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武道第三
    ,!

    孟伟雄对青年的惊愕倒是提起李飞的好奇心。

    “他是谁?”

    “大人,他叫欧阳少卿,是罗浮宫的大弟子,武道界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有传闻说他在两年前闭关开始突破内劲先天,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他。”孟伟雄说的不错,秦家主身旁的青年正是欧阳少卿,罗浮宫的首席大弟子,从小天资聪颖冠绝天下,年轻一辈无人能及与他媲美,只是此子在两年前的某一天突然对外宣布闭关冲击先天宗师,时间一久,

    自然就会被人慢慢淡忘。

    如果说在以前欧阳少卿是孟伟雄仰望的存在,可是现在,孟伟雄比他更早一步跨入内劲成就先天宗师,在这突然遇见欧阳少卿难免有些微微吃惊。李飞闻言炙热的眼神紧紧盯着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欧阳少卿,感受到对方体内的真气波动,莞尔一笑,对孟伟雄说道:“他现在的修为还是横练大师,不过嘛,只差一个契机绝对能跨越这道坎,顺利的突破

    内劲。”话不多点到为止,实则,李飞心底非常惊讶,他竟然发现欧阳少卿是纯阳体质,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怪不得天赋极高。

    这是李飞重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特殊体质,而且,还是在修仙文明不在的地球上,能不让他好奇媳。

    孟伟雄听后就是一愣,喃喃自语:“原来他没有突破成功。”然后,露出复杂神色看着欧阳少卿。

    欧阳少卿总是感觉有人在窥探他,心中一冷,目光从擂台上转移,一个扭头不经意的瞬间目光就和孟伟雄对上,神情突变骤然惊愕起来。

    “他竟然是一位先天宗师?”

    在场的众多武者中也就欧阳少卿最接近先天宗师,而且,内劲真气的波动他很熟悉,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诚碰上一位先天宗师,欧阳少卿十分惊讶。

    “他发现你是先天宗师了。”

    李飞这时笑着提醒身边的孟伟雄。

    孟伟雄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刚突破内劲不久,稳定不了体内的真气,自然而然会被一些有心人发觉。“岭南峰会上怎么可能会有先天宗师出现……太不可思议了。”欧阳少卿实在不能理解像孟伟雄这种高高在上的先天宗师会跑来参加峰会,如果不是他和秦家主有过一面之缘,对方苦苦哀求重金聘请,他打死

    也不会来的,太掉身份。

    在武者的眼中像柔老四这种凡夫俗子根本是嗤之以鼻瞧不起。

    外功横练大师就能身抗子弹机关枪了,那在普通人的眼中就是怪物的存在,比横练大师还要厉害的先天宗师,摘叶伤人御气短暂飞行,简直跟神仙无疑。

    岭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是,要跟整个华夏来比较,小巫见大巫了。

    武道界随便走出来一位先天宗师,只要人家想短时间就能称霸一方,就像岭南三省明面上由政府各大家族把持,实则在暗中真正的巨擎是罗浮宫。

    “欧阳少侠,这次秦家能否独占鳌头就需要仰仗你了。”

    秦家主突然笑呵呵的对欧阳少卿恭维道。

    欧阳少卿听见后脸色变的古怪起来,偷偷瞄一眼孟伟雄,心中一想,开口向秦家主保证道:“秦家主,前三绝对会有你秦家的。”

    第一不用想肯定是那位先天宗师包了,至于第二嘛,欧阳少卿还真不信难道峰会还会有第二位先天宗师吗?所以才会对秦家主保证前三。

    秦家主竟然兴高采烈的咧嘴一笑,完全没有听出欧阳少卿话中有话。

    李飞无趣的看着擂台上一名外功后期对上一名横练大师,心思早就飞到寻找灵气之地上面,眼下当务之急就是修炼出五行剑气突破凝气期,那样,到时候就算他和整个武道界为敌也丝毫不惧。

    “到底去哪里寻找灵气之地?”

    李飞手揉搓着下巴,眯着眼睛,紧皱眉头,嘴上喃喃自语陷入深思状态。擂台上那位横练大师一掌打败对方,成功为南宁杨家赢得一场胜利,就在这个时候,毛家的家主毛耀宗站起来,阴冷的眼神望向徐家阵营,很不友善的叫嚣徐茂公:“茂公兄,你我两家的恩怨终于到了彻底

    解决的时候了。”

    徐茂公鄙夷嘲笑毛耀宗:“杂毛子,你就这般迫不及待的送死,我成全你。”

    “哼!”毛耀宗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不屑一哼,强势说道:“徐茂公你敢不敢玩的大一点,谁输谁退出潮州,你可敢?”

    “有何不敢,正愁找不到机会将你毛家一锅端了那,真是天赐良机,哈哈哈。”

    “大言不惭的家伙,等会有你哭的时候。”毛耀宗不跟徐茂公逞一时口舌之争,他扭头就对坐在身边的高壮汉子说道:“王师傅,等会上擂台不用手下留情,狠狠的教训他。”

    “放心吧,三个废物,王某人分分钟打残他们。”

    王师傅肆无忌惮的狂笑说道,他根本没有将李飞柔老四孟伟雄三人放在眼里,起身一个纵身跳跃就落到擂台上,张扬跋扈,嗜血的眼神看着徐家阵营方向,挑衅的勾勾手指。

    “我呸,日他姥姥的,真是够嚣张啊,真想弄死他,孟大师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柔老四最看不惯敢在他面前嚣张的人了,恶狠狠的对地上吐口浓痰,咬牙怒视擂台上居高临下的王师傅。

    孟伟雄闻言就对柔老四点点头,起身就朝着擂台走去。

    “打断他四肢废掉修为就行了。”

    李飞冰冷的声音传进孟伟雄的耳朵里,他赶紧应声:“好的。”

    “唰!”

    孟伟雄双脚一跺地面,整个人身轻如燕来到擂台上。

    “你不是我的对手,不想被打成残废跪下磕头求饶吧。”王师傅到现在还看不清现实,认为孟伟雄不是他的对手,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鄙夷警告孟伟雄。

    “真是个傻逼。”秦家阵营,欧阳少卿嗤笑不屑的骂道,胆敢羞辱宗师,此人死定了。

    孟伟雄嘴角啄起一抹傲笑,负手而立,颇有宗师风范,看着王师傅淡淡道:“让你三招,只要你能将我打退一步就算你赢了。”

    王师傅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狂妄至极,就凭你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让我三招,好,很好,不知死活的狗东西,看好了,一掌就能要你命,去死吧。”

    王师傅愤怒的咆哮着,瞬间出手,箭步冲到孟伟雄身前,强大的一掌直接拍过去,掌风呼啸凌厉,他心中打算一招要了孟伟雄的狗命。

    孟伟雄真气外放赶紧护住身体,挺起胸膛硬生生的接下王师傅的一掌,身形丝毫未动稳如泰山。这一幕让王师傅瞳孔收缩大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失声大喊:“怎么可能?”

    同时,孟伟雄的强大也让在场的所有武者大吃一惊。

    “还有两招。”

    孟伟雄对王师傅的震惊置之不理,淡然的开口说道。

    王师傅恼羞成怒,瞬间抬起右脚微微弯曲一击鞭腿就踢到孟伟雄的左肩上,一声重响,孟伟雄没有一点事情,反倒是王师傅被震的身形不稳连连后退几步。

    “这不可能!”

    “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强,死死死死。”

    王师傅脸色铁青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恐怖又显得狰狞,他的心中无比的愤怒,咬牙恶狠狠的对着孟伟雄脸蛋一拳轰过去。

    “趴下!”

    孟伟雄失去耐心了,不想在给他玩下去,真气凝聚的拳头直接就跟王师傅的拳头碰撞,下一秒,擂台周围人就见王师傅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嗖!”

    孟伟雄动了,快如闪电,擂台上只留下一道残影,他眨眼间就追上倒飞的王师傅,眼神犀利阴冷,出手一掌打到对方腹部,真气直接震碎王师傅的丹田,顷刻间,他就被废掉了修为。

    “啊……”

    王师傅张嘴喷血发出凄惨的叫声,飞出擂台昏死过去。

    强大如山的孟伟雄,仅仅只用了一招就打败了王师傅,震慑峰会上所有人。

    “王师傅!”

    毛耀宗惊慌失色的赶紧跑上前查看,发现王师傅只是昏迷过去,就喊来毛家手下抬走王师傅,然后,他抬头无比愤怒的瞪着孟伟雄。

    “杂毛子,你输了,我限你三天时间滚出潮州市,哈哈哈哈。”徐茂公开怀大笑的讽刺挖苦毛耀宗,从今以后,潮州市他一家独霸了。

    毛耀宗无话可说,在峰会上输了不能反悔,怪只怪自己太盲目自信了,深深瞪一眼徐茂公,黑着脸飞快的离开。

    峰会继续,不过,孟伟雄的强大让各大家族非常忌惮,秦家主皱皱眉头小声的询问欧阳少卿:“你是他的对手吗?”

    欧阳少卿苦笑的说道:“对方如果我所料不错,应该是一位先天宗师,我不是对手。”

    “啊?”秦家主惊讶的目瞪口呆。

    因为孟伟雄的关系徐家也成为各家纷纷讨论的话题了,这让徐茂公倍有面子,孟伟雄下擂台回到李飞身边,欧阳少卿终于要出手了,从秦家阵营中走出上擂台。

    他的出现一下子吸引大家的目光。

    欧阳少卿不愧是只差一丝就能突破内劲成就先天的高手,帮助秦家赢了南宁杨家,他心里很清楚只要不去招惹孟伟雄,自己依旧无敌。

    “老孟,欧阳少卿所在的势力罗浮宫你有了解吗?”

    李飞看着擂台上的欧阳少卿,突然想到这些武道界所在的各大势力修炼也需要天地灵气,那么,他们的山门一定灵气逼人了,所以赶紧询问孟伟雄。孟伟雄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李飞:“罗浮宫在武道界是排名第三的势力,非常厉害,其中罗浮宫的宫主和大长老都是武道执法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