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崂山邪云宗
    ,!

    李飞刚追出去就发现宋邪消失不见了。

    “不见了?”

    李飞皱眉仔细打量一眼寂静的四周空无一人,两人前后不超过一分钟,可就这样,宋邪不知所踪,站在房顶上的李飞沉思片刻,身影移动就朝远去找寻。

    宋邪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谨慎的看一眼已经远去的李飞,紧绷的神情瞬间放松下来,微微舒口气,随即,嘴角绽放一抹邪笑:“本门的逃脱术天下第一,就凭你想要抓住本公子,再练几十年吧,嘿嘿,小美人我来了。”

    宋邪又再次的来到刚才的房间,纯阴之体对他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得到纯阴之体。

    富贵险中求,宋邪为了得到曹楠楠这具纯阴之体,不惜消耗精血暂时性的封闭自身,给黑暗融到一起才能骗过李飞。

    宋邪眼神炙热紧紧盯着昏迷过去的曹楠楠,舌头舔下嘴唇,阴笑着刚要脱掉裤子大干一场,徒然,他想到要是李飞找了一圈没见他人会不会拐回来?吸收纯阴之体最快也需要半个小时,宋邪犹豫片刻直接扛起曹楠楠赶紧离开是非之地。

    昏暗的夜色中,宋邪肩上扛着曹楠楠飞檐走壁,速度飞快的朝凤凰古镇外奔去。

    “嗖!”

    宋邪终于出了凤凰古镇没入漆黑一片的森林中,一处空地上,他将扛在肩上的曹楠楠放下来,观察一眼四周后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摩拳擦掌接近曹楠楠,纯阴之体的诱惑力太大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吸收修炼。

    “嘎嘎,只要吸收了这具纯阴之体,我必然能够一举突破进入内劲,成为一名受人敬仰的先天宗师,回到宗门也能混个长老当当。”宋邪得意洋洋的自言自语,脑海里就幻想着成为先天宗师回到宗门,长老、师傅还有师兄师弟们都会惊讶的嘴巴掉一地。

    “听到你说的,真是不忍心打击你,酗子,要明白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突然,李飞从漆黑的夜幕中悠哉的走了出来,脸上充满揶揄之色瞅着宋邪。

    宋邪看清楚来人是李飞,心中大震,表情惊讶的大声问道:“你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李飞神色傲然不屑的一笑,就讽刺道:“就凭你那点小伎俩还想瞒天过海,从一开始我就发现你了,一路跟来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何诡计,现在,乖乖告诉我你来自哪里,或许会饶你一条小命。”李飞对宋邪兴趣不大,最感兴趣的是他背后所在的师门。

    李飞的蔑视让一向自以为是的宋邪非常懊恼,勃然大怒,犀利的眼神死死瞪着李飞,语气中充满森冷的杀气:“就算你真的是先天宗师又有何妨,今天我就叫武道界知道,宗师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死吧。”

    宋邪信誓旦旦的说道,在他看来李飞太过年轻了,一定是刚踏入先天不久,只需要多费一些时间就能彻底击杀。

    “年龄不大又是先天,能杀死你这样的天之骄子最让我兴奋了,嘎嘎嘎。”

    李飞听见宋邪的狂言妄语,丝毫不在意,淡淡一笑,不慌不忙的开口说道:“只要你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可以免受皮肉之苦。”

    “狗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吧。”宋邪凶残至极的狞笑。

    李飞万般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嘲讽宋邪:“冥顽不灵,看来只能给你打趴下,你才能老实。”

    宋邪眼中爆射精芒,迅速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脚下生风宛如迅捷的猎豹,飞快的来到李飞跟前,凌厉的一掌打出。

    “邪阴掌!”

    一时间,李飞感觉到阴风阵阵,不由的撇撇嘴装神弄鬼,瞬间爆发出体内的真元刹那间绞杀湮灭攻击过来的邪阴掌。

    “你的攻击实在是太弱了,有没有更加厉害的,就别藏拙了,再不使出来只怕没有机会了。”李飞嘴角上扬勾嘞出一抹嘲弄。

    宋邪阴沉着脸,很不爽的冷冷一哼,愤怒吼道:“你给我去死吧!”

    邪龙破!

    宋邪忍无可忍直接打出自己现如今最强的一招,整个人变的邪气凌然,阵阵煞气从体内爆发出来,一拳轰出就像邪龙出世,以势不可挡的威力攻击李飞。

    “这一招还有点意思。”李飞收起对宋邪的蔑视,表情严肃认真起来,左手抬起剑指上凝聚出一道逆天剑气。

    “唰!”

    逆天剑气宛如划破天际的长虹,在宋邪震惊不可思议的眼神下,打散邪龙破更是击穿自己的身躯。

    “啊!”

    宋邪疼痛的一声大叫,张嘴吐血,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撞到树上。

    李飞看到被自己一招秒杀的宋邪,心中有些吃惊逆天剑气的攻击力,自从修炼逆天剑典炼出一道逆天剑气,他就没有用过,要说宋邪的实力比剑天还要略高一筹,竟然一道剑气轻松秒败。

    “逆天剑气对真元的消耗巨大,直接掏空丹田中一半的真元,真是够恐怖的了,幸好付出的越多回报就越大,抽空一半的真元打出的逆天剑气已经算得上是自己现如今最强的攻击了。”李飞低头一阵沉思,想完,抬头看向十分狼狈萎靡不振的宋邪。

    宋邪的胸膛被逆天剑气击破个洞,血流不止,他坐在地上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的疼痛让他紧咬牙关难以忍耐。

    李飞走过去对他胸膛点了几下,宋邪惊奇的发现血不在流了,随即露出不解的眼神打量李飞。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所以,我不准你死。”

    听到李飞霸道的话语让宋邪一阵尴尬,沉默片刻,终于开口:“只要你保证不杀我,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可以。”

    李飞承诺他,然后,直接问道:“你叫什么来自哪里?”

    宋邪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回答李飞的提问:“我叫宋邪,来自崂山邪云宗。”

    “邪云宗整体实力如何?还有为何你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邪云宗一共有四位先天宗师,其中两个内劲初期,一个内劲中期,我们宗主内劲后期,我是跟着师傅来参加武道大会的。”

    李飞听完宋邪说的,心里有些失望,原本他想着邪云宗修炼邪功整个实力一定会很厉害,搞了半天,最厉害的也就是他们的宗主,拥有内劲后期。

    内劲又叫先天宗师,内劲修炼到圆满就是先天宗师巅峰。

    “真是渣渣一样的实力。”李飞嚣张的话语鄙视邪云宗,这让宋邪心里窝火刚要开口反驳,转念一想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手上,顿时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

    李飞看了一眼宋邪,继续说道:“你刚才说你是来参加武道大会的?”

    宋邪微微颔首。

    “那你可知道武道大会举办的地点?”

    宋邪奇怪的眼神瞅瞅李飞,不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不过,还是如实回答:“武道大会在凤凰山中举办。”

    “原来不是在凤凰古镇而是在凤凰山。”李飞心里想到,从他一来到凤凰古镇就没有发现其他的武者,就在疑惑会不会武道大会不在凤凰古镇,郁闷了一天,现在终于知道了,竟然是在凤凰古镇对面的凤凰山。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如果没有我可不可以走了?”宋邪有些害怕,战战兢兢的说道,他十分畏惧李飞,自己已经够天资聪颖了,二十六岁的横练大师,放眼望去,武道界年轻一辈中能排进前十,可是,一直以来让他引以为傲的实力,没成想败了,而且最让宋邪不能忍的是打败他的人竟然比他还要年轻,修为直达先天。

    世上最年轻的先天宗师,一旦在武道界传开,谁敢相信?

    宋邪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他深受打击。

    “你明天带我去武道大会,等到了那里我自然会信守承诺放你离开。”李飞语气非常强势霸道,吓得宋邪毛骨悚然不敢反抗。

    至于还处于昏迷状态的曹楠楠,李飞给她送回客栈,明天一早待迷烟效果没有了,她就会醒来,两人在森林里过了一天,天蒙蒙亮,盘腿打坐的李飞睁开眼睛,站起身对宋邪说道:“我们走吧。”

    宋邪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伤势轻了许多,听见李飞说的点头,然后在前面带路进入凤凰山深处,途中,他告诉李飞武道大会在凤凰山的另外一侧,为的就是防范会有普通人误入,要知道凤凰山深处经常有豺狼虎豹出没。

    为何宋邪没有和他师门一起,是因为下山一次不容易,他就先师门一步到处找女人练功。

    李飞又向他打听这次来参加武道大会都会有哪些人?

    宋邪心里很纳闷就怀疑李飞到底是不是武道界的人,怎么问的问题都这么白痴,可惜他又打不过李飞,小命还在人家手上,只能乖乖作答。

    “武道大会六年一次,以黄河为界限隔开分着南北两大武道会,北武道大会一般都会比南武道大会提前一个月,这次我听师傅说,除了我们崂山邪云宗,还有玉城一派、西北金刀门,辽海蝴蝶谷嵩山少林、华山剑宗、泰山拳宗、这几个在武道界都是鼎鼎有名的,当然,还有一些来自北方各地的武者世家。”

    就在宋邪滔滔不绝的讲述中,当火红的太阳挂上枝头,两人终于来到武道大会举办的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