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装逼的玉城玉雷
    ,热门免费!

    “哼。”

    “小儿好生猖狂。”

    宋青云怒斥李飞,一个小辈竟然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说要灭了他宋家。

    “我宋青云堂堂开国中将,更有开国皇帝世代庇佑,岂是你能说灭了就灭的。”宋青云不害怕李飞身后站着的先天宗师,最大的仰仗就是国家。

    他是有功勋的人,只要谁敢对他对手,那就数与国家为敌。

    宋青云蔑视着李飞,冷冷一笑,语气颇为强势:“伶牙俐齿的小儿,莫要逞一时的口舌爽快反给你老子惹下莫大的麻烦。”

    他此话一出镇定那些心智动摇的宋家小辈,随即,他们脸上浮现戏虐阴笑,嚣张的注视着李飞。

    李飞听见宋青云对他的警告,表情平静,淡然一笑,冷漠说道:“宋青云,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龙木我势在必得,提醒你一句,千万别为你的固执和愚蠢买单,葬送了宋家上上下下百余条无辜的性命。”

    李飞说完根本不在乎宋家人看他的表情,直接就带着高德胜离开了。

    高德胜临走前皱眉看一眼还处于震惊状态的宋青云,好心好意的提醒道:“宋兄,我劝你最好还是交出龙木,要知道跟一位先天高手为敌,是非常不理智,难道你想要宋家全部跟你一起陪葬吗?好自为之吧,哎。”

    “父亲,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宋青云的大儿子,也就是宋婉儿的父亲宋文远眉头紧蹙,一脸发愁的看着坐在高位上的父亲,招惹上一位先天宗师,这对宋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的大灾难。

    “是啊父亲,不行咱们就交出龙木。”

    宋青云的小儿子胆小怕事的嚷嚷道。

    “你个孽障闭嘴。”宋青云恼羞成怒,金刚怒目小儿子,心里恨铁不成钢,龙木对他有延年益寿的帮助,他是不可能交出去的,大厅之上,宋家人七嘴八舌讨论着,宋青云闭目沉思,过了有一会,当他睁开眼睛的刹那间松弛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文远,马上去我的书房取来玉山龙佩,我要前往玉城一趟了。”

    他的几个子女一听,顿时心中大震,紧接着,都露出喜悦之情,只有宋婉儿这些小辈们不明白他们的父母为何笑起来。

    刚走出宋家大宅的高德胜,追上李飞不明白的问道:“大人,如果宋家执意不交出龙木,是否真的……”

    李飞微微颔首:“当然。”

    “嘶!”

    高德胜呲着牙倒吸一口凉气,赶紧说出:“大人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妥,宋青云在没有退下来的时候可是担任军部中将一职,国家不可能不管的。”

    “国家?……”

    “龙木我是要定了。”

    李飞傲然一笑的说道,龙木是他突破凝气期的关键物品之一,势在必得,就算国家出面他也不会停手的,只要自己一旦突破凝气期,国家想要动他,可得需要掂量掂量了。

    “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陪我一起去古玩街淘宝。”

    当天晚上,李飞带着高德胜来到汴京最有名的古玩一条街,一进来,李飞就能感受得到四周弥漫着浓郁的灵气,这个发现让他嘴角微微上翘喜悦一笑。

    古玩街长上千米,街道的两旁摆放着一件件价值连城的古董,李飞扫视一遍,其中就发现了几件灵气还算可以的物件。

    “老板,这件花瓶多少钱?”

    李飞在一处摊位前停下来,打量身前一尺高的花瓶。

    撇着八字胡的老板,抬头观察李飞一眼后,笑着报出价格:“这件可是清代官窑烧制的,不过,瓶口有些瑕疵,十万块不二价。”

    “清代官窑?”

    李飞看着老板发出讥笑,这让老板看到后顿时心虚起来。

    “老板,是不是官窑你心里最清楚,这样吧,一万块我要了,如果不行那就算了。”李飞笑吟吟说着。

    “两万块。”老板不死心往上加价。

    李飞听见不屑呵呵,就转身要离开,老板一看着急了,伸出手拽住李飞,陪着笑脸赶紧说道:“一万就一万,卖了。”

    “嗯。”

    李飞和老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花瓶到手,李飞扔给高德胜,对他说道:“这里宝贝挺多的,咱们继续逛逛。”

    高德胜至始至终都跟着李飞闲逛,也不开口去询问李飞为何买这些东西,就像手上抱着的花瓶,他一眼就能看出根本就不是清代官窑所烧,出一万块买对方还赚了不少。

    不过,大人不说,他就不会问,一个手下就该有手下的样子。

    “这件不行。”

    “不行。”

    “这个还算可以。”

    “哎,灵气太稀少了。”

    李飞逛完前街的摊位,一脸失望的摇头自语,他买这些是根据灵气的浓郁程度,就像他先前买的花瓶是灵气最为浓郁的。

    古玩街有句话,叫前半街探宝后半街淘宝。

    意思就是古玩街分前后两段,前面的半条街大多都是一些有瑕疵的地摊货,真正的宝贝全部在后半街藏着。

    越是值钱的宝贝灵气浓郁程度就会越高。

    不过,也会有一些眼拙的看不出真正价格,因为,他们不像李飞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灵气。

    这也算是李飞的一个bug。

    李飞来到后半街,逛了几家古董店,都是失望离开。

    “古斋坊!”

    抬头看一眼店铺的名字,李飞抬腿迈步走了进去,店铺掌柜是一位戴着花镜的老者,一身唐装坐在那品茶,当他看到进来的李飞气度非凡神采飞扬,浑浊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惊异。

    “年轻人想要买什么?”

    李飞仅仅看一眼老者,然后,目光又聚集到店里摆放的古董上面,忽然,一件东西吸引他注意,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玉狮子,雕刻细腻做工精美,最重要的是其身散发出来的灵气是他刚买的花瓶数倍不止。

    “嗯。”

    李飞眼中爆射精芒,紧紧盯着这尊玉狮子。

    “老板,这个狮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老者左手抬抬老花镜,瞅一眼李飞手指的玉狮子,声音沧桑的开口:“从一位朋友手里收购来的。”

    “能问下你那朋友现在人在何处吗?”

    出土玉狮子的地方绝对是一处风水宝地,其中蕴含的灵气李飞不敢想象,有灵的地方必然有宝,李飞就向老板打听具体的地方。

    老者神情一愣,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眯着眼睛盯着李飞打量一番,说道:“我那朋友是抖金一门的高手,常年进出墓穴跟死人打交道,这件东西也是他寄存在这让我帮忙卖的,不知小友可看中?”

    李飞就对他点点头:“不错,我看中了,说个价钱吧。”

    老者喝一口茶水,不咸不淡的报出玉狮子的价格:“三百万。”

    李飞心里微微一惊,跟在他身后的高德胜忽然间瞠目结舌,他看不出就这般小的一个玩意竟然要三百万。

    “我要是买了老板能否联络上你那位朋友,我有些事情需要当面问问他。”三百万对李飞现在来说不算什么,主要他是想从玉狮子主人的口中得知这处宝地。

    老者沉吟片刻,最终,点了点头,沙哑的同意:“可以。”

    “三百万我要了。”

    李飞说着就要付账,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进来一男一女,当男的看到老者从柜台取出的玉狮子,惊讶不已,脸上喜悦,一步过去就问老者:“这玉狮子多钱我买了。”

    关键时刻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李飞皱眉一阵不悦,冰冷的目光打量男子。

    “年轻人,不好意思,先来后到这尊玉狮子那位已经买了。”老者做生意还是比较讲究的,笑呵呵回绝了男子。

    “是你。”

    突然,陪同男子的女子一眼就认出李飞。

    李飞听见后目光转移到女子身上,微微一愣,眼前妙龄女子竟然是宋婉儿。

    “高叔。”

    宋婉儿向高德胜打招呼,后者沉默不语就点点头。

    “宋小姐,你认识他们?”

    这时候,也看上玉狮子的男子神色傲然,眼高于顶,孤傲的看着李飞。

    宋婉儿没有想到在这里能遇上宋家的敌人,不过,还是深深打量李飞一眼,走到男子身前小声的说着,男子听完后先是惊愕,随后,对李飞鄙夷不屑,趾高气昂的说道:“小子,就是你们说要灭掉宋家的?”

    李飞看看宋婉儿,点点头:“不错。”

    “噗!”

    谁知道男子竟然嗤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可别逗了,难道就凭他一个横练大师都不到的废物,想要覆灭宋家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男子取笑高德胜,在他进来的一瞬间就感觉到高德胜只不过外功后期。

    至于李飞,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波动,废物一个。

    李飞顿时眼神一冷,表情严肃的盯着男子,萧杀问道:“你又是谁?”

    “我?”

    男子高傲的扬扬头颅,十分得瑟的自报家门:“我叫玉雷,是玉城一派的弟子,我师傅可是一位先天高手,小子,我听说你老子也是先天高手,不过,一定不会是我师傅的对手,劝你最好就此罢手,还有,这尊玉狮子我看上了,你滚吧。”

    “玉城一派?”

    李飞皱眉疑惑他听都没有听过。

    倒是高德胜这个时候惊呼出来:“你是千手玉箫的弟子?”

    “竟然知道我师傅,不错。”玉雷更加的猖狂嚣张起来,昂首挺胸,一脸不屑的看着李飞讥笑。

    千手玉箫?先天宗师?

    明白后李飞突然冷笑起来,看着宋婉儿:“想不到你们宋家还能请来先天宗师,真是让我意外,不过嘛,别以为有先天宗师坐镇就能吓唬住我,三天,就三天的时间,我会亲自上门取走龙木的,谁敢阻拦谁死。”

    李飞绽放强烈的杀气,很霸道的说道,深深震动宋婉儿和玉雷,就连旁边的老者都是一阵惊讶。

    接着,他蔑视的看着玉雷,脸上尽显鄙夷神色,嚣张说道:“一个还没到横练大师的渣渣,敢在我面前装逼,罪不可饶,掌嘴。”

    “啪!”

    玉雷来不及反应就被李飞一巴掌扇到脸上,清脆的声音彻响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