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找上门来
    ,!

    李飞让柔小芸找来木桶浸泡各种补气血的药材,然后又将柔老放进木桶,利用药材的药性克制压抑病重。

    心肌梗塞又叫心肌梗死。

    血流中断,使部分心肌因严重的持久性缺血而发生局部坏死。

    柔老年纪大了根本不敢动手术,李飞就要让这些补气血的药材全部汇入他的体内,凝固到一起,待他施展九玄金针术让坏死的那部分心肌复苏,到时候必然缺少不了益气补血。

    太阳落山,夜幕悄然的降临。

    夜空上繁星点缀美景如画,吸引很多情侣的注意。

    柔省长回来了,软玉包裹着九根金针,李飞抬头看一眼时间:“差不多了,柔老四去给老爷子抬出来放到床上吧。”

    “怎么又是我?”

    柔老四欲哭无泪,柔小芸调皮的说道:“谁让你先开始得罪他的。”

    “行了,你们就先出去吧,我治疗的时间不喜欢被人打扰,同时也需要安静的环境。”

    柔省长、柔老四几人听话的乖乖点头,直接离开房间。

    李飞给柔老扶起来,双手夹着九根金针,表情严肃,眼神变的凌厉无比,迅速催动丹田里的真元,金针发出微弱的光芒。

    “地针渡天针,天针化金针,九玄金针泣鬼神,去。”

    “唰唰!”

    李飞口诀刚一念完,九根金针不由自主的脱离他的双手,化成九道光芒快如闪电刺进柔老的心脏,下来,李飞闭眼双手推掌源源不断的利用真元操控九根金针修复坏死的那块心肌。

    城西梁家庄园。

    梁子豪从李飞手上逃离,越想越气愤,为了发泄心中的怒气,他就疯狂的喝酒,直接灌的他大醉如泥,摇椅晃的回到家里。

    不巧的是梁家主,也就是他的爷爷,正在招待客人,梁子豪跌跌撞撞的一脚踹开大门,身体重心不稳犹如倒栽葱一样摔倒。

    “嗯?”

    摔倒的梁子豪吸引大家的眼球,威风八面的梁家主不由的脸上浮现怒色,当着客人的面这般丢人,脸瞬间冷下来,瞪着梁子豪训斥:“不像话,给我站起来。”

    梁子豪磨磨唧唧的站了起来,就感觉头昏眼花又一头栽了下去。

    “逆子,喝成这个样子,真是丢我梁家的脸面,有辱家风,用水给我浇醒他。”

    梁家主气的额头青筋暴起火冒三丈。

    “哗啦。”

    一盆凉水泼下去,立即浇醒梁子豪,他浑身打个激灵,清醒过来,当看到爷爷还有父亲都怒视着他,接着又看到不认识的陌生人,刹那间他想到爷爷是在招待贵客,而自己喝醉……想到这里吓的缩脖子大气不敢喘。

    “爷爷。”

    “说为什么要喝这么多的酒?”

    梁子豪就想起自己今天在机场受到侮辱,激起对李飞的愤怒,索性放开了也不再拘束害怕,抱着爷爷的大腿嚎嚎大哭:“呜呜呜,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对狗男女。”

    梁家主脸色不悦的皱下眉毛:“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给我好好说怎么回事。”

    梁子豪哽咽着把机场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讲述一遍,梁家主还有一旁的梁家人越听脸色越阴沉。

    “啪!”

    梁家主愤愤不平的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此人好大的胆子,敢这般侮辱我梁家人,还口口声声大言不惭的说要灭掉梁家,好,很好,老夫很久都没有听到这样的狂言。”

    “梁兄切莫动怒。”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梁家主身边的老者开口了。

    梁家主就对他赶紧问道:“木兄此言何意?”

    姓木的老者,童颜鹤发披着道袍,瞥一眼低声哭泣的梁子豪,稳重的说道:“刚才听你这孙儿说的,凭借气势压迫的他跪下,此人可能是一位修炼者。”

    梁家主听完木老者说的顿时脸色变的不好起来,皱眉隐隐作难。

    到他这个层次,知道一些平常人触及不到的事情,就像木老者说的修炼者,亦是武者,他们隐世在世界各地,从来不在普通人面前显露身手,只有一少部分人了解武者的恐怖。

    就像眼前这位木老者,就是梁家主请来的一位武者,而且还是本领超凡的先天宗师。

    木老者见梁家主犯起愁来,手捋山羊胡笑道:“呵呵,梁兄不必烦恼,你难道忘记了我来自哪里?武道界有明文规定,武者不可以对普通人出手,此人已经犯规了。”

    “是啊,哎呀老夫真是脑子被气糊涂了,才想起来木兄就是武道界的执法者,此人凶残至极直接对普通人动手,木兄不会坐视不理,对吧?”

    木姓老者全名叫木剑风,拥有内劲后期的修为,是武道界十二执法者其中一位,梁家不惜花重金请他来就是为了图谋整个豫州省。

    因为在偌大的豫州省里就有两股武者势力。

    梁家图谋不小,想仗着木剑风收复这两家势力为己用,这样,他们梁家也就能从世俗家族转变成武者世家了。

    木剑风不怒自威的微微颔首,在他巡视的地界上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是在打他的脸,让他情何以堪,虽然表面淡然可心里十分恼怒,就开口对站在他身后的冷酷青年说道:“你跟着梁公子一同前往查清楚此人到底是不是武者,如果是就按照违反武道界的规定废掉修为。”

    “是的师父。”

    “木兄,你的徒弟会是此人的对手吗?”梁家主有些担忧的问道。

    冷酷青年很不满的冷声一哼。

    木剑风表情骄傲的说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剑天是我的关门弟子,今年才二十五岁就已经是横练大师了,刚才听梁公子说的,此人不过二十,如此年轻应该在外功前期或者中期,对付绰绰有余了。”

    梁子豪听后瞬间心花怒放:“小子这就是得罪我梁子豪的下场,哈哈哈哈。”

    此时的李飞正在救醒柔老的紧要关头,殊不知危险逼近,他的额头上布满汗水,施展九玄金针非常消耗真元和体力。

    “给我开。”

    李飞怒吼一声,九根金针彻底让坏死的心肌复苏了。

    他赶紧抽离金针,又对柔老腹部打出一掌,强大的真元催动先前从药材上剥离的气血瞬间,犹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迅猛沾满坏死的心肌。

    “呼!”

    李飞擦掉额头的汗水,深呼吸,微微一笑:“大功告成。”

    屋外,一群人聚集到一起,表情紧张焦急的等待,突然,房门从里面打开,他们就看到李飞走了出来。

    “李神医我父亲怎么样了?”

    “是啊我爸好了没有?”

    李飞一下子就被他们给围起来,七嘴八舌问个不停。

    李飞对他们点点头,说:“柔老已经好了,等会就醒来,然后在休息一段时日就会彻底痊愈。”

    柔省长、柔老四一听李飞说的,激动起来,露出惊喜的笑容。

    只有柔小芸观察细心,发现李飞脸色有些苍白,说话有气无力的,紧蹙峨眉的说道:“你坐下来休息会吧。”

    李飞也不矫情,确实有些虚弱,对她点下头,打坐恢复。

    半个小时后,李飞苍白的脸色才红润起来,真元只恢复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找到带有灵气的宝贝吸收,估计十天半个月都很难恢复。

    “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柔老早在刚才就醒来了,一家人围着他,柔小芸看到李飞睁开眼走过去,嘴角上扬露出倾城一笑,向李飞道谢。

    李飞笑了笑,直接说道:“我可不是白救你爷爷的。”

    当日他给柔省长商量,想要救柔老可以,不过要帮他寻找两样东西,就是修炼出五行剑气的另外两样宝贝。

    现在他的手上有万年庚金、龙木和阴阳土,就差精灵水魄和千年火精,一个偏向水一个接近火。

    省委家属大院外,一辆法拉利跑车停下来。

    “你确定此人会在这里?”冷酷青年语气冰冷的问梁子豪。

    梁子豪重重点头:“肯定在这里,只是门口士兵站岗咱们进不去啊。”

    冷酷青年瞥一眼他,不屑说道:“只要你告诉人具体在哪里,我有办法进去的。”

    “一号大院是柔家。”

    “嗯,你在这里等着我。”冷酷青年脚下一踩,整个人身形如燕就飞过外围的墙壁,这个举动看的梁子豪张大嘴巴惊讶。

    冷酷青年一进来找到梁子豪说的一号大院。

    正在跟柔小芸说话的李飞,忽然间就感觉到一股微弱的真气波动,不由一愣惊讶起来:“有武者在四周。”接着眯眼皱起眉头。

    “怎么了?”察觉到李飞的异样,柔小芸赶紧询问。

    李飞说道:“屋里太闷了,我出去透透空气。”没给柔小芸疑问的机会,快步走出房间,一出来就看到冷酷青年。

    冷酷青年同样看到了他。

    两人对视眼神愈发的冰冷下来。

    “此人体内怎么没有真气波动?”冷酷青年打量李飞并没有感受到真气,抬下眉毛,心里奇怪想到。

    李飞这边感受冷酷青年体内的真气波动,比罗烈的真气要多一些,可是,没有玉箫的浓郁纯粹,心中想到对方可能是一位横练大师。

    横练大师之中也有高低之分,而他略强罗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