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生死一刻
    ,!

    罗浮宫外。

    左右长老、欧阳少卿带着宫中弟子们灰头土脸的穿过铁链子来到山崖上。

    “不行,不能就这样算了,此子胆大妄为强行霸占咱们罗浮宫,立即上报宫主和大长老,让他们回来报仇。”

    “你说的对,罗浮宫是我们的家,凭什么要让给他。”

    “长老、大师兄,我们还是赶紧联系上宫主,将此事禀告,报仇雪恨。”

    “对,我们要报仇雪恨。”

    “我们现在就杀回去,我就不信了,咱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们两个了。”

    欧阳少卿看着群起而愤的师弟们,无奈即愤怒,心中过多的是谴责自己,要不是有他带路李飞孟伟雄根本进不到罗浮宫。

    左右两位长老修为被废,他和师弟们又被撵出罗浮宫,脸上浮现愧疚之色。

    “咳咳……”脸色苍白无血色的左长老,依靠巨石坐在地上,突然发出急喘的咳嗽,微弱的语气就对众位弟子说道:“大家都别争吵了,此人年纪轻轻就拥有这般强大可怕的实力,绝非善茬,你们现在回去也是送死,这

    样,少卿马上联系上宫主和大长老,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在由他们定夺。”不是左长老打击他们,而是李飞的实力他深有体会,能够轻而易举的废掉他和二弟的修为,最弱也有先天宗师巅峰境,不入先天宗师去多少人都是死,就算是先天宗师那也得巅峰境的高手,或许才能不被

    他压制。

    欧阳少卿闻言只好点点头。

    “这里一时半会是不能待了,我和老二身上还有伤,留下几个人在这里监视一举一动,剩下的全部下山,待宫主归来之日,就是咱们回归山门时。”

    左长老说完这句话,眼底闪过一丝愤怒,苦修四十多年,一朝回到解放前,恨啊。

    欧阳少卿自告奋勇带着另外三位师弟留了下来,不然怕没过几天李飞得知宫主大长老回来报仇,他在逃之夭夭,到那个时候真的是天高海阔任鸟飞了。

    ……

    罗浮宫正殿。

    李飞盘膝而坐在中央,依次拿出修炼五行剑气的五种宝贝。

    万年庚金、龙木、精灵水魄、千年火精、阴阳土。

    李飞将五宝放在身前,随即催动丹田里的真元,磅礴如海的真元力自双手迸发出来,五宝脱离地面飞起来。

    “开!”

    目光坚定的李飞一声咆哮,五宝身上瞬间绽放出金色、青色、蓝色、红色、灰色。

    五宝闪耀出不同的光芒围绕李飞旋转起来。

    李飞赶紧运转起至宝逆天剑典的基础篇第一层,身体乍起十分耀眼的金色光芒,突然,一股毁天灭地的剑势出现,震动的正殿摇摇颤颤。

    气随意动,意随神动,神随魂动。

    宇宙万物则有灵,灵生魂,魂造万物。

    逆天剑典的开创者就是观摩了宇宙的起源和毁灭,生既是死,死既是生,生生相克的真谛创造出了这部比较逆天的剑典。李飞喃喃自语逆天剑典的第一层口诀,全身上下毛孔张开疯狂的吸收五宝中的能量,五种不同的颜色从他的头部、双手、双脚进入到身体里,丹田中金青蓝红灰五色相互交织,先开始是相互排斥对方,可

    是在李飞的压迫下,它们渐渐适应了。

    “凝!”

    李飞表情严肃已经到最关键的一步了,能否成功就看现在了。

    五色在他的丹田里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一枚圆润光泽的五色球,接着,一道道乳白色的迷你版剑形出现,像忠心护主的护卫一样保护五色球。

    “轰!”

    徒然,就在五行剑气凝聚成功的刹那间,真元暴动起来,李飞露出惊喜的神色赶紧疯狂的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

    在正殿外驻守的孟伟雄,趁着空闲坐地修炼来稳固刚突破不久的修为,正在吸收灵气的时候,突然发生异样干扰到了他。

    “原本浓郁逼人的灵气怎么一瞬间就变的稀少了?”

    孟伟雄睁开眼睛皱眉感到奇怪,可是,就在当他不经意抬头望向夜空的时候,眼睛突然睁大瞳孔收缩,活了将近四十年,从未遇见过这般诡异恐怖的事情。

    “这这这……”他仰望夜空上的奇景,惊愕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璀璨夜空之中,罗浮山方圆百里的天地灵气都疯狂的涌过来,停在罗浮宫的上空形成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源源不断的吸收灵气,酷像磨盘在碾压九天。

    类似磨盘的漩涡将吸收来的灵气再输送给正殿里的李飞。

    “吸!”

    看到这一幕的孟伟雄震惊的嘴巴大张倒吸一口凉气。

    ……

    时光如梭犹如白驹过隙,一晃眼的功夫五天时间就匆匆的过去了。

    罗浮山下的罗浮山庄里,只要在罗浮山附近,罗浮宫都可以无条件的征用,左右两位长老一个躺在床上眼神呆滞心灰意冷,一个坐在沙发上盘腿运功修炼想要创造出奇迹来。

    “哎,又失败了。”

    左长老已经失败了三十六十四次,丹田破碎根本储存不了真气,刚吸收灵气转化成真气就会从体内流失出去。

    “长老。”

    这时候,一位弟子火急火燎的从外面跑进来,满脸喜色的汇报:“宫主和大长老回来了。”

    “真的?”

    左右两位长老激动的身体颤抖起来。

    他们等待这一天实在是太久了,五天或许在别人眼中就像火车一闪即逝,可对两位长老来说五天就是度日如年,**和心灵的痛苦无时无刻不折磨他们。

    罗浮宫主和大长老,两位先天宗师巅峰境的大高手回来了,这样的喜讯让所有罗浮宫的弟子们欢呼雀跃。

    罗浮宫主是个中年人,大长老跟左右两位长老一样都是个老者,两人因为武道界缉拿李飞的事情一直在本部坐镇,当从欧阳少卿那里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勃然大怒,直接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宫主,老朽没能守的住罗浮宫,让贼人强行霸占还废掉我兄弟二人的修为,愧对宫主的厚爱。”左长老见到罗浮宫主,一时没能忍住眼泪婆娑的请罪。“左长老错不在你,事情少卿都已经告诉我了,此子你们根本不是对手,没有被他杀掉已经是万幸了,本宫主不会怪罪你的。”罗浮宫主来到左长老身边安慰道,从他的语气中显然已经知道废掉左右两位长

    老的凶手是谁了。

    躺在床上的右长老挣扎的起身,呲目欲裂,满脸的愤恨,咬牙切齿开口:“宫主还有大长老,你要替我们报仇啊,我咽不下这口气,就算是死都不会瞑目的。”

    罗浮宫主手一挥,凝视右长老,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放心,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不过,此子有点棘手不是那么好对付,不可操之过急,要想个万全之策。”

    “宫主,你知道他是谁?”

    罗浮宫主冷冷一笑点下头,然后,就将李飞的身份告诉左右长老,小小年纪还拥有抹杀先天宗师的恐怖实力,十有**就是那位了。

    现在武道界谁人不知,少年宗师就是一个移动的宝库,暗中无数势力疯狂寻找,罗浮宫主没想到会让他们撞上。

    左右长老从宫主口中得知李飞的真正身份,心中震动惊讶了许久。

    人都有私欲,李飞可是一座移动宝库,罗浮宫主才不会把他的坐标宣传出去,要不然也不会就带着大长老两人悄悄回来。

    他是想私吞掉李飞身上所有的宝贝,这样,他坚信罗浮宫不出十年就能成为武道界的霸主。

    翌日一大早,罗浮宫主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杀回罗浮宫。

    “师傅!”

    山崖上,欧阳少卿看到罗浮宫主先是一喜,然后,恭敬的称呼。

    罗浮宫主问他:“人还在里面吗?”

    “还在,他们一直都没有出来。”

    “好生狂妄的小子,真当这里是他的家了,哼。”罗浮宫主身旁的大长老脸色一沉,懊恼的呵斥。

    罗浮宫主说道:“我们进去。”

    一道道身影穿过铁链子进入到幻阵里的罗浮宫,这般兴师动众引起孟伟雄的注意,当他看到罗浮宫主带人来到大殿前,惊讶又忌惮。

    罗浮宫主和大长老可都是武道界的真正高手,就算他现在突破了内劲也不是对手,可是,大人吩咐过不准任何人闯进去,他就挡在门前,大声说道:“大人有令闲杂人等一律不得擅闯。”

    “大人?”

    罗浮宫主和大长老听后相视一笑,带着浓浓的鄙夷和嘲笑。

    “小辈滚开,这里乃是我罗浮宫的地盘,你们强行霸占还打伤我的两位长老,罪不可赦,我以武道界执法者的身份宣布,你们二人全部处死。”

    罗浮宫主非常强势,散发出他先天宗师巅峰境的气势压迫孟伟雄,孟伟雄突然间就感觉到有一座大山压下来,膝盖微微弯曲,身体忍不住的颤颤巍巍。

    “嗯?”

    罗浮宫主见孟伟雄竟然还能抵抗的住,脸色不悦怒起来,气势猛地提升。

    “啊!”

    孟伟雄一瞬间就被大山压碎,直接痛苦的哀嚎跪在地上。

    “没用的废物,哼,滚一边去。”大长老身影飘动,突然出现到他身前,打出一掌将孟伟雄击飞出去狠狠的撞上石墩子。

    “噗……”

    孟伟雄从嘴里喷出一口血箭,他怨恨的目光死死瞪着罗浮宫主等人,警告他们:“只要你们敢进去就是死。”

    “呱噪,大长老给我杀了他。”

    大长老领命,冲孟伟雄阴阴一笑,抬起手爆发出无可匹敌的真气,直接打出灭杀孟伟雄。

    孟伟雄看着杀过来的大长老,仰着脖子傲然笑道:“哈哈哈,待大人出关,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全部都会死。”

    “废话真多你去死吧。”

    大长老眼中爆射嗜血精芒,不屑的冷哼。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紧闭的正殿大门忽然打开,吓得罗浮宫等人都是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