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九玄金针术
    ,!

    梁子豪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肩好像扛着两座大山,强大的重力压的他满头冷汗,笔直的双腿禁不住的颤抖一点点弯曲下来。

    “我可是梁子豪。”

    “想叫我给你跪下没门。”

    梁子豪咬牙苦苦坚持,李飞见后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鄙笑:“蚍蜉撼树。”

    他笑梁子豪的不自量力。

    气势徒然增加,凶猛的爆发,攻击梁子豪压迫的他脸苍白,汗流浃背,就感觉到双肩扛着的两座大山又被叠加了两座,加起来就是四座大山了。

    “啊,受不了了。”

    梁子豪在心中不甘的咆哮。

    最终,他在柔小芸惊愕的注视下双膝一弯给李飞跪了下来。

    “你敢如此羞辱我?”

    跪下来的梁子豪抬头凝视李飞,眼神中夹带着愤怒,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在省城乃是整个豫州省,一旦自己报出‘我姓梁’,哪个不是卑微屈膝,上杆子巴结讨好。

    李飞居高临下,藐视怒气冲天的梁子豪,冷漠说道:“你是仙还是神?凭什么不敢羞辱你,梁家大少,哼哼,一个仗着优越家世就为非作歹的二世祖,你又凭什么敢在我面前造次。”

    “有种你就杀了我啊。”

    梁子豪受此奇耻大辱,而且,还是在柔小芸面前,让他很没面子,索性挑衅李飞有胆就杀了他:“你敢杀了我吗?梁家不会放过你的,来啊,杀了我,你敢吗?哈哈哈哈。”

    “本帝一生行事从不受人威胁,既然你想死,那就如你心愿。”

    李飞隐隐动怒,他可不会在乎对方有着什么样的身份,惹上他杀了就杀了。

    “你,准备好接受死亡了吗?”

    李飞充满杀意的眼神瞪着梁子豪,霸道的问他。

    梁子豪能够感受到李飞真的敢杀了他,浓郁的杀意使得心慌意乱,直接吓得萎靡不振下来,神情恐慌,大喊大叫起来:“你不能杀我,杀了我对你没好处的。”

    “呵呵,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不是挺硬气的,视死如归。”

    李飞鄙视不屑。

    梁子豪被他整的没有脾气,搭拉着脑袋,沉默不语,表情非常的颓废。

    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耍狠的,耍狠的怕不要命的。

    这有点类似于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梁子豪在李飞的眼里就是一个仗着家世狐假虎威,欺软怕硬的主,他没有想到会栽在李飞手上,那是因为根本不惧他经常挂在嘴上,引以为傲的梁家。

    修仙者不畏艰险,不惧怕任何的麻烦。

    就算真的惹到大麻烦,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不能退缩一步,一旦退缩修仙之心就会动摇,从而影响修行。

    修仙本来就是逆天的。

    再者说,一个小小的世俗家族,李飞真不放在眼里。

    “滚吧,杀你这种废物怕脏了我的手。”

    李飞对着梁子豪霸气喝出。

    梁子豪如释重负,连滚带爬的回到自己车上,快速启动车子,瞅着李飞还有柔小芸,愤怒又怨恨,心中颇为不甘,嘶吼咆哮着:“你们这对狗男女,今日耻辱我梁子豪向天发誓,一定会要你们好看的,该死的杂种,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哼,等着瞧吧,敢让我这样出丑,我会杀了你的……啊啊啊啊。”

    “你莽撞了,不该去招惹他的。”

    柔小芸强装镇定,她想不到李飞竟然真的敢教训梁子豪,甚至觉着李飞有些过于莽撞了,梁家的强大可怕她深深知道,所以才会这么说。

    “怎么?”

    李飞扭头笑盈盈看着她。

    柔小芸对上他的目光,斩钉截铁的说道:“梁家的可怕不是你能想象的。”

    “我的怒火也不是梁家能够承受住的。”

    李飞脸上浮现傲然之色,露出睥睨一切的眼神,嚣张说道。

    柔小芸听后就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人都已经被你打跑了,你还吹什么牛,走吧,只要你能治好爷爷的病,梁家也不敢拿着你怎么着的。”

    李飞撇了撇嘴,他不难听出柔小芸语气中透露的那股自信。

    也对,国家老总理的孙女,而且柔家更是来自京城的望族,岂是梁家能够相提并论的。

    两人上了红色宝马z4,柔小芸一脚踩油门,风驰电挚,车子化作一道红色闪电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省城不愧是豫州的中心,它接通四面八方的城市,网上有人说豫州省城更加像一个交汇中心,它在祖国地图上的心脏部位,中枢城市。

    豫州在古代更有中原誉名之称。

    三皇五帝历来各朝各代必争的富饶之地。

    国家这几年重点发展豫州省城,短短的四五时间里,这里高楼大厦比比皆是,从原先的没有环到现在的四环,就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省城发展的迅速。

    红色宝马z4在一处家属区停下,省委家属大院,接受真枪实弹士兵的一系列检查后,车子就在一号大院门前停下来。

    “到了。”

    两人从车里下来,柔小芸说完的时候伸个懒腰,一下就将她完美的玲珑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李飞打量眼前的房子,老旧的复式楼,墙壁上爬满枫藤。

    “小姐你回来了。”

    柔小芸推开大门,带着他进去,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妈从屋里出来迎接两人。

    “嗯,吴妈,爷爷的病情有没有好转?”

    “还是一直昏迷着。”

    柔小芸心一沉闷闷不乐,李飞发现后拍着她肩膀,安慰说:“放心吧,我来了你爷爷就会好起来。”

    “希望如此吧。”柔小芸对他表示感谢的一笑。

    李飞走进去就看到屋里有很多人,其中就有去李家村请他的柔省长,其余的人都是他的兄弟姐妹,看到李飞,他们都露出疑惑神色,只有柔省长眼前一亮,欣喜的说道:“李神医你可来了。”

    李飞不苟言笑的点点头,就询问柔老的情况。

    “已经昏迷了三天,每天高烧不断,四肢抽搐,有时候还会呼吸变得急促。”柔省长越说就越难看,心非常的沉重。

    “大哥,这位是?”柔省长的小弟,穿着军官服很干练,目光炯亮的仔细打量李飞。

    柔省长就向他们解释:“这位是专门请来给咱爸治病的李神医。”

    “神医?”

    “不会是骗人的吧,有这么年轻的神医。”

    主要是李飞太年轻了,在他们的认知里神医不都是七老八十,一身长袍,手捋着长胡须,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

    “大哥,你决定他是神医,分明就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等着,我盘问盘问他。”柔省长的小弟不相信李飞是神医,说完,眼神凌厉,声音很大的吓唬李飞:“喂,小子,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敢假扮神医到这里骗人,老实交代,要是你不说实话就一枪毙了你。”

    这位小弟从腰间掏出佩戴的五四手枪,枪口对准李飞。

    柔省长一看着急了:“老四,你要干什么,赶紧把枪放下,他可是咱爸亲自交代找过来的神医。”

    “呵,我可不信他是什么神医。”

    顿时,屋内的气氛变的诡异凝重,都看着李飞和举枪瞄准的柔家老四。

    “小子快点交代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飞冷漠的问他:“你敢开枪吗?”

    柔老四被问的一愣,随即明白,愤怒的咆哮:“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是吧,行,是你执意找死。如果不想被我一枪打死,就赶紧说,你扮神医是不是骗人的?”

    “开枪。”

    李飞微笑起来,让柔老四开枪打他。

    “你不怕死吗?”柔老四还有柔省长柔小芸都是一脸茫然不解的紧盯着李飞。

    李飞抬起左手拨开柔老四举着的手枪,然后,他又对柔省长说道:“时间不等人,马上带我去看看柔老。”

    “呃!”

    在场的柔家人惊愕,不明白李飞真的不怕柔老四开枪吗?

    “站住,你要在敢走一步,立即枪杀。”

    “行了吧,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这一招对我不管用。”李飞看都不看柔老四,语气非常的自信,直接搞懵柔老四,心里好奇李飞是如何知道没子弹的。

    来到柔老的房间,李飞就皱起眉头,身旁跟着的柔省长还有柔小芸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心里愈发的沉重。

    “李神医是不是……”

    脸色难看的柔省长欲言又止。

    李飞不在观察柔老,转身对他和柔小芸说道:“这病我能治。”

    “真的?”

    父女两人听见后欣喜若狂。

    “马上给我准备九根由金子打造的金针,长五公分,细一毫半,记住,一定要用软玉盒子包裹。”柔省长按照李飞的吩咐,点点头,急匆匆的离开去准备这些东西。

    这时候,李飞又对柔小芸说:“有没有大一点的木桶?”

    柔小芸不理解李飞要木桶的用意,不过,还是当即开口说有。

    “黄芪、黑枸杞、高丽参、何首乌、人参、灵芝,记住这些年份越高越好,然后给木桶装满水将药材放进去,明白吗?”

    柔小芸人漂亮脑子又聪明,李飞还怕她记不住,就提醒她纸笔写上,柔小芸手拍拍胸口,骄傲自得的说道:“我都记住了。”

    药材好找一些,很快,李飞他说的这些都全部凑齐了。

    “你过来。”

    李飞手突然一指柔老四。

    柔老四明显一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去把你父亲放进木桶里,记住,一定要小心轻抬轻放,千万不能让老头子咳嗽一声。”柔老四噢了声,小心翼翼的背着柔老放进木桶里。

    李飞让柔小芸看着给木桶添柴火。

    现在万事俱备,就差金针了,李飞让打造九根金针,就是要施展惊天地泣鬼神的九玄金针术,九针下去就是死人也能救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