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木剑风的惊恐
    ,!

    “你叫什么?”

    李飞凌厉的眼神看着冷酷青年,冷漠问道。

    冷酷青年有气无力的说出自己名字:“剑天。”

    “宗师不可辱,现在废掉你的修为,你可有怨言?”李飞霸道强势说道。

    冷酷青年剑天浑身一颤,压抑着内心的不甘,宗师的强大他根本无法反抗,只能怪自己太过骄傲大意了,对方竟然是一位先天宗师都不知道。

    “谢宗师不杀之恩,剑天毫无怨言。”

    宗师不可辱,只有用侮辱者的血才能祈求宗师的原谅,如果是其他人听见李飞说的赦免他们的死罪,只需废掉修为,他们心中都会庆幸大难不死,可惜,剑天一生痴武,崇尚像他师傅木剑风那样的强者,所以说,修炼修为就是他的生命,修为全废跟死人有何区别。

    至此,冷酷青年剑天他的心中一片悲凉。

    李飞手掌上凝聚磅礴的真元力,直接轰到他的身上,瞬间丹田碎裂开来,真气疯狂的外泄,剑天就感觉到真气不在受他控制。

    “我……竟然成一个废人了。”剑天不敢相信,没有办法接受承认他现在是一个废人,脸上出现痛苦神色,突然,急火攻心张嘴猛的吐出一口精血,一下昏死过去。

    李飞看到他这个样子,没有任何的怜悯,地球还算是好的了,在修仙界每天都会有无情的杀戮发生,血流成河不堪入目,要是在上一世,他哪会对敌人这样心慈手软,直接诛灭九族,灵魂湮灭。

    李飞走到一旁捡起剑天当时不慎掉落的执法者令牌,低头仔细打量,就喃喃自语:“听罗烈说过,武道界有三位真人坐镇,接着是十二位宗师级的执法者维护武道界的秩序,他才不过横练大师,看来在他背后还藏着一位先天宗师,哼哼。”

    而且,就在刚才他也听到剑天提到‘师傅’,这样一想也就明白了,令牌是他师傅的,他的师傅才是真正的执法者。

    “梁家好大的面子竟能请动一位执法者对付我。”

    李飞不屑的冷冷一笑,梁家至始至终他都没放在眼里,其次就是这位执法者,只要没有成为术法真人,李飞就有信心镇压。

    围墙外面,梁子豪坐在车里焦急的等待着。

    “砰隆!”

    突然从天而降一道黑影,砸在前车盖上,吓得梁子豪惊魂未定,仔细一瞧,惊讶发现是木老的弟子,神情一慌,他赶紧从车里下来。

    “梁子豪,你可真是记吃不记打啊,敢找人害我?”

    李飞的声音从梁子豪背后传过来。

    “是你。”

    梁子豪一回头看到李飞眯眼坏笑看着他,提心吊胆起来。

    “你找来的人太弱了。”李飞扭头瞅一眼彻底昏死的剑天,露出失望的表情摇头说着,说好后,目光又看向梁子豪,嘴角上扬邪笑,冷冷说道:“至于你,睚眦必报的性格我这次要放了你,你还会想着在找我报仇,既然如此那就打断你的双腿,让你永远活在痛苦和怨恨之中吧。”

    “不。”

    梁子豪一听李飞要打断他的腿,犹如惊恐之鸟,诚惶诚恐起来,赶紧给李飞跪下来,求饶恕:“千万不要打断我的腿,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当成屁给放了吧。”

    “哼。”

    “冥顽不灵,该罚。”

    李飞不在听梁子豪废话,挥手两股真元打到他的膝盖上,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响起,可奇怪的是梁子豪还是笔直的站立着:“我腿没有断?我还站着?”

    梁子豪又惊又喜。

    “还不快滚,难道真想让我打断你的双腿吗?”

    李飞面容狰狞,冷声训斥,梁子豪吓得大惊失色,带着昏死的剑天飞快逃离。

    “送的礼物希望你们会喜欢,呵呵。”

    李飞手抬起摸一下鼻尖,脸上露出戏虐的坏笑。

    梁子豪猛踩油门,一路上闯了好几个红灯,引起一片叫骂,很快就回到梁家山庄,急匆匆冲进去,大喊大叫起来:“爷爷不好了。”

    此刻,梁家主和木剑风两人正在品茶,恭候佳音。

    “木兄,快一个小时了他们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是发生了意外?”梁家主心里有些担心,就对木剑风问道。

    木剑风依旧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的喝茶,听见梁家主问的,傲笑着说道:“剑天已经是横练大师了,除非对方是先天宗师,可是,你听过这世上有二十岁不到的宗师吗?所以,就无需担心,说不定两人正在回来的路上。”

    “说的极是,哈哈哈哈,倒是我心急了,来来来,木兄喝茶,这可是从武夷山那颗母树上采摘的茶叶。”

    “确实味道不错。”木剑风微微颔首。

    “爷爷大事不好了。”

    忽然,门外就传进来梁子豪的声音,屋内众人都是一愣,赶紧向门口望过去。

    从门外进来的梁子豪一眼看到坐在正位上的梁家主,咽下口水,上气不接下气的着急说道:“爷爷不好了,木师傅的徒弟被打死了。”

    “什么?”

    众人一阵惊讶,木剑风站起来,阴沉的看着梁子豪:“剑天在哪里?”

    “车车车里。”梁子豪战战兢兢的说了出来,刚一说完,木剑风疾步如风梁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木剑风就已经抱着昏死的剑天进来了。

    梁家主首先清醒,露出担忧的神色,关心问道:“木兄没事吧?”

    木剑风将剑天放到一边,脸色阴沉到极点,额头暴起一根根青筋显得整个面孔狰狞,怒不可遏的幽幽说道:“修为全失,从今以后只能是一个废人了。”

    “啊?”

    梁家主还有一干梁家人纷纷惊愕。

    “告诉我是谁废掉了剑天的修为?”木剑风怒视梁子豪。

    梁子豪被他盯的心里发毛,不敢撒谎,赶紧说出李飞,可是木剑风一听,不相信的摇头:“不可能是他,一个不到二十岁毛头小子没这个实力能废掉剑天的修为,只有先天宗师才能够用真气打碎剑天的丹田,另有其人。”

    先天宗师?

    “咳咳咳……师傅。”就在这个时候,剑天醒了过来,嘴唇苍白脸色无血色,提气刚要说话就咳个不停,木剑风赶紧过去手贴到他的胸口上输送真气,这才让他轻松下来。

    “剑天告诉为师废掉你修为的人是谁?”

    “师傅,废掉我修为的就是梁公子所说的那个人,他是一位先天宗师,终于我明白师傅说的了,宗师不可辱,师傅……我错了。”剑天十分悔恨的说了出来,悔自己不该招惹李飞,恨自己实力太弱。

    木剑风直接震惊,瞳孔睁大,不敢相信世上真有如此年轻的先天宗师:“真的是他?”

    “千真万确,师傅,徒弟也没有想到会有这般年轻的先天宗师,他太年轻了。”

    木剑风直接皱眉,露出复杂的神色,想了一下继续问道:“你可知道他的身份?”一个如此年轻的先天宗师,木剑风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在武道界登记备案的一个个武者势力,可是,就算是最年轻的先天宗师都有四十多岁,此子凭空冒出来还拥有这样的实力,背后定然有可怕的势力或者组织,木剑风不得不谨慎。

    剑天明白他师傅心中担忧的,可他真不知道李飞的身份,摇摇头。

    “师傅你一定要为徒弟报仇雪恨啊。”一想到自己从此以后就是个废人不能修炼了,两行泪从眼角滴落流淌,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木剑风见到自己徒弟这个样子,心疼又愤怒,剑天是修炼的奇才,二十五岁就已经是横练大师了,只差一步就能成就先天,一旦突破就是最年轻的先天宗师,他作为师傅也脸上有光,可是,没有想到这一切就这样被毁了。

    他能不恨。

    他能不愤。

    他能不报仇。

    二十岁的先天宗师,一定是才突破先天不久,就算你身后有强大的靠山老夫也不惧,废徒之仇焉能不报。

    “杀。”

    木剑风越想越愤怒,一声怒吼,顿时间在屋里的所有人就感受到滔天的杀意自他体内爆发出来,心智比较弱的瞬间都被吓晕了。

    “剑天你放心,为师会给你报仇的,不杀此獠难平老夫心头之恨,待我马上回武道界请太上真人拟出战帖。”

    战帖,是武者之间解决仇恨的最好方法,而且,只有先天宗师对先天宗师才能拜战帖,而且,还必须有一位真人坐镇。

    木剑风有自己的打算,对方小小年纪就能成先天,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强大势力,他刚才要是直接跑过去杀了,那就会被背后的势力追杀,还不如下战帖,在真人的见证下再杀了对方,其背后的势力也不敢多说什么。

    “梁兄,我还有事就不在留了。”

    木剑风行事雷厉风行,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直接向梁家主辞行。

    梁家主正要开口的时候,站在那好好的梁子豪突然惊慌失色的大叫起来:“啊,我的腿。”

    在场之人就见他的双腿竟然离奇般的从脚下开始化作一粒粒骨沙消散,直接蔓延到膝盖处,紧接着,梁子豪失去了双腿扑通摔倒。

    “我的腿没了,呜呜呜,好痛啊,好难受,啊啊啊啊……”

    梁子豪痛不欲生的哀嚎。

    “这是怎么回事?”梁家人都是心中疑惑,好好的一双腿竟然会无缘无故化成骨沙烟消云散。

    只有木剑风一人看的清楚明白,他眼睛睁大尽显不可思议,心中震惊万分,其实梁子豪的双腿早就已经没有了,只是一直李飞用真元帮他维持,真气运用自如,木剑风一想到这里就对李飞充满了深深的忌惮。

    这也就说明他不是李飞的对手。

    顿时,木剑风想要下战帖的心情就犹豫不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