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宗师不可辱
    ,!

    武道界武者的划分是从外功、内劲到术法。

    每一个大境界中又分四个小境界,外功前期,外功中期,外功后期,外功圆满下来才能突破成内劲,也就是所谓的先天宗师。

    内劲就称宗师,体内衍生真气,御气杀人于无形之中。

    内劲宗师之上就会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术法真人,沟通天地万物,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天地的变化。

    李飞是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修炼比真气高一级的真元。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李飞自己估摸着应该在先天宗师巅峰境。

    眼前的冷酷青年仅仅只是横练大师,一日不入宗师就一日不入李飞的法眼。

    “感觉不对任何的真气波动,不是武者,他应该不是那个人。”冷酷青年心中所想,然后,凌厉目光瞪向李飞,态度傲慢的说着:“去叫屋子里那个胆大妄为的武者滚出来。”

    冷酷青年的嚣张跋扈让李飞非常不喜,皱了下眉,冷淡开口:“你是谁?找他要干什么?”

    李飞知晓冷酷青年是冲他来的,眼神中包含着杀意,非友既敌,可他又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自己的行踪难道一直被敌人掌握,想到这里,李飞表情冷下来,眼底浮现一抹浓重的杀机。

    “大胆。”

    突然,冷酷青年重重一喝,下巴上扬四十五度角,高傲的神色,蔑视李飞,嘴角更是挂着一丝不屑:“你就是一个普通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信不信现在就杀了你。”

    “普通人?”李飞冷笑,强势反击:“难道你不是正常人,神经病吧。”

    “找死。”

    冷酷青年震怒眼中爆射精芒,在他心中武者就是普通人高不可攀的神。

    凡人不可以亵渎神。

    凡人更加不能违背忤逆神的旨意。

    “吾乃你们普通人眼中的神。”他以神自居,藐视一切,目中无人,视李飞如蝼蚁。

    武者强大到一定的境界,可以操控风雨雷电,在普通人眼中不是真神更甚于神,因为世人没有亲眼见过神是什么样的。

    神?

    李飞都不敢妄自菲薄称自己是神。

    他嘴角泛起一抹嘲笑,笑冷酷青年无知又无畏。

    冷酷青年瞪李飞一眼,不屑在理会,表情严肃目光如炬,看着李飞身后的房子,嚣张说道:“畏首畏尾的鼠辈,不敢出来却让一个普通人替你送命,真是武道界的耻辱。”

    “行了,你别喊了,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鼠辈。”

    李飞不在逗他,很想搞清楚青年的身份,直接开口承认,冷酷青年听见他说的,一双眸子狠厉的瞪过来。

    “就你?”冷酷青年嘴角上扬带着嘲笑,不屑一哼。

    李飞被气的笑了起来,还从来没有见过像青年这般高傲不可一世的人,无奈的摇摇头,下一秒,眼神宛如鹰隼一样,直接催动真元爆发出来。

    “现在你相信了吧?”

    冷酷青年瞳孔睁大,心中翻起滔天巨浪,震惊的不得了:“好强大的真气怎么可能!”先前他感觉到李飞就是一个不能在普通的平凡人,这一刻,从一个普通的平凡人瞬间转变成不可匹敌的战神。

    “你到底是谁?”

    冷酷青年情绪激动的对李飞咆哮。

    “一个你永远都不敢得罪的人。”李飞把最后一个‘人’字咬的很重,分明就是在恶心对方,你既然自称是神,还没有我这个人强大厉害,你,还敢在称神?

    冷酷青年愤怒,不过转念一想到他师傅可是武道界十二执法者之一,先天宗师中的佼佼者,有师傅在背后撑腰,他的底气瞬间又足了。

    “装神弄鬼,不管你是谁,你敢擅自对普通人动手,已经犯了武道界的规定,而我就是过来制裁你的,最好识相点乖乖站着被我废掉修为,如若不然,敢反抗杀无赦。”冷酷青年从身上掏出一尊令牌,上面写着一个‘法’字,这是在来之前木剑风交给他的执法者令牌,拿着此令牌有权处理违反武道界规定的叛逆者。

    李飞愣神了一下,一直他就以为冷酷青年是仇家派来的,没有想到,会是武道界的执法者,武道界,宋青云还有被他击杀的玉箫都提起过,是华夏最大的武道第一势力,国家为了约束武者成立的一个机构,由最厉害的三位术法真人坐镇。

    不过,让李飞不明白的是他什么时候对普通人动手了?

    “叛逆者,身为武者不遵守武道界的规定,私自对普通人梁子豪出手,性质卑劣,按照规定当场废掉修为,还不束手就擒。”

    “你是梁家派来的吧。”他又没有杀了梁子豪,只不过是小小的惩戒一番,就搞的这般兴师动众,看来此人受梁家拜托,明面上打着自己违反武道界的规定跑过来假公济私。

    冷酷青年听后不屑一哼,沉默不语。

    李飞看到这里,脸色一冷,挺鼻如峰,剑眉倒竖,撇嘴嗤之以鼻:“狗屁公道的执法者,还不是徇私舞弊作奸犯科,武道界不过如此,既然能有你这样的垃圾当上执法者,好不到哪里去。”

    “放肆,你敢公然侮辱武道界。”

    “侮辱只是轻的了,将来,我一定要让武道界俯首称臣,哈哈哈。”

    冷酷青年暴怒,额头青筋暴起,表情变的狰狞,吼道:“闭嘴,叛逆者执迷不悔,还敢大放厥词口出狂言,当诛。”

    李飞剑眉一挑,轻蔑讽刺道:“就凭你?”

    “杀!”

    冷酷青年双臂展开一个白鹤亮翅,身体如炮弹一般飞速冲向李飞,他踩过的地面都龟裂开来,塌陷成一个接着一个的坑洼。

    什么叫横练大师,就是将外功修炼到了极致,身体每一处都坚不可摧,每处关节都具有非常大的杀伤性。

    凶猛一拳扑面而来,李飞傲然冷笑,脚下移步就轻松的躲过这一拳。

    “怎么可能?”

    冷酷青年非常吃惊,李飞看着比他还要年轻,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是先天宗师,自己都已经是横练大师了,速度和力量完美无瑕,怎么会被他轻易躲过去了呢?

    “再来我就不信了。”

    冷酷青年翻手变掌,笔直的挥舞出去,强大的力道影响空间气流,从他的手掌两边向外扩散开来,就好像他一掌劈开了空气。

    彗星撞地球般的强大可怕的一掌,在李飞的眼中依旧弱不禁风。

    “怒涛掌!”

    这一次他不想在躲了,负手而立站着不动,面对冷酷青年的攻击,他就使出弑仙三十六式中的怒涛掌。

    波涛汹涌的一掌隔空击出,冷酷青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怒涛掌打中倒飞出去。

    “噗!”

    冷酷青年体内气血犹如翻江倒海一样难受,喉头一甜,猛的张嘴就喷出血来。

    “咣当。”

    就连怀里的执法者令牌都掉在旁边地上。

    横练大师一招破败。

    冷酷青年倒在地上,睁大双眼,震惊的看着一步一步向他走过来的李飞,心里惊呼自己怎么可能输了,而且……还是被一招打飞。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冷酷青年一阵惊愕。

    “你是先天宗师?”

    冷酷青年大惊失色的喊道。

    也只有先天宗师能轻松一招将他打败,虽说横练大师和先天宗师只差一步,可这一步是绝对无法逾越的鸿沟。

    李飞居高临下俯瞰着他,鄙夷嘲笑:“我的神,你现在才知道啊。”

    “你怎么可能是先天宗师?”

    “我不信,不,你不可能是先天宗师,你比我还年轻。”

    冷酷青年嘶声裂肺的大喊大叫,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整个武道界都没有像李飞这般年轻的宗师。

    他绝对是头一个独一份。

    “不信是吗?那就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瞧着。”

    李飞不在废话,右手打个响指爆发真元,刹那间,地上落败的树叶不由自主的飞起来,吸入到他的掌心上。

    “这是……”冷酷青年不敢相信,目不转睛看着李飞手掌心上旋转的树叶。

    御气摄物。

    他跟随木剑风身边时间长久,自然知道御气是先天宗师的标志。

    “你竟然真的是一位先天宗师。”

    冷酷青年不再苦苦挣扎,坦然接受眼前这一切,万念俱灰,看一眼负手而立傲气凌然的李飞,悔恨的自言自语:“师傅,你说的对,宗师不可辱,是徒儿错了。错了……大错特错,哈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