命,天命即是天道,诸天万界由六千小世界和三千大世界组成,不管是小世界还是大世界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天道保护,也可以将天道称之为各

    自星球上的守护灵。

    李飞前世今生都已经不属于地球上的天道所管辖了,当上一世李飞成为仙帝,天命所归己身,意思就是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掌控,天道不能够干涉。

    李飞现在的状态有点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味道。

    地球天道忽然发觉到有一个不属于‘它’掌管的外来生命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天道自然不会置之不理了,就暗中偷偷篡改李飞身旁亲人朋友的命数。

    这就是天道的可怕,以李飞现如今的修为,还不是地球天道的对手,不过李飞并不害怕,天道只能施加干涉或者制造意外,并不能对他或者身边的人加以谋害。

    想要打破这层牢笼,李飞就必须要勤奋修炼,修为越高打破这方天道的几率就会越大。

    李飞站在窗前,凝视窗外的景色,他的思绪纷飞。

    接着,他忽然抬头犀利的目光望向九天之上的天道,冷冷的不屑一笑:“天道,想必你已经知晓我的身份了,那么,就别想来干涉本帝身边人的命运,这是对你的警告。”

    “轰隆!”

    天道好像生气了,直接晴天打闷雷,吓坏不少人。

    李飞撇撇嘴,戏虐的调侃起来:“真是够小气的,小家伙说你一两句就生气,真是不够大度。”李飞知道地球天道现阶段还是幼儿期,只要一不高兴就喜欢发发孝子脾气。

    ……

    格林酒店1813房间里,国字脸的中年,脸色阴沉的看着被法医抬走的无头尸体,双手紧握成拳头,脸上额头暴起一根根青筋,愤怒的咆哮:“是谁?到底是谁目无法纪敢杀了我余刚的儿子。”

    “你们两个过来。”

    余刚瞥一眼站在远处的庞文涛和秋小童两人。

    秋小童害怕的双手抓住庞文涛的手臂,娇躯忍不住的微微颤抖,庞文涛脸色苍白看着被抬走的余亮,心中胆战心惊,战战兢兢的来到余刚跟前。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字不差的都告诉我。”面对余刚身上自带的那种上位者威压,两人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庞文涛听后赶忙点头,不敢不说,就将发生的始末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余刚越听脸色越愤怒,最后当庞文涛说完,他怒不可遏,气的脸

    红脖子粗,宛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用药这种卑鄙龌蹉的手段都……

    余刚恼怒啊,悔恨自己怎么会有一个这么不是东西的儿子。

    犯法的事情都敢干,真是不知死活。

    可是怒归怒,不管怎么说余亮始终是他的儿子,他余家的根,要知道余家三代单传,原本还想着过两年给儿子寻摸个富家千金结婚生子,延续香火传宗接代,没成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白发人送黑发人。

    老爷子在家中得知孙儿没了,当场急的晕了过去,远在海外的婆娘正在赶回来的飞机上,余家总不能在他这里断子绝孙吧,这个罪名余刚承担不起。

    “你们说的可都是事实?”

    “伯父,我们说的都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没有半分虚假。”庞文涛在余刚面前不敢有任何的隐瞒,除非他是想找死。

    庞家在普通人眼中已经算是很厉害了,可在余家眼中屁都不是,分分钟都能搞垮。

    庞文涛并不愚蠢,知道此事严重的后果,唯有将庞家赶紧抛出去才能避免余家的怒火烧到他们身上。

    余刚不耐烦的对两人摆摆手:“你们走吧。”

    庞文涛和秋小童闻言如释重负,暗暗松口气,两人对视一眼,告别余刚。

    “文涛,你说余少会不会是安娜杀死的?”女朋友的小声疑问让庞文涛摇摇头,说出自己的看法:“余少学过跆拳道,安娜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不可能杀了余少,你没听刚才那位破案能手勘察现丑说现场有三个人的脚步,玻璃也是从外面遭受强大

    的冲击才破碎的,这说明当时有人杀了余少救了安娜。”

    “可……那可是八楼啊,难道是蜘蛛侠?”

    秋小童异想天开的惊呼出来。

    庞文涛眼中闪过一丝严谨,脸上浮现忌惮的神色,告诫女朋友:“你记住了,从今天以后这件事情千万不能传出去,除非余家倒台了,不然,你我两家都会遭受灭顶之灾,明白吗?”

    “噢,知道了。”

    两人离开格林酒店开着车赶紧赶回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有必要告诉长辈。余刚的老婆回来了,得知儿子被杀,放下公司生意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一进家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抽烟的余刚,林月红怒火瞬间爆发,对余刚拳打脚踢破口大骂:“你个孬种,儿子都被人杀了,你

    还抓凶手给儿子报仇,只知道坐在这里抽烟抽烟,还老娘的儿子,呜呜呜,我的亮儿,你死的好惨,呜呜呜呜……”

    林月红,余亮的母亲实在忍耐不住,可能是悲伤压抑的太久,直接爆发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徐,你放心我一定会替咱儿子报仇的。”

    余刚掐灭香烟,眼底浮现一抹冰冷的杀意,他已经派人去缉拿安娜了。

    只要找到这个女人,谁是杀儿子的凶手,自然就会水落石出。

    “儿子,你不会白死的,爸爸要让他们血债血偿。”余刚满脸戾气,沉声萧杀的喃喃自语。

    ……

    安娜睡醒了,突然一想到在格林酒店发生的事情,心里十分慌张,余亮就死在她的眼前,余家得知后一定不会放过李飞的。

    “姐,你醒了,过来尝尝我做的晚餐。”

    李飞的声音将安娜拉回现实,她扭头看看窗外,已经晚上了,下床赶紧小跑到李飞身前,焦急担忧的说道:“你杀了余亮,余家还有警察都不会放过你的,趁现在他们还没有找来,赶紧逃吧。”

    “像余亮这种人渣,杀了便杀了,谁叫他胆敢欺负姐你。”

    李飞笑盈盈看着安娜。

    他仿佛是在告诉安娜你的命比谁都重要。

    “再者说,现在想走也走不成了。”李飞似笑非笑的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安娜感觉很奇怪不明白指的是什么意思。

    “砰!”

    突然大门从外面被一脚给踹开了,接着,一群穿着制服手持枪械的警察冲了进来,直接把两人包围起来。

    “啊!”

    安娜是女人被漆黑的枪口指着,自然害怕的尖叫起来。

    这次事件重大,公安局长范喜福亲自带队缉拿凶手,挺着大腹便便一步晃三下的走进来,身后跟着政委和当地派出所的所长,范喜福的目光落到安娜身上,表情严肃问道:“你就是安娜?”

    安娜点点头。“很好,我们怀疑你跟一宗杀人案有关联,请跟我们走一趟吧,还有,这个人是谁?”范喜福说着目光转移到李飞身上,从头到脚的打量,仿佛要用一双眼睛看透李飞,可惜,李飞表情淡然的微微笑看着他

    ,没有一丝的破绽。

    安娜就赶紧给李飞编造个身份:“他是我老家来的表弟,晚上刚到。”

    “表弟?”范喜福紧紧盯着安娜,好像嗅出一丝警觉,先是点点头,然后大手一挥,下命令:“不管是不是表弟,全部带回去。”

    安娜听后心中慌乱起来,愤怒的喊道:“你们身为警察怎么可以这样,我表弟才来也没有犯罪凭什么抓他,我要向法院起诉你们。”范喜福一听安娜的警告,心里不爽了,脸色变的阴沉冰冷,义正言辞说道:“今天中午在格林酒店余刚市长的儿子被杀,通过证人口中得知当时你跟余亮在一起,而且,我们在现场发现有三个人的脚印,所

    以,我们怀疑此人跟这宗杀人案有关,安小姐,请配合我们执法部门的调查,如果你表弟真的不是凶手,我会亲自向他道歉的,请你见谅,带走。”

    “小飞是姐害了你。”

    安娜和李飞走在一起,她悄悄的说道。

    李飞莞尔一笑:“姐,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我是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两人被带上警车,二十多分钟回到市局,范喜福指着李飞对手下说道:“将两人分开进行审问,还有,这个人我会和老郑一起听审。”范喜福口中的老郑是市局的政委,然后,范喜福回到办公室就拿起电话打给余刚:“喂,余副市长,我们在安娜的家里发现了一名身份可疑的男子,对对,你要过来,好的,我明白,放心余副市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