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一剑秒杀
    ,!

    李飞深邃的双眸也在打量着玉雷,露出揶揄之色,心中冷笑起来:“真是冤家路窄啊。”

    “玉雷,你是怎么回事?”

    玉城派走在最前面的六旬老者对自己师侄的失态,有些恼怒,脸色不悦的训斥。玉雷眼神充满怨恨的死死瞪着李飞,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会被废掉修为师傅更是惨死,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越想玉雷越愤怒,咬牙切齿的模样让周围人都是微微一愣,就好像他要生吃了李飞,吃肉

    喝血痛恨深入骨髓。

    “师伯。”玉雷不去理会众人看他的眼光,快步来到六旬老者身边附耳小声说着,时不时的瞅向李飞,六旬老者听见玉雷说的,紧锁眉头,紧接着眼神突然变的十分犀利。

    众人将他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华山剑宗的大长老陈锋轻轻挑下眉毛,凝视李飞。

    司空傲天和赵国勇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原本的喧闹瞬间寂静下来,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无数道目光纷纷投向玉城派的六旬老者。

    接着,六旬老者动了起来,先是对李飞冷冷一笑,然后就声音洪亮的对大家说道:“各位,实在不好意思,我玉城一派有事情要在这里解决一下,还请回避。”

    六旬老者此话一出顿时就引起大家的不满,可是,碍于玉城派的威慑都不好开口反驳。

    “呵,严喜,这里可不是在你们玉城。”

    “严喜劝你最好把事情说清楚,不然的话,我金刀门是不会离开的,哼哼。”

    赵国勇、司空傲天两人一前一后开口,十分强势,完全不把六旬老者和玉城派放在眼里,其实,大家很想知道玉雷给他说了什么,让他直接做出这样的决定,宁可得罪大家也在所不辞。

    陈锋这个时候也站出来,盯着叫严喜的六旬老者,沉声说道:“你们跟这位小友有仇?”

    严喜点头承认,犀利的眼神猛地瞅向李飞,说道:“此子的长辈心狠手辣,越货杀人,杀了我师弟,还废掉我这玉雷师侄的修为,你们说此仇焉能不报?”

    “越货杀人?”

    “严喜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越货指的又是什么?不会是他手上的增气丹吧?”

    司空傲天鼻息不屑一哼,冷声质问他。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严喜,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没错。”严喜忽然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然后凌厉的眼神一瞪李飞,愤怒说出:“原本这枚增气丹和破体丹都是我玉城派从一位炼丹师手上花重金买来的,没有想到在运回来的途中,此子的长辈也是一位先

    天宗师,埋伏袭杀师弟,抢走丹药,臭小子,真是没有想到啊,你还敢到这里出售我玉城派的丹药,正好先将你拿下逼你长辈现身,替我师弟还有师侄报仇。”站在严喜身后的玉雷,这时候知道该他上场表演了,一步站出来,怒气冲冲的手指着李飞,好似发狂的野兽一阵咆哮:“你个卑鄙小人,我师徒对你们那么好,你们……你们,竟然为了贪图增气丹和破体丹

    ,半路偷袭杀死我师傅,更是废掉我的修为,你们丧尽天良,老天爷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诅咒你们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李飞脸色不悦的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一抹杀戮精芒,玉雷和严喜师侄两人这般污蔑他,已经触及到心底那道坎了,顿时杀心四起。

    陈锋、司空傲天、赵国勇三人凝视眺望严喜玉雷师侄,对于他们说的心里半信半疑。

    “各位,你们都听到了吧,此子是杀我师弟的仇人之一,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此仇不报我严喜枉为人。”“真是可笑至极,严喜认识你这么久真没想到你还有演戏的天分,金马影帝就应该有你,行了,这种小伎俩骗骗别人还行,你说他是杀你师弟的凶手,他修为横练大师都不到,杀你师弟简直是痴人说梦,咱

    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就是想要得到增气丹,才玩起这般卑劣的手段。”司空傲天毫不客气的鄙视严喜。严喜气的暴跳如雷,眼睛睁圆,师弟死在这小子长辈手上是真,可是,杀人越货是他故意编造出来的,这一切都是贪念在作怪,增加五年真气的丹药,谁不想得到,再者,他以杀人凶手为借口拿下此子更

    能得到增气丹也能报仇雪恨了,一举两得的事情。

    可是现在偏偏司空傲天第一个跳出来不相信他说的,让严喜十分懊恼。

    “司空傲天你什么意思?大是大非当前我岂会故意撒谎骗你们,此子真是杀我师弟的凶手之一,不信咱们可以当面质问他。”

    司空傲天阴阴一笑,直接说道:“嘿嘿,质问就不必了,你师弟死不死跟我又没关系,不过,你想独吞增气丹就跟我有关系了,因为增气丹原本就属于我金刀门的,是这小子偷偷盗走,现在要物归原主。”“放你娘的狗臭屁,司空傲天你可真不要脸啊,增气丹怎么可能是你金刀门的,它是我赵家先祖留下的遗物,我们一直供奉在祠堂,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来使用,而这个小子跟我一个小辈相爱,得知有这样的宝贝,夜里趁人不备溜进祠堂偷走增气丹,臭小子,我赵家人待你不薄吧,你为什么要**鸣狗盗的事情,恨啊。”赵国勇也抓会说增气丹是他赵家的,这让原本都已经发愣不解的吃瓜群众更加头痛

    了,都在扪心自问到底增气丹是谁家的?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严喜、司空傲天还有赵国勇,各说各的,都一口咬定增气丹是自己的,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成现在这样子,形势非常严峻。

    “师傅,他们想要得到增气丹真是够无耻的了。”令狐天站在陈锋身后小声的嘴上嘀咕,陈锋冷冷一笑,双眸直视着距离他三步之遥的李飞,就笑着开口说道:“小友,咱们的交易还继续吗?”

    李飞莞尔一笑,微微颔首说道:“自然要继续了。”说完,就将增气丹递给陈锋,至于严喜司空傲天三人狗咬狗,他就当一个旁观者看戏就行了。

    七叶洞冥草虽然比不上天地源晶珍贵,可是,同样对他以后修行有用。

    再说他已经打听到精灵水魄,增气丹换七叶洞冥草不亏。

    “小子你敢交易!”

    “给我停手。”

    “增气丹是我赵家先祖之物,岂是你能卖就卖的,拿来。”

    司空傲天,严喜,赵国勇见到李飞的举动,一下着急起来,恼羞成怒,额头青筋暴起,纷纷出声阻止两人交易。

    凭他们在如何威胁李飞都没有用,很快,两人交易完成,陈锋看着手上的增气丹,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炙热。

    “臭小子你该死!”

    司空傲天脸色黑如锅底,气急败坏起来。

    严喜更是脸上浮现杀意:“血海深仇岂能不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恨。”

    赵国勇一脸愤怒的瞪着李飞。

    李飞将七叶洞冥草收起来后,猛一抬头,鹰隼般的眼神锐利冰冷,强大的气势从体内爆发出来,宛如山洪海啸冲击全场。

    “好可怕的气势。”

    陈锋感受到这股气势眼爆精芒,心中大震。

    更别说一些弱小的武者,满头大汗苦苦支撑抵挡李飞的气势攻击。

    “你们三个欺我修为弱小,该死,你们三个误我好事,该死,你们三个胆敢招惹我,该死,所以,你们全部都去死吧。”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更加别说比帝王更高贵更厉害的无上仙帝。

    李飞真的怒了,三翻四次找自己麻烦,不杀他们不泄愤。

    “你……”

    司空傲天瞳孔睁大,惊愕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少说废话,你们三个过来领死。”李飞昂首挺胸,负手而立,桀骜不驯睥睨一切的眼神死死盯着司空傲天、严喜、赵国勇三人。

    他们三人都是威风八面坐镇一方的人物,平日里都是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现在哪会受得了李飞的嚣张怒骂,一个个鼻孔冒火气,脸色阴沉下来。

    “口齿伶俐的小杂种,真是不知好歹,想找死我成全你。”

    赵国勇一步跨出,眼神蔑视的瞅着李飞,嘴角带起一抹阴笑,他打算先出手擒下李飞,然后,带回赵家慢慢折磨逼问出破体丹和增气丹的丹方。

    李飞斜视率先出手的赵国勇,嘴中发出一声冷哼,不屑的挑衅道:“老匹夫,就凭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杀你只需一招。”

    “小儿狂妄。”

    赵国勇何时被人这般藐视过,怒不可遏,胸中怒火全面爆发,表情狰狞的朝着李飞打出强大一掌。

    “师傅,快出手救下他,要不然会被打死的。”令狐天赶紧对陈锋说道。

    陈锋神色古怪的打量镇定自若的李飞,心中疑惑又好奇,想起刚才的那股气势,他打算不插手就是为了试探李飞。

    赵国勇打出强大的一掌,掌风阵阵,直接劈开空气中的气流,这就是先天宗师的可怕,让不少没有突破内劲的外功武者非常羡慕。

    至于李飞的死活与他们毫不相干。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掌,李飞平静如水心中没有任何的波澜,剑眉一挑,飞速催动体内的真元,在众人紧张的瞩目下,缓缓抬起右手臂,食指和中指并排齐出,真元力在指尖像小漩涡一样涌动。

    逆天剑气!

    李飞心中喊道,然后,一道剑气自指尖射出,就像一道激光,划破天空。

    赵国勇看到逆天剑气,神情骤变,他可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打出这样的攻击,惊慌失措起来,不过,他偏偏不信邪,打出的一掌直接对上逆天剑气。

    “啊!”

    凄惨的叫声彻响这片空间。众人就见赵国勇手掌断掉,逆天剑气依旧不可挡,势如破竹的打到他身上,贯穿心口,赵国勇突然浑身一颤,紧接着生机全无,白眼一翻缓缓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