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打了小的打老的
    ,热门免费!

    同样和高德胜一样拥有外功后期的玉雷,对于李飞来说根本就不够看的,抬手一巴掌就将他打翻在地上,直接吓坏宋婉儿,美眸中尽显不敢相信的惊讶。

    玉城一派,在当世的武道界是非常有名的,门中仅仅先天级别的宗师高手就有三位,其中一位正是玉雷的师傅千手玉箫。

    真人隐世不出的年代,先天宗师绝对算得上是镇压一方的诸侯。

    根据武道界专业人士的统计,国内广为人知的先天宗师就有十六位。

    宋婉儿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冷漠霸道的李飞,忽然有种窒息的可怕感觉,玉雷背后可是站着千手玉箫,而在千手玉箫的背后则是整个玉城一派。

    有三位先天宗师坐镇的玉城一派,恐怖可想而知。

    她实在是想不通,李飞到底有何资本嚣张,难道就凭那位鬼脸大人吗?

    只要是聪明人,两者之间的差距一眼就能分出高低,可是,就因为这样李飞还敢动手打玉雷,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七巧玲珑心的宋婉儿这时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李飞看看,紧接着,目光又移到挨打吃亏表情愤怒的玉雷身上,嫣然一笑,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李飞一巴掌将玉雷的半边脸打的肿起来,他手捂着脸,冒火的眼睛死死瞪着李飞,胸腔怒火燃烧,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把李飞五马分尸大切八块,声音低沉的怒吼出来:“我师傅是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杀了你,等着吧,你个卑贱的蝼蚁。”

    受此奇耻大辱,玉雷心中怨恨,从刚才那一巴掌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可能是李飞的对手,所以便隐忍不发,不过,仗着玉城一派的威望,还是向李飞警告放出狠话。

    “呵呵。”李飞听后不屑一笑凌厉的目光看着玉雷,说道:“我很拭目以待,不过,现在请不要打搅我买东西,所以,你可以滚了。”

    滚字一出口,李飞丝毫不把玉雷还有他背后的势力放在眼里,霸道一脚踹过去,玉雷还没明白过来就像球一样飞快的滚出了古斋坊。

    “宋小姐,千万别逼我也像他那样对待你,请离开吧。”

    李飞又向一脸吃惊的宋婉儿坏笑说道。

    宋婉儿美眸看着对她坏笑的李飞,一阵心悸的同时恼羞直跺脚,怨恨李飞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瞪着李飞冷冷一哼灰溜溜的离开了。

    李飞左手抬起习惯性的摸摸鼻尖,莞尔一笑。

    “老板,这是三百万的支票。”李飞将三百万的支票递给老板,老板伸手接住看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玉狮子包裹起来交到李飞的手上,并且承诺让李飞三天后过来跟他老友见上一面。

    “麻烦老板了。”

    李飞低头看一眼充满灵气的玉狮子,抿嘴笑起来,临走之前让高德胜撇下一万块的答谢费,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古斋坊。

    “此子不简单啊。”

    老者手扶一下戴着的老花镜,意味深长的喃喃自语。

    ……

    玉雷一路上阴沉着脸色回到宋家。

    作陪的宋婉儿看到后,冷冷一笑,心中十分鄙夷玉雷,受点气就这样根本不像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就凭你还想得到老娘,做梦吧。

    “哈哈哈哈……”

    大厅里突然传出开怀大笑。

    两人的闯入就吸引宋老爷子和相谈甚欢的唐装老者注意,当唐装老者见到自己徒弟脸色阴沉十分恼怒,还有脸上那清晰可见的巴掌印,顿时,收起笑容,不怒自威的开口:“雷儿,发生什么事情了?”

    “师傅,我要杀了那个臭小子。”

    玉雷表情狰狞,咬牙切齿愤怒的将发生在古斋坊的事情说了出来,唐装老者听完后表情难看冷下来,接着,一股强大的杀气从体内爆发出来震动大厅的每个人。

    “放心吧雷儿,为师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嗯,师傅到时候擒下那小子交给徒儿,我会让他知道得罪咱们玉城一派的严重后果,喋喋。”玉雷说着阴险奸笑起来,只要有师傅出手,打他的杂种必然惨败,到那时……

    宋婉儿听见他说的,眼底就浮现一抹厌恶。

    宋老爷子突然对唐装老者说道:“玉箫兄,麻烦你了。”

    “无妨。”老者就是有千手观音之称的玉箫,是一位真正的先天宗师,他对着宋老爷子摆摆手,冰冷的眼神中绽放出精芒。

    李飞给宋家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一日,宋家大门紧闭,宋家上下全部聚集在大厅里,外面则是上百名穿着宋家手下,一个个宋家脸上都露出紧张忐忑的表情,如临大敌。

    “大家不用紧张,只要有我师傅在,保证你们宋家平平安安,他们敢来死无全尸,呵呵。”站在宋婉儿身边的玉雷神色傲然得意洋洋的对周围宋家小辈说道。

    “那是,雷哥的师傅可是先天宗师,对方来几个死几个。”

    “雷哥,能不能教我修炼?”宋婉儿的亲弟弟宋小杰崇拜的看着玉雷。

    玉雷对他傲然一笑,装逼范十足,点头说:“行,都不是事。”

    宋小杰听后满脸喜悦。

    高堂之上,宋老爷子和玉雷的师傅有说有笑,丝毫不把李飞还有那位鬼脸大人放在眼里。

    “来了来了。”

    突然,一名手下急匆匆跑进来,神色遮不住的慌张。

    “谁来了?”

    宋家人全部都是一惊,宋老爷子立即站起身来,浑浊苍劲的眼神紧紧盯着这名手下,沉声问道:“可是那位鬼脸来了?”

    手下艰难的咽下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是是是的。”

    “很好,终于来了,真是让老夫一阵好等,宋兄稍安勿躁,我这就出去擒拿下此人。”玉箫不屑一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表情不屑一顾,一挥手臂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的走出大厅。

    宋老爷子犹豫一下紧跟上去。

    宋家所有人相视一眼,都赶紧跟出去。

    广阔的草坪上,横七竖八躺着一名名宋家手下,他们脸色痛苦无力的**着,高德胜俯瞰着他们鄙夷嗤笑:“一群废物。”

    “大胆狂徒给老夫趴下。”

    忽然间,一道雄厚的声音从宋家大厅里传过来,高德胜心中一惊,赶忙抬头,就看到一位身穿唐装,满脸萧杀的老者距离他几米之外一掌隔空袭来。

    “好强!”

    高德胜能够感受到这一掌的可怕,也只有先天宗师能够利用体内衍生的气隔空杀人。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向他下杀手的一定是千手玉箫。

    面对先天宗师的一掌,就仿佛是泰山压顶让他无力抵抗,狠狠一咬牙,高德胜卯足全部劲打算硬接,这一幕看在玉箫的眼里,对此,很嚣张的鄙夷道:“外功后期真是不自量力。”

    外功和内劲,两者相差天地之别。

    先天宗师一出手轻松就能灭杀十几名横练大师。

    高德胜,一个外功后期的小辈,一招就能秒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人影掠到高德胜身前,替他挡下这一掌。

    “你不是他的对手,退下吧。”

    “是。”高德胜惊喜说道,然后,赶紧退到一旁去了。

    戴着鬼脸面具的李飞,鹰隼般的眼神注视着玉箫,同时,玉箫也是一脸凝重的打量他,就从刚才能够轻松接下他的一掌,就能看出这个鬼脸也是一位先天级别的高手。

    “阁下是……”

    先天宗师可都是一方霸主,玉箫就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探探对方的底细。

    可悲的是李飞压根就不理会他,而是看着宋老爷子问道:“三天期限已到,交出龙木我饶你们宋家上下性命。”

    “嗯?”

    李飞的无视让玉箫心底愤怒,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装神弄鬼不敢示人,宋家我玉城一派保了,阁下请回吧。”

    “呵,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本帝这般说话。”

    李飞不屑冷笑,强势霸道的反击,一下子吓得宋家所有人都瞠目结舌,露出震惊的表情。

    玉箫表情逐渐的冷下来,十分难看,想自己堂堂的先天宗师,什么时候被羞辱过,眼神骤然间变得犀利,死死瞪着李飞,怒不可及,带着杀意的语气咆哮出来:“该死,纵然你是先天宗师,我玉城一派也不轻饶你,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就躺下吧。”

    千手奔雷掌。

    对方也是先天宗师,玉箫不敢掉以轻心,一个箭步冲向李飞,直接使出他的成名绝技,顿时间,宋家众人就看到漫天无数的手掌瞬间呈现出来,发出刺啦刺啦的异响充斥这片天地。

    “不亏是先天宗师。”

    在场只有玉雷和高德胜能够感受到玉箫的可怕。

    “哼,师傅使出千手奔雷掌你绝对死定了。”玉雷阴笑得意的说道。

    先天宗师的可怕就在于对体内真气的运用自如。

    “不管你是谁都要败到在我的千手奔雷掌之下,哼哼。”玉箫自负的嘴上喃喃自语,内劲中期的修为全部爆发出来,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奔雷掌轰向李飞。

    内劲又叫先天,其中分前、中、后、圆满四个小阶段。

    内劲后期之前都叫先天宗师,只有突破内劲圆满,那就是受万人敬仰的大宗师。

    先天大宗师。

    面对玉箫的成名绝技,李飞傲然负手而立,睥睨的眼神中充满着不屑,玉箫是他见到的第一位先天宗师,对方一出手他就暗中掂量比较,突然发现,以他半步凝气期的修为,能够轻松压制玉箫甚至有吊打他的可能性。

    他剑眉一挑,看着向他轰杀过来铺天盖地的奔雷掌,就摇头不屑一笑:“很普通的一招,千手玉箫你太垃圾了。”

    话毕,一步踏出的瞬间,体内爆发出可怕的气势来震动这片天地,众人脚踩的大地顷刻间**起来,这让原本自信十足胸有成竹的玉箫脸上惊恐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