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家人的震惊
    ,!

    李飞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震惊的李老爷子,他父母,大伯二爷一干亲戚们都瞠目结舌。

    就是柔省长也被李飞的狂妄激怒,脸色不悦,眼神变的凌厉瞪着李飞,眼底浮现一抹怒遏,可能是当省长时间久了,周围人都是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李飞上来就直接无视他,违背他的意思,确实让他有些愤怒。

    不过,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抛开李飞的口气不谈就说人家为何要救治自己的父亲。

    “我跟你很熟悉吗?”

    “还是说我跟你父亲很熟悉?”

    “你说救人,我就要救,你又是我什么人?”

    李飞心中颇为不爽,最讨厌自以为是的人,官大一级压死人,你是省长很厉害很了不起,抱歉,很不好意思,我又不是你的属下,请不要在我面前玩你的官威,真要惹毛本帝,管你是谁有着什么样的身份,杀了就是。

    所有人又被李飞的咄咄逼问吓懵了。

    大伯吓得小心肝差点受不了:“我滴乖乖,我的大侄子人家可是省长啊。”

    “这还是我儿子吗?”李继国目瞪口呆的紧紧瞪着站在中央的李飞,不敢想象。

    “老公,你快看咱儿子是不是很威风很霸道。”李继国听见身旁媳妇说的,嘴角抽搐,无比的尴尬,你个败家老娘们还为儿子骄傲,他顶撞的可是咱们的大省长大领导啊,完蛋了完蛋了。

    李老爷子压抑内心的惊动,深邃的目光打量李飞,忽然就觉着眼前的少年还是不是他的孙子,连他都不敢跟柔省长这么说话。

    柔省长和李飞两人双目向对,擦出激烈的火花,互不相让,一时间内堂的气氛变的沉重又诡异。

    “李神医,你到底怎样才会答应给我父亲看病?”柔省长一想到自己父亲还在被病魔折磨,求人家救命不能太硬气了,心中无奈一笑随即收起官威,语气柔和的说道。

    省长竟然退步了。

    李飞的强势又一次刷新大家对他的认知。

    李飞注意到爷爷父母看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心中叹息,原本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身份,没成想,柔省长的到来打乱他的计划,有些生气,脸色冷下来沉声对柔省长说道:“跟我来。”说完,不理会众人对他的惊讶,双手背后,闲庭信步走了出去。

    柔省长听见李飞说的,心说有戏,满怀欣喜激动的追上李飞。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后,整个内堂发生短暂的寂静,能够清楚的听见各自急促的呼吸声。

    “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怎么看到柔省长跟着李飞出去了?”

    站在门口的李天突然惊愕的问李超和李卓然。

    李卓然艰难的咽下口水,赶紧说道:“你没有看错那是真的。”

    “轰!”

    李天浑身一哆嗦好像被电击中了,满脸惊骇的大叫:“不可能……”

    “好了,大寿继续都去忙吧,继国丽华你们两人留下来,我有话要问你们。”李老爷子发号施令,让大家都散了吧,总不能就一直这样傻站着,寿诞还要继续,心里同样充满着对李飞的好奇和疑惑。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柔省长并没有过来给李老爷子打招呼就匆匆离开了,李飞再次回到内堂就看到等着他的三人,无奈苦笑,该来的始终躲不掉。

    “柔省长走了?”

    李老爷子露出慈祥的笑容问道。

    李飞点头轻声嗯说道:“是的。”

    “臭小子快给老娘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坦白从宽老实交代。”何丽华突然上手揪着李飞的耳朵,表情严肃。

    “哎哟,妈你轻点,我可是你儿子,用得着使那么大劲。”

    “别装了我都没使劲,哼。”

    母亲拆穿李飞的谎言,自己宝贝儿子她怎么舍得真拧,就是吓唬吓唬,没成想李飞还顺着杆子往上爬,气的她倒立眉毛。

    李老爷子这个时候就帮李飞说话:“丽华行了,松开吧,我有话问小飞。”

    “爷爷你是不是想问柔省长为何要叫我李神医,对吗?”

    李飞先入为主占据主导权,不给李老爷子提问的机会,自己就先交代了,早在回来的路上他就想好该怎么说了,这个时候先搪塞过去,能拖延多久是多久,等时机成熟了在透露出自己真正的身份。

    “爷爷,爸妈这件事情要从我高考结束后和朋友一起去陕州旅游说起,我当时慢悠悠走在山间小路上,突然就见前方有一个衣衫破烂的老头倒在路中间,我赶紧过去……”李飞告诉他们,自己无意中救了一个老头,谁知道这老头是个世外高人,看他非常有孝心就决定收他为徒,传授高深莫测的医术。

    三人听完李飞叙述的,相互打量一眼都是半信半疑。

    “孙子你不会编排个故事在骗我们吧?”李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李飞。

    李飞父亲也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个故事好像在哪里听过?”

    “真的没有骗我们?”母亲出现审视的目光。

    李飞不禁汗颜,心中突突,他编的这个故事就是小时候自己父亲哄他睡觉讲给他听的,名字叫神仙老爷爷,只不过,他在叙述的时候有了一些小小改动,父亲这都能听得出来,厉害。

    演戏自然要演全套了,李飞察觉三人有些不相信,为了让自己编的故事更加有说服力,就对李老爷子说道:“爷爷,你是不是最近总是感觉胸闷气短,手脚更是冰冷怎么用热水泡都不管用。”

    李老爷子听后露出惊讶神色:“你是怎么知道的?”

    从医院回来后,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尤其最近这段时间就像李飞说的那样,胸闷气短手脚冰凉,有时候剧烈的咳嗽都能咳出血来。

    “别忘记你孙子现在可是一名神医,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一看便知爷爷到底得了什么病。”李飞胸有成竹十分的自信的说道。

    “那你又是如何认识柔省长的父亲?”

    母亲依旧不太相信的问道。

    “就是你们回来的那天早上,我去公园晨练,就看到一个老者病倒,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就用中医上的银针救醒对方,没想到,会是柔省长的父亲。”

    “我的乖孙子,你可知道柔省长的父亲真正身份吗?”

    李飞一听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救活的老者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不过想到他儿子都是省长,老者自身肯定只高不会低。

    就连父亲母亲都很好奇儿子救醒的老者身份,两人双双竖起耳朵,屏佐吸聆听。

    李老爷子故作深沉的神秘一笑,拿起桌上放半天的茶,抿上一口后,娓娓道来:“柔省长的父亲曾经可是国家二号首长。”

    “我想起来了,父亲,你说的可是柔总理吧。”

    李飞父亲脑瓜灵光一闪,想起这位老人又惊又喜。

    “爷爷,不管这位老者到底是谁,有着什么样的身份,现在,他只不过是我的一位病人。”医者父母心,这一刻,李飞表现出大无畏的精神,可歌可泣,深深触动他爷爷父母的心。

    “呜呜……真是我的宝贝好儿子。”

    李飞的一番话竟然给母亲敢动哭了,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抱进怀里。

    “小飞,你有这样的觉悟让爷爷感到欣慰。”

    李飞好不容易挣脱母亲的魔爪,向李老爷子说道:“爷爷,你的病我能治好,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等我将师傅教导的医术全部掌握学会,应该能治好爷爷的。”

    “呵呵,好,好,真是好孩子,没事你爷爷我还能等得起,放心吧。”李老爷子开怀大笑,心中欣慰李飞能有这样的孝心。

    “对了,周天雄他们都是孙儿的人。”

    李飞忽然想到当时他让周天雄穆战云等人前来祝寿,爷爷很是疑惑,不明白是谁请来的这群煞神。

    李老爷子一听这才焕然大悟:“原来你就是他们口中说的李先生,只是,周天雄他们都是一群心狠手辣的江湖草莽,你怎么会跟他们认识的?”

    听见爷爷说周天雄他们心狠手辣,李飞心中感到好笑,你老殊不知,他们要算心狠手辣,你的孙子我岂不是千人斩万人屠了。

    周天雄等人的心狠手辣在李飞的面前,就是小巫见大巫。

    好笑归好笑,李飞还是给李老爷子解释起来:“他们曾经都被我师傅救过性命,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就全部效忠我师傅,而我是师傅收的关门弟子,自然也就是他们的小主子了。”

    “什么?”

    李老爷子惊讶的叫出声来。

    “那些人可都是分散在豫西各个城市的老大,难道全部都听命于你?”李老爷子倒吸一口凉气,今天来的这群人可都是豫西地区大名鼎鼎的黑头子,难道孙子的师傅是个大黑头子,那孙子岂不是……

    李飞看出爷爷还有父母的担心,心里明白,他们是怕自己误入歧途,赶忙说道:“爷爷爸妈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师傅只是救过他们,并没有要接纳他们的意思,是他们这群人死皮赖脸非要师傅成为他们的主子,师傅一直都不同意。”

    “那我们就放心了。”

    三人听后放松下来。

    李老爷子就在这时,皱着眉头,非常好奇的问李飞:“小飞,你的师傅到底是谁?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医术超群,还能让这些黑头子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