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镇压为奴
    ,!

    李飞现在已经是凝气期,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修仙者了,一些简要普通的小法术简直就是信手捏来,面对两大先天宗师巅峰境的联手,他毫不畏惧,一上来就施展出雷系小仙术镇压敌人。

    “轰隆隆……”

    骤然一时间天雷滚滚震动九霄,罗浮宫众弟子抬头仰望雷电交织,发出声声咆哮的遮天乌云,他们纷纷露出惊恐的神色,目瞪口呆。

    原本万里晴空的天气忽然变的乌云密布,紧接着雷电相伴而来。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李飞了。

    罗浮宫主还有大长老,两人紧紧盯着李飞,眼底浮现一抹惊异其中更多的是惊恐畏惧。

    “宫主,此子实力高深莫测,一举一动间竟然能够牵动天地变化,万万不是你我能够战胜的,他会不会是一位术法真人?”站在罗浮宫主身旁的大长老,一双深邃的眼眸谨慎的打量李飞。

    罗浮宫主眉头紧锁,眺望天上的李飞,沉重的语气对大长老说道:“他现在这番实力更甚术法真人。”罗浮宫主早年见过坐镇武道界的三位真人出手,远远不及眼前此子可怕。

    罗浮宫主心中震惊归震惊,可他并不相信李飞超越了术法真人,达到那个恐怖至深的境界。

    或许是此子身上古代传承的问题所致。

    罗浮宫主想了又想,他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李飞侥幸得到的古代传承上面。天上,李飞傲然屹立在此,周身若隐若现的雷电在飞舞,这一刻,他仿佛宛如一尊降临人世间的雷神,神圣高贵不可侵犯,他微微低头颅,满脸鄙夷的瞅着罗浮宫主大长老两人,蔑视一笑,霸道说出:“蝼

    蚁不如的爬虫,胆敢冒犯本帝,现在统统被镇压吧。”

    仙帝一怒星空万族血流成河。

    修为突破凝气期,李飞才拥有蔑视这方天地的超凡本领,自然不会把罗浮宫主等人放在眼里了。

    罗浮宫主和大长老听见李飞说的,纷纷震怒不已,脸色铁青,一双虎目凶神恶煞绽放出嗜血的精芒,在武道界人人敬仰崇拜的超级高手,却被李飞贬低的蝼蚁都不如。

    “该死,宗师不可辱,臭小子不管你是不是术法真人都死定了,哼!”罗浮宫主咬牙怒视李飞,心中满是无边无际的愤怒,他不相信世间会有如此年轻的术法真人,再者,他背后有三位术法真人撑腰,何惧之有?罗浮宫主赶紧向大长老使下眼色,后者眼中嗜血一闪而过,真

    气瞬间爆发,两人就像发射出去的炮弹拔地而起攻击天上的李飞。

    “杀!”

    两人杀气森然,凌厉的目光死死瞪着越来越接近的李飞。

    “师傅和大长老一定能够杀了此獠。”欧阳少卿嘴角上扬洋溢出兴奋的笑容,信誓旦旦的说道,他对罗浮宫主和大长老充满自信。

    孟伟雄听见欧阳少卿说的,扭头不屑的讽刺起来:“大人无敌于世,就凭他们两人会是大人的对手,不自量力,呵呵。”

    欧阳少卿闻言脸色阴沉下来,瞪着孟伟雄,冷冷一哼,不想在与孟伟雄逞口舌之争,他十分坚信师傅和大长老必胜。

    就在罗浮宫主和大长老距离李飞还有五六米的时候,李飞忽然动了起来,抬起手臂先对着罗浮宫主食指轻描淡写的一点,冷笑说道:“雷来。”

    “轰!”话音刚落下的瞬间,在他头顶的上空,一道雷电从乌云密布中射出来,弯曲的身形像一条雷蛇,张开血盆大口吐着蛇信,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罗浮宫主瞳孔欲裂,看着从天而降的雷蛇,吓得脸色苍白,

    心中慌乱手足无措,打算转身逃跑之际雷蛇瞬息袭来将他吞噬。

    “啊!”

    罗浮宫主嘴中发出凄惨的大叫,让身旁大长老听到后感觉瘆得慌。

    罗浮宫的第一高手,眨眼间的功夫败北,双眼一闭昏死过去,直接就从半空中掉落到地上,幸好被欧阳少卿等人给接住。

    “哎,力度没有掌握好。”

    李飞摇头无奈的叹息的说道。

    雷蛇仙术。

    凝气期到金丹期修士都会使用的一种雷系小仙术,具有极其强悍的攻击力。

    “宫主?”

    大长老惊呼一声,随即恐惧的目光望向居高临下俯瞰他的李飞,瞬间吓的噤若寒蝉,战战兢兢起来,三魂七魄丢了一魂六魄。

    李飞引来雷电攻击罗浮宫主,这一招威慑所有人。

    大长老见识到李飞的强大,那还敢在不知死活的继续进攻,一个闪身落到地面,瞥一眼生死未知的宫主,额头冒冷汗非常担心李飞会对他下手。

    “刚才一击我没有掌握好力度,这次不会了,该你了。”

    果不其然,李飞还是对他下手了,大长老抬头凝视桀骜不驯的李飞,直接害怕的身体颤颤巍巍椅起来。

    “唰!”

    突然一道紫色雷蛇穿透乌云直接轰到大长老身上。

    “轰隆。”

    在欧阳少卿等人的瞩目中,他们的大长老被雷电劈的外焦里嫩,全身黑如焦炭,刚一张嘴冒出缭缭青烟,最终,两眼一翻昏倒过去。

    李飞一个闪身来到欧阳少卿等人身前,吓得后者们猛然一惊心惊胆战起来。“力道减少了许多竟然还能被劈晕过去,先天宗师巅峰境强者不过如此,哼哼。”李飞嚣张狂妄的说出藐视贬低罗浮宫主和大长老的话来,让欧阳少卿他们心中敢怒不敢言,就连他们宫主都不是人家一招之

    敌,上去送死吗?

    “大人威武!”

    孟伟雄抓住时机跑过来拍李飞的马屁。

    翻手覆雨间轻松镇压武道界两大高手,孟伟雄有自己的小心思那就是牢牢抓住李飞这棵大树,俗话说得好大树底下好乘凉,有大人庇护他,武道界算个屁啊。

    “左右长老,现在这里是属于你们罗浮宫还是我无敌宫?”李飞目光转移到他们两人身上,似笑非笑的调侃问道。

    左右长老相视苦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此子实力超然,弹指间就能轻松灭杀他们,为了自保,心中虽有万般不愿,可表面上依旧恭谨的说道:“这里自然是大人的无敌宫。”

    “孺子可教。”

    李飞微微颔首满面春风的笑着称赞两人,左右长老听后又气又无奈,两个迟暮的老人竟然被一个少年小子教训,这要是说出去颜面何存。

    左右长老两人这般唯唯诺诺一切都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

    尊严、骨气依旧抵不过生死。

    当罗浮宫主和大长老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们茫然的打量着四周,突然发现这里是罗浮宫正殿,不由得一愣,难道我们赢了,那个小子被打跑了?

    “哟呵,手下败将醒来了?”

    孟伟雄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一脸戏虐的瞅着两人。

    “你一个刚突破内劲的小辈,竟敢这般羞辱我们,信不信本宫当橱杀了你。”罗浮宫主认出孟伟雄就是当日跟随李飞的手下,十分暴怒阴沉着脸色威胁孟伟雄。要是放在以前给孟伟雄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在罗浮宫主面前放肆,只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他攀附巴结上李飞,自然水涨船高,有李飞这尊超级高手在背后撑腰,岂会被罗浮宫主的警告吓住,孟伟雄

    嘴角泛起一阵冷笑,不屑的说道:“连我家大人都打不过的手下败将,还敢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死活,信不信我让大人过来当场宰了你们。”

    孟伟雄自知不是敌手,聪慧的他狐假虎威,披上李飞这张虎皮扯大旗来吓唬罗浮宫主和大长老,果然,后者两人明显神色有些不自然,眼神中充满了忌惮。

    “嘁!”孟伟雄鄙夷冷笑一声,然后继续说道:“等会在大人面前最好收起你们的高傲,小心命丧黄泉,跟我来吧。”

    孟伟雄走在前带着罗浮宫主两人,穿过正殿长廊,来到罗浮宫的后花园,这里鸟语花香四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浓郁的芳香气味,让人一闻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大人,人已经带到。”

    “嗯。”正在闭目养神的李飞,听到声音后微微颔首,接着,缓缓的睁开双眼,突然罗浮宫主他们就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眼前的李飞仿佛化身成一尊睥睨天地威震八方的帝王,惊吓的两人身躯微

    颤,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李飞将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轻蔑的冷冷一笑,淡然的开口说道:“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效忠于我,世世代代永为仆。”罗浮宫主眼底浮现一抹愤恨,坚毅的眼神瞪着李飞,临危不惧的说道:“想我堂堂罗浮宫之主,主宰罗浮宫几十年,岂会低三下四苟延残喘的活着,卖命给你开什么玩笑,今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决不受人

    摆布,哼。”

    “老夫亦是如何,大不了就是一死何惧之有,想要我们给你卖命,痴心做梦。”大长老毅然决然的扑死,虽败犹荣,死要死的其所死的磊落,更要重于泰山。李飞看着眼前视死如归的两人,不露声色,反而嘴角上扬露出自信的微笑,霸气说道:“你们赴死的勇气倒是值得钦佩,可惜,在我的地盘我做主,就算你们想死阎王恐怕都不敢收,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生

    不如死,算是对你们不听话的小小惩罚,呵呵。”

    “唰唰!”李飞话音刚落下,手指对着两人虚空一弹,两道真元凝聚的咒印瞬间打入身体里,一念之间,罗浮宫主两人脸色惊变,体内产生剧烈的疼痛,躺在地上来回拼命的打滚,嘴上发出凄惨的哀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