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再见了我的新郎
    ,!

    罗浮宫主突然就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奇痒无比,体内万虫噬骨般疼痛,大脑里就好像被人用一根细细的管子抽取脑髓,躺在地上来回滚打的同时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啊……好难受,我好痛苦,啊啊啊。”

    大长老更是发出痛不欲生的哀嚎。

    站在李飞身后的孟伟雄,虽然表面上镇定自若,实则内心诚惶诚恐,对李飞的手段又有了更深层的认识,艰难的咽下口水,心有余悸。

    “两位,噬魂痛骨的滋味不好受吧?就算你们想死也是非常困难的,没有经过我的允许阎王也不敢收了你们的小命,哼哼。”

    李飞这时突然开口冷笑的嘲讽罗浮宫主和大长老两人。噬魂痛骨术可是修仙界邪道第一宗的不密之传,如果修炼到至高境界就算是人的灵魂都能操控禁锢,这般实力恐怖可怕的宗门,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刚突破仙帝的李飞,最终十几万的大宗门覆灭,噬魂痛骨

    术也就理所当然的落入到他的手上。

    又过去半晌,罗浮宫主两人实在忍受不了,趴到李飞脚下,抓住李飞的双腿声泪俱下的苦苦哀求起来:“大人,我们不敢了,啊……好难受,我们愿意效忠。”

    “求大人放过我们,从此以后小人这条命就是大人的了。”

    前一秒两人还表现的像不畏生死铁骨铮铮的汉子,现在却抱着李飞大腿拼命求饶,这般戏剧性的一幕任谁看到都会嗤之以鼻,孟伟雄很不屑的暗暗鄙视两人。

    “起来吧。”

    李飞说着收起意念,顿时罗浮宫主大长老两人身心上疼痛随之消失,两人心中大震不由的各看对方一眼,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的面对李飞。

    “从今以后你们帮我打理无敌宫,不管我身在何处对你们的一举一动都非常清楚,如果胆敢有违背之心,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的,记住了吗?”李飞表情冰冷威严的向两人说道。

    “是!”

    罗浮宫主闻言吓得浑身一颤,现在他的小命在人家手上,生死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不敢违命。

    李飞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微微颔首,这一趟外出可谓是收获颇多,不但修为突破到了凝气期,还轻而易举的收复了武道界排名第三的罗浮宫为自己所用,不虚此行。“以自己现如今的实力,恐怕术法真人都不会是对手,从今以后偌大的华夏我将横行无阻无所忌惮了,嘿嘿。”这次的突破,让李飞的整体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句自大的话,只要有五行剑气傍身

    ,天下之大哪个地方是李飞去不得的?

    当李飞踏入凝气期的刹那间,修炼的逆天剑典基础篇正式进入第一层修炼剑气、凝练剑骨、铸造剑体。

    第一层初期修炼剑气,李飞內视体内的丹田,看着五种颜色的球体围绕着迷你版的小剑胚旋转,剑胚散发出磅礴的真元源源不断的滋养五种剑气。

    金、青、蓝、红、灰五色对应金木水火土五种剑气。

    三天后,李飞带着孟伟雄离开了无敌宫,罗浮宫主带着众弟子亲自欢送,看着李飞两人的身影消失而去,罗浮宫主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可是身体已经被下了噬魂痛骨术,给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背叛李飞。

    ……李飞孟伟雄两人路过吕家,吕承德热情招待,第四天的早上两人前往机场飞回花都市,就在正准备登机的前一刻,李飞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提示上标注着‘安娜’,李飞看后抿嘴笑着接通电话:“喂,

    安娜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飞快来救我。”

    忽然从手机那头传出安娜恐慌又害怕的声音。

    李飞脸色骤然变的严肃起来,剑眉一挑,赶紧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格林酒店的1813房间里,快来救我。”

    “臭婊子……你敢背着我偷偷打电话求救,活腻了吧,乖乖交出手机,快点。”就在这时,手机那头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接着,李飞就听见安娜和男人发生争执,然后电话挂断发出嘟嘟嘟的忙音。李飞脸色阴沉的装起手机,皱眉沉思:“男人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给李飞一种似曾相似的异样感觉,安娜有危险他不能不管,直接就对身旁满脸疑惑的孟伟雄说道:“你自己乘坐飞机到花都市联系这

    上面的人。”

    孟伟雄接过杜楠的名片,低头看了一眼后抬头刚要说话,四周哪里还有李飞的身影。

    李飞快步离开机场,来到一处四下无人的隐蔽地方,随手一招隐身术身影消失,飞到空中以火箭般的速度赶回花都市。

    御空诀发挥到极致,李飞的速度达到光速,同样对体内的真元消耗巨大,着急拯救安娜姐李飞顾不得那么多了。

    花都市中心的格林酒店1813房间里,安娜眼神朦胧,头脑昏昏沉沉,浑身上下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瘫在沙发上怒视着正对她淫笑的余亮。

    “余亮我安娜看错你了,没有想到你会如此卑鄙无耻,竟然用下三滥的手段想要得到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安娜咬牙切齿,怒不可遏的谩骂余亮。今天秋小童约她一起吃饭,安娜根本想不到秋小童会按照余亮的吩咐在饭菜里下药,吃到一半的时候她就觉着不对劲,脑子神志不清越来越迷糊,接着余亮庞文涛过来将她带到房间,安娜这才知道一切的

    阴谋策划者正是余亮,他为了得到自己居心叵测无所不用其极,连用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使用上了。

    安娜憎恶余亮,冷冷的瞪着他,心中更是悔恨自己瞎了眼认识秋小童,她竟然为了利益不顾姐妹情深,将她献给余亮。

    “安娜,我对你的爱难道你不清楚?一年了,我苦苦追求你了一年,你始终摆着一张臭脸,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我好,对不对?”余亮满脸阴笑的盯着安娜,眼中充满了淫秽之色。

    安娜不带思索的点头承认:“是的,余亮你的对,我从一开始都不喜欢你,拒绝你那么多次,难道你还不明白?不要自欺欺人了,马上放了我,不然等警察赶到你会住监狱的。”“原来你刚才打电话是报警,很好,今天就算你报警也无济于事,既然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身体,至于进监狱?你想的实在是太过天真了,我爸可是余刚花都市的副市长,主管的就是司法体系,想

    要抓我他们敢吗……哼哼,可笑至极。”

    余亮说完咧嘴坏笑起来,惊喜欲狂的瞅着安娜,舌头舔着嘴唇,摩拳擦掌的一步步逼近沙发上的安娜,眼中绽放出兴奋的光芒。

    “你想要干什么?混蛋,你要在敢靠近我一步,我就咬舌自尽。”

    安娜心里发憷,害怕的浑身颤抖起来,因为没有力气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惊恐的大喊大叫,甚至用自杀来胁迫余亮。

    余亮听见安娜说的,猖狂的大声邪笑:“哈哈哈哈,咬舌自尽你敢吗?告诉你今天不论生死我都要得到你。”

    “疯子,你个变态。”安娜恼羞成怒对余亮破口大骂。“我是疯了,我是变态,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逼得,尽情的喊吧,声音越大我越兴奋。”余亮癫狂的冷笑咆哮,到现在,他已经想到最坏的打算了,可他并不害怕,一个平凡没有任何强大背景的贱女

    人,死了也不会引起轰动,而且,上面还有他父亲摆平。

    安娜见余亮疯狂到这种地步,她心灰意冷,放弃了最后一丝的抵抗,只要余亮扑上来她就决定咬舌自尽。“畜生,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安娜拼劲全力冲余亮吼道,然后闭上眼睛,眼角流淌出晶莹的泪珠,这一刻,她的脑海里出现李飞的身影,自始至终她都忘不掉那年夏天的事情,她的心里早已经被李飞

    满满占据了。“小飞,如果有来生我要穿上最漂亮的婚纱,做你的新娘,再见了我的新郎。”安娜脸庞两行泪划过,幸福的笑起来倾国倾城,呢喃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