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我是来找李神医
    ,!

    “咱爸竟然能让省长前来祝寿,这面子可真厉害……”

    李飞小姑的老公在县委上班,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市长,没有想到今天能见到省长,非常激动,甚至偷偷的拿出手机打算等柔省长进来给老爷子祝寿拍摄下来,发到单位微信群里让同事们都看看,标题他都想好了。

    岳父大寿省长都来了。

    二爷来到老爷子跟前,小声问道:“大哥,你跟柔省长认识?”

    “不认识。”老爷子摇头答道。

    “那就奇怪了,咱家就你曾经担任过副市长,柔省长也不可能会是孝忠继国他们能请来的。”二爷蹙眉疑惑不解的嘴上微微说着。

    “别想了,随我一起迎接柔省长吧。”

    李老爷子说完直接起身,省长相当于古代的封疆大吏,他没有退下来的时候也就是个副市长,差省长好几个级别,就算是他大寿那也得亲自出迎。

    他们刚走出内堂来到前院就和柔省长碰面了。

    柔省长身上穿着黑色西装,胸前挂着党徽,秘书长还有本县的县长和书记大小领导们都跟在后面。

    “哇,真的是咱们的柔省长,我在电视上见过。”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纷纷惊讶不已。

    “柔省长。”

    “老爷子你怎么出来了,今天可是你的八十大寿,真是折煞我了。”柔省长看到李老爷子迎接,快走两步握住李老爷子的双手,面带微笑的说道。

    李老爷子听见柔省长说的,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神情激动,眯眼笑道:“柔省长能百忙之中抽空过来,老头子我倍感荣幸啊。”

    “哪里哪里,李老市长曾经为这座城市勤勤恳恳工作,奉献了几十年,正是我们学习的楷模,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请务必收下。”柔省长说着从秘书手上接过准备好的寿礼。

    李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接住寿礼转交给身边的二爷,拉着柔省长的手,说道:“柔省长里面请。”

    “好。”

    省长亲临李老爷子的寿诞,风一般的传遍整个村庄,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想要一睹省长风姿。

    李天、李超这群李家三代不得进入内堂,都站在门口透着门缝使劲往里面瞧,省长那可是真正的大官。

    “天哥,快让我看看哪个是省长?”李卓然被身前的李天挡住视线,急的抓耳挠腮,恨不得自己马上长高一米。

    李家内堂,李老爷子和柔省长坐下交谈,至于其他人站着聆听。

    两人聊了一会家常,李老爷子开口好奇的问道:“柔省长,你这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从刚才到现在,李老爷子想了好久,他跟柔省长又没有任何的交际,怎么会无缘无故亲自跑过来祝寿的。

    不光是他,在内堂的李家不少人都很疑惑,在位省长来跟退休的副市长祝寿,开什么玩笑,说出去谁会相信。

    事出反常必有妖。

    柔省长过来一定是有其他的事情,正好赶上李老爷子的八十大寿。

    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柔省长听到李老爷子问的,沉稳的笑了笑,直接说道:“实不相瞒,我来这里是请李神医为我父亲看病的。”

    李神医?

    李老爷子他们都是一愣,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都很迷茫,自己家里什么时候出了个李神医,还让省长亲自过来邀请,面子真是够大的。

    趴在门缝偷听的李天扭头询问李超几人:“你们知道咱家有没有个李神医?”

    “没听过啊。”

    “不知道。”

    李超、李卓然,甚至一些旁支孩子们都摇头不清楚。

    站在李雨萱身边的李静听见柔省长说的,紧蹙峨眉,心中就在想这个李神医会是谁呢?

    “老二,这位李神医可是你那一房的人?”

    李老爷子沉思半天,自己的几个子女没有一个是行医的,就问问二爷,会不会是他那一支的,可惜二爷听后摇摇头:“大哥,大全爱珍他们都不是医生。”

    “对了,三妹你的老大儿媳妇不就是在医院上班的,会不会省长要的人就是她?”

    三奶奶还没来得及说话,身旁的大儿子就说道:“我那媳妇就是医院的护士长,平常发烧感冒这种小补能治,大病她也没辙,肯定不是她。”

    “那这位李神医会是谁?”

    “柔省长你知道不知道这位李神医全名叫什么?”

    李老爷子左思右想绞尽脑汁想不到自家里有谁是会医术的,而且能被省长叫神医,那医术自然毋庸置疑了,一定高深莫测。

    柔省长环顾一眼见李家众人都是皱眉思索,抿嘴微微一笑,说出这位神医的真实身份。

    “是李飞李神医。”

    “虾米?”

    “啥?”

    “啊……”

    在内堂的李家人听见柔省长说出这位神医的名字都是一愣,随即很快惊愕变的目瞪口呆。

    李老爷子露出震惊的神色,李飞,那可是他的孙子,一个还在上学的孩子,怎么就成柔省长口中的神医了。

    “怎么可能是李飞那个小兔崽子?”李飞大伯大惊小怪起来。

    李继国何丽华两人对视一眼,无比的惊讶,竟然这位李神医是自己的儿子。

    “柔省长,你说的这位李飞李神医可是我的孙子李飞?”李老爷子看着柔省长再三强调,他孙子才多大不可能是神医。

    柔省长想到自己从父亲那里看到的照片,当时也是吓一跳,竟然跟自己闺女一样大小,就十分怀疑对方医术,可是父亲还有闺女都说只有这个叫李飞的少年能够治好父亲的病。

    李家人都表情紧张认真,注视着柔省长,等他的回答。

    就在这时,柔省长点了点头,对李老爷子说道:“没错,就是他。”

    “什么,我儿子是神医,柔省长你有没有搞错啊。”母亲何丽华脸色惊骇,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旁边的父亲也是连连点头,不相信自己儿子会是柔省长口中的神医。

    李老爷子也是一脸的惆怅,孙子啥德行他最清楚,刚才还给自己惹麻烦,怎么一下子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光是他,李家任何一人都被柔省长的肯定给雷住了。

    李神医竟然就是李飞?

    不可能,开什么玩笑啊。

    这时,躲在外面偷听的李天,冲进内堂大声喊道:“我坚决不信,李飞那个废物会是神医。”

    “真是胡闹,柔省长在这里你怎么说话的。”李老爷子顿时生气训斥李天,吓得他浑身一颤脸色惨白,赶紧被李静给拉了回去。

    “呵呵,无妨,老爷子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给李飞喊来一问便知了。”

    李老爷子微微颔首,然后,看向李继国何丽华两口子,两口询问李飞在哪里,两口子扫视一眼堂外没有发现李飞的身影,忽然,跟李静一起的李雨萱大声的说道:“爷爷,我知道哥哥在哪,我去找他。”

    小丫头说完风风火火的离开,在场的每一个李家人心有余悸,都还在疑惑李飞是不是神医。

    三两分钟后,小丫头去而复返,身边还跟着一位翩翩少年,李飞好不容易能够清闲一会,没成想妹妹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省长要见他,省长?李飞不明白了,省长怎么还来了并且还指名点姓要见他。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就来到内堂,果然,他一眼就看到坐在爷爷身边的中年男子,官威十足,李飞心想此人就是叫他过来的省长了。

    不过,省长又能如何,李飞依旧不怵,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走进内堂:“爷爷,不知你找孙儿有什么事情?”

    李老爷子见到李飞这般镇定自若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暗暗惊奇,嘴上说道:“小飞啊,这位是柔省长。”

    “柔省长你好。”李飞神情举止自若的对着柔省长点了下头,就算是见过了。

    这般傲慢无礼让很多人不喜,甚至还讽刺他装逼。

    唯有柔省长心中一阵惊讶:“好一个翩翩少年。”他可是省长,平日里视察当地领导们见了哪个不是噤若寒蝉,战战兢兢的小心陪同侍奉,没有想到眼前少年一点都不害怕自己,反而无比的镇定,好像在他眼里自己省长根本不算什么。

    对,就是这种桀骜神色,睥睨的眼神,不把天下放在眼里。

    李老爷子或者任何一个李家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何丽华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他怎么能这般镇定,对方可是省长啊。”

    大伯心里发疯似的大喊大叫。

    李老爷子平复心中的惊讶,继续说道:“小飞啊,柔省长这次来是为了找你的。”

    “找我干什么?”李飞眼底浮现一抹不解。

    柔省长接住他问的,笑着解释:“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在花都市一个公园里救醒的老者,他是我父亲。”

    “记得。”李飞点头。

    柔省长表情一喜,李飞承认那就好说了,赶紧再次说道:“可是就在昨天父亲的病情突然又严重起来。”

    “我知道,当时就给你父亲提醒过。”

    “什么你竟然知道?”柔省长大吃一惊从座位上站起来,十分紧张的盯着李飞,咽下口水,有些结巴的说道:“这么说你真的能救我父亲了?”

    “当然。”

    李飞说道,脸上露出骄傲自信。

    “你能不能救救我父亲?”

    柔省长屏气敛息,全神贯注打量着李飞。

    突然,李飞嘴角勾嘞起一抹冷笑,不屑一哼,嚣张的对柔省长说道:“你父亲的生死跟我有关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